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无耻术士 > 第六十七章 确实很般配啊!
那是一只颇为迷你的蜡像,落在徐楠的手心里的时候,很明显地传递过来一股透心的凉意。看最新章节百度搜索

凉意转瞬即逝。

看去,这是一座普普通通的蜡像而已,充其量做工精巧了些。

徐楠把玩了一会儿,发现这蜡像根本是星灵瑞尔的缩小版,包括表情,都是栩栩如生。

更令他毛骨悚然的是,在他的观感之,这蜡像的表情似乎每时每刻都在发生着细微的变化:时而清纯可人,时而温馨可爱,时而狰狞凶恶,时而冷漠淡然……

这些表情单独拎出来还正常,但集在一张精巧漂亮的脸蛋,让徐楠有点不淡定了。

“这玩意儿肯定不仅仅是高级手办啊!”

徐楠很清楚,这应该是星灵瑞尔被大秘境爆炸时产生的宇宙之火燃烧锻造成的物品。

至于为什么会飞到自己手里,后续是否可能产生什么危害,不得而知了。

“这种东西,还是先带回去问问老师吧。”

他这么想着,带着杰克离开了虚空走廊,返回了蔚蓝梦境。

象人学徒回头看了一眼那正在坍塌的大秘境,神色多少有些复杂。

徐楠也没催他。

最终,他长长地出了一口气,有些歉意地看了徐楠一眼,低头走入秘境链接的缝隙。

下一秒,徐楠彻底关闭了虚空走廊。

蔚蓝梦境和大秘境再也没有了关联。

这座已经陨落的星灵梦境,只剩下一个结果——在不断的坍塌和爆炸彻底坠入最终星界,变成星界垃圾的一部分,变成一些未知而恐怖的星兽的口粮。

……

解决完星灵瑞尔这个心头大患之后,徐楠总算有空腾出手来处理野火城的局面了。

只是他没想到的是,当自己返回双月广场的时候,遇到的居然是这种阵仗!

罗芒!

安苏丽!

狮子王!

还有一个一看很叼的大姐姐!

至于他们在聊的手办什么的,徐楠只是随口插了一句嘴,例行吐槽本能而已。

谁知道这句吐槽居然引来了众人异样的目光。

“干嘛这么看着我?”

“我又不像那种对手办很了解的男人啊!”

他理直气壮地捏着手里的蜡像吐槽道。

“你手里的东西是什么?”

那位漂亮大姐姐忽然靠过来,想要拿走徐楠手里的蜡像。

然而她这个动作,同时被三个人阻止了!

狮子王一把抱住那位女士的大腿,失声道:“老婆别碰那玩意儿!”

安苏丽悄无声息地丢了一个传沉睡结界,结果一瞬间,整个双月广场的人都扑街了……

罗芒干脆直接冲到了徐楠身前,有些颤颤巍巍地伸出手,但当徐楠准备将蜡像交给他的时候,他的手又仿佛触电似的缩了回去!

“老师……这是?”

徐楠有些不明所以。

“这是永恒蜡像。”

罗芒的声音非常干涩,仿佛老了一百岁。

他有些不敢置信地看着徐楠:“你能用手抓住它?没有什么怪的反应吗?”

安苏丽冷静地分析说:“如果有理论的怪反应,徐楠现在怕是已经死了。”

狮子王也是点了点头。

徐楠瞬间毛骨悚然!

这玩意儿这么危险?

按照他这么怂的个性,怎么可能带着这么危险的东西啊!

他立马作势欲扔:“我也是随手捡的……”

“别!”

三大传被他这个举动吓得不轻。

罗芒一把抓住徐楠的手腕,呼吸变得急促,但是语速非常稳定:

“既然你能掌管永恒蜡像,这东西暂时放在你那里。”

“但你要随时小心它的状态,最好不要用手去接触永恒蜡像本身……”

“这个东西,的确非常危险……但是如果你扔掉的话,会更加危险!”

徐楠咽了一口唾沫,心里那个后悔啊。

早知道不好心发作,随手抓来星灵瑞尔的遗像了。

“那我应该把它放在哪里好呢?”

徐楠虚心求教。

罗芒和安苏丽对视一眼,前者咳嗽一声:“其实放哪里都没关系,只要它本身没有异动,还是安全的;你的体质我想象的还要特殊,居然可以徒手触摸永恒蜡像,这样的话,你只要把它放在一个其他人触碰不到的地方行了。”

徐楠“哦”了一声,露出了若有所思的表情。

然后他顺手将永恒蜡像塞到了自己的胯下……的次元口袋里。

为了防止意外,他还专门给这座蜡像开辟了一个超大的单间,可谓是总统套房级别的待遇了;要知道,算是梦境绘卷、粉红之书或者红宝石书,在徐楠的次元口袋里,也只有大床房的待遇……

看到徐楠颇为离的举动,四位传的表情迥异。

不过他们并非凡人,自然很快领悟出来,徐楠动作的原因。

“有点意思。”

“难怪大放厥词说要娶我的女儿,不过你现在的力量太弱小了啊……”

那位女士饶有兴趣地看着徐楠。

徐楠一脸莫名其妙地看回去。

这大姐谁啊?

