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无耻术士 > 第五十四章 老子拖不住了!
有些荒凉的塔楼外。手机端

穿戴完毕的查尔斯老爷子无声地看着瑟瑟发抖的守卫队们。

他们看去有些不知所措,或许已经有人暗去通知了他那个野心勃勃的儿子,或许有人开始暗忏悔他们曾经的罪行……但他不在乎。

他知道——也只有他自己知道,这一切背后的罪恶源头。

“是时候去铲除那个毒瘤了……”

他稳健无地开始给自己穿戴各式各样的装备——刺青武士并非单纯依靠先祖的刺青之力,事实,作为多年的老战士,查尔斯谁都明白装备的珍贵性。

如他的先祖战斧,哪怕在传领域,也是相当强悍的武器,只可惜塞巴隆家族已经很多年没有出现过传角色了,所以这些年似乎也蒙了些许灰尘。

是时候让先祖的光辉重新照耀于这片贫瘠却倔强的土地了。

查尔斯挠了挠脖子,从头发后面抓出一条肥胖的虫子,顺手随意地捏死,然后塞进嘴巴里咀嚼吃掉。

旁边的守卫队众人浑身发抖,似乎生怕自己也会像那条肥胖的虫子一样,被查尔斯随口吃了。

“还愣在这儿干嘛?”

“去城里,能帮多少帮多少!”

查尔斯低声怒喝。

守卫队队长咬着牙道:“可是庄园里大部分的人……”

“我没空管你们的站队。”老爷子冷漠地看着这些默默站队了巴内斯的族人们。

他在乎的是更重要的东西。

“你们自己走吧,无论去哪儿都好,今晚是个多事之秋,但凡没有失控的人,最好都能起到点作用?明白我的意思吗?”

查尔斯的声音浑厚有力,守卫队队长身子一震。

其实在之前的一系列变故,他也猜测到了些许东西,但只有从查尔斯口说出来的时候,那看似荒诞的想象,才能成为事实。

巴内斯少爷的变化,果然是因为那诡异的传说吗?

在守卫队众人还在踌躇不定的时候,老爷子却已经迈着大步,往北方走去。

他的气势相当强悍,一往无前,没有任何隐瞒自身气息的意思。

哪怕前方团簇着荆棘群,也被他一斧头劈开,直接大跨步冲了过去。

眼看查尔斯要消失在他们的视野里,那队长才追了两步,大声喊道:

“族长大人……”

“您要去哪里?如果真的出了变故,野火城难道不是最需要您的地方吗?”

查尔斯的步伐在荆棘里停顿了片刻。

很快的,他那低沉的嗓音传了过来:

“野火城的确很需要我,但有一个地方更加重要!”

“如果我没猜错的话,现在的野火城,面临着沦陷的危险,所以我希望如果你们还是塞巴隆的战士的话,能帮一些人是一些人……至于我,我没办法分身。”

“现在唯一的希望,是先祖庇佑,能少死一些冰原人吧。”

说完这些,他的背影彻底消失在了夜幕,决绝无。

两支守备队的人聚集在一起,面面相觑。

“你们说,到底是巴内斯少爷出了问题,还是老族长出了问题……”

有人苦笑道。

之前开口询问的那名队长深吸一口气,提议道:

“我决定去野火城看看。”

“不管是哪位出了问题,我总有一些不祥的预感。”

“野火城,是我们塞巴隆的先祖们亲手建立起来的……我不会轻易放弃它。”

此人在队伍看去也颇有威望,其余人最终选择了同意。

很快的,这些人离开了庄园,往野火城赶去。

几分钟后。

大地之下的裂缝里,忽然钻出来一条壁虎来!

但见那壁虎看去精神萎靡,还断了一条血淋淋的尾巴!

“查尔斯……”

“真的去挑战邪神了吗?”

“传,传!”

