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无耻术士 > 第一百五十八章 杰洛特的信仰
欲望使徒的升级方式比较特别,只能通过采集他人身上的要素来提升实力。

这些要素,就相当于经验值。

更多具体的细则,还需要徐楠自己摸索,在这方面,粉红之书了解的也比较少,毕竟它也只是这个职业的进阶载体。

本质上,它更多的还是一本小流氓最爱的法术书。

之前徐楠没有考虑过,欲望使徒和罗恩术士是否会产生什么化学反应在他看来,这些个性分明的外来职业能兼容不起冲突就已经谢天谢地了。

然而当他看到小男孩的一脸羞耻逐渐变得麻木诧异,而源源不断的羞耻要素涌入自己的灵体的时候,他忽然意识到了一件事情

欲望使徒这个职业,和罗恩术士简直是绝配!

【你获得了羞耻要素*20……】

与此同时,可视化插件显示中,罗恩术士升级需要的羞耻事件数目突然淡化,从16这个数字消失了一会儿,最终再次出现的时候,变成了15!

这就意味着,采集其他人的羞耻要素,同样能满足罗恩术士自身需要的羞耻度!

“终于可以不用干羞羞的事情了吗?”

“终于可以从别人身上薅羊毛,而不是我搞我自己了吗!?”

“终于……不用担心自己哪天承受不住这过分的血脉而彻底崩溃了吗?”

徐楠忍不住泪流满面。

之前他还在和罗芒商量,如何突破羞耻的上限,快速升级;罗芒提出的替身童子固然是一种方法,但成本高效率低也是不争的事实。也正因为如此,徐楠才会不断地往其他职业进阶,天启术士、欲望使徒都是他提升实力的另外一种方式。

血脉什么的,只能看缘分了。

话虽然是这么讲的,但没有哪个术士会不渴望彻底开发出自己的强大血脉的!

这种力量,是伴生在自己的身体里的。

徐楠每天每夜都能感觉得到。

罗恩术士的恐怖力量,如果真的能完全引导出来,甚至连浩瀚星河都未必容纳的下。

罗恩,绝对是一个非常恐怖的人;罗恩术士,恐怕不是那么简单的血脉传承,而是一种打着血脉传承为幌子的外来职业。它只是看上去像普通的术士而已,其实徐楠早就从罗芒的种种暗示中了解到,这个职业拥有无法想象的潜力。

正常的术士,是很难传奇的,而罗恩术士,历史上的传奇强者一抓一大把;如果不是受限于血脉特殊性,现在失乐园的传奇数目起码还要翻十倍。

要说不想快速提升基础职业的等级,也是扯淡。

徐楠比谁都想快速把罗恩术士的等级刷到20级!

可惜之前的种种困难,不断拉扯着他前进的脚步,而他始终也无法放弃所有的节操,为了力量不顾一切。徐楠曾一度以为自己的本职职业会一直这么平庸下去。

一直到今天,事情出现了转机。

小男孩已经不再产出羞耻要素了,但徐楠望向他的眼神却越发和善。

他迫不期待地离开旅店,小心翼翼地开启了隐身法球,穿梭在了这座城市中。

他在寻找一些令人羞耻的事件。

虽然每个人的羞耻时刻肯定不太多,但这么大的城市,总归能找到一些的吧?

一夜的潜行,徐楠还真有收获。

上半夜的时候,他遇到了一个在餐馆吃饭却因为钱包别人偷走的中年男子,他看上去非常窘迫,四周围人都在嘲笑他;这家伙似乎是个有头有脸的外来商人,很少经历过这种场面,和老板商量的时候脸红的快要滴出血来。

徐楠从他身上收获了差不多相当于一件羞耻事件的羞耻要素。

然后就是一个不知道什么原因,被赶出家门的少年。

他看上去很倔强,独自一个人披着披风就离开了,他看上去非常愤怒,脸颊通红,如果不是开了超灵视界,徐楠也不会意识到他此时最大的心情竟然是羞耻。

他身上充满了羞耻要素。

徐楠没有去询问他的故事,而是快乐地挥起了自己的镰刀。

又是一大份羞耻要素到手,这个少年给徐楠提供了相当于两件羞耻事件的要素!

他马不停蹄地往下一个目标奔跑而去。

一晚上忙下来,收获颇丰。

徐楠相当于什么都没做,却收获了足足七八件羞耻事件的要素!

