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无耻术士 > 第二百章 你也被捕了
徐楠陡然拉紧了神经!

他加快脚步跟过去。

那一声惨叫仿佛发令枪似的,开启了惨叫声的浪潮,紧接着,就是此起彼伏的尖锐声音从前方传来,疯狂地刺激着徐楠的耳膜。

那一瞬间,他只觉得头皮发麻。

他当然不会觉得这声音的来源是其他生物,只能是那些流浪猫!

之所以头皮发麻,还是因为声音太尖锐太密集了。

徐楠硬着头皮走过去,他想知道这些流浪猫究竟在遭受着怎样的折磨,竟然能发出这样的痛苦的声音!

“肯定是不可告人的秘密实验!”

“幸亏是在斯蒂芬桑,换成地球微博上,可不得被爱猫人士们爆破……”

徐楠心里暗暗嘀咕。

穿越丛林前方的空地,凭借着黑暗视觉的敏锐捕捉,徐楠找到了惨叫声的来源。

那确实是一只流浪猫,但见它和另外一只流浪猫扭打在一起,几经挣扎,最终放弃,被骑在了下面,时不时发出凄厉的惨叫声!

徐楠看了不禁一呆。

这……不是什么秘密实验?

这两只流浪猫,好像在交呸?(防和谐)

徐楠下意识地往其他地方看过去。

这一看,他的头皮麻的更加厉害了!

在这荒凉僻静的公园的林地里,藏着不知道多少只流浪猫!

此时此刻,它们正在忘我地嬉戏追逐着与其说嬉戏,不如说是残忍的角逐,他们相互扭打在一起,不断有公猫获得了上风,将母猫压在下方,然后行使自己的权力。

母猫们虽然很痛苦,但却没有逃离此地的意思。

徐楠看着它们难受的样子,顿时就懂了。

“特么的居然是发情了。”

“用得着这么神神秘秘的吗?把所有流浪猫接到一个地方繁殖……”

徐楠都无语了。

难怪那天罗杰的脸色很奇怪,原来是因为这个。

所以,那些消失的流浪猫都是被送过来啪啪啪了咯?

仔细说起来,哪怕辉煌如斯蒂芬桑,似乎也没有【大绝育术】这种防止宠物发情的办法。难道这些流浪猫其实都是家猫,只不过是定期被召唤到了码头上?

徐楠想到了很多,他觉得自己可能已经猜到了真相。

斯蒂芬桑的流浪猫。

第一个任务,差不多该画上完美的句号了吧?

小谢同学还真是躺赢呢。

徐楠这么想着的时候,却有些意外地发现,任务栏里并没有显示已完成。

他知道,失乐园系统会按照徐楠和谢雨桐接触到的信息,自行判断任务的完成情况,这种情况是什么意思?

正当徐楠浮想翩翩的时候,可能是因为放松了警惕,他走的有些随意了,不小心踩到了一根枝桠。

啪的一声!

发出了一个清脆响亮的声音。

按理来说,徐楠弄出来的动静,和流浪猫们的繁殖大会比起来应该是轻微的不能再轻微了。

可是诡异的事情发生了。

那一瞬间,几乎是所有的流浪猫都停止了自己的动作,忽然转过头来,盯着徐楠!

上千双绿油油的眼睛,在黑暗中仿佛获得了诡异光环的加持,就这么看着徐楠。

时间仿佛静止了。

徐楠的呼吸变得急促。

本能告诉他,情况不对劲!

这些流浪猫,可能没有那么简单,它们的眼神,非常可怕!

“跑!”

徐楠的脑子里轰的一声炸响,二话不说,拔腿就跑!

他的速度非常快,是一转眼跑出去了老远。

令徐楠有些疑惑的是,身后并没有传来任何声音。

“它们好像没追上来,是我疑神疑鬼了吗?”

徐楠下意识地想要回头看一眼。

砰!

结果下一秒,他就仿佛撞上了一堵墙!

巨大的阻力令徐楠痛苦不已,他一个踉跄,狼狈地摔倒在了地上。

“滚开!”那是一个浑身隐匿在黑暗中的男人!

他粗暴地对倒在地上的徐楠吼了一句,然后便不管不顾地冲向了丛林的深处。

只是并不是流浪猫聚集的方向。

徐楠愣了一下,他注意到了那个男人衣服下摆露出来的那个标记。

“是执法队的人?”

“他也在调查流浪猫?不太可能吧,而且方向也不太对。”

“他好像在抓捕什么人……”

徐楠自认倒霉地从地上爬起来。

流浪猫们没追过来,他倒是没必要继续跑了;至于刚刚那个男人,应该就是纯粹的意外。

看来今天晚上的运气不太好的样子。

徐楠自嘲一笑,准备先回旅店,再好好思索。

实在不行,他准备使用金钱战术,回到失乐园找军情七处购买情报解决问题只是他不知道这样的解谜手段,是否合规,会不会对任务的完成判定产生影响。

万一被判定为作弊,谢雨桐就惨了,这姑娘现在已经承受不起任务的再次失利了。

返回飞船的路上,徐楠怎么想都觉得不对。

表面上来看,这些流浪猫确实没什么问题,只是在履行着自己的本能而已;只是它们的眼神实在太诡异了,哪怕现在徐楠回想起来,他都会觉得不寒而栗。

“或许要从其他方面寻找突破口了。”

到了这个时候,徐楠再次分外怀念起葛雷来!