壁虎低声喃喃自语。

他看了一眼笼罩在黑光的野火城,最终选择了反方向,追随查尔斯的脚步而去。

……

今夜的野火城显得格外宁静。

城东,向来人迹稀少的冬日大教堂更是空空荡荡,只有一个穿着薄薄单衣的年男子正在扫地。

一只黑猫慵懒地舔了舔爪子,趴在大厅的椅子看着他。

“他们说,在冰雪女神教会里,你曾经是非常优秀的神眷者,甚至有可能成为殿下的选民。”

黑猫打了个哈欠,声音显得有些干涩刺耳:“叫我看来,你在扫地方面的确颇有天赋,女神殿下把你召唤去神国扫地的话,肯定干的不赖。”

年男子面容波澜不惊,只是重复着简单的动作:

“如果你想学的话,我可以教你。”

黑猫鄙夷道:“扫地这种毫无技术含量的活儿你也能干的这么认真,难怪会失去神眷;大家都知道冰雪女神是个喜怒无常的女人,尤其是大姨妈前后……”

“说起来这也是神界的一桩异闻,凡人职业者在传之后,大多都能重塑身躯,修改面容;强大如神祗,更是能消除凡人的种种弊端,除却少数极端女权至的神明泯灭了自己的生殖能力之外,大部分的女性神明至少会杜绝掉每个月一次的例假……唯独冰雪女神没有。”

“你说这背后,是不是有其他什么原因?”

饶是以年男子这么波澜不惊的态度,都被黑猫这一番话说得眼皮狂跳。

他忍不住放下手的扫把,又好气又好笑地训斥道:

“作为曾经的圣徒,难怪女神大人把你永久恒定为一只黑猫,跟着我这种平庸之人……”

“这种渎神言论,换成其他神职人员,你恐怕早被剥了皮!”

黑猫不屑道:

“渎神言论怎么了,我这可是女神殿下亲自诅咒的身体,除了教皇谁能把我剥皮?你来挠我试试?”

“说起来当初真的是遗憾啊,我作为圣徒,见到女神容颜之后,情不自禁地陷进了爱河;当时我差点吻到她了你知道吗?事后女神虽然发怒,但没有杀死我,反而只是轻飘飘地封印了我……你说,她是不是喜欢我?”

年人:“……”

“女人,真是难以捉摸啊……”黑猫挠挠爪子,一副花丛圣手的样子。

“让一让。”

年人冷不防地挥着扫帚,把黑猫地位置扫开。

黑猫恼羞成怒:“杰洛特!你是故意的,你吃醋了!你也喜欢女神殿下,是不是?”

杰洛特拿着扫帚,沉思了一会儿,缓缓摇头:

“应该不是。”

黑猫怒道:“你给我说清楚,是,或者不是,什么叫应该不是?”

杰洛特叹气说:“我较愚笨,虽然虚岁四十,但还不知道什么是喜欢。”

黑猫哈哈哈大笑:“可怜的老处男……”

“看在你还有自知之明的份,我不和你……”

忽然间,黑猫的声音戛然而止。

因为向来无人问津的教堂大门,竟然被一股强大的力量给推开了。

烛火的阴影,杰洛特和黑猫看到了一个高傲冷漠的影子。

他藏在巫师法袍之下,眼睛是绿色的,宛如狼群的头狼。

“冰雪女神的教堂?”

“野火城这种被神明们遗忘的土地,也只有冰雪女神才会建立教堂了。”

“不过我没记错的话,这里只有一个二阶神术师吧?”

他背后,出现了一群黑簇簇的影子,他们低声哀嚎着,相互撕扯着衣服,俨然是活尸!

“确实没错。”

杰洛特放下手里的扫帚:“我只有二阶。”

冷漠的黑旗巫师冷笑一声:“那不耽搁了。”

“给我去死吧。”

说罢,那些活尸便疯狂涌入。

黑猫迅速跳到了杰洛特的脑袋,紧张道:“区区活尸,杰洛特……我们快逃吧!”

