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无耻术士 > 第二百四十九章 要恰饭的嘛!
被裁决之笔骂的狗血淋头的巴博萨显然有些懵圈。

他站在那里,似乎有些不知所措。

裁决之笔龇牙咧嘴,直骂晦气。

而炼金师们,则被巴博萨提出的控诉给惊到了。

巴贝拉失踪的事情,其实在斯蒂芬桑几乎已经是一个公开的秘密了。

一般来说,失踪这么久,大家都认定了这位大先知已经意外去世。

当然,她还是有一定的生存概率的,毕竟传奇法师这种生物,偶尔跑到异时空去浪一段时间,结果被时空乱流搞乱了生物钟也是历史上切实发生过的事情。

一开始或许还有一些人在寻找巴贝拉。

但时间久了,这些人也就懈怠了。

如果不是这次安苏丽重新打开哈尔赛宫,斯蒂芬桑的原住民差不多都要淡忘掉那个曾经以睿智著称的大先知了。

但不管怎么样,巴博萨提出的控诉是不合常理的。

斯蒂芬桑的先知出了事情,巫师们第一怀疑对象,绝对是天界神国的那帮子家伙;再往下细数,则是古代邪神、深渊领主或者上位魔鬼!

论巴贝拉失踪的嫌疑程度,同为斯蒂芬桑守护者的安苏丽肯定要排在一大堆人后面。

甚至有些炼金师宁愿把巴贝拉失踪之谜丢到暗影界诸位身上,也不可能怀疑安苏丽!

巴博萨竟然在大庭广众之下提出了这样的裁决内容!

他的话,本身就比裁决之笔的尴尬举动还要出格了。

……

“裁决之笔裁决不了我。”

安苏丽的语调平静且霸气:

“很抱歉,让你失望了。”

“这算是至尊法师的一点特权。”

巴博萨眼里闪过一丝惊讶之色,很快,他咬牙道:

“既然裁决之笔无法裁决,那么我就当着这么多人的面直接问您好了!”

“我的老师,是不是您杀死的?!”

说罢,他身前浮现出一枚古朴的水晶球。

巴博萨表情隆重地掀开了水晶球上的蓝色幕布,然后低声念诵咒语。

安苏丽就这么看着他,也不反驳,也不阻止。

她嘴角的笑容依旧嘲讽。

仿佛在看一场好戏。

很快的,水晶球里折射出一阵明亮的光辉。

光辉化为巨大的幕布,从黄昏大厅的上方垂下来,仿佛瀑布似的。

幕布上,出现了昏黄色的场景。

背景很美,好似一张古代油画。

眼尖的人一眼就看了出来,那是哈尔赛宫的一座深幽的宫殿里。

油画开始缓缓移动,一个面带笑容的女子从侧边的走廊里穿了出来,她穿着非常简单的裙子,头发上别着一朵小白花,笑容灿烂,虽然并不是如何美丽,但给人一种舒适的亲切感。

像极了邻家的姐姐。

这女子自然就是失踪已久的大先知巴贝拉!

众人屏住呼吸,表情各异,但都认真地查看着幕布上的变化。

大家的心跳都跳的很快。

震惊过后,他们都反应过来了,再怎么说,巴博萨也是一名传奇巫师。

他不可能在毫无证据的情况下,对斯蒂芬桑的首席发起谋杀大先知的控诉!

他肯定精心准备了一些足以颠覆众人认知的证据!

冷眼旁观的徐楠则是比其他人看到了更深的一层。

“巴博萨在使用水晶球的时候,眼神还算平静。”

“但当油画里的巴贝拉出现之后,他这眼神根本不是什么看老师的眼神好吧……”

真知灼见给出了非常明确的判断。

巴贝拉和巴博萨之间,恐怕不仅仅是师徒关系那么简单!

徐楠在他的眼里看到了浓浓的爱恋!

“难怪会隐忍这么久,算计了这么多。”

“都是为了今天,当着大庭广众的面,向安苏丽发起质问吗?”

徐楠意识到,因为窃魂怪军团的入侵的缘故,哈尔赛宫的很多限制都被移除了。

恐怕发生在黄昏大厅的这一幕,此时此刻正通过无数的水晶球,展现在斯蒂芬桑所有的巫师面前!

这是巴博萨的殊死一搏!

