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无耻术士 > 第二百八十五章 把你的身体,交给我!
那人头头发凌乱,面目倒是还算完好,只是双目突出的厉害,一副死不瞑目的样子。

徐楠只一眼,便认出了这人的身份。

他是东部王国的大王子。

之前因为野火城的事情,这厮还派了一只影子魔过来打探徐楠的底细,最终给徐楠成功来了顿加餐……

而现在,这位大王子的人头,便这么静静地躺在房间的地板上。

房间里,静寂无声。

“小伊……”

最先开口的,还是豪威尔本人,他看上去依旧镇定自若,表情威严:

“你要相信我。”

“我是不会害你的。”

伊芙琳有些不知所措地往后退了半步。

她看着豪威尔的眼睛,半晌,才坚定地说道:

“可你杀害了我的兄长……”

“你还和那个邪灵有关!”

对此,豪威尔大大方方地承认了:

“没错。我确实杀了你的兄长,但你别忘了,他是你的敌人,他是要置你于死地的人!”

“至于那个邪灵……”

“我确实和他有个合作,但那又怎样呢?”

“我说过了,我是不会伤害你的,无论你怎么想,都是如此。”

他的目光转向了徐楠和阿坤,眼睛微微眯了起来:

“传奇武僧?四阶术士?还真是有些棘手呢。”

“如非必要,我真的不想和你们打一架,看上去,你们都是小伊的好友啊,可惜了……”

“要不然,先坐坐?”

他大大方方地转过身去,似乎丝毫不畏惧徐楠等人从背后袭击他。

徐楠面色凝重地看着阿坤。

伊芙琳的目光则有些矛盾。

在来的路上,她就告诉徐楠和阿坤了,她和豪威尔的关系一直很不错,从小到大,她能在艰难的宫廷斗争中活下来,豪威尔或多或少都起到了一些作用的。

虽然,这些作用非常不明显。

以至于,外人几乎都不知道豪威尔和伊芙琳不错的关系。

但在这个时候,伊芙琳显然陷入了怀疑之中。

她看到了那颗人头。

她从阿坤和徐楠这里听到了邪灵的故事。

豪威尔也承认了他认识林奇。

事情就变得复杂了起来。

“所以……”

伊芙琳站在那里,咬着嘴唇,眼睛越发明亮起来:

“这一切都只是一个骗局,对吗?”

她指的自然是寻找秘银剑这种鬼故事。

所有人来到威尔士古堡,除了无法遏制自己对王位的贪念之外,都是信任豪威尔是个公正严明的军部大佬,而不是一个搞邪灵法术的家伙。

在场三人几乎在同时都推断出了一个可能性——

威尔士城堡的秘银剑传说,可能就是一个骗局!

“都坐下吧,站着说话太累。”

豪威尔有些疲倦地坐在了自己的位置上,示意其余三人坐在沙发上。

因为他始终没有什么攻击性的动作,阿坤和徐楠也控制住了自己动手的想法,和伊芙琳一起入座。

豪威尔看着伊芙琳,脸上露出一丝追忆的笑容:

“你和姐姐年轻的时候,真的很像。”

“可惜她选错了人。”

伊芙琳咬着嘴唇,似乎对这些话并不意外。

徐楠倒是嗅到了不少八卦的味道。

他悄悄地开启了超灵视界,发现豪威尔对伊芙琳的情绪居然是“怜爱”和“保护欲”占据了绝对的上风!

“这……”

“这什么剧本?”

那一瞬间,他脑海里顿时脑补出了好几出狗血戏码。

但这么看来的话,豪威尔应该不会伤害伊芙琳才对。

那这颗人头,以及他承认和邪灵领主的合作又是怎么回事?

徐楠深吸一口气,并没有因为豪威尔对伊芙琳的态度而降低警惕性。

因为他总觉得,这座城堡潜伏着巨大的危险。

而危险本身,可能不仅仅来自于邪灵领主林奇,还有其他东西!

……

“该从哪里说起呢?”

豪威尔从抽屉里翻了一支雪茄出来点上,云雾之间,他的眼神变得飘忽起来:

“其实,关于这一切,你只说对了一半。”

“这不是一个骗局。”

“而是一个……”

“死局!”

豪威尔淡淡一笑:

“这座城堡里的人,除了你之外,全部都要死!”

“包括你的这两位朋友……真的是抱歉了。”

阿坤猛然站了起来:

“是邪灵祭祀?”

“不!”

豪威尔淡定道:“是另外一种祭祀。”

“一种很久没在这座大陆上出现过的祭祀了……”

那一刻,徐楠和伊芙琳不约而同地说了出来:

“血法师!”

豪威尔并不避讳地点了点头:

“我本来是想让更多的人流血,更多的人去死,让你成功觉醒血法师的血脉的。”

“但时局不同了,我不得不和邪灵领主合作。”

“这些白痴王子们,还真的以为我会把王位交给他们。”

“当然,他们中还是有聪明人的,呵呵……”

他口中的聪明人,自然值得是称病不来的大王子。

但他现在已经变成一颗冷冰冰的人头了。

所以,从一开始,豪威尔压根就不打算让其他人继承王位。

他要将伊芙琳一手推上东部王国的位置。

“我知道了,你的目的是……”

徐楠长长地吁出了一口气:

“重建凯撒帝国!”

