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无耻术士 > 第一百三十七章 一只鹅和一封信
咒文吟唱的速度非常快,艾略特按住卷轴的手背皮肤下出现了密密麻麻的细微颗粒,产生不规律的抖动。

很显然,作为没那么擅长施法的血脉游侠,他想要催动这枚卷轴仍然需要付出不少的代价。

伴随着吟唱的完成,以艾略特为圆心,一个半径约两百米的隐形球体结界霍然形成。

耳边刚刚传来的密密麻麻的脚步声也应声消失。

艾略特有些疲倦的眼角终于露出一丝笑意。

无眠者结界。

这就是他的底牌。

否则以他的实力,根本不敢来招惹拥有众多护卫的伊芙琳的。

哪怕经历过【野火城浩劫】,他的阴谋家等级有所提升,在血脉游侠职业的辅助下,他的等级也才堪堪抵达三阶,面对实力超凡的伊芙琳,他除了容易制造一个先手优势之外,别无机会。

特别是在这种严密的防守下,他就算打晕了人,也是插翅难飞的结局。

可有了这份可以反复使用的无眠者结界的卷轴,事情就不一样了。

严格意义上来说,无眠者结界卷轴是神术卷轴,隶属于伟大的无眠者肖瑞科;这份卷轴本身也是属于次神器的范畴,是艾略特的家传宝物。

无眠者卷轴可以制造一个临时的无眠者结界,而身处无眠者结界中的人,会被分配进入一个个临时生成的真实世界的副本之中,彼此之间永远也无法见面。

就好比一个巨大的迷宫,除非能跳出这个迷宫的范围,从更高的角度俯瞰,否则,局内的人很难短时间内找到破解的办法。

唯一的缺陷就是,施展无眠者结界,施法者自身必须也要在结界之中。

这就意味着,他必须要以身犯险。

随时有可能有一部分卫兵闯入他被分配到的副本世界之中一旦他失手了,失去了家族血脉之力的催动,这个结界自然会关闭。

当然,以艾略特的谨慎,他怎么会没有考虑过其他情况?

事实上,为了防止最后一步出问题,他早就做好了完全的准备。

第一部分,关于无眠者结界的效果是否能真的能瞒住公主府里的高手,他早就做了尝试—

—那天帮助哈皮小姐重返城堡内部的时候,他就小心翼翼地维持了一段时间的无眠者结界。

事实证明,城堡里几乎没有人发现问题,他们的确也没有受到什么伤害,只是被分配到了一个个不同的世界而已,哪怕事后有所反应,也只会觉得有些恍惚,或者是否是记忆出错了。

第二部分,才是艾略特今夜行动的重点。

“这帮愚蠢的卫兵,现在正在焦急地搜寻【刺客】的去处吧?”

他收好了卷轴,扛着伊芙琳站了起来,露出得意的笑容:“他们压根没想到,我自始至终就没准备带着这个女人离开这里!”

吱呀一声,前方的阴影被他推开了,露出了一盏盏明亮的灯光。

那是两排整齐的魔法灯。

在魔法灯的照耀之下,花圃的魔药显得生长的额外滋润,大片大片的血红刺激着艾略特的眼睛。

“这里的魔药价值不低,可惜我不擅长草药和魔药。”

艾略特只是看了一眼,就扛着伊芙琳往左手边走去。

在那里,他发现了一个小小的暗门,通往地底。

根据哈皮的陈述,这里应该是伊芙琳这个法师设计的魔法监狱,这个监狱非常隐秘,只有极少数人知道。伊芙琳自己都不怎么动用。

哈皮借着帮助伊芙琳管理魔药园的机会,顺利拿到了魔法监狱的钥匙,这正巧满足艾略特的计划他准备带着伊芙琳,隐藏在公主府一个相对安全的角落,完成所有的审问之后,直接离开。

他不准备伤害伊芙琳,因为第九庄园虽然强大,但他们始终是见不得光的游荡者,如果把事情做绝,直接正面对上国家机器的话,那么下场一定会不太好。

他只想要从伊芙琳口中得知“小城宋”的消息。

种种情报显示,第九庄园内部似乎对这个人的身份非常关注,奖励或许不是任务说明里明摆着的那么简单。

点燃蜡烛,艾略特谨慎地打量着四周围的环境,确定没人之后,才熟练地取出一副禁魔手铐,将伊芙琳反抗的机会彻底堵死。

“那些人一定不会想到,我正躲在他们领主的花园里,进行着我的审讯。”

他冷笑一声,正准备出手弄醒伊芙琳,谁知道视野里忽然出现了一个东西。

“什么?”

