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无耻术士 > 第一百一十一章 怎么哪里都有这个王八蛋?
虚妄之井的变化惊呆了附身于木头乌鸦之上的祖拉,但碍于徐楠先前的嘱咐,他也不敢擅自打开听力靠近,只能瞪大眼睛观察着井底的变化。

徐楠同样谨慎,虽说对自己的安魂曲的效果很自信,但一个足以进入四阶施法者的梦境从容离开的存在,哪怕只是唠叨几句,恐怕是没那么容易对付的。

如果这是那个魂灵类生物埋下的陷阱,那么现在贸贸然闯下去,必定后患无穷。

所以他花了一段时间观望。

而在这个观望的过程中,他的注意力主要集中在井底的那个符号上。

这个符号刚出现的时候,他觉得非常眼熟,但仔细盯着看了一会儿,却始终想不起在哪里见过这个符号了。

这种感觉很糟糕,而在经历了这么多事情之后,徐楠也能推测出一些可能:如果自己的确曾经见过这个符号,而现在却离奇地“忘记”的话,那么这个符号背后一定代表了某种强大的力量。

那个力量在避免一切人能回忆起相关的事物。

徐楠没有气馁,他决定将这个符号记下来,为了防止自己的记忆失效,他决定用纸笔记录下来。

然而就当他取出纸笔,准备记录眼前这神秘的符号的时候,井底的符号忽然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褪去、继而彻底消失!

徐楠猛然握紧了手里的笔,试图努力作画,然而他的右手动了动,居然连一笔一划都画不出来。

“见鬼!”徐楠看了一眼祖拉:“刚刚那个符号,你还有印象吗?”

木头乌鸦沉吟片刻:

“什么符号?”

徐楠默默收起纸笔,摇了摇头。

看来这符号背后的奥义比自己想象中的还要厉害,可能是某个超凡存在的领域;祖拉居然连符号存在过的事实都忘记了……

“罗恩术士的血脉代表了超强的豁免能力,类似的事情之前也发生过,说不定过阵子就想起来了。”

到了这种时候,徐楠也只能这么安慰自己。

他和祖拉又观察了一会儿虚妄之井,发现这口枯井的确已经变成了一个毫无特异之处的东西,出于谨慎起见,祖拉仍然使用封印术封印了此地。

但徐楠却隐隐觉得,这多半是多此一举。

“我的安魂曲原来真的这么厉害!”

他重新认识了一下自己的吟游诗人能力,顺便琢磨了一下这种能力的用途,最后悲哀地得出结论:死亡咏唱者这个成就或许并没有污蔑自己,这另类的吟唱能力怕是只能用在无聊的杀戮上了。

徐楠离开了鼠人部落,祖拉恭恭敬敬地送走了他,绝口不提矿场吵闹的事情。

这个结果他还算满意,至少从祖拉这里得到了一些消息,并且顺带着露了一手。

只要祖拉不是傻瓜,鼠人部落迟早会成为佚名城的一员。

在徐楠看来,伊特卡鼠人或许就是他所寻找的开发绿宝石矿的捷径。

当然,前提是他真的能对抗那所谓的魔鬼。

他有一种直觉,那只所谓的弱小的魔鬼,恐怕不是用安魂曲就能简单解决的。

“回头去问问奥菲和史密斯夫妇,罗恩术士素来对深渊炼狱的生物都很有心得。”

他这么想着,从容地打开了失乐园。

他没有去找奥菲,而是稍稍打扮了一下,来到了一处颇为素雅的办公室。

这里,就是装修过的心理健康管理部门!

今天,是新部门正式挂牌的第一天。

老实说,徐楠对此还是挺兴奋的,想必,部门里的其他同事也是如此。

一念及此,徐楠催促着几个疯狂打哈欠的“专家”各就各位,然后让实习生打开了本层的大门。

没有太过华丽的挂牌仪式,毕竟咱怎么说也是失乐园的公务员系统,不好铺张浪费。

但作为一个全新的部门,今天的成立徐楠也算是做了一番宣传——花了五百枚恒金币在论坛的小分类栏目里做了点广告。

太贵他不舍得,毕竟是自费。

按照徐楠的设想,从奥特森等人的情况来看,罗恩术士们恐怕是病的不轻的!

而在此之前,失乐园并没有相关的咨询和治疗部门,术士们多半是非常苦恼;现在心理健康部门挂牌之后,他们不仅可以有咨询的机会,还能极大程度地改善心理健康情况。

一开门就门庭若市,这是徐楠的想象。

挂牌之后,整个大厅空无一人,专家们继续打哈欠,实习生们面面相觑,才是摆在徐楠面前的显示。

“怎么?”

“你们都没有朋友心理健康有问题的吗?”

