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无耻术士 > 第二百六十六章 得了白化病的黑暗精灵
豺狼人首领口中提及的《幽暗传说》系列,其实是博彩之神最近为了在地下世界普及自己的荣光和博彩玩法内容,而专门弄的一个纸质媒体。

众所周知,即便是在充满危机的地下世界,也有着无数的宝箱埋藏。

因为有很多宝箱埋藏在不为人知的角落里,所以在地下世界里,甚至有单独的宝箱猎人这个行业存在。

而在人口比较密集的区域,混乱的地下城里,为了一口宝箱,经常会有很多人大打出手。

毕竟,以麦肯的手笔,宝箱里藏着的,多半是能改变一个人一生命运的好东西!

宝箱之神的名号,在幽暗地域仅次于沉睡于此的太古之神们!

甚至,论虔诚度,搞不好地底这些狡猾的泛信徒们更愿意相信麦肯一些。

而麦肯离开之后,秦乐乐作为他的选民,掌管了部分宝箱的权限。

也不知道她是刻意为之,想要以宝箱为途径搭建一个全新的媒体渠道,还是心血来潮想要玩玩,总之,她有意无意地创造出了一份颇受欢迎的纸质媒体。

这就是《幽暗传说》。

《幽暗传说》往往伴随着宝箱一起出现,在经历了前面几期的投放之后,在地下世界已经受到了广泛的关注和好评。

幽暗传说这本杂志,里面记载的内容看似大部分都是幽暗地域的各种人文地理,传说故事以及荒诞神话;其实里面穿插的博彩广告,才是秦乐乐真正的目的。

但无心插柳柳成荫。

地下世界的居民们反而对杂志里附带的见闻、资料更感兴趣。

这也难怪,幽暗地域本来就是通讯非常落后的地方,很多人甚至没见过十公里之外的世界,有时候相隔不远的两座城市,往往在很长一段时间里都互相不知道对方的存在!

这就是神秘而残酷的地底世界。

此地原住民如此渴求一个可以知己知彼的信息渠道也是可以理解的了。

当初徐楠在发现秦乐乐在搞这玩意儿的时候,就上了心。

而这次他想要完整地实施自己的计划,还非得秦乐乐出手不可。

好在秦乐乐还是很爽快的,效率颇高。

徐楠让灰塔行政官写的文案刚一交上去,这边新一期的幽暗传说就一步到位了。

……

幽暗传说:羞辱暴君,和他的佚名城!

这个极有冲击力的标题瞬间就吸引了豺狼人首领和其他几名斥候。

他们凑在一起,用自己本来就不太高明的地下通用语,吃力地着。

而那名提供幽暗传说的卓尔精灵,则是稍稍退在一旁,暗中观察他们的表情。

豺狼人斥候们的表情慢慢变得有些严肃和惊讶。

在这份仅仅数百字的资料里,他们获知了一个非常可怕的事实!

这条通往地表的通道上,不仅出现了一座庞大的城市,而且还有一名可怕的领主!

这个领主被人称为【羞辱暴君】!

资料介绍,羞辱暴君面目狰狞,身体畸形诡异,不仅有八臂八足,还有若干触手!

种种迹象表明,此君可能来自九重炼狱。

因为他的手下,有很多来自炼狱的魔鬼!

尖啸岗哨,仅仅是羞辱暴君用来囚禁冒犯了他的子民或者是俘虏的地方。

羞辱暴君性格暴虐,喜怒无常,他的实力深不可测,他手下的诸多魔鬼也同样可怕——据说这些魔鬼长着牛头人或者象人的和蔼可亲的面貌,但实则心狠手辣,害人于无形。

资料还介绍到,羞辱暴君有两大罪行。

第一,好吃。

第二,喜欢羞辱旁人,无论是犯了错的手下,还是被抓到的俘虏,都不可能简简单单地死去,他们将在羞辱暴君的地牢中,哀嚎痛哭,承受包括但不限于——

**游街、残酷鞭刑、性别转变、沦为兽奴、奇装尬舞等等可怕的刑罚。

羞辱暴君最爱玩弄人心。

据说他最喜欢看到的,就是一个正常人在他手里,被一步步地剥离掉自尊心和羞耻心,最终变成毫无价值的废物。

然后他才会考虑用各种办法烹饪对方,最终无情地吃掉!

