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无耻术士 > 第二百一十章 无耻者无畏
居然是亲兄妹的关系。

冷眼旁观的徐楠不由有些羞愧的承认,刚刚两人的对话和台词,让他有些想歪了。

看起来两人曾经发生过一些不愉快的事情,以至于海伦娜被阿凯赶出家门,但最终落得这个下场,阿凯心中想来也不是没有愧疚的。

看得出来,他还是非常在乎自己这个妹妹的,他试图做出弥补。

但海伦娜的态度就不一样了。

她看上去很平静,甚至有一种心如死灰的感觉。

徐楠注意到,她的目光只有在停留在那个炼金人偶的身上的时候,才会流露出些许温馨的人性光彩。

面对阿凯的哀求,她反而低低地笑道:

“还记得小时候吗?那个时候,不管遇到什么事情,你总要试图说服我,你是对的。”

“很多时候我都不乐意承认,但碍于你的暴脾气,还有一直比我大很多的力气,我只能无奈地屈从于你。”

“长大之后,你反而对我变得温和了许多,只有在维格尼厄出现之后,你才罕见地训斥我。”

“在那之后,我们就再也没见过面了。”

“除了一些模糊的童年记忆,还有所谓的血脉关系,我们之间还剩下什么呢?”

她的声音沙哑低沉,仿佛在叙述一件与己无关的事情。

阿凯瞪大了双眼,似乎有些无法置信。

“别这么看着我。”海伦娜突然变得有些厌恶:“如果你真的在意我和我的孩子,这么多年来,你为何从未来找过我?”

“仅仅因为不赞成我的婚姻选择,你就主动离开了我的世界,那么现在找上门来,我又该如何能相信你呢?”

“对我来说,你这张脸真的已经很陌生了,陌生到我甚至无法回忆起上一次你对我笑是什么时候了……所以,收起你那副伪善的面孔吧!”

“我很好,我不需要你来拯救,也不屑于你的仁慈。”

阿凯压低了自己的怒火,他咬牙切齿地低吼道:

“这就是你和窃魂怪们蛇鼠一窝的理由?”

海伦娜略显茫然:

“窃魂怪?”

“你在胡说什么?”

阿凯愣了一下,他刚想告诉海伦娜她们居住的地方,便是窃魂怪的窝点,谁知道就在这个时候,海伦娜突然大声训斥道:

“离我的孩子远一点!”

她甚至猛地站了起来,一把推开了徐楠!

徐楠一个踉跄,有些无辜地看着海伦娜。

他的手里还拿着半朵碎裂的永生花。

“这是他送给我的……”徐楠解释道。

他确实没说谎。

就在阿凯和海伦娜叙述家常的时候,徐楠的注意力,全部都放在了炼金人偶小太阳神身上。他盯着那人偶看了好久,结果那人偶居然朝他笑了笑——因为没有特别细微表情,徐楠无法完全确定那嘴巴一开一合的姿势是在笑。

但他的直觉是这样的。

于是他也冲着小太阳神笑了笑。

那孩子似乎活了过来,反应更加活跃了,他冲着徐楠比了比手里的花。

那是一朵永生花。

和他的身体一样,都是炼金术的一部分。

徐楠下意识地去接,结果就被反应激烈的海伦娜推了一把。

“这女人的劲儿好大……”

徐楠摸了摸胸口,暗自生疼。

海伦娜有些不信,她握住了小太阳神的手腕,生怕这孩子走丢了似的。

结果那只手腕缓缓地抬起来,那木偶一般的脸蛋轻轻扬起,嘴巴张开,嘴角出现了罕见的弧度。

“花花……”人偶的肚子里,发出这样的声音。

海伦娜瞬间就愣在了那里。

她有些不敢置信地看着自己的孩子,或者作品。

“这怎么可能……”

“他连我都……”

海伦娜忽然盯着徐楠猛看,那眼神,搞得徐楠毛骨悚然。

这女人仿佛要将徐楠生吞活剥。

而阿凯反而冷静下来,他低声劝阻道:“不管怎么样,我们先离开这儿。”

“海伦,你要相信我,这里是窃魂怪的地盘,你和你的孩子在这儿都非常危险。”

“我们先去找一个安全屋,事实上,我早就为你们准备了一座。”

海伦娜猛地转身,眼珠子哧溜转着,忽然干笑一声:

“危险?我们在哪儿不危险?”