杰洛特看着那些涌入的活尸,坚定地抓起旁边的戒律棍:

“不可能。”

“我要守护教堂!”

“话说,你不是女神亲自诅咒,不会死的么?为什么会怕活尸?”

黑猫沉默了一会儿,才僵硬道:

“我怕疼。”

教堂外,那刚刚准备离开的黑旗巫师听到这番对话,还忍不住笑了一下。

还挺幽默。

可惜马要死了。

这名黑旗巫师身后插着六根旗子,在黑旗巫师协会的地位已经是层了;今夜的行动,他负责的是东区,在行动之前,他调查过,唯一可能形成威胁的是冰雪女神教堂可能潜藏的力量。

现在看来,是他多虑了。

杰洛特是个资质平平的二阶神术师,冰雪女神的大本营在旧大陆,对北大陆的眷顾少的可怜;至于其他神明,因为艾法莉亚的缘故对野火城已经彻底失去了施展神迹的兴趣。

这也是无主宰选择野火城作为伟业开始的重要原因。

“今夜过后……”

“我们都是永生不死的了。”

他的心情愉悦了起来。

按照之前的安排,他很快在一个隐蔽的地点,建立了传送门。

来自活尸沼泽的活尸们,快速涌入野火城的东区。

很快的,那些还在沉睡的冰原人们,会明白什么才是真正的炼狱!

一念及此,他看向了双月广场的方向。

在那里,恐怖的黑色光辉不断刺出,仿佛要刺破天穹和整座城市。

已经有人惊慌失措的大声呐喊了。

“看来一切顺利。”

“无主宰的降临仪式完成了。”

他愉悦地吹了声口哨。

只是下一秒,他回头想要看看冰雪女神教堂的战果的时候,却看到了一地的活尸。

而那只黑猫,和神术师杰洛特,已经不翼而飞了。

“什么?”

他愣了一下,旋即脸浮现出怒意:“居然敢耍我!”

黑旗巫师猛地开始吟唱某种快速咒语。

他要找到杰洛特的位置。

然后杀掉他。

……

野火城的各个角落里,类似的场面悄然演着。

城防卫队的被调离,而塞巴隆家族卫队已经和巴内斯一样被腐蚀控制,他们对活尸的入侵视若无睹,任由黑旗巫师们建立一座又一座传送门。

大量的活尸这么闯进了冰原人们的家园。

街头巷尾的战斗惊醒了这座城市。

唯一算是好消息的是,冰原人们天性顽强,在深夜里遭遇活尸的围攻,也展现出了强悍的反抗能力,整座城市并没有立刻沦陷,而是陷入了拉锯战之!

对于这一点,黑旗巫师们并不满意。

他们在等待双月广场方面传来的消息。

可惜他们的首领迟迟没有发布消息,他们不能进入下一阶段的行动,只能任由笨拙的活尸们制造破坏。

“这种效率,也太特么低了……”

有黑旗巫师低声吐槽。

伴随着时间一分一秒地流逝,他们渐渐感到有些不安来。

双月广场那边,似乎出了点意外。

……

双月广场当然出了意外。

事实,对徐楠来说,眼下的场面是挺意外的。

不谈其他,单单和阿坤学长的相遇,以及巴内斯提前的行动,都让他觉得人生真是充满了惊喜……

黑光照应下的巴内斯,外形和徐楠在活尸沼泽里遇到的畸变体颇为相似。

然而他自己似乎并没有意识到这一点。

“你们的坚持只是徒劳无功。”

“无主宰必将降临……”

“我的梦想也会实现,野火城会成为北地的明珠,这里将会变得前所未有的富庶。”

巴内斯低声呢喃。

与此同时,他正在和一个人影疯狂地扭打着。

大量的具有腐蚀性的射线自他身体里爆发出来,污染着双月广场的每一寸土地。

幸好阿坤学长及时出手,以强悍无的【莲花真气】,硬生生开出了一个临时的避难所。

此时此刻,包括舞台剧演员、巴内斯邀请过来的其他冰原人,都躲在避难所里。

艾琳不知所措地看着这一切,徐楠则负责安抚各方的情绪。

嗯,一方面是艾琳的情绪,她的身体里有所谓的【无主宰】很深的印记,既然已经出手打断了她的演出,徐楠自然不希望这小姑娘成为邪神降临的祭品。

另外一方面,则是安抚那位暴躁老哥的情绪。

“混蛋,你还要老子拖多久!”