换成是他,恐怕三天之内就出结果了吧?

自己果然也没什么解谜和调查的天分。

……

飞艇上。

徐楠回来这么快显然超出了谢雨桐的预料,只是当徐楠讲述完丛林里发生的事情之后,谢雨桐也有些懵逼了。

她盯着任务栏看了一会儿,摇头道:“任务没有反应。”

“难道是要我们两个都要去现场看看?”

徐楠想想,确实也有这种可能。

毕竟他只是任务的共享者,而非触发者,没有完成任务,大概确实有谢雨桐不在场的可能性在里面。

“那我们过去看看吧。”

徐楠仔细想想,流浪猫们的眼神可能是自己的疑神疑鬼。

整个公园里除了那个意外撞见的执法者以外,应该也没有其他危险。

只是还没等他们离开飞艇,一阵粗暴的敲门声将他们惊醒。

有人在很用力地敲他们的船舱舱门。

那使劲儿程度,与其说是敲,不如说是砸。

他手不疼吗?

徐楠怀着这样的疑惑,缓缓地打开了驾驶舱的防风玻璃。

一个穿着黑色风衣的男人站在外面,他戴着厚厚的手套,瞥了徐楠一眼:

“执法队,你被捕了。”

徐楠眉头一皱:

“罪名呢?”

男人冷漠地说:“妨碍公务。”

谢雨桐听了有些惊讶,凑出来一个小脑袋:

“学长你被逮捕了?”

那男人似乎没有料到飞船里还有一个人,有些意外地看着谢雨桐,谢雨桐也好奇地看着他。

两人相互注视了足足五秒钟,男人才迟疑道:

“你也被捕了。”

谢雨桐瞪大了眼睛:“凭什么?”

男人思考了很久,才艰难地说:

“无证驾驶。”

谢雨桐愣在了那里,好半天,她才对着徐楠小声嘀咕道:

“这个人好厉害,他怎么知道我没有驾照,而且刚刚,学长你走掉之后,我确实小小地开了一段……”

她虽然是很小声,但是这里是荒郊野外,就这么三个人,其实压根小声不到哪里去。

执法队的男人似乎没想到自己随口编造的一个罪名居然是真的,看上去也有些吃惊。

不过他铁了心要带走徐楠和谢雨桐的意志是没变的。

徐楠这会儿自然认出来了这家伙就是自己刚刚撞到的那个人。

他可能在追捕逃犯?被自己意外撞到,所以拿自己出气?

“跟我回一趟执法所吧。”

他用力地敲了敲舱门。

徐楠点点头:“可以。”

“不过我要先申请一下外交庇护。”

男人愣了一下,眼神变得阴冷起来:

“你是什么人?”

徐楠想了想:

“无名小卒。”

“硬要说的话,头衔大概是日常议会的议员,心理健康管理部门的部长。”

“对了,之前和斯蒂芬桑签订的那份白皮书,也是我签的。”

男人眉头紧皱,他的眼睛死死锁定了徐楠的双目,似乎想要从中看到一些破绽。

但令他失望的是,徐楠的表现无懈可击。

他稍稍有些踌躇起来,毕竟从职能上来说,执法队虽然拥有对内的执法权,但涉及到罗恩术士事情就会变得麻烦许多。

这段时间,执法队里的人可没少和罗恩术士发起冲突,但总是吃亏的多,占到便宜的少。这让执法队内部对罗恩术士的态度产生了微妙的变化:强硬派更加刁钻地针对失乐园的来客,而温和派则是认为没必要和这群毫无教养的低素质术士们计较。

他本人属于中立派,虽然不喜欢罗恩术士,但也很清楚地知道,这些术士因为没有下限的缘故,往往很难对付。而且根据他这些日子听来的经历,他们似乎非常擅长秋后算账。

眼前这个家伙如果真的是罗恩术士中的高位者的话,那么事情就变得棘手起来。

虽然他不怕罗恩术士,但他怕麻烦。

尤其在这个多事之秋,每一个执法队的成员神经都绷得紧紧的,容不得一丝失误。

当下,他的语气变得温和了许多:

“您的要求会得到满足的。”

“放心吧,我们只是需要您配合一下进行例行的检查和问话。”

徐楠挺满意他的态度变化,好奇地问了一句:

“没问题,对了,刚刚你是在追击什么人吗?”

男人客气地说:

“的确如此,但是很遗憾让他逃脱了。”

“不然的话我估计能拿到一大笔奖金。”

“因为他很有可能就是嚣张了大半个月的【后脑勺偷袭者】!”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