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无耻术士 > 第二百八十六章 玫瑰之湖
眼下的局面颇为棘手,徐楠本能地想要摇人自然无可厚非。

只是,摇人也是有讲究的。

这座城堡明显已经被邪灵世界的投影所侵蚀。

如果摇过来的只是普通的帮手,说不定还会成为累赘。

除非,徐楠能请来传奇以上的强者!

否则就没有必要。

他略微犹豫了一下,还是只将原初宝箱里的罗松放了出来,而没有去请任何人帮忙。

邪灵领主虽然强大,但更多的是在于其诡异的手段,和提前的布置。

徐楠想要弄清楚敌人的底细,再一招致命。

所以他说的“打出去”,只是一个颇为宽泛的策略,更多的是在干扰林奇的判断。

他们需要观察林奇的布置,找到其中的漏洞。

他相信阿坤也能明白自己的意思。

“这个地方……好恶心!”

罗松一跳出来,皮肤也开始起泡泡了,他的抗性明显要低一些,皮肤上出现的泡泡比徐楠和阿坤加起来的都要多!

这种负面能量的侵蚀并非不可逆转。

但时间久了,一定会出大问题!

“这种宝箱,我好像在哪里听说过……”

林奇怪异的声调再次响起:

“你们给我的惊喜真的是越来越多了……啊!”

林奇痛呼出声。

风驰电掣之间。

阿坤悍然出手。

他开着莲花不灭体,施展缩地成寸之法,于一瞬间便逾越了所有或真或假的邪灵投影的屏障,成功地攻击到了林奇的本体!

青色的光辉四处绽放,一朵朵莲花爆裂开来,强行在这阴暗诡异的房间里,点燃了一缕清明的光芒!

那层淡绿色的空气正在一点点地褪去!

徐楠定睛一看,发现豪威尔的尸体已经被阿坤扣在了手里,但她背后的那些影子,却是在一瞬间就消失地无影无踪。

“逃得好快。”徐楠皱眉。

此时此刻,以阿坤为中心,一朵巨大的莲花花灯若隐若现。

在莲花光芒照射的范围内,邪灵世界的负面能量便无法侵蚀他们的**或精神。

但徐楠知道,这是阿坤燃烧了莲花真气为代价才换来的!

虽然阿坤很强,但未必能撑太久!

毕竟他也是刚刚才入传奇,而邪灵领主林奇,则是在邪灵世界混迹不知道多少年的老油条,而且还坐拥整个威尔士城堡作为后盾!

“这座城堡,已经没救了。”

刚被放出来就去外面探查了一圈的罗松面色难看地跳了回来:

“全都被寄生了……我简直不敢相信,他是怎么在短短时间恢复这么快的……”

“呵呵呵……”

林奇的声音再次从四面八方传来:

“邪灵领主的手段,你们当然无法想象。”

“只要有足够多的肉料,我便能无限重生!”

“莲花武僧的确很克制我,可惜,那是在一对一的情况下。”

徐楠观察到,那些影子般的触手又围绕着墙角开始蠕动起来。

因为先前被阿坤的莲花光芒照射的缘故,这些触手本能地回缩了一段时间。

但现在,它们似乎适应了莲花真气的净化能力,开始倔强地反扑。

“豪威尔的尸体已经不再是它寄生的对象了。”

“它的本体,应该就以这些影子触手的形式存在于城堡之间,仿佛一颗根深蒂固的老树……”

“邪灵,是执念的极致,是负面能量的集合……”

局势虽然危急。

但徐楠却越发冷静。

在真知灼见的帮助下,他开始一点点地洞悉眼下的情况。

“它是在拖延时间!”

几乎是在同时,徐楠和阿坤都脱口而出道!

两人对视一眼,都想到了最关键的一层!

豪威尔或许会笃信邪灵领主会遵守契约,但邪灵领主林奇不可能会放过伊芙琳这块最肥美的养料!

豪威尔在临死之前,不知道将伊芙琳送到了哪里。

而林奇的本体,一定是冲着伊芙琳去的!

等到城堡里的人死绝,它主持的血法师祭祀完成之后,伊芙琳就能觉醒为强大的血法师!

但无论什么职业,在觉醒之后都会有一个虚弱期。

到时候,邪灵领主完全可以趁虚而入!