“我想要做的,已经做了,我这一辈子已经没有任何遗憾了。”

“但是我的孩子,我希望他能一直活下去。”

阿凯附和道:

“这是当然的,我向你保证,我会保护好你们的。我会用生命保护他的安全!”

海伦娜似乎被说动了,她的脸上流露出了考虑的神色。

阿凯立马再度尝试说服。

但徐楠却看出来,海伦娜压根就没有跟阿凯走的打算。

她的眼神已经说明了一切——徐楠拥有超高的谈判技巧和说服等级,不仅在交涉方面很有一手,察言观色阶段也有效果。

“她好像对我很感兴趣。”

“刚刚的潜台词是,小太阳神连自己的母亲都不怎么亲近或者沟通吗?”

徐楠这么想着的时候,忽然在余光之中,看到了海伦娜的手里多了一瓶蓝色的药剂!

那药剂是深蓝色的,里面还闪烁着一枚金色的核桃,还有一些絮状物。

“你想做什么?”

他的话还没说完,便看到海伦娜高举手里的药剂,猛然砸在了地板上!

这一下,连阿凯都没反应过来。

须臾间,大量蓝色的气泡充斥着整个密室,根本不给徐楠和阿凯反应的时间,整个房间就被蓝色的气泡给封死住了!

“该死的【天外世界】……”

这是徐楠被一个奇特的力量抽离之前听到的阿凯怒骂的最后一句话。

……

迷宫一般的世界,高大而梦幻般的建筑。

这就是徐楠能看到的一切。

在这个世界里,他身上的大部分能力都能起效果,但无法返回失乐园。

“这是什么偏门的炼金术?”

“好像是人为地制造了一个临时的世界,阿凯说是天外世界?”

“不知道那女人想要干什么……”

徐楠保持着充分的警惕。

虽然海伦娜看上去没有恶意,但他必须尽快找到天外世界的破解办法。

这玩意儿大概就和艾略特曾经使用过的结界相似,能困住敌人一段时间,但很难造成可观的伤害。

徐楠走在迷宫里,不一会儿便看到了阿凯,只不过是在隔着一滩水渍——他在地上的水渍里,看到了阿凯气急败坏地走过一条和他面前非常相似的道路,然后消失在了视界的尽头。

“她想要把我们困在这里?”

“又或者,她只是想把我们分开?”

徐楠这么想的时候,背后忽然传来一阵低低的笑声。

仿佛孩童的笑声。

他转过身去,便看到了那个人偶,还有站在他身边的海伦娜。

到了这个时候,小太阳神身上的衣物全部消失,徐楠终于能看清楚他的全貌了。

这是一只非常精致的炼金人偶,浑身上下每一个部分都使用了超高的炼金技巧,尽管是金属制作的身体和关节,但看上去基本上就和科幻电影里的仿真人没啥区别了。

唯一令人有些困惑的是,他的脑袋居然是类似木头材质雕琢而成,和普通的人偶没有多大区别,缝合嘴巴的居然还是一根根闪烁着光芒的棉线。

也不知道海伦娜是出于什么心思,才把自己的孩子变成这幅鬼样子的。

他看着海伦娜,没有开口,因为他知道,这一切,她自己都会说的。

“你似乎猜到了我会来找你。”

海伦娜盯着徐楠看,眼神和之前一模一样。

徐楠笑了笑:“我觉得你没有伤害我们的理由。”

“那么多此一举的目的就只剩下了一个,你好像对我能和你的孩子简单交流很感兴趣。”

海伦娜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

“其实我并不在意你究竟是何方神圣。”

“只是我的孩子告诉我,你是可以信任的。”

“我选择了相信他而已。”

徐楠有些讶异地看了看那人偶,人偶仍然对他露出了大大的笑容。

“他认同了你,这令人难以置信。”

海伦娜的语调罕见的变得活泼了起来:“我刚刚才注意到,你是罗恩术士。”

“所以,你就是这一代的【无畏者】咯?”(注1.)

