爱去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盛唐不遗憾 > 第一千六百七十九章
方家确实抽不出一百合格的人工,除了已经去工地修路之外,剩余的家族人口只有不足二百,但这些人之中大部分都是老弱妇孺,壮年家族子弟不足五十人,但此时他们已经没有退路了,阴谋被发现了,他们只有全力以赴的干好李安要求的工作量,才能得到原谅,所以,他们就算人力不足,也必须完成这一百个工的工作。

“好,非常好,方家家主愿意亲自动手修路,如此必然能够鼓舞族人,要是干的好了,本官还有赏,都下去吧!”

李安淡然的说道。

方家家主如释重负,连忙开口谢恩,虽然一百个工的要求不低,但只要把所有还能动的人力都压上去,也是能够勉强完成任务的,只要完成任务,他们就不会被追究,至少可以平稳的渡过这次危机了。

百余人的队伍还在继续搜寻,李安可不相信只有这么一个方家打着挖盗洞的主意,肯定还有别家也有这种打算,而因为附近的山林比较茂密,所以,盗洞也不是那么容易发现的,需要仔细的寻找才能发现,还需要扩大搜索范围。

“李侍郎,方家家主与六岁以上的孩童都去修路,这是不是太狠了点,就这些货真的能完成一百个工。”

陈龙开口说道。

他倒是更希望能从方家得到一笔钱财,而不是让这些老家伙去亲自修路。

李安笑着说道:“这样做效果更好,若是索要钱财,会影响本官形象的ꓹ现在是修路的关键时刻ꓹ有方家家主亲自下地干活,其余各家也不敢不卖力了,如此ꓹ道路或许可以早日修通ꓹ这样也能让这里早日繁荣ꓹ放心吧!本官对方家剩余的人力还是很清楚的,老的干不动ꓹ年轻的可以多干一些ꓹ一天一百个工绝对能完成ꓹ只不过ꓹ这样一来就真的把他们方家的劳力全部抽干了,他们家族的生意只怕都没法打理了,修路不是一天两天,需要好久的ꓹ他们方家的损失不会小,这也算是给他们一个教训,敢打我大唐的主意ꓹ这就是下场。”

“我明白了ꓹ这是钝刀子割肉ꓹ修路的时间越长,方家的损失就越大,这比一次赔偿还要严重,还可以加快修路进程,果然是好计谋。”

陈龙说道。

李安笑道:“挖盗洞的肯定不止一家,继续增加人手ꓹ扩大搜索范围,一定要把挖盗洞的家伙全都给找出来,这些宝石矿的收益很大,绝对不能让人偷了去。”

“放心,这些家伙一个也跑不掉,不过,必须先封锁附近区域,要不然咱们大规模搜索,他们提前跑了就麻烦了,只找到盗洞却找不到挖洞之人,就挖不出身后的势力了。”

陈龙笑着说道。

千余士兵很快就被调遣过来,将附近方圆十五里全部给包围了起来,部分士兵包围这一区域,不允许任何人进出,而更多的士兵则进入这一区域进行搜索,三人一组,每一组都负责一个固定的区域,这样才能够最大效率的进行搜索,以尽快将隐藏的盗洞找到。

很快,又有发现了,在距离此前盗洞不足三里的一处树林之中,又发现了一处盗洞,这处盗洞的旁边有一条小河,挖出来的泥土都扔进河里,所以,周边并没有土块堆积,而因为他们都选择在夜间将泥土倒入河流,所以,也看不出河水的污浊,到了白天的时候,被污染的河水马上就转清了。

在河边的斜坡上挖盗洞,这确实挺有隐蔽性的,斜坡上还有不少灌木和石头,真的是一点意外的痕迹都没有,若不是负责搜寻的士兵非常仔细,使用木棍扒开河边斜坡的灌木,还真的发现不了这个盗洞,而刚发现的时候,也没看出这个盗洞真的就是盗洞,还以为是小动物的巢穴,进入之后才发现是人挖的洞,里面可以容纳一个成年人进出,这才发现了这个盗洞。

“真是够可以的,一个比一个隐蔽,难怪有这么大的胆量,这个洞选的更好,比之前那个还要隐蔽,就连挖出的泥土也能借着河水冲走,真的是一点痕迹都不会留,妙啊!这又会是哪一家呢?”