以凯撒血脉的诱惑力,足以让林奇放弃邪灵领主的身份了。

甚至,它不惜一切代价离开邪灵世界,潜入主物质界,目标可能早就定在了伊芙琳的身上。

毕竟,豪威尔忍辱负重的布置可能瞒得过其他人,但她日夜不歇的执念和怨念恐怕早就被林奇盯上了。

就算没有罗琳娜作为引荐人。

相信这位邪灵领主也会在合适的时候跳出来,和豪威尔谈这笔交易。

“该死,豪威尔难道真的就没想到这一点吗?”

徐楠握紧了拳头,心中有些不信。

以豪威尔展现出来的缜密来看,她不该如此疏忽,会轻易相信一个邪灵领主的信用!

一个能创建蓝衣教的人,怎么也不至于蠢到这种地步。

除非……

“除非豪威尔认为,她在临死之前将伊芙琳送去的地方,是世界上最安全的地方。”

“可这威尔士城堡里,又有什么地方是安全的呢?”

徐楠的疑惑很快地得到了解答。

“湖底仙宫。”

阿坤迅速开口道:

“还记得我之前提到过的玫瑰之湖吗?”

“一群居住在玫瑰之湖的仙灵女妖曾向我师父求助,她们声称玫瑰之湖湖底出现了一座前所未有的华丽宫殿,这座宫殿可能给她们的生态环境带来毁灭性的打击。”

“后来我去了一次,未曾找到湖底仙宫的痕迹;我师傅告诉我,湖底仙宫是存在的,想要打开湖底仙宫,必须要拿到泣血指环,所以,我才去刷的妖神修道院……”

阿坤说的很快,不过徐楠还是能理解阿坤的意思。

因为豪威尔在临死之前,吟诵的那声类似咒语的原台词是——

【湖中秘宝!】

然后伊芙琳就被送走了。

这说明,她去的地方,和湖泊有点关系。

而威尔士城堡位于的雄鹿山脉的中部,距离山脚下的玫瑰之湖,并不遥远!

如果是这样,那么一切就能说得通了。

豪威尔确实是留了后手的。

伊芙琳可以在湖底仙宫里顺利地完成血法师的觉醒。

她甚至不必亲眼看到威尔士城堡里这血腥残忍的一幕!

她可能会因此而产生巨大的愧疚感,但事情木已成舟,她又能做什么呢?

如果真是这样,徐楠倒不用担心伊芙琳的安全了。

只是,那所谓的湖底仙宫,真的能挡住手段诡秘,擅长寄生和邪化的邪灵吗?

答案是——

“不能!”

苏茜罕见地跳了出来,告诉徐楠:“邪灵最擅长的就是在肉料的身上埋种子。”

“事实上,只要进了这座城堡,呼吸着这里的空气,身体里或多或少都会有林奇的种子……额,这种解释听着或许有点恶心,但就是事实。”

“你们担心的那个女人,她身上也有。”

“所以,不管她在哪里觉醒,都无法逃避林奇的寄生!那个凡人想的太简单了。”

徐楠面色凝重地点了点头。

“提亚马斯?”

城堡里,传来林奇的惊讶之声,旋即,他仰天长笑起来:

“看来真是到了我转运的时候了。”

“我听说过一个很可笑的故事,曾经的邪灵之主转生到了一个曾经卖过她骨……”

他的声音被徐楠打断了!

徐楠果断抬手——

要素飞刀!

这是徐楠积蓄已久的法术!

第一刀,便直接命中了左侧墙角的阴影触手,打的林奇说不出话来!

超灵视界中,那些代表着憎恶和污秽的情绪明显变得弱了很多!

“果然有效。”

徐楠松了一口气。

他对邪灵的了解仅限于苏茜和失乐园的血脉知识,但也知道,邪灵是执念的极致,是负面能量的代表,更多的,属于精神层面的生命体。

既然是精神层面的生命体,那徐楠可就不怕了。

他有的是本事专治各种灵体!

最简单粗暴的办法,就是**使徒的【要素飞刀】!

“你……”林奇惊骇。

“你什么你?”徐楠根本不给他说话的机会,顺手把一脸好奇的苏茜塞回了原初宝箱。

开玩笑,万一黑历史被揭露出来,自己辛辛苦苦养的猫咪跑了怎么办?

抓你林奇来做我的猫吗?

所以,徐楠下手极为残忍!