距离下一个等级的罗恩术士,只剩下了七件羞耻事件。

“一个羞耻事件差不多相当于60份羞耻要素。”

“调整一下可视化插件,换算成羞耻要素。”

他默默地推算了一下,利用自己的议员级权限,微调了一下可视化插件。

【罗恩术士lv9】

【升级条件:需要羞耻要素*420】

如此一来,就显得清晰多了,也给了徐楠更多动力,去收集更多的羞耻要素。

可惜到了深夜,大家都逐渐入眠了,徐楠偶然窥见一些令人脸红心跳的事件,却也因为当事人双方已经习以为常,并不觉得羞耻而一无所获。

他也冷静了下来。

等级的提升不急于一时。

这次来雪原城,主要还是为了完成霜冬宝藏的任务,能勘探罗恩的墓穴,对于罗恩术士来说,才是最关键的事情。

返程路上,他开始自我检讨:

“这么挨家挨户地去收集羞耻要素,不仅效率低下,而且有点侵犯了别人的隐私权,感觉不是很好……”

“不如下一次,我主动制造一些让很多人都觉得羞耻难堪的事情?”

“然后再快乐收割!这样就效率多了!”

一个大胆的念头在他脑海里冒了出来。

他回旅店都是没忍住笑容。

还好大部分人都已经入睡,这才没人注意到徐楠的失态。

……

次日清晨,徐楠迷迷糊糊的被敲门声吵醒。

令人有些意外的是,敲门的人不是奎尔拉斯不是秦乐乐,而是沉睡很久的杰洛特。

“城主大人!你果然在这里。”

杰洛特看上去有点虚弱,有点紧张,一直确认了徐楠的身份之后,他才有些放心下来。

徐楠点点头,把他迎了进来。

“你好点没有?身体是否有不适?”

他给杰洛特倒了一杯茶,脑海里却开始盘算奎尔拉斯和杰洛特的种种线索。

绿光如果真的是冲着杰洛特来的,这老小子肯定跑不了,虽然自己有秦乐乐这种内应,但这事儿怎么看怎么巧合了一些。

血橙的目的是让秦乐乐跟着杰洛特,莫非,这家伙才是本次霜冬宝藏开启的最大主角?

他仔仔细细地打量着眼前这个中年男人。

平庸的脸庞和身材,和善的笑容和有点局促的神态……怎么看都不像什么厉害人物,或者有潜质的家伙啊!

似乎是被徐楠看得有点发毛了,杰洛特喝了一口水,也没敢多耽搁,立马低声问道:

“城主大人,我有些事情想要问您。”

“你可以问,但有些东西我不能说。”

徐楠回答的很快。

在杰洛特这件事情上,他已经答应了奎尔拉斯要替他保密,而且要尽量保证这老小子的生命安全。他知道杰洛特也不是蠢货,昏睡了这么多天,心里恐怕早已有了猜测。

所以他直接打了预防针。

杰洛特苦笑一声:“我只是想知道,我会被带到哪里去?接下来要做什么?”

“老师他告诉我我被一个可怕的人盯上了,必须要时刻跟随在他身边,可我这种实力,对他来说只是一个累赘而已。”

“那天我在广场上看到您了,一开始还以为是看花了眼,没想到您和我的老师认识……”

他絮絮叨叨说了一堆没重点的东西,估计也是睡晕了想要找个人抱怨。

徐楠默默听着,关于杰洛特的一些疑问,尽可能地挑细枝末节地去回答。

过了小半个小时,杰洛特眼看不能从徐楠这里获得答案,有些沮丧地准备回自己的房间休息。

“等等。”徐楠忽然就喊住了他。

他将一份蓝色的核心教义递到了杰洛特的手里:“先别生气,我只是想听听你对这些人的看法。”

杰洛特点点头,他接过教义看了几眼,脸上便有怒气浮现。

不过他的修养很好,最终克制了下来,默默地在阅读着。

整个过程中,他的眼皮跳得厉害,刚刚的困意也一扫而空,显然是极为愤怒了。

“这是蓝衣教的人鼓捣出来的东西?”

杰洛特的语气有点尖锐。

“荒唐!简直是再荒唐也不过的东西!”

