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无耻术士 > 第二百五十四章 弑神者!
徐楠微微一愣,过了一会儿才认出了这位大叔。

他之前出席过罗芒的茶会,是一名实力强大的吟游诗人!

面对长者的批评,徐楠也不禁有些羞赧。

毕竟他是半吊子出身,吟游诗人的水平实在不敢恭维,唱的稍微差一点也是不可避免的。

不过徐楠还是非常乐于上进的。

他恭敬地低头,认真地请教道:

“那么,您觉得该怎么样才能注入灵魂呢?”

那位名为奥康达的吟游诗人正色道:

“你难道没有自己的专精乐器吗?”

徐楠尴尬道:“我勉强会一点钢琴,主要都是靠清唱……”

奥康达微微一愣,有些惊讶道:

“现在还有坚持清唱的吟游诗人吗?莫非你是小鸟派的诗人?”

徐楠有点头大,他想解释一下自己压根就不是吟游诗人,更不是什么小鸟……

结果对方已经自顾自说上了:

“如果是小鸟派的同行的话,倒也不是不能理解,毕竟你们的祖先和德鲁伊走的很近,你们的技能很大一部分都是和德鲁伊有所重复的,就连歌曲乐章这方面,也是贴近粗狂的山野之歌为主,我听说,有一些小鸟派的诗人,为了模仿山间动物的音道,都会学几手变形术,以便和动物们深入交流……对了,你会变形术吗?”

徐楠一边点头,一边试图把话题给掰回来:

“我确实会那么几种变形术……”

“几种?你还会好几种?”

奥康达眼中的好奇之色更加浓重了:“你们平时是怎么修行的?”

“我听说小鸟派诗人掌握的技巧里,最出色的是蛮熊式唱法!”

“可惜一直都无缘聆听……啊!我知道了,你刚刚的唱法就是蛮熊式唱法吧?一开始我还觉得怎么这么难听,但是越听越觉得不对劲,既然是罗芒先生请来的唱送神曲的诗人,肯定不是那么简单的……”

他的声音其实蛮大的。

这一波解说之后,除了少数几个对徐楠知根知底的大佬,其余人纷纷露出了恍然大悟之色。

“原来是蛮熊式唱法,难怪那么贴近自然,虽然听着很难听,但大概是为了符合《送神曲》的意境吧!”

“我就说,这种大场面,罗芒先生怎么可能会请凡夫俗子来压场子?我们听不出来,只是我们的鉴赏水平还不到位而已!”

“别看人家等级不高,但是非常罕见的小鸟传人,我们只需要安安静静地鼓掌就好了!”

有人如此说道。

其余人纷纷点头应和。

下一秒,山岗和湖面上,掌声如雷,惊皱了一湖清水。

还有徐楠尴尬的内心。

徐楠站在中央,面对众人欣赏的目光,看着他们脑袋上不时冒出来的“-1”,心头无语到了极点。

我真的只是一个唱的不太行的兼职歌手啊。

“我不是、我没有、别瞎说啊……”

这样的否认三连在徐楠喉咙里三进三出,最终还是没能说出口——

大佬们都已经这样说了,他现在说没有,岂不是在打他们的脸?

他只能“谦虚”地微笑着,佯装无事发生。

奥康达先生自顾自脑补了一大堆,才恍然想起了最初的话题:

“既然你不擅长乐器,那就让我来吧。”

“让我想想,什么乐器最适合送神曲的气质……”

“哈!有了!”

徐楠好奇地看过去,但见奥康达先生不知道从哪里,掏出了一件霸气无比的乐器!

那乐器一出场,便吸引了全场所有人的目光——

其实是因为罗芒和安纶都跑到时光环里去打架了,围观的大佬们只能原地干等着,甚是无聊。

他们也不能做其他事情。

好歹是屠神之战,总不能拿点瓜子磕着,再来一副扑克牌吧?

那样多不好,对安纶也太不尊重了些!

所以他们只能听徐楠尬唱。

奥康达急吼吼的跳出来,估计也是憋无聊了。

“这是什么乐器……”

“好霸气的感觉。”

“有一种天然的风骚感,但又隐隐有王者的气质,这两种特质结合在一起,实在太奇怪了。”

众人心中好奇无比,低头交流意见。

奥康达得意洋洋地擦拭着自己的乐器,他稍稍试了试声。

而当那独特的音调在这空旷的山与湖之间响起的时候,所有人都觉得背后一紧!