羞辱暴君的实力非常强大,而佚名城里住着的数万子民,都是羞辱暴君最忠实的拥戴者。

显然,和羞辱暴君一样,这些居民也绝非善类。

……

介绍至此戛然而止。

豺狼人首领眉头一皱,发觉事情并不简单。

作为先锋军的最高长官,身为豺狼人蛮兵队的一员,范特森除了拥有【恐魔猎手】这一足以为他在军衔评定上大大加分的称号之外,本身也是一个头脑非常清醒的家伙。

伊诺雅和黑龙族的联军总数超过了两万人,但是在冰锯谷一战之后,只剩下一万出头。

范特森和他的豺狼人蛮兵队因为机缘巧合的缘故,错过了冰锯谷一战,侥幸保下了实力的火种,但也被分配到作为远征地表的先锋军队中。

因为曾经单挑猎杀过一只可怕的恐魔,范特森拥有了恐魔猎手这一美誉。

他本身的等级高达16级,是豺狼人蛮兵中少有的天才了,更难得的是,他和其他豺狼人不一样,他很聪明,懂指挥,知进退。

所以才会有了在冰锯谷一战中因为“迷路”而迟迟才赶到战场上的“意外”了。

他其实早就猜到,冰锯谷是一定打不下来的。

只是这一次,或许是为了表达对他姗姗来迟的不满,联军高层给他施加的压力额外巨大。

不惜一切代价,为联军大部队开辟出一条前往地表的道路!

这就是范特森接到的命令。

除非他能打败那几个大头领,否则他无力抗命。

毕竟,无论是黑龙族中的最强者,还是大恶魔伊诺雅,都是传奇级别的存在。

16级的范特森只能从命。

他原本以为,自己只要按部就班,根据之前打听到的那条路一路a过去就好了。

毕竟,他也没听说过这条路上有什么大势力啊!

如果遇到的是一些小村庄或小势力,以他手中的兵力,直接碾压过去就是了。

只是他没想到,当他们抵达预定的扎营地点的时候,发现了一座守卫不算森严的岗哨!

岗哨里人流量很大,他们第一次的刺探情报没敢走太远,但也发现了佚名城的存在!

那可是一个人口上万的大城市啊!

这座城市卡住了他们讨伐地表的要道,想要借道的话,冰锯谷之战便是前车之鉴。

就算是突袭,也不知道要付出多少代价才能拿下这座城市。

至少,范特森很清楚,自己手底下的豺狼人蛮兵队估计是剩不下多少个兄弟了。

“不能轻易动手。”

恐魔猎手冷静地分析道:

“我们现有的情报太少了,只有从附近宝箱里开出来的幽暗传说,和初次刺探的一些情报。这远远不够做出判断!”

此时,那名递出幽暗传说的卓尔精灵主动提议道:

“我们应该组织一次真正的情报获取行动。”

“目标就是那座尖啸岗哨。”

“佚名城外有好几道防线,我看到了不少真知宝石,估计很难渗透。”

“但尖啸岗哨的守卫很松,或许是羞辱暴君压根就不觉得有人敢冒犯他的领地。”

“这是我们的机会!”

范特森赞许地点了点头。

“你说的不错。”

“这样吧,酷儿先生,这次就由我们两个带队,各带五个擅长潜行的好手。”

“我倒要看看,这所谓的羞辱暴君,究竟有多可怕!”

名为“酷儿”的卓尔精灵立马就行动了起来。

……

夜晚时分。

联合军团先锋军的斥候队就完成了集结。

先锋军的最高长官虽然是范特森,但主要兵力由两支部队组成。

300人左右的豺狼人蛮兵,平均等级都在8级往上,小队长都是清一色的3阶豺狼人,算是精锐中的精锐了。

这些范特森的嫡系部队,在此次冰锯谷之战之前,他们本来是游荡于冰锯谷和黑色海岸之间的掠夺者,无奈之下才被黑龙族收编,加入了联合军团。

除此之外,就是100人不到的黑暗精灵了。

这些卓尔精灵大部分都参加过冰锯谷之战,是从各个部队重新整合编制而成的。

他们原先的首领叫费舍尔,可惜在之前的内部决斗中,被这位后起之秀“酷儿”给击败了,按照黑暗精灵的规矩,酷儿成为了他们的首领。

范特森非常讨厌卓尔精灵,他认为这是一个混乱愚昧的种族,明明有着那么优秀的先天条件,却只知道自我堕落。他认识的很多卓尔都控制不住自己的杀戮和繁殖的**,经常干出很多没脑子的事情来。

