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无耻术士 > 第一百七十八章 女神拘禁计划!
淡蓝色的神火持续燃烧着,温和的火焰并没有伤及秦乐乐自身,反而开始平息跃动不定的神格。

这枚神格本来就已经被奎尔拉斯、弥赛拉相继锤炼完成,到了最佳状态,此时此刻秦乐乐需要做的,仅仅是耐心地融合罢了。

神格里包含的无数法则,她无需完全领悟,只要在融合的过程中不发生大的认知冲突,就能大概率封神成功!

因为,秦乐乐并非是单独封神,她是麦肯的选民,拥有黄金城的少许权限,神性方面自然也是不缺的。

她的封神属于提携式封神,这样封神的后果是日后位格可能不会太高,通常还会受限于麦肯的上限,但好处是相对安全方便。

只要麦肯不出问题,她就有人罩着。

这个时候,秦乐乐也不再慌张了,徐楠的勇气领域给予了她力量。少女本身也拥有远超同龄人的成熟心性,她意识到了,这就是自己一直追求的超级机遇。

虽然是麦肯赐予她的,但她仍然需要自己把握住。

“我会把握住的……”

“这些东西再难,能比高中课本还复杂吗?”

“我可以的。”

她安心地将自己的安危交给了徐楠,然后闭上双眼,默默感受着涌入自己脑海的那些法则。

脑海里,信息流冲击涌入,对她的大脑造成了很大的负荷。

好在二十一世的地球人相对于其他位面的生灵,更加擅长处理超负荷的额外信息,一开始,她还有些是手足无措,到了后来,她便游刃有余了。

毕竟霜巨人神格里的信息,不是所有的都是有用的。

核心法则只有很少的一部分,需要她提炼领悟,最终融为自身的一部分。

很快的,秦乐乐的状态便稳定了下来。

她的身体四周围绕着三片光彩不一的霞光。

生命、寒冬、宝箱。

这三片霞光预示着她未来的神职领域,预示着她能掌握的权柄。

在神火持续燃烧的这些时间内,能掌握的领域越多,对她未来的发展就越有好处。

她意识到了这是分秒必争的时刻,于是罕见地没有偷懒,而是快速地领悟着。

渐渐的,三片霞光都融入了她胸腔里的神格中。

庄严肃穆的气息隐隐传来。

整个霜巨人寝宫都仿佛受到了位面法则的注视!

这是顺利封神的初步预兆!

……

徐楠松了一口气。

虽然不知道麦肯是怎么做到的,但这家伙除了在有些地方不太靠谱之外,手段还真的是很厉害的。秦乐乐已经度过了封神期中最艰难的一部分,之后只要不受到伤害和干扰,应该是水到渠成的事情。

就是不知道她能获得怎样的权柄!

徐楠替秦乐乐感到高兴。

但他知道,这会儿也不是放松的时候。

弥赛拉的神降体被他消耗巨资,用索克斯的手杖逐出了杰洛特的身体;但这并不代表着她就变得人畜无害了。

对方好歹是冰雪女神!

哪怕她已经在主物质界损失了一个圣者之躯,短时间内不太可能派遣过来同等级的威胁,但单单是神降体,也有可能爆发出恐怖的战斗力。

老实说,徐楠还是有点忌惮,幸好还有黄吾的勇气领域,让他至少在领域的对抗上不落下方。

“黄吾好像又进阶了,勇气领域变得更加凝实了。”

徐楠注意到了这一点。

而就在这个时候,目睹了秦乐乐的变化的弥赛拉终于进入了歇斯底里的半疯状态!

“麦肯!我记住你了。”

她的声音越发怨毒,但她现在的力量已经威胁不到勇气领域内的秦乐乐了。

她的目光转移到了杰洛特的身上。

杰洛特现在的状态很糟糕,他仍然处于昏迷不醒的状态,庞大的神力涌入他的体内,还有霜巨人的神性!

这些力量在他身体里兴风作浪,因为失去了神格的掌控,变得无法控制。

“哼,浪费了我的容器。”

弥赛拉低低地咒骂了一句。

在她看来,杰洛特已经是必死的状态。

凡胎肉体,怎么可能支撑的起如此厚重的神性和神力?

