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无耻术士 > 第二百零六章 我是不是摊上了什么大事儿
“很抱歉深夜来访,但我确实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告诉您。”

大厅角落里,仅仅亮着一支昏暗的蜡烛,托马斯似乎有些不适应地拉了拉帽檐,压低了声音:

“我得到了一个临时的线报,后脑勺偷袭者可能会在今晚对一名负责前往第二环岛采购的罗恩术士下手!”

“这是我们抓住他的大好机会。”

他的语气中带着一丝兴奋,若不是徐楠能通过超灵视界看到他的真实情绪,搞不好还真被他略有提升的演技给骗过去了。

“是吗?那你还愣着干嘛?”

徐楠笑眯眯地反问。

托马斯愣了一下,他迟疑道:“您的意思是?”

徐楠佯装迷惑道:“捉拿犯人不应该是你们执法队的职责么?”

“我只不过是个旅者,虽然很有兴趣,但不好直接插手吧?”

托马斯沉默了一会儿,释然道:

“原来您在顾忌这方面的问题。”

“其实也不是没有变通的办法,如你所知,我现在是一个人办事,缺一个搭档,刚巧最近执法队人手短缺,我可以临时为您申请一个【协同者】的凭证,这样,您插手此事也说得过去了。”

“老实说,我虽然得到了这个线报,但总觉得消息来得太容易了些,我不是很信得过那个线人;当然,我不是害怕,只是希望能把事情办得更漂亮些……”

徐楠恍然大悟:“那你的意思是,希望我做你的助手?”

托马斯点点头:

“如果您愿意的话。”

徐楠拍拍胸脯:“当然可以!”

只是没等托马斯的表情转为标准的笑容,他快速补充了一句:

“那你准备花多少钱?”

“友情提醒一句,我的身价可不便宜的。”

托马斯一脸迷惑,不是你自己说对这件案子很感兴趣的么?现在让你有机会插手了,居然还要收老子的钱?

他有些纳闷,不过还是很快笑道:“帮忙当然不是无偿的。”

“每一个【协同者】,执法队都会按照标准条款进行事后的补贴……”

徐楠眨了眨眼睛:“我向来不相信事后的报酬。”

托马斯的脸色有些僵硬起来。

不过转念一想,罗恩术士的贪财一直是他们臭名昭著的重要原因之一;徐楠这个举动虽然和之前的贿赂形成了对比,不过也不是完全说不通的。

贿赂……是了!

看着徐楠似笑非笑的表情,托马斯恍然大悟,心里暗骂抠门,手头上倒是动作很快,假装有些肉痛地取出之前那个金属盒子:

“嗯……既然您不愿意相信时候的补贴,那么,这份土特产,就作为抵押先放在您手里吧。”

他的语气听上去多少有些不情不愿的。

但情绪一如既往地平稳。

“果然还是在演戏啊。”徐楠心满意足地从托马斯手里收回了自己那一份精金,立马变得配合无比:

“走!抓捕犯人是十万火急的事情,托马斯先生,我们还是不要拖拖拉拉的了!”

托马斯一脸郁闷。

不过他还是问了一句:“之前那位女士呢?一直和您在一起的那一位?”

徐楠挥挥手:“她去别的地方玩了,没事儿,不用管她。”

既然决定用自己作为鱼饵,引诱托马斯上钩,徐楠自然不会让谢雨桐跟着以身犯险;下午的时候,他就利用失乐园的通讯频道,把她叫了出来,然后送到了罗杰的元素高塔里,让罗杰给她安排了一份兼职。

接下来的几天,身处元素高塔里的谢雨桐应该是没有危险的。

托马斯若有所思地点点头,也没敢多问,就带着徐楠离开了莴苣旅店。

噗。

两人离开之后的旅店里,一阵风悠然吹过,吹灭了最后一支蜡烛。

……

第二环岛,西部繁华街区的一角。

一条位于象牙酒馆对面的小巷子里,两个隐匿于黑暗中的人影正在静静等待。

自然是徐楠和托马斯。

一路上,托马斯给了徐楠一份嫌疑人名单,名单上主要有三个人。这三个人都有可能参与过后脑勺偷袭者的模仿作案。

按照托马斯的说法,抓住模仿者之后,再顺藤摸瓜找到真凶就会容易的多。

他本来想顺着这份名单进行深入调查的,只不过临时收到了一则线人的情报,被告知有人要在今夜动手。

其目标,赫然是一名今天刚到第二环岛的罗恩术士,目前这名术士正在象牙酒馆里和别人交谈。托马斯事先做好了勘探,这附近其实都挺敞亮的,只有这条小巷子可能是比较适合下手的地方。

