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无耻术士 > 第一百九十六章 这和养金鱼有什么区别?
“你在养金鱼呢?”

维娜忍不住喷了:

“你自己说这和养金鱼有什么区别?”

“你要能说出来一点,今天的咨询费我不收了!”

徐楠思索片刻:

“区别还是有的。”

“如果是养金鱼的话,我会定期换水。这个没有。”

维娜:“……”

她忍不住翻了个白眼,徐楠有些不好意思地笑了笑。

在他心里,已经把约翰那个家伙骂了一万遍。这家伙怎么说也是未知生物实验室的高级研究人员,对命运胚胎没几把刷子就敢瞎指点!

“咨询费还是要收的。”

维娜食言起来面不改色心不跳:“但你这种培育方式显然是不正确的。”

“每一个命运胚胎都有自己独特的属性,或许她的属性是水,但单纯的浸泡在水里,是最可笑的办法。”

“唔?等等。这是谁告诉你的办法?你们罗恩术士虽然不喜欢动脑子,但很会从别人身上扒好处,应该不至于自己干出这么没脑子的事情。”

她看上去有点好奇。

徐楠咳嗽一声,也不能把约翰直接卖了,只能言简意赅地说:

“一个朋友。”

“那么,您有什么建议吗?”

维娜摊了摊手:“没有样品,我无法给出最精确的策略。”

“不过我猜那个命运胚胎的领域应该是水吧?否则你也不会把泡在鱼缸里了。”

“其实将命运胚胎放置于其原生领域中,等待其复苏确实是一种思路,但这个过程太慢太慢了,更何况,就算是要复活一位最低级的水领域的神明,起码也要一个湖泊呀!水缸怎么够。”

听到这里,徐楠猛地想起,当初约翰好像确实提到了“开阔的水域”。

好像是自己领悟错了?

办公室里的那个鱼缸,难道不够开阔嘛?

他有点汗颜。

好在维娜在自说自话,没有注意到徐楠双颊一飞而过的红。

“命运胚胎本身只是一种生命形态,只是出于种种原因,将自我封闭了起来,不与外界交互;所以严格意义上来说,复活这个词都是错误的形容,更精确的应该是唤醒、复苏和培育。”

“若掌握着水的权柄,开阔的水域是必不可少的培育条件,但唤醒和复苏同样不可或缺。”

“唤醒需要刺激,复苏需要引导。”

维娜严肃地说:“这两方面没有更详细的策略了,需要你自己去摸索,毕竟我也没有样品,能给的建议只有这些。”

徐楠挠挠脑袋,有点难办。

他倒不是信不过维娜,只是确实没把艾琳的鳞片带到斯蒂芬桑过来。

在他心目中,失乐园才是最安全的地方。

“能不能就唤醒和复苏这两个方面,说的更详细些?”他忍不住问道。

维娜皱了皱眉头,不过她还是一边思考一边说:

“唔,这方面我也只能提供理论指导,毕竟老师当初的实验我并没有参与。”

“唤醒的话,一定是要足够强度的刺激,否则无法完成唤醒这个目标;但又不能太过强烈,否则会破坏胚胎的内在形态。我记得老师当时提出的几个思路,里面大概包括了:外力猛击、高温孵化、电流刺激、还有奥术灌注……”

“这些手段其实都是模仿大自然创造生命的过程。具体强度,则需要你自己拿捏了。一般来说,施加刺激成功的一段时间后,命运胚胎会出现明显的应激反应那是对自身存在的认可,同时也是对你的唤醒的回应。”

维娜歪着脑袋,竖起第二根手指:

“第二步的话就是复苏了。复苏的手段就柔和了许多,因为这个时候命运胚胎已经有了自己的意识,我们需要做的就是配合重塑生命形态。老师认为复苏不需要太多人为的干涉,只要弄点合适的音乐、辅以优秀的复苏环境即可。不过我之前也见过他对着命运胚胎朗诵诗歌或者名人名言什么的,大概是类似胎教吧……”

说到后面,她也一副不确定的样子。

这也正常,术业有专攻,哪怕维娜是生命学派的首席,没有亲手配合过她老师的实验,自然也不敢轻易下定论。

徐楠点了点头,将维娜的这些话铭记在心。

他决定回去试试维娜的建议,如果不行,再考虑将命运胚胎带到斯蒂芬桑。

他又一次尝试向维娜索要她老师的实验日志,结果又一次遭到拒绝。

无奈之下,他只好问了一些其他的问题,然后选择结束了这一次的咨询。

咨询费用很高,比早上给小谢的那笔钱还多十倍!

但徐楠却没有心疼这一笔钱,顺便还预约了下一次咨询时间,初步定在一个月后。

收了钱之后,维娜对徐楠的态度也好了很多,她送徐楠离开的时候,忽然拍了拍徐楠的肩膀:

“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你手里的那份命运胚胎,和星灵瑞尔有关系吧?”

徐楠心头一震,他没有否认,只是看着维娜。

维娜善意地笑了笑:

“野火城事件就发生在我们眼皮子底下,你以为生命学派就不问世事了吗?”

