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无耻术士 > 第一百一十九章 柒血之神的肾结石
须有罗引领徐楠抵达的,是一处靠近地心深渊的巨大平台之上。

平台的北方靠着巨大的裂缝深渊,也不知道这道深渊究竟通往何处。

时不时有狂风从深渊裂缝里吹过来,那些狂热的拜血教徒却浑然不惧,他们一个趴在悬崖边缘,冲着下方顶礼膜拜,低声吟唱着什么。

四周围火光汹涌,仿佛也按照某种独特的韵律进行跳跃。

“这些拜血教徒也太二笔了吧……”

徐楠有点无语。

“他们太狂热了是吧?”二哈鄙夷道:“这个世界上,除了我这种伟大的魔鬼,还有其他人存在值得他们这么顶礼膜拜么?”

徐楠咳嗽一声,摇了摇头:

“我的意思是,他们拜错了方向。”

二哈:“???”

“他们信仰的柒血之神,被隐藏在某个无良法师的法师塔里面,那里还有一个可怕的神明的封印……虽然也在这附近,但根本不是这个方向好不好!”

徐楠无力吐槽。

这些没脑子的拜血教徒连自家老大的脑袋在哪儿都没确定就在这儿瞎几把拜,按照徐楠的估计,他们顶礼膜拜的方向,可能是沉睡在地心的太古之神们……

虽说太古神和天界神国不对付,但和柒血之神也是死仇啊。

这么一想,就非常滑稽了。

不过徐楠的关注点很快转移了,因为他意识到了一点:拜血教徒的集会通常都是有人组织的,之前在活尸沼泽,他和艾玛遭遇了古怪的畸变体,当时他还很诧异为什么会有畸变体的出现。

现在看来,搞不好那头畸变体的源头就在这里!

只是徐楠动用自己的红外视觉仔细观察了好久,眼睛都看疼了,愣是没有在这群拜血教徒里找出个领头的。

二哈似乎是意识到了徐楠的动作,低声说:

“不在这里。”

“在那个裂缝下面,你可能不信,那里悬挂着一颗巨大的心脏似的东西,这些愚蠢的信徒似乎将那颗心脏误认为是他们的神明的心脏……”

徐楠揉了揉脑袋上的超感毫毛,露出诧异之色。

神明的心脏?如果是真的,哪怕是化石,也不是这些凡人可以靠近的好不好?

这种信徒,但凡靠近神属性很强的物体,直接会灰飞烟灭,和安乐死差不多;运气好的能进神国,运气差的话,估计连去亡者世界捡肥皂的机会都没有。

不过感知告诉他,那悬崖下面的确有什么的样子,于是他给二哈使了个眼色,找了个机会,拉起魔毯开着隐形法球就摸过去了。

虽说拜血教徒不足为虑,但徐楠考虑到这其中可能隐藏着柒血之神的神术师,最终还是非常低调地选择从旁边绕路。

这样虽然慢了点,但是安全。

十分钟后,在二哈的抱怨声中,他终于来到了预估的地点。

诚如须有罗所说,在悬崖的下方,不仅悬挂着一颗肉瘤状的物体,后方还有一个深不见底的山洞!

一个人影正跪在地上,对着那个肉瘤念叨着什么。

“祖拉……”

“没想到你这浓眉细眼的小子居然是拜血教徒的头子!”

老实说,这个结果是有点超出徐楠预料的。

他在整个鼠人部落,根本没有找到任何邪神崇拜的影子,祖拉本人身上,更是只有类法术者的气息,而没有任何敏感的邪神味道。

完全隐匿气息,他是怎么做到的?

徐楠深吸一口气,脸色空前郑重起来。

这样的情况只有一种解释:祖拉的实力远远超过自己的想象,所谓的四阶怕是只是一个幌子,搞不好这家伙是传奇!

就算不是传奇,也非常危险。

最好的情况是,他拥有某种可以彻底隔绝邪神或者信仰之力的秘法,这种可能性也很高,毕竟他和魔卡侏儒关系匪浅,在那种超级魔法文明里,诞生出怎样强大的秘法都不奇怪的。

“他就是你说的那个阻止你摧毁契约的坏人?”

徐楠低声问道。

二哈后退架在魔毯上,点了点头,露出愤愤不平的神色:“如果不是这老小子,我早就完成任务回炼狱继承魔鬼之王的宝座了!”

徐楠直接忽略了他的话,他在进一步观察祖拉和那颗肉瘤,只觉得事情变得越发不简单起来。

按照祖拉之前对待自己的态度,怕是只是为了掩人耳目。

他真正的目的是什么?

那颗肉瘤,又是什么?难道真的和柒血之神有关系?

他不敢靠太近去观察,因为现在的祖拉,在徐楠心目中已经成了一个大boss的形象,他随时做好了摇人的准备!

“你觉得他在干嘛?单纯地进行献祭崇拜仪式吗?”