徐楠有点沉不住气了,问向了那群专家。

其中一个叫做鲍勃的家伙喝了点咖啡,看上去精神了些。

徐楠之前和他沟通过,此人据说是专精于心灵法术领域的大佬,虽然只有二阶,但是是徐楠手里最靠谱的一位专家了;至于其余的几位,实在有些一言难尽,反正徐楠是搞不清楚奥菲把他们拉到心理健康部门究竟是给他们找事儿,还是给自己挖坑的。

四人组成的专家团,除了鲍勃精通的心灵法术算是和心理健康略有挂钩之外,其余三人情况分别如下:

61岁的宾利先生,退休的前任初级议员,特质是【受辱】,根据实习生们私底下聊天不难知晓,这位老先生之所以被日常议会辞退,是因为私生活方面的问题严重影响到了工作,以至于某天在召开月度例会的时候,出现了一些丑态……事后奥菲就将老先生送到了徐楠这里来。

从外表上来看,宾利先生无疑是个彬彬有礼的绅士,当然,徐楠估摸着他背地里应该也是个绅士。

32岁的弗洛伦萨女士,来历不明,外表美艳,身材火辣,特质是【打嗝】——你没看错,这匪夷所思的特质快把这位大美女逼疯了,每天只能疯狂地吃一些奇怪的东西来促使自己打嗝,打嗝次数越多,变得越强……

不幸的是,打嗝这种事情实在太难掌握了,以至于现在我们的佛罗伦萨女士也只有一阶。

最年轻的托尼先生,只有17岁,实力却是徐楠部下中最强的,是三阶罗恩术士,论前途说不定不比徐楠来的差,他的特质是【震惊】,徐楠总觉得这家伙很适合去某网站编辑部上班……

一开始,他对托尼的实力提升速度很好奇,毕竟每天扮鬼去吓人估计迟早有一天要被人打断腿。

所以,在看到托尼如此优秀的履历和实力之后,徐楠忍不住发出了源自内心的疑问。

而当时,托尼很腼腆地回答了徐楠的疑惑:

他当着徐楠的面拆卸掉了自己小腿和脚踝,微笑而从容地向徐楠展示这义肢优秀的性能。

事后徐楠得知,这可怜的小伙不仅没了双腿,连四肢五肢什么的都没了……嗯嗯,可以说是非常悲惨了。

托尼的经历不难看出,罗恩术士之中的佼佼者,必定都是付出了常人无法想象的代价的。

……

言归正传。

不管徐楠怎么审阅他们的履历,他也找不出除了鲍勃之外其余三人和心理健康有啥关系,他怀疑奥菲根本就是随便找了几个人凑数的。

当然,他不能这么说,这样会伤了同事的心。

反正心理健康咨询这种事情,应该不会闹出太大的医疗事故。

本着这样的心理,挂牌的第一天,徐楠亲自坐镇,就是怕出什么篓子。

没想到,开业的结果让他热泪盈眶——一个人都没有!

“行吧,至少不用丢人了。”

徐楠叹了一口气。

他看见实习生们正在窃窃私语,忽然觉得面子上有些挂不住,顿时恶向胆边生:

“你们几个!”

“去找几个病人来!”

“随便什么人,你直接负责拉过来!”

实习生们面面相觑,最终还是服从部长命令,磨磨蹭蹭地走了出去。

徐楠自己,则是坐在最光鲜的办公桌前,脑子里忽然想起符号的事情。

他开始回忆那个符号的外形。

想着想着……他就睡着了。

……

“有人看到了我。”

“有人想起了我。”

黑暗中,传来这样的低语声。

那声音冷漠,而不带一丝人性,只有说到最后一个字的时候,会有一点点的波动。

过了一会儿,黑暗中亮起了一线光明。

一个包裹着白光的白衣少女虔诚无比地捧着鲜花,朝着黑暗深处顶礼膜拜。

“洛娜。”

黑暗里的声音响了起来:“最近你的表现令我很满意。”

“二十九个节点,你成功了一半,很惊人的效率。”

“我能感受到他们的虔诚,我要奖励你。”

洛娜诚惶诚恐地跪在地上,露出一丝苦涩的表情:“可我……刚刚失败了。”

“哦?”那声音有些意外:“第三十个节点?”

洛娜点了点头。

“还是因为那个封印术?”

洛娜犹豫了一下,摇了摇头。

她将鲜花高高举起,仿佛捧起自己的心脏:“吾主,请明鉴。”

黑暗之中,仿佛有一只手轻轻摩挲着她的头发和额头,洛娜脑海里的那些经历和画面,一点一滴地传递到了黑暗之中。

突然间,黑暗中传来一声低声的叫骂声:

“卧槽!怎么哪里都有徐楠这个王八蛋……”

洛娜惊愕地抬头,有些不安地问道:

“吾主,何故骂自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