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无耻术士 > 第二百三十五章 成年人的世界里没有容易二字?
秦乐乐的兑奖诉求显然没有办法得到回应。

倒不是麦肯试图赖账,而是就在他们说话的时候,原本围绕在传送门附近的邪念似乎受到了什么刺激似的,开始变得更加狂躁。

天空中,有明黄色的光辉一闪而过。

“那是什么?”徐楠郑重道。

他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压力,这是源自于血脉深处的警戒讯息,大秘境似乎变得越来越危险了。

“费尔兰多的太阳船……我哥哥赞助的。”

麦肯的嘴角露出一丝嘲讽之色:“通常来说,太阳船的出现只代表一件事情。”

“天界神国,向此地宣战了。毕竟是天界的【民意代表费尔兰多】。”

“你干嘛用这么吃惊的眼神看着我?你该不会真的以为,费尔兰多他们会把胜利的希望寄托在吉格斯那个色=情狂身上吧?”

徐楠倒吸一口凉气。

太阳船这就开到大秘境里来了?那是不是代表,伊甸园岛链甚至地球都会受到威胁?

这次伊甸园岛链凭空出现,果然隐藏着更大的阴谋。

“麦肯先生……虽然我对你的立场保持怀疑态度,但您似乎和天界神国的其他人并不太一样?”徐楠试探性地问道。

麦肯似笑非笑地看着他:“想要问这背后的真相就直说,何必拐弯抹角的?”

老实说,被一个三四岁的小男孩用这种鬼魅的笑容看着真的挺蛋疼的。

“放心吧,这事儿和你其实没多大的关系……甚至算不上阴谋,充其量只是一些人的博弈罢了。”

麦肯看着徐楠殷切的目光,忽然恶趣味上涌,指着刚刚那件女仆装道:“你把这衣服穿上,我就告诉你来龙去脉……”

话音未落,他目瞪口呆地看着徐楠一秒换装完毕,泰然自若地看着他。

“请说吧。”徐楠态度还是很端正的。

“你为什么会这么熟练啊……”

麦肯忍不住吐槽:“算了,看到你这样,反而觉得没有任何趣味了。”

徐楠呵呵一笑,女装什么的,自从得到无耻之徒的天赋之后,他已经索然无味了。

“坦白来说,这件事情和我没太多关系,我只是出于好奇,才冒险前来。”

麦肯沉吟片刻:“当然,我也得到了我想要的东西。不过这不重要。”

“该从哪里开始说呢?”

“算了,从梦境绘卷开始吧。”

……

梦境绘卷,据说藏有星灵梦境的密匙,看似是本次事件的导火索,然而在麦肯看来,这只不过是表面上的引子罢了。

事实上这是一次多方博弈,有些棋手已经现身,另外一些人则仍然在观战。

其中最重要的一方,自然就是被囚禁的神上之神,曾经的普罗星灵兰妮思了。

普罗世界和地球融合,对她来说是一个莫大的契机,她知道,普罗诸神自然也知道。以费尔兰多为代表的天界之眼密切关注着逃离的星灵。

提亚马斯的陨落虽然瞒过了大多数人,但依然被费尔兰多捕捉到了。上古七神都能兴风作浪,天界的正神自然可以做的更多,只不过他非常隐秘,只是暗中调查保持沉默。

目前为止,就连麦肯都不知道究竟是谁将伊甸园岛链送到地球上的。但这并不妨碍棋手们围绕着它开始做文章。

梦境绘卷的事情,是一个迫在眉睫的引子,毕竟有了它,天界神国在攻打地球的时候会事半功倍。于是在费尔兰多的指示下,战争之神派出自己的便宜儿子们去领盒饭,顺便掩人耳目,让兰妮思转移注意力,放松警惕。

而兰妮思则是试图借助这次机会,重新唤醒避难所里的神性。

她花了很多年的时间,控制了自己的邪念——所谓的星界链魔的邪念,其实星界链魔本身是没有邪念的,邪念来自于被束缚的兰妮思。

她的痛苦、她的怨愤、她的不甘……通通在星界链魔的诡异力量下,蜕变成了失控的邪念,这些邪念中强大的甚至能威胁到神明。

兰妮思付出了惨重的代价,掌控了这些邪念。但根据麦肯的观察,兰妮思付出的代价极有可能是其本体和邪念纠缠不休,从此无法分离。每一头邪念,其实就是兰妮思的一个化身。

她放出大量的邪念和神子们厮杀,制造了血腥和恐怖,并以此为契机,开始重新攫取所剩不多的避难所里的信徒的信仰之力。她想要秘密借助唤醒仪式,重登真神之位。

可惜费尔兰多早就察觉到了她的想法。

这一次,他无比果断地选择了直接大举进攻大秘境。

虽然不知道他是怎么做到的,但麦肯断定,费尔兰多绝对是付出了巨大的代价,这甚至可能影响他们后续攻打地球的计划。

当然,这世上没有完美无缺的计划。

兰妮思也深知这一点,所以她给自己留了后路。

“你,就是她的后路。”

麦肯指着徐楠说:“天启术士必定和蔚蓝梦境息息相关,我猜她一定给你许诺了不少好东西吧?”

“一旦她登临真神之位失败,自然只能退而求其次,染指蔚蓝梦境的掌控权。”

“老实说,她的计划的确出了很多问题。虽然她试图杀我灭口,但我有原初宝箱,而且我知道你一定在这里面,所以我能在这里复活;虽然她派了持有红宝石书的神使去引导她昔日的子民,但又不凑巧被一个路过的传奇法师给杀了;虽然她成功地汇聚了一些力量,但她肯定没想到费尔兰多那么果断直接开着太阳船就杀过来了……啧啧啧,这就是人生啊!”

徐楠皱着眉头,努力理清楚其中的因果关系。

简单来说,似乎就是兰妮思和普罗诸神的多重博弈。

自己这种角色,连棋子都算不上,唯一有用的是天启术士身份,便被委托去夺取梦境绘卷了。

从麦肯的语气中不难推测,兰妮思似乎对蔚蓝梦境也有野心,当然,麦肯的话也不能全信。

“哇,怎么听着这么复杂的样子,你们这些神明每天都这么相互算计的吗?累不累啊!”

徐楠还在理思路呢,旁边的秦乐乐直接听晕了。

“呵呵……”

小男孩老气横秋地翘着二郎腿指点:“你还小,以后就明白了。”

“借用你们地球上的那句话来说就是,成年人的世界里没有容易二字。”

谁知道秦乐乐反驳道:

“有的。”

“什么?”麦肯有些错愕。

“容易胖。”

秦乐乐苦恼地量了量自己的腰围,比几个月前似乎胖了一丢丢。

“自从跟了徐楠以后,火锅吃的太多。”

她开始甩锅了。

麦肯无话可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