谁说老子要娶你女儿了?

只不过这个声音,确实有些熟悉啊。

徐楠也没多想,传之,神经质一抓一大把,如果每一个都要理会岂不是要麻烦死,遇到这种事情,装没听到是最好不过了。

毕竟论神经质程度,失乐园里的大佬才是最叼的,徐楠早经历过阿尔缪斯的洗礼了。

“既然那个妖女已经死了,而且还变成了徐楠的手办,那么这里应该没什么问题了吧?”

那位女士打了个哈欠,非常优雅的躬下身,伸手抓住莉娜的一只脚丫,将她倒着拎了起来。可怜小莉娜刚刚把那颗小糖丸吞进咽喉,这么一倒立,那颗倔强的糖丸又落在了嘴巴里,她死死抿着嘴巴,不让那颗试图逃离她嘴巴的糖丸得逞。

场面一度诡异而滑稽。

“回家。”

“自觉点去执行家法。”

说罢,她仿佛有些意兴阑珊地打了个哈欠,看了徐楠一眼,倏然消失在原地。

狮子王苦哈哈地和罗芒安苏丽道别,紧接着也消失在了广场。

这会儿徐楠才反应过来。

刚刚那位大姐,难道是传说的“那位女士”?

“靠!她让我娶他女儿,莫非是看了我的姿色?”

“莉娜那么小,我怎么可能下得了手啊?!”

“不过,听说那位女士乃是太古遗族,拥有连巨龙都嫉妒到疯狂的恐怖天赋,甚至可以给予配偶强大的力量……感觉这种种族,和我们罗恩术士确实很般配啊……”

徐楠忍不住浮想翩翩。

一直到罗芒一声剧烈的咳嗽,才将他从幻想揪了出来。

罗芒有些不满地看着他。

徐楠尴尬一笑:“星灵瑞尔在这里布置了邪恶的法阵,有时候人的思维会容易跑偏,看来还是我的意志力不够坚定啊……”

“星灵瑞尔和位魔鬼塞巴隆在野火城的所有布置,都已经被我们清除了。”

罗芒无情地戳破了徐楠的谎言。

“现在的野火城,是安全的。”

“关于那座绿宝石矿,经过我和安苏丽协商,双方一致同意由你来开发,只不过利润方面,失乐园和斯蒂芬桑必然是要抽走一部分的。”

徐楠点了点头。

这是自然,他本来没想着吃独食,自己能在主物质界浪,还不是靠着背后的靠山?

如果说失乐园还不是很方便经常出面的话,那么附近的斯蒂芬桑可谓是最大的大腿了。

交点保护费能换取安苏丽级别的承诺,再好也不过。

“老师……野火城真的安全了吗?”

徐楠仍然有些不敢置信。

今夜经历的一切实在过于震撼。

巴内斯的异变、古代魔鬼的气息、圣者之躯的博弈……还有星灵瑞尔的终极阴谋。

这一切都让这座边陲小镇显得风雨飘摇。

惨叫声虽然轻微下去,但今夜过后,不知道有多少人会失去自己的亲人。

对于此地的冰原人们来说,这注定是难忘的残酷一夜。

对于徐楠来说,也是记忆深刻的一夜。

这是他第一次主动面对来势汹汹的强大力量。

如果不是他最近机智了不少,搞不好欣儿的蔚蓝梦境都要丢了——看来智力才是王道啊!

毕竟费尔兰多可不会看你长得帅放过你来着。

……

“暂时应该是安全的。”

安苏丽柔声道:“对于费尔兰多来说,这次行动的机会可遇而不可求——你刚好到了野火城,而野火城里,刚好蛰伏着一只顽石魔鬼的血脉;野火城外,刚好又有一只怨妇似的星灵想要伺机行动……”

“这些因素撞在一起虽然肯定不是巧合,但是条件还是很苛刻的。”

“既然你这次化解了费尔兰多的阴谋,短期内,他肯定不会对你下手了。其余人,也是如此。”

“更何况,我已经和罗芒说过,我会派一名非常靠谱的手下来协助你在野火城的活动。”

非常靠谱的手下?

一听到这种描述,徐楠有一种非常强烈的不祥预感。

该不会是某个被自己偷了工号去报销费用的家伙吧?

徐楠有点蛋疼,但当着安苏丽的面,又不好直说。

“这样好。”

他想了想,忽然低声问道:

“老师,永恒蜡像到底是什么?”

“它和我们之前在大图书馆的地道里看到的蜡像又有什么关联?”

“这一次野火城事件的全局,究竟是怎么样的?”

他的眼睛里,充满了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