前提是那名术士会走这条小巷子。如果凶手能提前预知到这一点的话,那就有很多值得推敲的地方了。

“反正只是等待一会儿,如果这条线报是假的,我会立刻去调查名单上的那三个人。”

这是托马斯的原话。

徐楠表面上欣然应允,内心已经开始疯狂吐槽了。

只是为了配合托马斯,他不得不演戏而已,说来也是微妙,两人都是在演戏,只是不知道究竟是谁能算计到谁。

徐楠虽然自信,但也找了个机会,用快信小鬼联络了阿凯。

阿凯给的回复很简短:见机行事。

这让徐楠很满意,他最怕的就是自己查到了什么,结果因为这里是斯蒂芬桑,被阿凯用各种名义给糊弄掉;现在阿凯都这么说了,显然是给予了自己最大的处理权限。

他静静地隐藏在巷子里,默默地观察着托马斯。

平心而论,他的扮演技巧无可挑剔,一路上,徐楠偶尔找了几个试探性的话题,都被他完美无缺地以应对过去。有那么一瞬间,徐楠都怀疑是不是自己推理错了。

就在这个时候,托马斯忽然压低了声音提醒道:

“来了。”

果不其然,酒馆里忽然走出来一个中等身材的男人,他戴着绿色的兜帽,穿着绿色的外衣,连腰带都特么是草绿色的——这着装风格显然和斯蒂芬桑的众人格格不入。

很显然是来自失乐园的罗恩术士。

“他会走这条箱子么?”

徐楠有点好奇。

同时,他在观察四周围,这条巷子是象牙酒馆通往隔壁那条街的捷径,偶尔有几个醉汉经过,大部分人似乎都嫌弃这里,很少有人经过。

不远处,还有一个醉醺醺的醉汉躺在角落里在呓语。

“如果真的有人要对他动手,那个人会是谁?”

徐楠观察了很久,也没有确定嫌疑犯的位置。

好在他和托马斯保持了不错的位置,两个人也能相互照应。至于托马斯本人就是后脑勺偷袭者这种可能性徐楠也不是没考虑过,但实在有些太天马行空了,最终被徐楠排除掉了。

那名术士在酒馆门口站了一会儿,似乎在等什么人,不久之后,的确有一个矮个子的男人和他进行了短暂的交谈;矮个子男人离开之后,那名术士便加快了脚步,他看了看两旁,确定无人关注他之后,便直接大步流星地走进了这条巷子!

徐楠默默地关注着他以及周边的情况。

托马斯更是严阵以待,至少看上去是这样的。

那名术士的脚步很快,因为在阴暗中,徐楠看不清他的容颜,但是到了这个时候,他忽然觉得这人有点眼熟了。

只是还没等他辨认出对方的身份,黑暗的巷子里,终于出现了一丝异常的气息波动。

是那名流浪汉!

他只是假装醉醺醺的,但那只是他的伪装——因为将注意力放在了其他人身上,徐楠竟然下意识地将这名流浪汉给忽略了。

他甚至没用超灵视界去看流浪汉一眼。

“这个人的问题很大!他身上一定恒定了【潜意识隐身术】之类的法术!”

那一瞬间,徐楠恍然大悟。

但很快他就想到了另外一个问题,能使用潜意识隐身术的家伙,肯定是炼金师中的大佬,为什么这种人会来偷袭罗恩术士?

说时迟那时快。

徐楠的思绪还没反应过来,那流浪汉手里的锋芒已经一闪而过,那是一根巨大的狼牙棒!

“我去!这么生猛的吗?”

徐楠惊了。

不过他并不慌,因为托马斯已经动手了。这位执法队的成员展现出了极高的素质,一个蓄势已久的【武器粉碎术】后发先至,直接让那根狼牙棒化为了齑粉。

那名术士也反应过来,迅速转身,只是他回头只看到了一堆飞起的粉末,和一个被法术囚禁的流浪汉!

【超然禁锢】!

这是斯蒂芬桑执法队引以为傲的自创法术之一!

每当这幽蓝色的光辉亮起,所有斯蒂芬桑的居民都要为之让步——在斯蒂芬桑,执法队的权限大的惊人。

托马斯手持法杖,表情微微有些得意,嘴角上扬:

“我抓住你了。”

流浪汉有些吃惊地看着托马斯,他整个人被强大的奥术冲击波击垮在地上,失去了反抗能力。

而超然禁锢这个特殊的法术,是执法队的成员们专门针对巫师而开发的,在禁锢之中,除非魔力超出施法者很多,否则根本无法反抗。

当初因为这个法术,斯蒂芬桑内部也爆发了很多争论,认为这个法术会被执法队滥用,出现暴力执法的情况,事实上这种略显悲观的担忧被认为是正确的,比如阿凯就经常这么干。

但不知道为什么,斯蒂芬桑高层仍然没有禁止这种法术,只是加强了对执法队成员的监督,成立了所谓的督查所。

不管怎么样,这个法术保证了执法队成员在一对一的情况下,几乎是同阶巫师中无敌的存在!