安苏丽很强大,强大到他根本无法反抗。

但他追求的,显然不是报复。

徐楠注意到,油画里的巴贝拉和自己当时看到的浑然不同,简直是判若两人。

她在深幽的大厅里行走着,走到哪里,仿佛就能将光明带到那里。

她似乎在检查某些道具的封印情况。

但就在这个时候,一只手忽然从油画的边缘生生地插了进去!

那只手白皙纤细,直接掐住了巴贝拉的脖子。

一时间,巴贝拉身上所有的奥术符文同时熄灭!

这位实力至少是30级往上的大先知,竟然就这么被掐死了!

巴贝拉死前的惨状,在所有观众心中留下了一片巨大的阴影。

油画的最终,他们看到那只手松开了。

巴贝拉的尸体颓然瘫倒在地上。

那只手缓缓地从油画里退出去,只是在最后一刻,那只手突然抖了一下。

七枚闪耀无比的宝石戒指一闪而过。

“至尊宝戒……”

有人低低念道。

油画倏然截止,只留下大片大片的空白。

而巴博萨始终抬着头,盯着安苏丽的双眼:

“我想要一个真相!”

安苏丽坐在那里,仿佛一座冷酷的石像:

“你想要什么真相?”

那一瞬间,全场的空气被抽干了似的。

连徐楠都觉得自己失去了动弹的能力!

这就是至尊法师的实力!

但巴博萨抗住了。

他的双眼开始流血,他声嘶力竭地吼道:

“你杀死了她!”

“对不对?”

“这就是真相!”

“我知道,我永远也不可能打败你。”

“但我能做到的,就是让真相大白于天下!”

“就算你是至尊法师,也不可能修改所有人的记忆。”

安苏丽沉默了很久,忽而莞尔一笑:

“愚蠢。”

“能大白于天下的,从来都不是真相。”

巴博萨不语,他似乎陷入了某种奇怪的情绪中。

他跪在地上,捧着那只水晶球,似笑非笑地看着油画里的那个如小白花一样的女子。

“不过,我倒是可以告诉你,巴贝拉确实是我杀死的。”

安苏丽语出惊人。

还没等众人消化这个可怕的事实,她的声音再次尖锐了几分:

“但这不是你勾结她的理由!”

黄昏大厅,一片静谧,唯有安苏丽的声音在不断回荡。

噗的一声。

巴博萨软绵绵地倒下。

安苏丽的目光则是仿佛穿过了重重的宫殿。

在那哈尔赛宫的深处。

有一名提着花篮的少女,微笑着走过。

黄昏大厅,水晶球里。

所有人都看到了那个笑容灿烂的提篮少女。

所有人的背后都是不由自主地一凉。

那是魔法女神。

安纶……的本尊!

……

哈尔赛宫,深渊大厅。

提着花篮的少女循着那感应到的目光望过去,便看到了黄昏大厅里看上去有些愤怒的安苏丽。

她笑嘻嘻地说:

“哎呀呀?生气啦?”

“别气别气……过一会儿还有更气的呢。”

“又或者,你过来抓我呀。”

她的声音在空旷的深渊大厅里来回回荡,非但没有随着时间流逝而消失,反而越发响亮。

进而在整个斯蒂芬桑、乃至诅咒之海上游荡!

所有人都听到了安纶的声音。

所有巫师都心有所悟地看向了哈尔赛宫的方向!

……

执法队总部,审讯室里。

阿凯面色铁青地走了出来,他看了一眼旁边同样表情凝重的姜苑迟,然后叹了一口气。

事到如今,已经不用审讯了。

虽然他刚刚从几个窃魂怪俘虏手里,问出了幕后黑手的样貌。

但对方已经跳在斯蒂芬桑的脸上了。

现在过去已经来不及了。

“安纶……”

“她终于憋了一次大的。”

姜苑迟冷哼一声:

“没想到我的斯蒂芬桑救世主buff这一次居然没有主动生效。”

阿凯眉头紧皱:

“哈尔赛宫那边,会不会需要你?”

姜苑迟想了想:

“应该进不去了。”

“安纶既然敢现身,她肯定是做了万全的准备了。”

“本尊亲至,看来是准备拼命了。”

“幸好,我们还有后手。”

阿凯眉头皱的更紧了:

“希望他们能成功吧。”

“他们?”姜苑迟愣了一下,摇摇头道:

“我说的后手当然不是你说的那些人。”

“我记得,鱼腩学弟还在哈尔赛宫里吧?”

阿凯怔了一下:

“你是说徐楠先生?”