徐楠一脸茫然。

“看起来你还一无所知。”

不知道为什么,徐楠忽然觉得海伦娜看向自己的目光多少有些怜悯。

“我有很重要的事情要交给你。”

“我希望你能帮我照顾好我的孩子。”

“我有很多很多事情要告诉你……”

徐楠眉头一皱,有点不客气地反问:

“凭什么?”

海伦娜的嘴角微微上扬,她的手里忽然多了一颗暗红色的石头。

“这是一枚特殊的能量石。”

“神之炼金术的秘密,都在这块石头里。”

“如果你能做到我想要你做的,这块石头就是你的了。”

“我不认为失乐园的人会对神之炼金术不感兴趣。”

徐楠其实蛮反感海伦娜这种吃定自己的语气的。

但仔细一琢磨,实在是没办法,颇有一种“我本来想拒绝的,但对方给的钱实在是太多了”的英雄气短。

于是他干脆地一点头:

“可以。”

“石头先给我。”

海伦娜似乎根本不担心徐楠会反悔,直接把那块能量石,丢给了徐楠。

徐楠紧紧握住那块能量石,还没等他细细观察这块能量石,耳旁便传来了海伦娜的声音:

“你知道【无耻者无畏】么?”

啥?

徐楠一抬头,有点怀疑自己的耳朵出错了。

“神之炼金术最基本的要求就是……”

“无耻。”

海伦娜的脸上泛起潮红,仿佛在述说什么异常神圣的事情。

小太阳神高大的身躯就这么守护在她身旁,和海伦娜相对娇小的身躯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