李安看到洞口,开口说道。

“士兵已经进去了,相信很快就有结果了。”

陈龙也显得很是期待。

很快,进入盗洞的士兵,将挖盗洞的五个加护全部抓获,这五个人是木家的核心子弟。

“李侍郎,这些家族胆子可真大,他们为啥让家族核心子弟挖盗洞,这样也太危险了,花钱雇人不行么,偷偷的雇佣,不暴露自己的身份。”

陈龙说道。

李安笑道:“他们就是怕暴露,这才不得不用自家的核心子弟,雇佣人力肯定信不过,这些人与家族并不是一条心,万一挖通了之后自己盗采,或者把消息泄露出去,岂不是麻烦了,而只有家族核心子弟,才是他们能够信任的,这件事情只有交给家族核心子弟,他们才能真正放心。”

陈龙也表示认同。

既然木家也被发现了,接下来的时候,自然就是照葫芦画瓢了,之前如何惩治方家,现在就如何惩治木家,让木家家主去跟方家家主作伴,让他们一起修路,把他们分在一组,也能让他们互相监督,李安可是很清楚的,方家与木家有仇,他们两家的人,只要一见面就眼红,放在一起干活必然可以监督对方的。

随后,搜寻的队伍又发现了几处盗洞,又接连扒出了几家势力,这让修路大军又多了几分人力,修路的进度必然可以加快许多。

天黑之后,搜寻已经停止下来,但包围方圆十余里的大唐将士并没有彻底,他们仍旧守在周边,监视附近的一举一动,虽然之前搜索的已经非常认真了,但也难保不会有漏网之鱼,万一漏网之鱼趁夜逃跑就不好了。

果然,夜间的时候,在周围巡逻的士兵,抓获了十多人,这些人都是藏在盗洞内的挖洞之人,他们提前发现了周围巡逻的士兵,然后,巧妙的将洞口个遮挡了,他们躲在洞内一直等到天黑之后才出来,本以为自己躲过一劫,却不料直接被逮住了。

这些被逮住的挖洞之人,自然被关押在附近,等第二日一早再处理,这些人首先要交代自己是哪家的,同时,还要把自己挖的盗洞给找出来,让大唐将士可以重新填上这些盗洞。

“好啊!真是好得很呢?居然一口气发现八个挖盗洞的家族,每一个家族贡献一百个工,八个家族就是八百个工,这必然能够大大加快铁路的修筑进城,这是好事一件啊!”

李安笑着说道。

在发现盗洞之后,大唐将士与昂及家族人一同进入宝石矿矿洞,对洞内进行了仔细的搜寻,并没有发现盗洞与开采的区域相连,这至少可以肯定这些挖洞之人并没有挖到矿洞之内,但并不代表他们没挖到宝石蕴雪区,虽然八家核心子弟挖出的盗洞都被检查过了,并没有发现他们挖到宝石蕴雪区,但这八个盗洞未必是盗洞的全部,或许还有没被发现的盗洞,这些没被发现的盗洞或许就有挖到宝石蕴雪区的,所以,绝对不可以掉以轻心。

第二日一早,大唐将士继续搜寻,这一次李安调集了更多的兵马,让搜寻的队伍扩大到了两千多人,搜寻的最大范围扩大到了二十里之外,这已经是非常恐怖的距离了,在二十里外挖盗洞,这几乎是不可想象的,不过,考虑到宝石矿的品质,这不可能也变成了可能,为了这些极品宝石矿,为了自身的安全,在二十里外挖洞也没啥不行的,就是挖洞的周期会长一些罢了,沿途要向上插不少透气竹竿,在这种密林的环境之中,沿途插点透气竹竿也算不了什么,一般是不会被人注意到的。