“这一位,确实有些不太一样。”

“就算是失乐园的术士里,也是比较特殊的。不过你觉得他能在这方面帮上忙?”

阿凯的话已经说得挺委婉的了。

毕竟徐楠只是一个三阶的小术士,再怎么离谱也不可能插手神明级别的较量。

姜苑迟迟疑了片刻,最终还是点了点头:

“虽然有点扯淡,但我对他还是很有信心的。”

“你可能不知道,鱼腩学弟这个人,自己虽然废柴了一些,但是他身边的人,都非常非常厉害!”

阿凯沉思道:

“你是说,他拥有让身边的人变好变优秀的超能力?”

“这算是术士们的天赋吗?”

姜苑迟想了想,摇头道:

“我觉得吧,应该是不厉害的人也挤不到他身边去。”

“所以他身边的人都看上去非常厉害!”

阿凯恍然大悟:

“那就是他很擅长抱大腿的意思?”

姜苑迟:“对头!”

“我们要不要打个赌?”

“就赌鱼腩学弟能不能在这次事件中起到关键作用?”

阿凯警惕地看着姜苑迟:

“我没有赌博爱好!”

“而且我总觉得你在设计我……”

姜苑迟耸了耸肩:“那你可以选择肯定方啊……”

阿凯迅速道:

“那不可能。”

“那就说好了。”姜苑迟愉快地道:“你选择否定方,意思是他不能起到关键作用。”

“我就只能选择肯定方咯。”

“赌注嘛,如果你输了,我要你上次抄的那个传奇巫师的法师塔库存里的三件物品。”

“如果我输了……”

“唔……”

她思考了足足三分钟,才坚定地道:

“我就把泥鳅输给你好了!”

某仙女龙:???

阿凯:“???”

我什么时候答应要打赌了?

……

哈尔赛宫里,徐楠丝毫没有意识到自己已经成为了某无良近视女的打赌对象。

事实上,他这些突如其来的事件的跨度给晕到了。

他本来只想好好看个关于炼金术之争的好戏。

这算是学术撕逼。

结果突然间,巴博萨就跳出来了,口口声声说是安苏丽谋杀了他老师巴贝拉。

好吧,他转念就想,就当换个台看看,转成悬疑谋杀或疑似家庭伦理也不错。

谁知道一转眼画风一变。

巴博萨居然勾结了魔法女神安纶!

更离谱的是,安纶居然是本尊来到了斯蒂芬桑!

她就在距离此地不远的深渊大厅里。

这跨度,这节奏,也太大太快了些……

魔法女神安纶!

那可是强大神力的正神。

哪怕在天界神国,都仅次于曾经的三大主神。

和其他人比起来,安纶因为在旧大陆拥有魔网和众多信徒的缘故,她的本尊确实更方便下来。

但这也是非常冒险的举动。

说白了,普罗诸神也就是等级高点的职业者罢了。

在至尊法师这个级别的强者面前,还真不好说谁强谁弱。

安纶冒了这么大的风险,经过重重算计,真身降临哈尔赛宫,肯定所图不小。

徐楠颇有一种看群架突然被拉近去打起来的感觉。

风雨飘摇啊……

自从安苏丽出现之后,他一直都在关注安苏丽的状态。

还好。

师母的状态看上去还行,没有特别暴躁,只是刚刚在训斥巴博萨的时候有点不爽的样子。

当她亲眼看到安纶的时候,她的神态反而放松了下来。

当然,也有可能是装的。

徐楠心里默默补充了这么一句。

“瞧。”

“我发现了什么?”

“一份无主的命运石卷……你该不会以为我真的会上当吧?”

“你也太低估我了。”

安苏丽眸子里投射出的安纶形象看上去得意洋洋。

她的声音从四面八方传来:

“找到了。”

“真正的……”

“命运石卷。”

徐楠瞪大了眼睛,想要看到安纶究竟找到了什么。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久违的失乐园系统居然传来了消息!

一开始,徐楠还以为是任务呢,下意识地就想叉掉。

仔细一看,居然是罗芒的拉人邀请!

“要我去参加茶会?”

“什么茶会?”

花了半天,徐楠才想起来,自己好像答应过老师,接下来如果要举办大佬们云集茶会的话,要过去帮忙来着……

“不是,看热闹都看到这节骨眼上了,居然要我去当发牌小弟?”

徐楠冷哼一声。

毅然选择了同意。

没办法,要恰饭的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