事情要从很多年前说起。

海伦娜本来是一个很普通的炼金师,她的天分很有限,虽然父母都是斯蒂芬桑的巫师,但到了他们这一代,阿凯是被巫术诅咒的猎魔者,海伦娜也仅仅拥有一点点可怜的炼金术天赋。

凭借着父母的遗泽,兄妹俩还能维持在斯蒂芬桑的生活。

海伦娜一开始加入的只是一个经营不善的炼金工坊,那个时候,她过着最普通的生活,每日就是制作一些简单的药剂,然后凭借不错的人际关系维持生计。

一直到她遇到了那个足以改变她一生的男人。

那是她的导师,维格尼厄。

维格尼厄认为海伦娜拥有超凡脱俗的炼金术天赋,只不过她的炼金术天赋在现有的炼金术框架下无法发挥而已,他诚挚地邀请海伦娜加入【欺瞒学会】。

海伦娜知道兄长阿凯是一个非常固执守旧的人,如果自己加入欺瞒学会的事情被他知道了,一定会阻止的;于是她没有辞去炼金工坊的工作,而是暗地里加入了欺瞒学会。

在那里,在维格尼厄的指导下,她首次接触了【不稳定炼金术】,也就是基于欺瞒学会准则下的种种神奇的炼金术。

如同维格尼厄所说,她确实拥有不俗的天分,但不稳定炼金术的弊端也很明显,他们无法长期、可持续地制作可靠的炼金物品。

有时候能大成功,有时候却是大失败——这种变数是主流炼金界不认可的。

随机和变量被视为应该被消除和控制的要素,这种主流偏见极大地扼杀着不稳定炼金术的萌芽。

尽管如此,维格尼厄和海伦娜仍然沉浸在了不稳定炼金术的美妙世界中。

而在这个过程中,他们相爱了。

为了追逐爱情,海伦娜毅然决然地告诉了阿凯,自己爱上了自己的导师。

这让古板的阿凯非常不解,在得知海伦娜为了追随维格尼厄修行不稳定炼金术之后已经悄然辞去了“正经工作”,阿凯更是勃然大怒,他扬言要和海伦娜断绝兄妹关系。

除非她离开维格尼厄这种“可耻之人”。

但海伦娜没有这么做,在爱情事业与亲情面前,她选择了前者。

兄妹俩好多年就再也没有见过面。

但这些都不是海伦娜在意的。

她在意的,唯有追逐超脱于现有框架之上的炼金术法则。

那是最最令人着迷的地方了。

她的导师也是欺瞒学会不世出的天才,维格尼厄研究不稳定炼金术已经很久很久了,相对于先人,他取得了不俗的成绩。

但这个成绩距离真正的突破,还有很遥远的距离。

很快的,另外一个现实问题摆在了他们眼前。

那就是钱。

炼金术,是非常烧钱的。

根据海伦娜的描述,维格尼厄巅峰时期的一场小实验,都足以消耗掉他们半年的积蓄。

偏偏欺瞒学会的炼金师本来就受人歧视,他们大多都过的穷困潦倒,能在资金方面给予他们帮助的人也不多。

斯蒂芬桑拥有很多投资年轻炼金师的资本机构,但他们对不稳定炼金术不感兴趣。

夫妻俩的生活过的异常艰难。

他们一度到了没米下锅的阶段,那个时候,维格尼厄想过放弃。

但最终还是海伦娜鼓励着他努力前进。

那个时候,维格尼厄手头上一个非常重要的课题正在攻关,按照他本人的说法,一旦这个课题被破解,那么不稳定炼金术的体系框架有可能在某种程度上完成统一!

这可能是跨时代的一步!

但他们走的是如此的艰难。

实验室一度因为缺乏照明而停工。

好在没多久,沮丧的维格尼厄就看到了笑容满面的妻子,她带来了一个好消息:一家小型风险投资机构愿意为他们的课题买单。

前期款项很快就到账了。

维格尼厄痛哭流泪,他终于又能进行自己日思夜想的重要实验了。他没有多问海伦娜是怎么做到这一点的,而是兴高采烈地投入到了工作当中。

哪怕周边的环境里,偶尔有一些不和谐的风言风语,他也不在意。

或许,他并不是没有察觉,只是比起其他东西,他更在意的是那个可能对整个炼金界都意义重大的突破。

维格尼厄的实验仍然在进行,实验室每天都灯火通明。

海伦娜每天白天都会作为助手来辅助他的工作。

而到了晚上,她则是推脱说工作累了要回家休息。

只是到了第二天白天,她看上去更累了。

身上偶尔还会才出现被鞭打的痕迹。

维格尼厄看到了,只是默不作声,更加拼命了。

那段时间,用海伦娜来说,是“最激动、最令人厌恶却又最无法忘怀的时光”。

……

“或许你会觉得我很恶心。”

“我和我的丈夫都是如此。”

“但这就是事实,哪怕在接客的时候,我的脑子里,想的也是白天的实验里出现了哪些的不足。”

“我们是在为了炼金术的新世界而努力奋斗,而牺牲,这些没有什么大不了的。”

“一天天过去,终于,我们等到了实验收官的那一天。”

“那个时候,我真的觉得,苦日子就要到头了。”

“但那个时候我没有注意到我的身体出现了异常。”

“我好像怀孕了。”

“孩子不知道是谁的,我总不能去几百号人里去找孩子的父亲。”

“但最令人恐惧的是,我明明已经做好了万全的措施了……你要知道,像我们这种炼金师,想要怀孕也不是那么轻易的事情。”

“我本能地觉得有问题,但很快地被实验的事情分散了注意力。”

“到了收官实验的那一天。”

“事情发生了……”

……

注1:无畏者,第一卷第一百七十四章,罗芒曾经提到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