“我猜的没错吧?”

豪威尔点点头:

“这是姐姐的遗愿。”

“你的学识很高,看上去不像个普通术士,可惜了……”

徐楠静静地没有说话。

“反正你们也注定成为祭品,有些话告诉你们也无妨。”

“东部王国,蓝衣教……所有的一切,都在我的掌控之中。”

“我用了四十年的时间来完成这一切。”

“而今夜过后。”

豪威尔温情脉脉地看着伊芙琳:

“我将送你成神。”

只是那眼神虽然温柔,却看得伊芙琳一阵寒颤!

……

这是一个秘密进行了四十多年的计划。

一切要从伊芙琳的母亲乌尔莉卡说起。

和伊芙琳一样,作为凯撒血脉的背负着,乌尔莉卡从小就展现出了与众不同的能力。

她被一些不怀好意的人盯上了。

正如同一切传记开始的那样,有人站了出来,做出了英雄救美的举动。

那个男人,便是如今的老国王,当时他已经年近四十,却仍然威武强健,他以一己之力护住了乌尔莉卡,将她带回了东部王国。

而那个时候的豪威尔,还只是老国王身边的一个侍从。

因为这个原因,年少的豪威尔得以和乌尔莉卡接触过一段时间。

一种莫名的情愫,在当时便已经种下。

如今的豪威尔,已经可以坦然地倾诉自己对乌尔莉卡的怀念和爱恋。

但在当时,他只敢羞涩而痛苦地看着她最终沦陷在老国王的攻势之下……

乌尔莉卡进入了王宫。

她将血法师的秘密隐藏了起来,并在老国王的诱导下,将帝王血契给予了他;而她自己,则失去了所有的超凡能力。

她想要躲避自己的命运,过些安静祥和的日子。

这种日子,当然是有的。

否则也不会有伊芙琳的出生。

但很快的,事情便及转而下。

王国内部有人以乌尔莉卡的身份为由攻讦老国王。

南部领地出现了叛乱。

这件事情虽然被压住了,但豪威尔明显地感觉到,老国王开始疏远乌尔莉卡。

他虽然是东部王国的国王。

但他也只是一个权力的制衡者,而没有做到绝对独裁的地步。

他必须要对那些向他宣誓的领主们让步。

乌尔莉卡变得郁郁寡欢。

很多个夜里,作为骑士侍从的豪威尔出入宫廷的时候,都能看见她一个人深夜在院子里数落叶的哀伤情景。

两人其实并没有进行太多的交流。

但从那个时候开始,豪威尔便已经开始暗暗在心中发誓。

他要成为东部王国最有权势的人。

他想要保护他所爱之人。

只可惜,他没有等到那一天。

关于乌尔莉卡的死亡,豪威尔说的很含糊。

他只是清晰地提到了乌尔莉卡死时的遗愿——

她希望伊芙琳不要重蹈她的覆辙,为了某个男人,放弃或逃避自己身上背负的血脉使命。

所有的一切,都是虚假的,唯有血法师的力量,才是真实的。

她将凯撒帝国以及血法师的秘密,告诉了豪威尔。

很显然,乌尔莉卡对这个对自己爱慕的年轻人并非是毫无察觉的。

她选择了相信他。

事实上,她也只能将伊芙琳托付给他。

后来的事情便如同伊芙琳记忆中的那样。

豪威尔很快离开了宫廷,开始执掌兵权,并且在老国王的信任之下,控制了绝大多数的兵源。

等到伊芙琳成年之后,暗中安排伊芙琳去冰风领的人,其实也是他。

因为,他原本的计划,是要在东部王国闹个天翻地覆的。

他要借助蓝衣教的由头,挑动世俗权力和宗教神权的矛盾,在加上老国王猝死的继位纷争——这一切足以让东部王国在他的掌控中进入腥风血雨的状态。

这是为了伊芙琳的血法师觉醒做铺垫。

因为这一切,都是和她息息相关的。

而她本人又不需要亲自出手。

她只需要置身事外,就能干干净净地完成血法师的觉醒了。

等到东部王国内部开春之后,内战打的差不都了,豪威尔再来支持伊芙琳继位,那么他便可以顺利地完成他的目的了。

可惜事情出现了变故,逼得他不得不改变了计划。

他等不了开春那场内战了。

因为东部王国的北部,传来了战鼓声。

有可靠消息显示,艾法莉亚文明,正在筹备一场目标在征服整座北大陆的战争!