那高亢激昂的声音,实在太有穿透力了!

“还可以。”奥康达试了试,脸上露出了满意的表情。

他看了看徐楠,有点惊讶道:

“看你的表情,你好像认识这种乐器?”

徐楠默默点头。

他当然认识……

“这是唢呐!”

徐楠开口道。

“确实是……”奥康达露出了惊叹和赞许的神色:“不愧是小鸟派的传人,果然见多识广。”

“这还是我前几年,从一个老朋友的手里骗过来的呢!”

“那是一个性格非常奇怪的家伙,不过人很好,是可以性命相托的家伙。”

“他也是一个吟游诗人,专精的乐器,就是这种唢呐!”

旁人听了,心中再度默默提高了对小鸟派传人的评价。

搞得徐楠又是一阵头疼牙酸。

不过,奥康达说的话,倒是引起了徐楠的一番追忆。

在加入千芒社之前,他曾经见过文工团的老艺术家们,据说他们也是深入异界完成任务,为国家和地球立过大功的人物!

在那些老前辈之中,就有一位吹唢呐的好手。

奥康达说的人,莫非是他?

但那位前辈好像没有传奇啊。

等回到南大陆的时候,可以打听一下。

收回思绪,徐楠开始认真考虑奥康达先生的提议。

仔细想想,用唢呐伴奏注入灵魂,然后配合送神曲,倒也挺贴切的。

送神曲送神曲,不就是给神明送终的曲子吗?

就用唢呐,愉悦地给安纶送走!

徐楠心中下了决定!

“来吧!我们先配合试试。”

徐楠正式向奥康达发起了邀请。

奥康达愉悦地吹起了唢呐。

徐楠也配合着他的吹奏,放纵地吟唱起来!

这一次,他的每一个声音,都充满了感情!

他脑海里尽是可怜的小安纶躺在水晶棺材里被一点点的埋入绿色的泥土里之类的凄恻又奇怪的场面……

他想要注入自己的感情!

“要哀伤!要哀伤!”

“要不,构建一个卖火柴的小安纶的场面好了……”

徐楠一边胡思乱想,一边唱着。

不知不觉中。

身边的传奇大佬们脑门上冒着的血花已经开始发生了质的改变——

“-16”、“-28”、“-69”……

已经有人开始默默地丢隔音术了。

还有人偷偷撤走了。

至于那些站着不动的,是真正的大佬。

血厚,耐揍。

二十分钟后。

“哎哟,我怎么没血了?”

有人惊呼一声,一个趔趄,摔到了湖里。

……

时光环里。

安纶的宇宙继续蔓延,她不断地试图用言语和幻境恐吓、威胁、贿赂、恳求罗芒。

罗芒身处遍地安纶的宇宙,表情不变。

他整个人好像僵硬了起来。

安纶的心里稍微安定了些。

她认为罗芒被自己的至尊法术给难住了!

怎么说也是准主神级别的至尊法术,如果不是罗芒,其他传奇早就沦为安纶的傀儡了!

安纶的宇宙,谁都是安纶,但安纶自己,却只能是安纶!

这就是至尊法术的霸道之处。

哪怕因为同为至尊的缘故,安纶的宇宙对罗芒本体的渗透速度有些缓慢,但也没关系。只要这种威胁是实质性的存在就行了。

她只要让罗芒陷入困境就好。

因为,自始至终,安纶都很清醒。

她所需要做的,仅仅是活下去而已。

屠神者声势浩大,后援众多。

但她安纶,也不是一个人在战斗。

“费尔兰多……”

“希望你还记得你的诺言。”

她的眼底闪过一丝精光。

这次下凡,是费尔兰多默认授意了的,否则她也没资格拿到传说中的冰座预言。

只可惜,斯蒂芬桑的布置更高一筹。

冰座预言,一定是有哪里出了问题。

安纶想了很多很多。

她有很多话要和费尔兰多说,这些话,相信对接下来天界神国在多元宇宙的战略都会有所影响。

所以,她要活着回去。

相信,费尔兰多也明白这一点。

所以,她只需要不死就行了。

费尔兰多,一定会来的。

安纶坚信着。

……

时光环里,时间是没有意义的。

安纶非常耐心地继续采取渗透策略,同时也用言语蛊惑罗芒的心神。

但罗芒始终仿佛一座石像,无动于衷。

某一瞬间,安纶的意识忽然触电了似的。

恐惧、焦虑、惊慌……

类似的情绪传递到她的神格里。

下一秒。

整个宇宙的安纶都在尖叫——

“你在做什么!?”

