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无耻术士 > 第二百三十六章 可以只要嫁妆吗?
“这个祭坛,借我用用。”

“事成之后,我收你为眷族。”

徐楠尽量让自己的语气平静一些,面部表情也更和善一点,省的吓到这头迷恋自己颜值的红龙。

“我不是在做梦吧?”

尼古拉斯浑然没有去思考为什么自己日思夜想的“主人”会出现在自己的巢穴里这种细节,而是直接进入了花痴状态。

原因很简单,为了避免节外生枝,徐楠开启了自己所有的专长!

在超凡入圣的魅力加持下,本就在相关抗性上表现的非常薄弱的r67次级位面的生物,压根就没有能拒绝他的存在!

更何况尼古拉斯这种早就被徐楠魅惑了的红龙。

她满眼桃心流着口水乖乖让开。

徐楠勉强一笑,跑到祭坛上,忽然间,他意识到了一个问题,不得不转头问:

“这祭坛怎么用?”

“我想要沟通一下博彩之神?可以帮我操作吗?”

“嘿嘿嘿……”

“好美好美……”

“嘿嘿嘿……”

邪恶的母龙口水流成河,差点把她脚下的狗头人们给淹没。

而这群狗头人的样子也好不到哪里去,在万有引力的作用下,他们情不自禁地靠过来,结果被巨龙一尾巴清扫干净。

徐楠有点无奈。

这条龙不会被自己美傻了吧?

除了傻笑啥都不会了吗?

“还是我自己来操作吧?”

徐楠硬着头皮跑上了祭坛研究了一下,很快,他就松了一口气。

他还是很了解秦乐乐的,这个刚刚成神的高中女生哪有那么多缜密的心思和过人的智力去设计太多复杂的献祭机制?

这个祭坛虽然看着挺新颖的,但基本上都是模仿普罗世界主流神坛的构造而建成的。

唯一不同的是,她借用了麦肯的“天人通道”。

这样她就不必像其他微弱神力的神明一样,会因为没有足够的神力去支撑和信徒的通道而烦恼了。

当然相应的,秦乐乐在祭坛上获得的利益,必然会有宝箱之神麦肯一份。

虽然把利益拱手让人很心疼,但考虑到秦乐乐本来就是麦肯一手提携的选民,在天界有个靠谱的靠山当老板已经不错了,自然不能计较更多。

“不过这个老板好像也不怎么靠谱啊。”

“有一阵没出现了。”

徐楠还是蛮怀念麦肯的,不过似乎每一次这个家伙出现的时候,总是伴随着一个阴谋告一段落。

反正就是不太吉利就是了。

“秦乐乐给信徒设计的反馈通道是这里。”

“按照她的性格,只要给够钱,这里传过去的信徒心声是一定能听清楚的,哪怕是伪信徒或者泛信徒……”

徐楠研究好了祭坛的使用方式,回头找尼古拉斯借了点钱。

处于被魅惑状态的红龙哪里还有半点贪婪的守财奴的样子?徐楠勾了勾手指头,她就恨不得把自己身子都给他了。

虽然徐楠瞅着这小山般大小的身子,觉得自己是要不起的……

在支付了一部分金币作为纯献祭用途之后,徐楠果然感受到了一种被注视的感觉。

这是源自于天界神国的视线。

并不是说,秦乐乐现在就在关注他了,而是他的心声有资格传递到神国,有一定几率会被她聆听到。

“我是麦肯,现在正在被费尔兰多追杀,求好心人赞助一张价值388元的回天界的机票,事成之后我愿意和你共享我在天界神国的财富。我不知道什么炉石传说,也不知道什么冒险模式……”

咳咳,这么想肯定是不可能的!

多半会被秦乐乐当成骗子无视并拉黑掉!

“我是麦肯,现在正被费尔兰多追杀,只能偷偷联系你,我有一个宝箱里装着无尽的财富,就在黄金城某个角落里,我需要你帮我去打开它……”

徐楠的心中默念起这样的心声。

结果,不到半秒钟,祭坛上就出现了秦乐乐的投影!

“麦肯!?”

“你干嘛变成徐楠的样子!”

她看上去有些怒气冲冲。

徐楠愣了一下,反问道:“我为什么不能变成徐楠的样子?”

“不可以!”

秦乐乐叉腰道:“我说不可以就是不可以。”

“快说,你现在到底在哪里?这个是不是你的真身?”

徐楠皱眉道:

“这个很重要吗?”

“当然。”秦乐乐顺理成章地说:“这样我就可以把你的位置举报给费尔兰多了!”

徐楠:“……”

“你投靠了费尔兰多?”