而一旦这场战争启动,整个北大陆就不可避免地要被席卷进去。

东部王国如果还处于混乱之中的话,那么必定会被覆灭掉。

这和豪威尔多年辛苦布局的目的不符。

而就在这个时候,他通过蓝衣教的渠道,联络到了一个人。

对方声称,可以使用另外一种手段,来帮助他完成目的。

那个人,并不是徐楠以为的邪灵领主林奇。

而是一个自称罗琳娜的女人。

罗琳娜作为中间人,将林奇介绍给了豪威尔,双方制定了详细的计划。

豪威尔决定赌一把。

就在这威尔士城堡中。

他召集了所有拥有和伊芙琳类似血脉的王室成员。

用他们所有人的性命,来强化血法师祭祀的强度!

他要亲手送伊芙琳登上王座和神座!

血法师,本来就是奥术帝国传承下来的强大职业。

一旦祭祀完成,伊芙琳将直接步入传奇。

甚至,有可能触及神之领域!

但代价是。

威尔士城堡里的所有人,包括徐楠和阿坤,包括那些忠心耿耿的士兵们,甚至包括豪威尔本人,都有可能死在这场祭祀之中!

……

“你就不怕那个邪灵领主在骗你吗?”

徐楠死死盯着面色从容的豪威尔:

“就算你是为了伊芙琳……”

“你有考虑过她本人的感受吗?”

徐楠是进入过伊芙琳的梦境的,对于血法师的任务,她是拒绝的!

所以,哪怕徐楠也接了血法师的任务,对于这一切,他都是也是持有抗拒态度的。

伊芙琳更是直接开口道:

“豪威尔叔叔,我不想要……”

然而她的话被直接打断了。

“我只是在遵循你母亲的遗愿。”

豪威尔掐灭了雪茄,平静地道:

“你怎么考虑,我并不在意。”

“我只要做到我曾经答应过的事情就好了。”

“更何况,你还小,你什么都不懂,呵呵,这个术士这么好看,你和当年的乌尔莉卡姐姐一样,都是被这些男人迷惑了!”

徐楠糊涂了,忍不住喷道:

“不是,你不也是男人吗?”

豪威尔愣了一下,旋即轻轻一笑:

“扮演了这么多年……我自己都忘记了。”

“我其实也是个女人啊。”

说罢,他随手撕下那张精致的中年男人的面具,露出一张干净中性的面孔来。

“不然你以为,那个老头子会让我这么自由地出入宫廷?”

“你以为他会那么放心让我执掌军队?”

“因为他手里也有关于我的秘密啊,他只需要将我是女性这一点指出来,在这世俗的偏见之下,我极有可能失去现有的一切……”

豪威尔冷笑道:

“但他还是选择了相信我,因为从身份上来说,我可以算是王国公主,只不过我很早就放弃了这个身份。”

“而且多年来,我对他忠心耿耿,他可能真的把我当成那种遵循古老训诫的护卫其骑士了吧……”

“至于为什么我将自己伪装成一个男人,因为我从小喜欢的就是女人。”

“只有这样,才能避开那些令人作呕的世俗眼光,不是么?”

“对了,忘记告诉你们了,豪威尔这个名字是真的……”

“因为我的父亲,那个老变态……他就觉得我应该是个男孩子……呵呵呵……”

她的笑声越发冷峻怪异。

徐楠看到,她背后的影子被拉得长长的,一张似笑非笑的面孔,出现在了那影子上。

城堡里,忽然传来尖锐的呼救声。

甜甜的腥味,开始弥漫起来。

“仪式……”

“开始了。”

豪威尔舔了舔嘴唇,忽然指着伊芙琳道:

“湖中秘宝!”

下一秒,她整个人便消失在原地!

阿坤眼疾手快,迅速制住了豪威尔,甚至掐住了她的脖子,但也无法阻止伊芙琳的消失!

而她背后的影子,更是开始分裂,变成一片片的类似触手的东西!

“你们,终于落到我手里了……”

一个低沉的男声响了起来:

“豪威尔女士,你我之间的交易是在地心守护者的注视之下进行的,所以……”

“把你的身体,交给我!”

那声音,自然是邪灵领主林奇的!

豪威尔没有挣扎。

她的眼神迅速变得失真,继而双眼泛白,嘴角裂开,大量的细碎的牙齿从里面冒了出来。

“有点恶心。”

徐楠评价了一句。

与此同时,整座城堡都发生了异变。

“何止是恶心。”林奇的声音从四面八方传来:

“我会让你们品尝到更多平时享受不到的滋味的。”

“欢迎来到……”

“邪灵世界!”

倏然间,仿佛空气滤过了一层薄薄的膜,一切都变成了浅绿色。

别说徐楠了,就连阿坤的皮肤都开始部分溃烂!

这是来自邪灵世界的负面能量侵蚀。

很显然,在豪威尔的帮助下,林奇已经将邪灵世界的投影,和威尔士古堡融为了一体!

现在,古堡的每一个角落,都有邪灵和邪恶力量的侵蚀!

“有什么计划吗?”

阿坤回头询问徐楠。

两人背靠背,防止林奇突袭。

“和妖神修道院那时候一样。”

徐楠的眼神很坚定:

“直接打出去呗。”

不过说到这里,他稍稍犹豫了一下:

“要不……”

“我去摇个几个人也可以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