搜索的结果很让人意外,在距离宝石矿足有十五里的地方,居然也发现了一处盗洞,这处盗洞居然放的如此之远,这让李安很是惊讶,而更让李安感到惊讶的,是这个盗洞仅仅挖了不足三百步就发现了品质很高的宝石,也就是说,这些被盗采的宝石,距离昂及家的宝石矿足有十五里的距离,这太让李安惊讶了。

虽然相隔十五里,但十五里外,仍旧属于昂及家的地盘,这些人的行为依旧属于盗采,仍旧侵犯了大唐的利益。

没啥好说了,盗采的家族全部发配去修路,而这个盗洞则被大唐掌控了起来。

“李侍郎,这里距离宝石矿足有十五里,没想到居然也能挖到宝石,而且,宝石的品质一点都不差,看样子昂及家的宝石矿范围很广啊!怎么办,让昂及家人过来开采吗?还是我们自己开采。”

陈龙一脸兴奋的说道。

李安自然采取了陈龙的心思,笑了笑,开口道:“调拨五十名士兵,进入这里开采宝石,另外,在附近驻扎二百人的大营,将附近区域都给封锁了,不允许任何人随意进出,这一块新发现的宝石矿区域,全部属于我们大唐了。”

陈龙高兴的点头道:“放心,这件事情就交给我了,不过,弟兄们挖矿辛苦,若是都上缴给朝廷,那咱们也太吃亏了,弟兄们也会有意见的。”

很显然,这货是想把宝石矿据为己有,这小心思如何能瞒得过李安。

“放心,之前的宝石矿有朝廷一半的股份,这一处的宝石矿完全属于咱们这些发现的人,开采出来的宝石矿一个也不交给朝廷,就咱们这些人自己分,所有负责开采和护卫的将士们都能分到很大一笔宝石,你陈龙分到的肯定更多,只怕娶几百个小妾也绰绰有余了,哈哈哈!”

李安笑着说道。

自古钱财动人心,任何人都是贪财的,陈龙这货自然也不例外,而李安是因为钱太多了,已经没有什么感觉了,就算拥有再多的宝物也引不起李安的丝毫兴趣了,倒不如让将士多分一些,也能提高他们的士气,而李安也会分一部分宝石,不是为了拥有,而是为了日后赏赐给有功的将士,特别美观的可以做成首饰,送给喜欢的漂亮小娘,增加生活的情趣。

大唐就这么强势的占据了这处宝石矿,没有与任何人分享,就算昂及家有意见,那也只能憋着,难道他们还能质问大唐,要大唐给他们一个说法不成,大唐一句话就把发现宝石矿的区域给封锁了,理由是军事训练区,任何人不许靠近,至于里面每天都在干些什么,外人根本无从得知。

只要那个发现宝石矿的家族不乱说,就算是昂及家也不会了解大唐为何突然在十五里外扎营,而昂及家确实不清楚大唐为何要如此做,他们还以为大唐这是在拱卫宝石矿,防止周边家族继续挖盗洞,而没有想到大唐自己又开采了一处。

这也不能怪他们想不到,毕竟,十五里之外,这有些太遥远了,他们不太相信,在十五里之外还有宝石蕴雪区,毕竟,附近方圆五里发现的盗洞都没有出现宝石,如此,十五里之外又怎么会发现宝石呢!这非常的不科学啊!

大唐自然不会把事实告诉昂及家,大唐将士远离故土,在昂及家这里驻守,也算是非常辛苦了,能让将士们多拿一点好处也是天经地义的,这样也能提高将士们的生气,让将士们能够以更好的心情在这里驻守。

在一处修路的工地上,方家家主艰难的抬起腰,一脸的痛苦,他已经六十多岁了,算是地地道道的老年人,但他必须待在工地上努力的干活,他意图盗采大唐与昂及家合作开采的宝石矿,被大唐将士发现了,为了方家不被治罪,他只能答应李安得要求,亲自带领全族支援大唐修路,他没有别的选择,干活虽然很累,但他必须要承受,就算把他这把老骨头给累断,他也不能退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