第二刀,第三刀!

当第四记要素飞刀刺在阴影触手之上的时候,整个房间就彻底失去了那层淡绿色的膜!

林奇铺设在这个房间里的投影之力消失了。

那些阴影触手,也伴随着一震颤抖,消失在了房间的墙角。

林奇布置在这个房间里的投影已经被刺穿!

众人都是松了一口气。

说起来,这邪灵领主还真是运气不佳。

之前被一对一血克他的莲花武僧追杀也就罢了,这会儿半路上搭进来一个徐楠,**使徒在某种程度上是更加克制邪灵的存在!

只可惜,徐楠的**使徒等级不够高。

否则单纯用要素飞刀,就能彻底杀死林奇!

而现在,他们杀死的只是林奇身体的一部分而已。

正如徐楠在超灵视界里看到的那样,林奇的身体宛如一根盘根错节的老树,以邪灵世界投影的形式散步在威尔士古堡的每一个角落里!

但凡有阴影触手存在的地方,就有可能存在林奇的意识。

更令人担忧的是,林奇的本体可能还在追踪伊芙琳的去向!

他们打开房间大门,走廊上已经被恶臭的苔藓和绿色的脓水所铺满。

地上到处都是蠕动的绿色蛆虫和一只只不明生物的卵。

“林奇的投影即将实体化了……”

阿坤判断道:

“这座古堡里的人,如果无法抵抗林奇的侵蚀判定,极有可能直接被同化为邪灵世界的一部分。”

“这应该也是血法师祭祀的一个步骤。”

他说话的时候,附近两个浑浑噩噩的守卫便两眼茫然地走了过来。

徐楠深吸一口气,试图使用自己的魅力控制他们的行动。

当他失败了!

“没用的。”

阿坤的眼里闪过一丝怜悯和自责:

“是我太迟钝了!”

“我本来以为,林奇不可能在这么快的时间内恢复并对这么多人下手。”

“这一切责任,都要归咎于我。”

徐楠咬着牙用火球术砸爆了那两个明显失控的守卫的身体。

在超高温的魔法火焰下,他们甚至连残骸都没有留下。

“阿坤学长……”

他试图出言安慰,却又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

“这里交给我和罗松就行了。你带着六一去玫瑰之湖!”

阿坤突然道:

“等我清理并净化掉这里所有的怪物,就去找你。”

“你一定要阻止伊芙琳被寄生。”

“且不说凯撒血脉的问题,她也是我们的朋友。”

徐楠没有拒绝。

这确实是最好的方案。

事已至此,他们必须分头行动了。

否则被林奇拖在这里,一旦伊芙琳的血法师仪式完成,陷入了虚弱期,被林奇成功寄生,后果不堪设想!

“徐楠学弟,一切小心!”

阿坤快速地将一枚镶嵌着白色宝石的戒指交给了徐楠。

“如果林奇试图寄生你,你可以运转莲花真气,会有奇效。”

“你不需要杀死他,你只需要拖住他,或者,你可以叫人来帮忙……”

“不管怎么样,你自己绝对不能出问题!”

阿坤非常严肃地交待道。

徐楠点点头。

他二话不说,拽出巫术扫把,宛如流星一般从威尔士古堡的窗口飞了出去,一瞬间就离开了邪灵世界的投影。

他的皮肤也开始恢复正常。

“玫瑰之湖……”

“玫瑰之湖……”

徐楠骑着巫术扫把高速飞行,三分钟后,他便找到了那个疑似孕育了不少传说的古老湖泊!

那是一座静悄悄的,坐落于雄鹿山脉中部某处山脚的湖泊。

四周围都是群山,将玫瑰之湖包裹在里面,宛如一只流泪的眼睛。

徐楠深吸一口气,骑着巫术扫把就冲了下去!

……

地下洞穴入口处。

红蜥蜴骑士团的人有些不安地来回走动着。

城主大人已经离开一段时间了,虽说他要求没有命令不能乱动,但这对于他们这些属下来说,实在是太难熬了!

特别是丁香,好几次想偷偷溜走去找徐楠,都被红蜥蜴首领抓了回来。

倒是学者迪尔伦,自始至终都很淡定,他正在看书。

只是就在这个时候,他握住书的手腕忽然抖了抖。

因为地下洞穴的阴影里,出现了一个女人的影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