她现在唯一的慰藉,就是奎尔拉斯和杰洛特都注定了灭亡,虽然被宝箱之神偷走了神格,但总的来说,她失败的痕迹也算是被抹去了。

在场众人,除了那名罗恩术士的来历有些特殊之外,其余人她心里都有数。

日后,她会一一报复!

这是一名正神的怒火。

哪怕现在的天界,想要沟通人间是变得如此困难,弥赛拉也不会放过他们!

最终,她的目光锁定在了黑猫莫格利的身上。

“我最讨厌叛徒!”

神降体的力量有限,但是报复一个叛徒的能力还是有的。

只是还没等她有所行动,黑猫莫格利忽然一个灵巧的跳跃,跳到了杰洛特的怀里!

“嗯?”

原本昏迷不醒的杰洛特竟然稍稍有了知觉,他睁开了眼睛,然后就看到了黑猫在用爪子挠他的脸蛋。

“好好活下去吧,滥好人杰洛特。”

黑猫依依不舍地趴在他的胸口。

杰洛特勉强直起身子,他的眼里略有些迷茫,也有些痛苦。

刚刚被神降体控制之时发生的一切,他都能清晰地感知到。而在这短短时间里发生了这么多变故,这些消息冲击着杰洛特的心灵;他的身体也痛苦无比。

以至于当他面对黑猫莫格利这句话的时候,竟然不知道该说什么。

他只是下意识地挠挠脑袋,然后又强忍着剧痛,挠了挠黑猫的脑袋。

莫格利露出很舒服的表情。

“好好活下去,杰洛特。”

莫格利轻声说道。

那一瞬间,弥赛拉的神降体似乎是想到了什么,表情大变。

下一秒,在杰洛特惊讶的目光中,莫格利突然开始剧烈地咳嗽,细碎的血块从猫嘴巴里吐出来,最后,是一颗小小的心脏!

那心脏上,还流转着一个奇怪的神术符文。

莫格利用尽最后力气,用猫爪子将那颗小小的心脏塞到了杰洛特胸口的巨大裂缝里。

刚好弥补上了神格流失的空缺。

“这是……”

杰洛特怔怔地捂住了那个窟窿。

一股奇妙的力量涌入他的体内,狂暴的神性和神力仍然在到处破坏,但他的身体居然开始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复苏起来!

“这是女神的不灭印记。”

“活下去……”

莫格利轻轻地说了一句,然后一个踉跄摔倒在地上,再也没有了声响。

一瞬间,他的身体便僵硬如砖块,温度也一点点消弭。

杰洛特张大了嘴巴,想说些什么,却仿佛被人堵住了喉咙似的,什么都说不出口。

末了,只剩下大滴大滴的眼泪落下。

……

霜巨人寝宫里,一时间竟安静了下来。

杰洛特静静地抱着黑猫落泪,这份原本就为他准备的不灭印记保护着他,不断修复着他的伤口。渐渐的,他的身体竟然和霜巨人的神性、神力完成了兼容与协调!

这其实也不奇怪,杰洛特本来就是弥赛拉为兼容霜巨人宝藏准备的容器。

他是最适合继承霜巨人宝藏的,只是现在没有了神格,在不灭印记的辅助下,成为了一个非常另类的存在!

只要他挺过去,他就能成为和暗月之子类似的【地上神灵】!

拥有神性和神力,却唯独缺少神格。

行走于地上的神灵,便是如此。

这个结局多少有些令人伤感,虽然徐楠对黑猫印象不深刻,但也知道这家伙和杰洛特感情极深。

而从黑猫与弥赛拉的对话不难看出,这家伙上辈子和冰雪女神的故事恐怕也是耐人寻味的。

弥赛拉没有出手。

她的状态看上去有些奇怪。

她怔怔地看着黑猫莫格利,半晌,才轻轻地感叹:

“你还是这么让人讨厌。”

“居然将自己的不灭印记送给了我的容器……呵呵,现在的我确实没有办法收回。”

“可你是不是忘记了,你的灵魂是我的!哪怕你死上一万次,都会在我的神国里复活!我会让你尝到背叛者的滋味的。”

她的语气比先前平静了太多,但让人听着却更加毛骨悚然。

莫格利和弥赛拉之间的爱恨情感旁人不了解,但杰洛特听到了这话,顿时一个激灵爬了起来。

他眼巴巴地看着弥赛拉,本能地想要渴求这位自己名义上的“母亲”放过莫格利,但很快的,他意识到了自己这么做是无意义的。

凡人和天神,本来就是两个物种。

弥赛拉嘲笑凡人的坚持,凡人也无法理解神明的冷酷。

“真的,没办法了吗?”