“他居然真的会超然禁锢。”

“难道真的是我错了?”

托马斯的表现令徐楠有些意外了。如果是冒名顶替,其余方面扮演的再相似,但这种禁术级别的法术可不是轻易能掌握的!

“那收受贿赂的事情又怎么回事?”

事到如今,徐楠也有些迷糊了。

……

小巷子里,那名术士似乎对突然发生的事情有些惊讶。

托马斯依然保持着施法的姿态,防止那名醉汉有什么异动,他看着那名术士,笑容和煦:“执法队办事,这家伙想要袭击你,但你的运气很不错,我们提前得到了消息。”

“接下来,只需要跟我们回所里走个流程就好。”

他看着徐楠隐匿的地方,这会儿就需要徐楠出手了。

执法队都是二人一组不是没有理由的,在这种时候,托马斯必须要全神贯注地对嫌疑犯施加控制。

接洽潜在受害者的人,只能是徐楠,刚好他也是罗恩术士,处理起来更加简单一些。

徐楠缓缓现身,只是还没等他开口,对方已经抢先惊喜道:

“徐楠先生?”

“嗯?”徐楠定睛一看,这会儿离得近了,他才看清对方的面孔,居然还真是个熟人。

格林.塞巴隆。

“怎么是你?”徐楠意外极了。

上一次见到格林,还是在野火城的双月广场;星灵瑞尔事件之后,因为上位魔鬼塞巴隆而深受牵连的格林心灰意冷地离开了北地,去了何方徐楠也不清楚,他仅仅从九九九三人组的其他两位成员那里打听到了一些碎片消息。

如果是之前的格林,还仅仅是一个没什么天赋、饱受特质困扰的小术士的话,那么现在的他,仅仅隔了两个月左右的时间,就变得充满了魅力。

哪怕在黑暗中,哪怕是徐楠,都能感觉到那股发自骨子的吸引力,很显然,格林变了很多。

徐楠还闻到了浓重的香水味,这些香水味不止一种,明显属于不同的女人。

“他的实力起码是接近三阶了,几乎要追上我了。”

“好快,好强……”

“看来人总是会变的,激发了特质的潜力之后,真的有这么强吗?”

徐楠再一次深深地柠檬了。

“看来二位是朋友。”

托马斯看上去心情很不错,甚至忍不住笑着吹起了口哨:

“有什么事情,先回去再谈吧。”

徐楠点点头。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一道风驰电掣的紫光穿过小巷子,猛地停留在了四人面前。

“这个人,我要了。”

那人指着地上被超然禁锢的流浪汉,冷冰冰地说道。

“副队长?”托马斯的脸色有些难看:“这不合规矩。”

阿凯戴着一副厚厚的紫色皮手套,瞥了一眼托马斯:

“哦,是么?”

下一秒,他一记电光火石的重拳,直接砸在了托马斯的侧脸上,将他整个人都打进了小巷子侧面的墙体上!

轰隆隆。

托马斯瞬间不省人事,鲜血狂流,墙上的土石也滚滚落下。

“现在就合规矩了。”

他一把抓起了面色惊恐的“流浪汉”,如此说道。

……

阿凯的强势降临完全打破了徐楠的计划,他本来想顺着托马斯这根藤,摸到隐藏在他后面的瓜。但阿凯这厮突然冒出来,一口气把他连藤带瓜都切爆了!

这让徐楠有些不爽,甚至让他怀疑自己是不是找错了人。

“你有五分钟的时间叙旧。”

阿凯对徐楠说道。

然后他抓着那名流浪汉,就往巷子的另外一边走过去,似乎开始了临时的审讯。

徐楠瞅了一眼地上的托马斯,这家伙惨的不行,已经被阿凯揍得不成人样了。

“对了,那家伙最好你不要碰,让我的搭档来。”

“她是个心灵术士,最适合处理这种场合;还有,你别试着和她搭讪,她是个聋哑人。”

伴随着阿凯回头的叮嘱,一个穿着朴素的淡紫色法袍的女人悄然出现在墙边。

“刚刚那道紫色的光芒不是阿凯的?”

“这个女人是心灵术士?”

徐楠有些好奇地看着这个相对罕见的职业。

那女人很温柔地冲他一笑,然后蹲了下来,查看托马斯的情况。

“我是不是摊上了什么大事儿?”

似乎是被眼前的阵仗吓到了,格林一脸懵逼地看着徐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