“据我所知,劳恩斯先生很关注那名星灵,但那次事件之后,他好像是悻悻而归。我听说了很多个说法,都和一名英俊帅气的术士有关系。”

徐楠摸了摸鼻子:“失乐园有很多英俊帅气的术士。”

“但跑过来咨询命运胚胎的只有一位。”维娜随手打开一扇任意门:“我大概知道你的身份了,下次咨询,我考虑给你打八折。”

徐楠还没反应过来,就被维娜笑嘻嘻地推了出去。

……

一阵天旋地转,徐楠有点头重脚轻。

怎么有一种逛完窑子的感觉?

他心里默默吐槽了一句。

顺着霸王花旁的路标,徐楠快速地离开了生命学派的领地,在城里稍稍闲逛了一会儿,抵达了位于商业区东南部的莴苣旅店。

一进旅店大门,绕过玄关,他就看到了正在翘首以盼的谢雨桐。

“学长学长!房间开好了!”

她扑腾着跳了过来,旋即似乎觉得这话有些歧义,红了一下脸蛋才说道:

“我刚刚又吃了一大块面包,不过是老板娘请客的。”

徐楠回头看了一眼,旅店老板是一个胖乎乎的中年妇女,总是笑眯眯的,看上去很好相处;她笑着迎接徐楠的目光,然后让伙计送了两杯橙汁过来。

“这是、这是……姐姐请你们的。”

那伙计看着眉清目秀,就是不知道为什么说话吞吞吐吐,似乎有语言障碍。

他把橙汁送到,就一溜烟跑开了。

徐楠看着那伙计离开的背影,露出思索的神色。

莴苣旅店是他之前来斯蒂芬桑公费旅游的时候,发现的一个很有特色的旅店。选择这里入住是有很多理由的。

首先是位置很隐秘,虽说是在商业区,但其实距离码头区不远,位于交界之地,结果免去了两边的热闹,显得特别僻静。

其次是老板娘的手艺惊人,单单是烤玉米和烤莴苣叶两样,都能被她操作出花儿来,味道那是一等一的棒。

最后就是价格非常实惠了。

徐楠这次来斯蒂芬桑,虽说极光之潮最多持续三天,但如果要调查那三个任务的话,就要花不少时间了。他是现在财大气粗了没错,但开销这种东西,自然是能省一点是一点。

莴苣旅店的老板娘是个寡妇,名叫米兰达,虽然只是个凡人,但是在附近人缘很好。店里原先的那三个伙计也很能干,据说都是米兰达收养的孤儿。

只是刚刚那个伙计,徐楠之前没见到过,喊米兰达姐姐,难道是远房表弟之类的关系?

这还挺少见的,毕竟斯蒂芬桑不是那种随便什么人都可以进来的地方。

不过徐楠也没闲心去管别人的家务事,他准备上楼休息一会儿。

谢雨桐则是异常兴奋,在旅店里憋了快一下午的她跃跃欲试地想要出去看看,徐楠知道她其实是想抢先一步去找线索了,便叮嘱她凡事小心,不要走太远,记得回来吃晚饭,然后就让她去了。

谢雨桐欢天喜地地跑出去,徐楠则是和米兰达打了个招呼,上了二楼的客房。

极光庆典将至,莴苣旅店的客人却不多,还是那么小猫三两只,徐楠推开客房的窗户,从这个角度刚好可以看到空港码头上的巨大的白色浮空艇的雕像。

依稀能看到几只流浪猫在上面嬉戏。

“极光庆典是明天晚上开始,还是要先集中注意力应对这个才是。”

“等完成了庆典,提升了魔力,再去追查那三个任务。”

“不过流浪猫这种东西的由来,真的会有什么说法嘛!”

徐楠对失乐园的智能表示怀疑。

就在他怔怔出神之际,忽然间,走廊上传来了一声沉闷的声响,似乎是重物摔倒了。

徐楠快步冲出去,却看到一个人正在二楼楼梯的入口处抽搐着,他的嘴角有白色的泡沫,皮肤表面有颗粒状物体,不由自主地在颤抖!

是那个说话不太利索的伙计。

他刚想跑过去看情况,结果走廊拐角里,老板娘米兰达匆匆忙忙地跑上来,一看到这一幕,急的大喊道:“你们两个快过来!”

“托比又犯病了……快送他去图格医生那儿!”

她快步冲上楼,有意无意地卡在了徐楠前面。

楼下立马传来脚步声,很快的,就有两个伙计搀扶着托比往外面跑出去了。

“抱歉,惊扰到您了。”

米兰达转过身来向徐楠道歉,胖乎乎的手忍不住地在围裙上反复擦拭着:

“小托比从小就有癫痫症,我看他可怜就让他帮忙干活,结果没想到……”

“哎!”

徐楠默默地将目光投向了二楼窗户那儿。

刚刚那两个伙计搀着托比,好像走的方向是后门。

但是现在,他没看到人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