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无耻术士 > 第二百二十四章 报告!有人偷井盖!
白银湖南方,静悄悄的白桦林深处。

徐楠和秦乐乐迂回而至,避难所北方打的热火朝天和他们没多大关系,事实上,他还没有确定梦境绘卷是否就藏在这个避难所里。

白桦林和白银湖之间横着一道浮桥,受到北方激战的影响,白银湖湖水有些许的波动。

“且慢!”徐楠出声提醒。

秦乐乐止住了脚步,露出了迷惑之色。

徐楠指着前方的区域说道:“这里有一个【反邪恶侦测魔法场】。”

“主要用于侦测邪恶生物。”

秦乐乐想了想:“邪恶生物和我们没什么关系吧?”

“我去试试……”

结果她刚踩上那片土地,警报声就响起,非常刺耳!

原本静谧的湖面上,忽然跳上来两个身影,赫然是两名象人守卫!

“邪恶生物休想靠近圣所!”

“还是祭祀大人英明,知道一定会有邪恶生物试图从南方突破,哼哼!”

两名象人守卫手里提着长长的鱼叉,冲着秦乐乐步步紧逼。

秦乐乐愤怒叉腰:“你们的反邪恶侦测魔法场出错了!”

“我这种美丽少女怎么可能是什么邪恶生物嘛!”

“你说是不是,徐楠?”

下一秒,湛蓝色的光辉涌起,但见徐楠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扑了过来!

秦乐乐高兴地的眼睛眯成了月牙状:“哎呀,你不用这么着急的啦,这两个小家伙不是我的对手……”

然而她的话音未落,一道活化魔力绳便结结实实地困在了她的身上。

在城管大队长惊愕的目光中,徐楠一把将她制住,直接按住了她的嘴巴:

“妖孽休得猖狂!你身上的妖气这么重,还说自己不是邪恶生物!”

“连我一个路过的人都看不下去了!更别说这两位正气凛然的象人小哥了!”

“你们说是吧!”

两名象人守卫面面相觑,左边那个挠挠头,皱眉道:“大哥?怎么回事?”

右边那位看着年长一些,蠕动了一下象鼻子,露出沉思之色:“这个男人好像不是坏人……”

徐楠微微一笑,拍拍秦乐乐的后背,暗示她配合自己演一出双簧。

他断定避难所里的生物都是单细胞生物,智商不会太高,而且涉世未深,在自己的超高魅力下注定沉沦。

实在不行,他的失智之触也已经准备就绪,随时可以给予两名象人守卫“爱的抚摸”。

秦乐乐挣扎的很厉害,徐楠心里很满意,只不过还是低头低声道:

“装装样子就得了,别挣扎的太激烈啊,我的魔力绳质量不太行的……”

话音未落,但听啪的一声,魔力绳就这么断了。

场面有些尴尬。

象人守卫大惊失色,徐楠眯着眼睛,秦乐乐则是有些尴尬地放弃了小幅度的挣扎,反手用断了的魔力绳两端打了个结,又给自己捆上了,然后颇为无辜地看着其余人。

两只象人露出了迷惑的神色,很显然,眼前的这一幕超出了他们的认知。

看到两人的互动,左边的象人守卫忽然智商上线了一些,他面露警惕之色,指着徐楠脚下的黑色光环说道:

“可是,大哥!这个男人脚下也有邪恶光环!”

徐楠叹了一声气。

须臾间,两条黑色的触手从旁边的白桦树上蔓延过来,轻轻地抚摸了一下象人守卫的脑壳儿。

阿尔法触手加失智之触!

“你们看错了,那是这个女人身上的邪恶光环。”

“我们走,请你们带路,将这个邪恶的女人押送到你们的祭祀面前。”

“唯有这样,才有机会打探到更多的关于邪恶力量的情报。”

徐楠充满蛊惑的声音响起,可怜的象人瞬间中招。在他的指挥下,一行人浑浑噩噩地走出了白桦林,来到了浮桥上。

前方战火连天,后方空虚无比,有两名象人作为带路党,徐楠二人自然轻松无比地混入了避难所中。

“魅惑类的法术还真好用啊,以后有机会可以往这方面发展一下,毕竟不能浪费天赋……”

“接下来,就是确定梦境绘卷是否在这座避难所里的时候了。”

徐楠好奇地打量着避难所里的建筑,顺手从口袋里掏出一把红色的土壤。

沙子悄然落地,瞬间变成了纯白色。

徐楠面色一喜。

根据兰妮思之前给的提示,梦境绘卷埋藏的那个避难所,具有超凡的净化效果,可以将外界受污染的土壤净化为伊甸园最初的土壤颜色。

现在看来,不离十了!

“那么,接下来只要找到黄金树和所谓的十字路口就行了……”

徐楠找了个机会,在一个小巷子里打晕了两名象人守卫。两人快速朝着小岛中央的黄金树接近过去。

只不过很快的,他们傻眼了。

倒不是黄金树下的象人守卫数量超出了他们的预料,而是这附近的街道清一色是正方形的,如果按照箴言中的“十字路口”来作为参照,起码有四个十字路口!