而豺狼人虽然脑子也不太好用,但除了性情残暴之外,范特森觉得没啥缺点了。

但他很喜欢酷儿。

首先,这名卓尔足够冷静克制,他的武艺很高强,但除了在决斗中杀死了前任首领之外,他没有对前任首领的亲信手下下手,只是将他们边缘化,这也是自信的表现。

其次,酷儿对自己很尊敬。

这证明他看得清局势,不像之前那个首领,经常冒犯自己,根本不晓得自己的地位。

按照范特森的看法,联合军团之所以在冰锯谷败得那么惨,军团中混乱的权力构架以及各部队之间相互扯后腿的协同操作都逃不了干系。

当然,最重要的还是巫妖桑格尔太强大了。

冰锯谷之战他虽然没有亲自参与,但却是赶到现场负责打扫的,所以也见证了那战场有多惨烈,其中至少有一半的尸体是桑格尔亲自制造的。

这让范特森强烈地认识到一点——

无论做人,还是打仗,都必须要顺势而为。

有些强大的个体,已经超出了他的认知范围,这种敌人,就要远离!

桑格尔如此。

那羞辱暴君,可能也是如此。

范特森还未意识到,今夜的行动还未开始,他的心中,已经悄然打响了退堂鼓。

……

此时,他盯着酷儿带来的那几个卓尔,不由诧异道:

“你后面这个卓尔,我之前好像没见过,而且他的皮肤也太白了些。”

酷儿咳嗽一声:

“昨天才在小蜗牛角那一带找到的,他曾经是我的部下,只是因为得了很严重的白化病,皮肤才这么白的。”

“这一点,您可以放心,他的来历清楚明白,而且种族确实也是我们卓尔。”

范特森盯着那帅气的卓尔看了很久,又看了看其他黑暗精灵。

其余黑暗精灵对那皮肤白皙的“同类”也非常好奇诧异,但血脉感应却实实在在地告诉着他们,这人虽然长得白了些,但确实也是卓尔。

“他是我们自己人。”有一名卓尔沉声道。

范特森死死地盯着那名“白化病”卓尔,良久,才吐出一口气。

他的表情忽然一变,居然主动拍了拍对方的肩膀,非常温柔地说道:

“皮肤这么白,还能活下来,应该很不容易了。”

“这么多年,你应该很辛苦吧。”

这话一出,对方的眼泪就非常配合地流了下来。

那卓尔情不自禁地拉住了范特森的手,然后一脸感激地看着豺狼人,似乎就差下跪对他表忠心了。

范特森满意地笑了笑,示意不必介怀,表示既然加入了我的部队,就是自己人。

他趁机拉拢了一下其余卓尔精灵的心。

这样一来,卓尔们对范特森的好感度都增加了不少。

要知道,像这位白化病卓尔想要活下来,确实是一个奇迹了。

范特森的话,其实是说到了他们心坎里去的。

黑暗精灵这种残忍的种族,在新生儿初生的时候就会经过一次检查,任何残次品,都会被残忍杀死!

像这种白皮肤的异类,多数黑暗精灵母亲都会直接扔掉,只有极少数内心还留有一丝柔软的家伙,才会把小孩子藏起来,慢慢养活。

饶是如此,这孩子的成长也必定会承受更多的痛苦。

范特森光是想想,都觉得心酸。

虽然,地下世界的每一个活着的人,都有自己的心酸。

只有死人,没资格心酸。

……

“好了,我们准备出发。”

范特森完成了早就谋划好的拉拢人心,便示意众人跟上。

他自己虽然不是盗贼之类的职业,但在地下世界闯荡多年,潜行渗透,简直是手到擒来。

至于其他人,都是先锋军中的精英斥候。

豺狼人的职业都是盗贼,至于卓尔们……在地下世界里,他们是天生的潜行者!

至于那个得了白化病的……

“等等!”

范特森突然觉得有些不对劲:

“你这皮肤,怎么潜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