“女神怎么可能是霜巨人的妹妹?她又怎么会以霜巨人的继承者自居?教会总部的脑子是进水了吧?这种教义也能广而告之?他们想要成为异端吗?”

徐楠慢悠悠地收回那份教义:

“不是想要,而是已经成为了。”

杰洛特愣了一下,有点无法置信。

徐楠拍了拍他的肩膀,示意他放松:“恕我冒昧,虽然我不太认同蓝衣教的说法,但有趣的是,教会本身并没有反对,这意味着,女神对这种说法是默许的……”

杰洛特腾地一下站起来,似乎想要反驳,但被徐楠的眼神劝了下去。

这家伙还真是够温和的。

徐楠心想,他嘴上道:

“更何况,你所知的东西,都是教会灌输给你的,或者说,你的老师教导你的;大街上的那些年轻人所知的,也是他们的老师教导给他们的,你怎知你的认知才是正确的,他们的认知便是错误的呢?”

杰洛特张了张嘴巴,似乎不知道该怎么反驳。电脑端::/

半晌,他才纳纳地问:

“徐楠先生,我自知驽钝,有些东西说不明白的话,我可能无法理解。”

“您到底想要问我什么?”

徐楠温和一笑:“我只是想开个玩笑,你别生气。这个玩笑可能有点过分……”

“倘若有一天,你发现冰雪女神并非如共你想象的那样,你会怎么样?”

会三观崩塌吗?会信仰崩溃吗?会直接自杀吗?

如果是一名虔诚的信徒的话,以上三种情况是最常出现的。

每一次神明陨落,都伴随着大量神术师和牧师的自尽陪葬。这是他们在获取便捷神术那一天开始便付出的潜在成本。

谁知道杰洛特的答案却有些出乎徐楠的预料。

他没有多想,反而是认真地看着徐楠的双眼,诚恳无比:

“我不认为这是很夸张的事情。”

“女神不可能是每个人想象的样子,事实上,如我这般愚昧的凡人又怎么可能能想象出女神的伟大和光荣呢?”

“女神在每个人心里都有一个样子,倘若每个人心里的女神都要成真,那么现实里的女神又到底该满足谁的奢求和愿望呢?”

“所以,女神肯定不是凡人想象的那样子。”

“但这并不妨碍我们虔诚地信仰她。”

真是一个充满意外的答案。

杰洛特这家伙,看似没有小聪明,居然也能回答出这种隐隐透着大智慧的话来。

“既然女神可能并非如你想象,那她也可能没有你认知中的那么伟大和明智,她可能是个容易暴怒的女人,她可能善于妒忌,她可能恶毒无比……”

徐楠说的这些话,换成另外一个教徒,估计都要和他拼命了。

但面对的是杰洛特,他还能继续说下去,因为他想要从杰洛特这里测试到更多:

“既然如此,你为何还要信仰女神呢?”

杰洛特沉默了一会儿,然后缓慢地摇了摇头。

“您说的也只是可能而已,无法证实,无法证伪,在这种情况下,思考便成了多余。”

“我信仰女神,是因为从小接触,是因为老师教导;长大以后,我思考过我的信仰,我也实践过我的信仰,我发现这些都是好的,至少在我身上,女神的信仰是有效的。”

“我去帮助别人,我很开心,我信仰女神,我同样很开心,在我的世界里,对女神的信仰没有造成任何负面影响,那么坚定信仰又有什么错呢?”

“我只是一个很普通的凡人,看不到宇宙的真理,不像城主大人一样拥有探究无穷可能的才华和天赋。我信仰女神,是因为这么做都是很好的事情,以前是,所以我相信以后也是。如果真的遇到了不太一样的情况,我可能会重新考虑过吧……”

他的话语真诚无比。

虽然充满了局限性,但用在他自己身上,却是无比合适。

徐楠沉思良久,点了点头:“谢谢了。”

“不必。”杰洛特苦笑着说:“其实我也不知道我说的东西是否正确,只是以我的智慧,暂时还看不出什么毛病罢了。”

“告辞了。”

说罢,他推开门,沿着过道想要返回自己的房间。

就在这个时候,楼下的大厅里忽然传来一堆人的尖叫声:

“出大事了!”

“老国王遇刺!”

“各地纷纷表明立场,今天早上咱们雪原城的城主公开宣布独立,并且声称要支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