杰洛特有些绝望,他现在脑子很乱,本来他也不是什么特别聪明的人,遇到这种状况,一般都是黑猫莫格利帮忙出主意的。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有人说道:

“办法还是有的。”

杰洛特喜出望外地看着徐楠:“城主大人?”

徐楠松了松筋骨,平静地说:

“只要我们能永久地留下弥赛拉殿下的神降体就好了。”

此言一出,众人皆惊!

尤其是弥赛拉的神降体,更是露出了又惊又怒的表情。

“神降体不是圣者之躯,无法将现在发生的事情用神术流的方式送回天界神国。”

“所以,从理论上来说,只要我们把神降体永久地留在地面上,天界神国的女神本体将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她只能从凡间的结果推断出一些可能来,但无法确定……”

“更何况,现在天界神国的神术池还没有修复,弥赛拉降下神降体已经是废了很大的劲,再回过神来发现神降体被永久拘留在凡间的话,说不定要很久很久。”

“毕竟,据我所知,现在天界和主物质界的时间流速非常不稳定,不是么?”

徐楠将自己的猜测娓娓道来。

众人的第一反应都是这家伙疯了!

居然想要拘禁神灵!

虽然神降体充其量只是冰雪女神的一个意识投影,比圣者之躯这种分身差得远了,但也是一件非常胆大的事情。

不过仔细想想,就这么放神降体回去,冰雪女神也不会放过在场的目击者,还不如大着胆子干一票!

“我快被你逗笑了。”

神降体冷静地说:“你以为凭借你们能拘禁我?”

“看看你们这些自己吧,都是什么废柴?”

“你想用什么力量拘禁我?”

徐楠没有理会她,他的目光缓缓扫过在场众人。

杰洛特坚定地点点头:“只要城主大人您有办法,我一定会竭尽全力!”

暗月之子出乎预料地表态了:“我看这女人也老不爽了!有什么可以帮忙的地方尽管说,只要别让我动脑子都可以的!”

悄然出现的本则是手持一盏古旧的煤油灯,懒洋洋地说:

“女神拘禁计划吗?听起来挺刺激的,不愧是我认同的男人!”

神降体看到那盏煤油灯,脸色有些难看起来。

“奥利安娜的拘魂灯?你是亡者世界的人?”她有些不安了。

本挑了挑眉毛:

“不是。鄙人手头上的神器比较多,只是因为比较喜欢盗墓而已。”

神降体的气息越发的不稳定。

本手里的神器拘魂灯,是亡者世界一任君王的著名神器,对灵体的克制非常明显,这让她第一次产生了威胁的感觉。

但仅仅凭借这些人,她还是不相信能拘谨自己!

他们之中连一个高明的法师都没有,怎么可能做到?

不过想虽然这么想,但脚底下却很老实,她准备开始跑路了!

但就在这个时候,一股澎湃的神力陡然荡漾开来!

咫尺神国!

刚刚近乎忐忑的咫尺神国再度张开,将弥赛拉的神降体牢牢捆住!

奎尔拉斯面容疲倦地坐在地上:

“算我一个。”

弥赛拉的神降体终于慌了。

她现在太弱了,如果真的被拘禁在人间,那么天界的本尊极有可能接收到错误的信息!

她开始爆发独有的神力,试图挣脱奎尔拉斯用生命点燃的咫尺神国。

“你们今天的所作所为,我都记下了。”

“我会……”

她的声音被打断了。

徐楠从容地看着她:“你不会记得的。”

“因为你即将被我封印。”

“你那么喜欢把别人当成容器,那么,挑个容器吧?”

神降体冷冰冰地说:

“一个三阶的罗恩术士就想封印我一个堂堂真神?”

“三阶怎么了?真神又怎么了?”

徐楠的手里,出现了一张古朴的卷轴,上面写着密密麻麻的文字。

下一秒,他摊开卷轴,眼神越发坚定:

“我连修依.葛来马都封印过!”

……

注:修依.葛来马,恐惧之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