秦乐乐:“他给的钱比你多。”

徐楠有点摸不准真假。他想了想:“要不这样吧,无论费尔兰多给你多少,我都给你双倍!”

秦乐乐冷笑道:“他也是这么跟我说的。”

“不过我觉得还是人家白日之神可靠些,怎么说给他撑腰的是你哥哥财富之神。”

徐楠纳闷道:“不是白昼之神吗?”

秦乐乐表情平静:“不是差不多吗?”

“快别转移话题了,早点死心吧,天界神国已经没有你的容身之地了!早点回来领死,然后把黄金城转让给我,或许还能有一线生机!”

徐楠佯怒道:“我一手提拔你进了天界,你就这么对我?”

说起这个,秦乐乐更加生气了,眼里都弥漫起雾水来:

“谁让你提拔我的?”

“我辛辛苦苦积攒实力,就是想在徐楠面前展示一下自己,你倒好,直接把我拎到天上去帮你卖彩票去了!”

“呜呜呜……天界一点都不好玩!我要回到徐楠身边!”

“我现在每天除了躺在一堆金子上数钱花钱,压根没有别的休闲活动!”

“虽说有钱神的生活就是这么低调平淡且枯燥,但明显不适合我这种超级无敌的可爱少女呀!”

徐楠咳嗽一声,心里想同情一下秦乐乐,转念一想,特么的这种枯燥的生活不就是最羡慕的么?

算了,不装了。

徐楠叹气道:“其实我不是麦肯,我是徐楠。”

秦乐乐:“呵呵,你继续装。”

徐楠:“???”

“不是,我真是徐楠。”他忍不住吐槽道:“我路过这个祭坛,发现你特么居然在侵犯我的肖像权!不仅如此,你还在公然拍卖我的贴身衣物!”

“这是不是有点过分了?”

秦乐乐斜眼:“你肯定不是徐楠。”

“真的徐楠一定不会因为这种事情而惊讶的,因为我已经不是第一次这么干了。”

“而且真的徐楠找上门来的第一句话肯定是要我分钱,而不是和我讲道理!”

徐楠有点想吐血了。

我这不是还来不及说么?

不过确实,利用徐楠的周边牟利已经不是这小妞第一次干了,在地球上的时候她就有不少前科,只不过那时候她还不是博彩之神,还没做的这么过分。

“你说的有点道理,但人总是会变的。”

徐楠无奈地摊摊手:“而且,这是你的祭坛,你特么用神术看看不就行了么?”

祭坛范围之内,都是神明光辉庇佑之地,理论上来说,这个影像哪怕只是秦乐乐临时生成并投射的,在祭坛里也是近乎无敌的存在。

当然,想要打败她也很简单,拆掉祭坛就行了。

秦乐乐露出将信将疑的表情,下一秒,她有些惊喜地跳了起来:

“你真是徐楠?”

“当然,我来要钱了!”

徐楠没好气道:“不是,你哪来那么多我的东西?我自己都不记得我买了这么多内裤。”

“当然是假的。”秦乐乐理直气壮地说:“我是博彩之神,又不是正版之神,偶尔有次品不是很正常的吗?”

“至于钱,嘿嘿嘿,我先帮你存着,等我嫁给你之后,这些钱都是嫁妆,到时候不都是你的吗?”

徐楠忍不住点了点头:“有点道理。”

“等等……”

“我什么时候答应娶你了?”

秦乐乐小脸一板:“那就没钱了。”

“本来我还想把麦肯的黄金城骗过来给自己当嫁妆的呢,呜呜……”

徐楠思考片刻,认真道:

“可以只要嫁妆吗?”

秦乐乐:“……”

……

徐楠和秦乐乐的拌嘴并没有持续太久,原因是后者的神力很快就见底了。

对于她这种微弱神力的神明来说,麦肯的天人通道的消耗还是太大了,偶尔卖卖彩票、周边还行,但制造投影和人对话就有些吃力。

特别是这里还是次级位面,是距离天界神国相对遥远的地方。

不过这波对话也不是完全没有收获的。

虽然关于嫁妆和分赃的话题最终还是无疾而终,但徐楠还是从秦乐乐那里拿到了最便捷的联络方式。

那是一只携带神术信标的钢圈。

据说是秦乐乐从黄金城的秘库里挖出来的,是麦肯用来奖赏给忠实的信徒的道具。

鬼知道麦肯的信徒要这种钢圈干嘛……

徐楠比了比大小,这玩意儿和项圈还是蛮像的。

钢圈上刻有麦肯的徽记,作用类似于秦乐乐的祭坛,秦乐乐可以主动联络钢圈的持有者,当然,双方持续对话时间肯定不长,毕竟没有祭坛力量的加持,秦乐乐这种微弱神明实在是不持久。