“你、你……你怎么可能……蜡化!”

“你被感染了,你被感染了!”

“不可能!不可能,蜡化成这样的人,怎么可能还能保持理智……”

安纶宇宙的中央。

不动如山的罗芒轻轻笑了笑。

不知从何时起,他的肤色已经在不知不觉中完成了转化。

从正常的肉色偏白的肤色,变成了令人恐惧的深深的蜡黄色!

他站在那里,笑容和善,一动不动。

但在安纶的眼里,这简直比魔鬼还要可怕!

安纶的宇宙迅速崩塌!

她不能被感染!

但罗芒似乎不愿意给她这个机会了。

“蜡界的把戏还是有点用处的。”

他轻轻笑了笑,明明挺帅气挺温和的面孔,竟不知为何变得有些邪异起来。

他终于动了。

他抓向了安纶的神格。

在这缥缈无垠的安纶宇宙里,他第一时间就找到了安纶真正的位置。

安纶发了疯似的丢神法术和至尊法术!

但令人恐惧的是。

这些法术砸在罗芒身上,失去了一切的效果。

他那蜡黄色的皮肤,好像能吸收掉所有的奥术能量似的,无论安纶使用哪种派系的法术,都会被从容吸收掉!

在安纶绝望的目光中。

那只蜡黄色的手,就这么握在了刻满神灵法则的神格上!

“不!”

“求求你,别杀我!”

“我可以去暗面战场,我可以去抵抗蜡界入侵,我真的可以……”

啪!

罗芒面无表情地掐碎了那枚神格。

神火四散,他能听到无数生灵的哀悼声。

天使们在神国里张皇失措地乱跑。

旧大陆的教堂附近早就围满了忠诚的信徒。

法术位巫师们,心中传来剧烈的疼痛。

井然有序的魔网,也出现了一丝松动的迹象。

哗啦啦!

安纶的神格碎了一地,罗芒将这些碎片都抓在了手心里。

她的灵魂瞬间崩溃,化为无数残念,张黄乱跑。

罗芒呵呵一声,伸手就想去抓那些残念。

谁知道就在这个时候,一只巨大的手一闪而过,竟然将安纶的所有残念都抓在了手心里!

罗芒罕见地皱了皱眉头。

那是一个浑身都穿戴着巨大的镣铐和盔甲的人,他背负着三把等身高的大剑,整个人站在那里,哪怕什么都不做,也在一直冒冷气!

“我记得亡者世界的君主,从来不过问主物质界的事情。”罗芒脸上的蜡黄色不断消退。

最终恢复成了正常的模样。

“我欠费尔兰多一个人情。”

对方的声音冷清而迟钝,仿佛不太会说话似的:

“死人都归我管。”

罗芒沉默片刻,最终看上去有些艰难地点了点头。

“谢谢你。”

亡者君主道:“她已经失去了神格,哪怕残灵在,也无法对你构成威胁了。”

“为了保证她的绝对安全,我会把她封印在【太初琥珀】里……”

罗芒冷笑道:“我答应你。”

“绝不会对她出手了。”

“你没必要浪费一块太初琥珀!”

亡者君主缓慢地摇摇头:

“受人之托,忠人之事。”

说罢,他的一只大手里出现了一块晶莹剔透的琥珀。

安纶的残灵被一点点地收纳入琥珀之中。

“我不用死了……呜呜呜……”

“费尔兰多,我恨吶……你竟然用这种方式来救我……”

“呜呜呜,我的神格……”

她怨毒无比地看着罗芒。

那最后一道即将进入太初琥珀的安纶残灵忽然厉声诅咒道:

“你一定会变成永恒蜡像的!”

“一定!”

罗芒没有理她,只是默默撤掉了时光环。

下一秒。

一阵风骚霸气的乐声传了过来。

还有徐楠声嘶力竭的野兽派歌声演绎。

太初琥珀里,所有的残灵脑袋上纷纷开始跳血花——

“-169!”

“-223!”

“-328!”

……

【你彻底杀死了魔法女神安纶!】

【恭喜你,获得了成就-弑神者!】

徐楠的眼前飘过这样的字眼。

不过他压根就没注意。

他只想唱歌。

……

(今天稍晚,主要是搬家,然后是思考怎么愉悦地送走小安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