魔鬼们应该对这方面很了解,徐楠便询问身边的小家伙。

二哈摇了摇头:“不知道,看不太懂。”

“不过我能感觉到,那老小子根本不是在真心膜拜……”

嗯?不是真心膜拜?也就是说,没有被柒血之神洗脑咯?

这个答案又推翻了徐楠之前的一个猜测。

不过仔细想想,祖拉的确不太可能被柒血之神控制,成为他的信徒以柒血之神现在凄惨无比的状态,招个信徒难如登天,现在这批人都是上古余孽,新鲜血液是越来越少了。

毕竟这年头想要加入柒血之神教会,都得掂量掂量自己是否能忍受无限贫穷的生活。

两人观望了一会,祖拉似乎完成了仪式,钻进了山洞里,又过了一会儿,他神完气足的从山洞里走出来,来到了平台上。

那些拜血教徒对他非常尊敬,通通跪了下来。

祖拉非常虔诚地摊开一本书,开始讲颂柒血之神的教义,他的态度端正,语气平和,带着循循善诱的意味,看上去和真的诚信者也没有多少区别了。

拜血教徒们在祖拉的讲解中疯狂流泪磕头,一副感天动地的样子,让徐楠和二哈看得头皮发麻。

不过这正是徐楠乐于看到的。

他找了个机会,操控魔毯靠近了那颗肉瘤。

“咦?好像又不是肉质,而是岩石,只不过长得像瘤子而已。”

“不过这玩意儿和心脏的样子也差的太远了吧!”

徐楠忍不住吐槽。

“是吗?我的心脏就是这样子的啊?”二哈低头疑惑地说。

徐楠忍不住翻了个白眼,悄悄丢了个鉴定术过去。

结果让他大吃一惊

【柒血之神的肾结石】

【描述:根据神明秘史,柒血之神本人深受结石困扰,自太古以来,在多元宇宙各地发现其肾结石数目超过三百万颗,也不知道他是如何派出这些结石的。】

【效果:柒血之神的肾结石和其本尊仍然存在某种联系,应该是某些仪式的媒介】

尽管介绍的有些简略,徐楠也很满足了。

毕竟这都是神明的隐私,失乐园的情报能做到这种程度已经堪比最优秀的狗仔了。

“一颗肾结石有什么用?”

徐楠悄悄落在了山洞附近,往里面眺望了一眼。

他刚迈出半步,便听到了一声轻微的厉喝:

“不可!”

他的动作顿时僵住了。

下一秒,他胸口一热,一个洁白矫健的身影从原初宝箱里跳了出来。

二哈下意识地往徐楠身后一缩,露出警惕之色。

高傲的白猫皱着眉头,踮着脚步:

“守护者大人又在以身犯险?”

“我嗅到了很熟悉的味道……这是柒血之神的气息,上次事件还没有解决么?”

二哈怔怔地看着白猫,看上去想说什么,却闭上了嘴巴。

白猫显然也注意到了二哈,她高傲的表情显得更加厌恶了:

“哈士奇?守护者大人的品味真是越来越差了呢!”

二哈张了张嘴巴,居然罕见地没有用毒舌反驳回去,而是有些自卑地缩了缩。

幸好苏茜没有继续攻击,而是郑重地观察着附近的情况。

这是上次意外之后,她第一次苏醒,徐楠其实也蛮忐忑的。

毕竟【luoli控事件】后,身为守护者的他和这位转生的神明关系并不算融洽。

不过双方怎么说也是一定程度上的互惠互利的关系,以苏茜前世提亚马斯的邪神身份,对柒血之神应该有更深入的了解,他便询问道:

“这里好像有个仪式……”

“我看到了。”白猫灵巧地跳到了那颗结石上,露出了些许惊容:

“有人在窃取神之本源!”

“谁的胆子这么大,居然连柒血之神的本源都敢偷?”

徐楠愣了一下,刚想说些什么,旋即一种前所未有的危机感涌来。

嗖的一下,他动用了天启之力,瞬间带着二哈和苏茜逃离了原地。

滋滋滋!

那山洞里突然冒出来一条巨大的舌头,将他们刚刚所站的地方席卷过去!

那舌头失手之后,便有些不忿地缩了回去。

然而这异动显然惊动了正在讲颂的祖拉。

他有些吃惊地看着无法维持隐形法球的徐楠,迅速反应了过来。

刷刷刷!

四条两人合抱粗壮的触手从四面八方交织而来,形成了包围之阵。

“没想到被你找到了这里,徐楠先生。”

“好奇心会害死你的。”

他有些生气地看着徐楠:“我并不想在这个时候杀了你,但你让我失望了。”

徐楠冷静地观察着四周围的变化,主要是在提防山洞里的怪舌头,没有和祖拉搭话。

这会儿嘴炮肯定是没有意义的,自己发现了祖拉的秘密,双方必然是不死不休的局面!

“我很好奇,你是怎么找到这里的。”

祖拉似乎胜券在握,不疾不徐地问道。

徐楠愣了一下,下意识地回头一看,得了,除了苏茜之外,另外那条酷似二哈的小狼已经消失不见。

这家伙还真是溜得快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