徐楠拿走了钢圈,妥善收好之后,再三警告秦乐乐下架自己的相关产品。

可惜也不知道秦乐乐到底听进去没有,毕竟很快她的投影就消失了。

等徐楠叹了一口气,默默转过头去的时候,发现那头母龙还在流口水,而那些狗头人们则是被巨龙的口水淹没,不知所措……

这画面,实在有些令人作呕。

徐楠没了游玩的心思,清了清嗓子:

“尼古拉斯女士,你愿意做我的坐骑吗?”

“当然愿意!”

红龙嗷嗷叫道:“你想怎么骑都可以!”

这话怎么听着怪怪的。

不过徐楠没有介意,他赞许地点了点头:

“走个流程,别抗拒。”

而后他便发动了新获得的眷族天赋,将第一个眷族名额给了这头虔诚的红龙!

【你的眷族天赋正式生效!】

【你获得了眷族-青年红龙(18级/雌性)】

下面一大堆数据徐楠都懒得看了,毕竟之前已经扫过,尼古拉斯除了意志力薄弱了点,基本上和主物质界的红龙差不多。

而在被徐楠收归胯下之后,这一点也得到了补足——只要目标的魅力没有超过徐楠,那么尼古拉斯就不可能被对方所魅惑。

徐楠安抚了一下情绪过于激动、差点晕死过去的红龙少女,施施然便离开了龙巢。

眷族关系确定之后,徐楠可以借助失乐园的力量,随时召唤红龙少女。

当然,还是要付钱的……

“我痛恨失乐园!”

当确定了召唤眷族的费用居然要从自己的议员公积金里扣除之后,徐楠愤愤不平,差点想要发挥自己一直以来坚持的优良传统——写一篇小作文什么的……

可惜他现在是日常议会的议员了,奥菲早就多次明里暗里地提示过他,现在的他写小作文可就不是举报和提议了,而可能是弹劾……再加上罗芒弟子、斯蒂芬桑商业合作人、心理健康管理部门部长等身份,搞不好一篇单纯是因为被扣钱了而不高兴而写的小作文,就会引发失乐园内部宫斗大戏。

这可不是徐楠想看到的。

所以他只能牺牲小我了。

“下次得想办法多次用心理健康管理部门的名义,制造几个课题,多骗点经费才行了。”

徐楠痛定思痛,下定决心。

……

斯蒂芬桑。哈尔赛宫。

一切如徐楠所料,从第二天下午开始,变形术卷轴的销量就断崖式地下滑。幸亏他囤的货差不多已经都分销掉了。至于想要跟风做生意、结果哭着抓着一大把卷轴却卖不出去的巫师们,徐楠只能默默道一句祝福。

鲁迅曾经说过:优秀的巫师,不一定是优秀的商人;优秀的罗恩术士,一定是特么的奸商!

这一整天,他换了个变形术,用黑山羊的形象在哈尔赛宫里巡逻侦察。

有一说一,今天的徐楠确实是在卖力干活儿,可窃魂怪的线索却仿佛人间蒸发了似的,压根续不上。

他甚至都怀疑自己昨天看到的那个小姐姐是不是只是单纯的不知羞耻。

这种可能性也是存在的,比如炼金人偶小太阳神。

但海伦娜的秘密掌握在徐楠自己手里,除非她之前透露给了别人,否则斯蒂芬桑总不能连续出现两位神之炼金术的产物吧?

概率太小了。

徐楠更倾向于是窃魂怪变得更谨慎了。

他们一定是有什么目的,并且通过某种办法隐藏了自己。

如果不是徐楠刚好在搜集羞耻要素的话,恐怕他们真能做到神不知鬼不觉。

“还真是麻烦啊。”

“为什么不干脆抓一大窝兔子过来呢?”

巡逻了一天的徐楠忍不住吐槽道。

阿凯摇了摇头:“那样太被动了,容易打草惊蛇。”

“我们目前正在追踪另外一条线索,应该很快就会有结果。”

徐楠点点头。

斯蒂芬桑的执法队终究不是吃干饭的,自己只要尽力而为就行了,毕竟抓犯人也不是他的专长。

两人在哈尔赛宫外聊天的时候,街道尽头忽然传来了一阵喧哗声!

然后就是乱哄哄的脚步声和烟花声。

“他们在干嘛?”徐楠好奇地看着街道那头涌过来的人群。

“游行。”

阿凯的表情略微有些复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