“不说说好了一会儿行了吗!”

“说实话,你让我拖住这个怪物,我觉得很恶心!”

罗松一边和巴内斯的畸变体肉搏,一边发出暴躁的怒吼声!

徐楠只能默默地计算着时间,同时安抚道:

“快了快了……你再拖一会儿。”

他的本意是,让罗松拖住巴内斯,限制那腐蚀性的黑光,等到他计算好的时机降临,是他的舞台了。

只不过让他没想到的是,罗松看去拖的很吃力——这也很难怪,精灵武道家这种怪的职业,怎么看也不是很强力的样子。

徐楠有些担忧地看着罗松。

谁知道在这个时候,阿坤忽然拍了拍他的肩膀:

“徐楠学弟,不必担心。”

“罗松很强的,起码我强多了。”

“我的莲花真气还能撑一会儿,你想要拖多久都可以!”

徐楠松了一口气。

他真的怕自己等不到预计的时间段,从而导致了这座城市的覆灭。

罗松和阿坤的来临,让他更改了自己的计划。

只要他们能拖住,自己能更加完美地解决黑旗巫师的问题,甚至……腾出手来去对付幕后黑手。

现在,他已经基本弄清楚了所谓的幕后黑手的真实身份。

“星灵瑞尔……”

当徐楠默念到这个名字的时候,情绪有点复杂。

“是那个堕落的星灵,被柒血之神腐化的星灵,也是引诱儒勒误入超魔法明世界的那家伙……”

“在柒血之神被封印之后,它成为了漏之鱼,因为过于狡猾,所以一直在鬼母森林苟活了下来,并且偷偷影响着塞巴隆家族。”

“也只有它,才能拿到柒血之神的神造物品了。”

徐楠有些感慨,也有些庆幸。

庆幸的是,星灵的话,肯定邪神容易对付,特别是离开了自己世界的星灵,堕落之后,和普通的小邪神没啥区别,否则它也不必这么谨小慎微了。

感慨的是,星灵这个名词,让他想到了欣儿。

据说已经去了万神殿的欣儿。

她在那里,过的还好吗?

徐楠有些走神了。

然而在这个时候,双月广场突然传来一声怒喝:

“老子拖不住了!”

徐楠一惊。

罗松作为四阶的精灵武道家,如果他顶不住了的话,那得另想办法了啊!

结果下一秒,罗松的嗓门变得更大了:

“你他妈到底还要多久?”

“我真的是拖不住了……”

“我快把它打死了……”

所有人目瞪狗呆地看着月光下的战斗。

那看似占据了风的巴内斯被罗松一拳拳打在地,身体隐约有了崩溃的趋势……

“这……”

一时间,徐楠竟然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罗松一直在喷说什么拖不住了。他以为是打不过的意思。

没想到他居然这么耿直,自己让他拖住,他真的只是“拖”……

看着被打倒在地的巴内斯畸变体。

徐楠不由看了阿坤一眼,意思是学长你从哪儿找来这么一生猛的暴躁老哥啊?

阿坤温和一笑:“我都说了,罗松很强的。”

“学弟你可以放心,有我在,没有人可以伤害你的。”

“你有什么计划,大胆去执行行。我会支持你的。”

徐楠心头一暖,刚想说些什么,结果在这个时候,整个世界忽然微微一颤。

徐楠盼望已久的声音终于传来了:

“第四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