更别提箴言中提到的是左右而不是东西南北等相对确切的方位了。

“紧张而刺激的谜题破解环节来了……”

徐楠一脸期待地看着秦乐乐:“作为盗贼,你在这方面应该有些专业知识吧?”

秦乐乐很干脆地摇头:“没有,一般遇到这种事情,我都是直接抄攻略的!”

“要不要我潜行过去帮你找找?有时候我的运气还是挺好的。”

徐楠摇了摇头,思考片刻,他便有了主意。

很快的,黄金树下,负责守卫的象人守卫们发现了两个陌生的角色,虽然同为象人一族,但这两人好像没怎么见到过。

那两人拿着铁锹和其他工具,大摇大摆地走了过来。

“祭祀大人要我们提防下水道里有邪恶力量渗透,这附近的路口都要检查一遍!”

其中一名象人含糊不清地说道。

值班的象人守卫盯着他看了半天,问了一句:“避难所北方大门的战斗如何了?”

“不知道,我们又不是战士。”徐楠故作轻松地回答。

那名象人疑惑道:“那你们是干嘛的?”

徐楠晃了晃手里的工具袋:“我们是修井盖的。”

然后他用右手轻轻拍了拍对方的肩膀。

……

大秘境,辽阔的废墟附近。

月夜之下的迷雾中,一个身影倏然从云端坠落,狼狈地摔在了废墟的乱石上。

紧接着,是一双血红色的高跟鞋,优雅无比地踩在了他的胸口。

那身影挣扎了一下,最终是断了气。

他的额头长着一根奇异的长角,长相宛如恶鬼,舌头奇长无比,居然长到需要将其盘在腰间。

如果徐楠再次,多半能认出这位恶鬼其实是在蔚蓝梦境里有过一面之缘的猛男兄。

可惜,这恶鬼再猛,在千芒社最强的大佬面前,仍然只是一只可怜的低等生物。

红姐矮下身子,在猛男兄身上摸索了一阵,忽然间她的身体顿了一下,露出满意的笑容。

下一秒,她的手里多了一枚镶嵌着红宝石的卷轴。

“《红宝石书》……是想趁机引导昔日的子民吗?”

“持红宝石书者,即为破碎秘境的神使。现在红宝石书到了我手里了,我岂不是也能混个神使当当?”

她的脸上泛起一丝嘲讽的笑容。

大秘境的迷雾陡然化为了一张愤怒的面孔,她优雅地打开一个任意门,挥手告别,消失在原地。

那愤怒的面孔逐渐扭曲,过了很久,才平静下来。

“不要把世人都傻子。两个世界都有智慧非凡的人看得出您的野心。”

一旁的乱石堆里,忽然掉落了一个宝箱,那宝箱徐徐开口,传出低沉而颇具磁性的嗓音:

“尊敬的……兰妮思殿下。好久不见,唔,用好久不见或许有些不当,毕竟您被他们联手放逐和囚禁的时候,我尚在襁褓之中。”

迷雾构成的面孔冷冷地注视那个宝箱:

“宝箱之神,麦肯。我听说过你的名字,哪怕在囚笼中,我也知晓了一些你的事迹。听说在那些背叛者之中,你算是颇有智慧的了。”

宝箱咳嗽一声:“过誉了,我只是一个穷的只剩下财富的小神而已。”

“所以,你大胆混入伊甸园,就是来在我面前故作谦虚的吗?”

迷雾化成的面孔冷冷道。

“当然不是。”麦肯乐呵呵地说:“伊甸园拥有令神明陨落的禁忌之力,就连吉格斯那个色情狂都不敢亲身前来,鄙人虽然胆子大,却也不做毫无收益的事情。”

“我本来是想来找一个老朋友叙叙旧的,顺便询问他上一次让他帮忙打听的事情有结果了没有。”

兰妮思平静道:“然后?”

“然后就遇到了您,所以,有些问题好像就不用问了。”

麦肯的声线变得更加低沉。

话音刚落,宝箱倏然炸开,古怪的符文瞬间锁定了迷雾里的那张面孔。

一个少女的形象渐渐从迷雾里脱身而出,只是令人惊讶的是,她的皮肤颇为诡异,特别是下半身,隐约透着一股陈腐的味道。

好像一座蜡像。

炸裂开的宝箱里飞出一道红光,往地下钻去!

少女的面孔冷峻无比:“安安分分地推销你的宝箱不好吗?”

“既然你自寻死路,我就不客气了。”

地下传来了麦肯的一声苦笑。

……

黄金树下,那个提着工具箱的象人维修工又跑过来了。

值班的象人守卫凑过去问:“怎么了?有什么发现吗?”

“报告!有人偷井盖!”

维修工气喘吁吁地说:“我怀疑是邪恶力量试图渗入!”

值班的象人队长犹豫片刻,挥挥手,喊来一支小队:

“你们几个,跟着他过去看看;不要太深入下水道区域,有发现记得先回来禀报。”

“是!”

整齐的应和声响起,守卫黄金树的力量又被抽调了五分之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