艾略特心头一紧,本能地想要遁入暗影界之中,那东西摇摇晃晃地走了过来。

那是一只洁白的大鹅。

艾略特自嘲地笑了笑。

“不像是魔法生物,是从厨房里跑出来的吗?”他这么想着。

然而大鹅摇摇晃晃地走过来。

看了他一眼。

然后给了他一拳。

……

瞭望者要塞南部百里左右的山区。

大雪封山之后,大片大片的雪白锁住了广袤山地大部分区域,但在这里却出现了一条浅浅的小路。

两个人影有些吃力地顺着这条小路,往前方走去。

其中一个人的披风后有着明显的凸起,似乎藏了一团什么东西。

“该死,早知道这么冷,我就不该收下那点雇佣费!”

一名有些粗犷的雇佣兵模样的男人咒骂了一句。

他身边的中年男人同样被冻得瑟瑟发抖,不过情绪倒是稳定的多,面对同伴的抱怨,他只是尴尬地笑笑,声音有点喘:

“很久没回来了,我差点忘记了年轻时的感觉……”

“这座山脉的南北的确是两个世界,野火城是一个冷的能冻死人的地方;但这里,据说是能冻死巨龙的地方……”

雇佣兵显然对中年男人的玩笑话没有兴趣,他身上穿着的厚实衣物其实是恒定了一道水准不低的低温防护法术的魔法物品,但裸露在外面的皮肤却仍然要受罪。

尽管他的职业等级不低,但在寒冷豁免方面,始终还是不如野蛮人甚至冰原人。

面对雇佣兵的沉默,中年男人只得咳嗽一声:

“你说呢?”

他抖了抖肩膀,试图呼叫外援。

然而引来的只有连续的咒骂:“我说你大爷呢!去你妈的杰洛特!”

“把老子骗到这个荒凉的鬼地方来挨饿受冻!”

“呜呜呜,我可是冰雪女神的眷顾者,我都无法忍受这附近变态的寒冷!”

一个打着哆嗦的脑袋从杰洛特的披风里钻了出来,一边忍受着流出的鼻涕化为冰晶的痛苦,一边骂骂咧咧,它甚至想要用自己的爪子去挠杰洛特的脖子,然而那柔软的猫爪刚伸出披风,还是妥协的缩了回去。

杰洛特干笑一声,旁边的雇佣兵忍不住也翻了个白眼,嘀咕道:

“还冰雪女神的眷顾者……除了打牌厉害一点,简直就是个废物!”

黑猫瞪大了眼睛,想要愤怒驳斥,却被杰洛特一把按了回去。

“葛雷先生,我发誓,这真的是最后一段路了。”

杰洛特有些不好意思地向雇佣兵点了点头。

葛雷有些无语地闷头前进。

他们离开野火城已经有些时日了。

自从徐楠建立了佚名城之后,也曾经邀请这三位前往定居。

但杰洛特认为,自己身为冰雪女神教会的牧师,自然要恪守自己的本分。

他要要在野火城的废墟中重建教堂,所以婉拒了徐楠的邀请,至于那只黑猫,自然是跟随着杰洛特。

本来葛雷跟这两位是扯不上什么关系的。

但自从莉娜的寄养时间到了,徐楠从他手里带走了那位小祖宗之后,这位高阶雇佣兵就显得有些颓然了。

他似乎对官职权力没多大兴趣,唯一的爱好就是金龙令。

而徐楠建立佚名城之后,也给了他一笔还算丰厚的报酬,算是为双方之前的合作敲定终章。

葛雷是个聪明人,野火城事件过后,他就知道徐楠并非常人,他身边的那些人,特别是那些大佬,不是他可以轻易招惹的;但他确实也不是一个喜欢被约束的人,干脆领了那笔钱之后,就向徐楠保证自己绝对不会向任何人泄露相关秘密,然后选择了留在野火城鬼混。

徐楠倒也没太在意,葛雷的底细他多少摸清楚了,就算有人试图以他为突破口了解徐楠,得到的信息也非常有限至于图梅尔苏这个身份是否会被拆穿,徐楠根本不担心。

很多时候,身份只是一个幌子,当大势已成,没有多少人会在乎这一点。

言归正传。

葛雷在野火城废墟鬼混的时候,成天出入酒馆,因为有了钱,所以不需要谋生,干脆天天打牌。

结果在打牌的时候,正好和臭味相投的黑猫遇上,原来这家伙也是个赌鬼,但是碍于黑猫身体,不敢和别人交流。

葛雷在那一夜算是和黑猫以及杰洛特有了交情,这一来二去,大家关系熟了之后,特别是在见识到黑猫神乎其神的打牌技巧之后,葛雷和黑猫成了合作默契的牌友。

当然,这和他们出现在这里无关,毕竟尽管后来整个野火城的人都不愿意再和葛雷打牌了,他也不至于跑到这荒郊野岭来找乐子。

事情,要从牧师杰洛特收到一封信说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