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无耻术士 > 第五十章 “彩排”
空气有些凝滞,在短短数分钟内,艾琳的表情变了一万种颜色。

到最后,她才忽然释然笑道:

“谢谢你。”

“城主大人,这个玩笑还算不错。”

徐楠默然无语。

我像是在开玩笑的样子吗?

魔鬼什么的,又不是没吃过,毕竟之前湖心岛上的低阶魔鬼戴强森的口感还犹在嘴边。

他还有一个专门针对地狱种族的称号呢!

不过徐楠也懒得解释这些东西,他很清楚在艾琳耳旁低语的存在应该就是控制着塞隆酒的源头材料的那位。

因为他早就听说,巴内斯对艾琳另眼相看,特别是在塞隆酒的供应方面,几乎有求必应。

也正因为如此,艾琳在书写舞台剧的时候,创作速度才流畅无比,比之前快了不知道多少倍。

这绝对不是什么魔鬼可以做到的事情。

至少也是小有神格的邪神!

徐楠看着艾琳,感知着她身上传来的种种危险信号。

他知道,这个女孩,和巴内斯一样,恐怕都是幕后黑手计划中的重要一环。

如果想要按照原计划,将其引出来,再由狮子王出面解决,那么最好不要节外生枝——至少在慕冬节晚会之前,不能打草惊蛇。

事实上,理智告诉他,这样也是最正确的处理方式。

否则一旦让幕后黑手洞察到了危机,缩了回去,对野火城的影响是无穷的。徐楠以后当这个城主,也不安稳,毕竟狮子王或者罗芒,不可能时时刻刻盯着这里。

但就这样放弃掉这个可爱的女孩儿,真的能做到么?

他在扪心自问。

格林的那一句真心实意的拜托还在耳旁,徐楠本以为自己已经冷血地做出了决定,但到头来,忽然觉得还是不忍心。

他想要做点什么。

他认真地看着艾琳:“既然你知道了那个魔鬼的存在,为什么不做点什么?”

“我可以帮你。”

“相信我,我有这个能力。”

就算他没有,失乐园也有;到了这种时候,徐楠忽然懒得去计算利益得失了。

然而艾琳却摇了摇头:

“谢谢您,城主大人,但我并不需要帮助。”

“可能你认为我已经丧失心智,但我自己却明白,我现在前所未有的清醒。”

“我只是一个微不足道的小人物,我想要完成我自己的梦想……我母亲的梦想。”

“我知道你想说什么,我可能会死的,但所有人都会死,不是么?”

“我想要完成这个作品,就算我死了,这部作品也会流传下来……”

她陶醉地闭上了眼睛,睫毛微微颤抖,似乎彻底沉浸在了自己的世界里。

徐楠注意到,她脖子上的绿色痕迹,变得越发明显了。

“不是地狱的符咒……”

这一刻,徐楠忽然有些痛恨自己的不学无术起来。

他的学识水平不足,艾琳身上附着的潜在仪式或者咒文,没有足够的辨别能力。

他只能猜一个大概。

“或许,你可以不借助塞隆酒,不借助那个魔鬼的力量,也能写出不错的作品呢?”

徐楠低声劝说:“既然你已经察觉到了不对劲,为何非要深陷其中?”

艾琳浅浅一笑:

“因为我知道自己的平庸。”

徐楠无言以对。

他能感觉到,此时此刻,艾琳的神智的确是清醒无比。

她并没有被扭曲,也没有巴内斯那种狂热的状态。

那一刻,一丝明悟涌上他的心头。

“样品1和样品2制造出来的药剂有着截然不同的效果。”

“如果说,柒血之神推销的假酒会让那个超魔法文明扭曲、疯狂的话;那么塞隆酒的效果显然并非如此。它会让人非常冷静和清醒,同时充满了创造力……”

“那副作用呢?副作用是什么?仅仅是上瘾吗?这说不过去!那个家伙到底想要什么?它到底又是什么人,为什么能得到柒血之神的神造生物?”

更多的疑惑,涌入他的脑海。

然而坐在他对面的艾琳,却开始自顾自地谈论起一些隐秘的往事来。

或许是徐楠的超凡魅力吸引了她。

或许是其他一些什么原因:她可能预感到了什么。

“……我母亲,在我很小很小的时候就去世了。”

“在我印象里,她是这个世界上最美丽的女子,我身上所有的优点都是遗传她的,除了***,这玩意儿大概是遗传我那个混蛋父亲的……”

“她是艾法莉亚人,她是一名很出色的作家、歌剧家……在艾法莉亚,她的地位很高;后来因为战乱,她遇到了我父亲,那个混蛋,只是莱恩王国最低级的一个士兵……他粗暴地强奸了她,然后没多久就死在了战场上。”

“我母亲生前的愿望,是创作一部足以流芳百世的作品;可惜她还没来得及完成,一切就被战争给毁了;谁也不知道为什么要打仗,后来我才知道,艾法莉亚世界被普罗世界的诸神给捕捉了,这是一场世界之间的战斗。按理说,我应该很痛恨普罗世界。”

“但我做不到。”

说到这里,艾琳脸上露出明显的追忆之色:“我曾经回到过艾法莉亚的丛林里。”

“那里四季如春,温暖无比,没有战乱和纷争;对于野火城的人来说,那里简直是天堂。但我的族人们,因为我的血统而仇视我……有些人试图在我身上宣泄战争对他们造成的创伤……当然,我不会暗地里怪他们,我只会直接开口骂他们……”

“后来我来到了野火城,这里的人接纳了我。我逐渐认识到,冰原人们也并不愿意发动战争,东部王国曾经有无数家庭,在艾法莉亚的丛林里破碎……战争本来就无所谓对错,于是我接受了这一切,我在这里活得很开心。”

“我曾经想过,如果哪天死了,请务必将我埋在城北的公墓里,毕竟那里都是我的老相识,以后死了也不寂寞,哪天晚上不安分爬起来不用走几步悄悄隔壁的墓碑就是老朋友……”

说到这里,她无声地笑了,仿佛在诉说一件与己无关的事情。

徐楠轻轻握住了她的手,他能感知到她的心情。

她是真的不在乎生死。

或许这么多年艰难的活着,对她来说,已经足够折磨了吧。

哪怕表面上那么豁达潇洒,却被自己的族人所排斥,多少有些难过的吧?

“我其实只有两个心愿。”

艾琳将一块小饼干小心翼翼地放在手心里,画着好看的纹路:“第一个,就是完成我母亲的遗愿,创作出一部堪称伟大的作品。”

“第二个的话,可能就有点奢侈了。”

她有些不好意思地笑笑:“我母亲生前曾经说过,每一个艾法莉亚人死之后,都该落叶归根,他们将被埋葬在祖树之下,成为丛林的养分,回归丛林是我们最后的归宿。”

“当然,我算不上纯正的艾法莉亚人,我也不想变成什么养分,城北公墓才是我的归宿……不过我还是想看看,母亲口中神圣无比的祖树是不是真的高耸入云呢……”

客厅里安静了很长一段时间。

艾琳忽然抬头,看着徐楠的眼睛:

“我会死么?”

徐楠轻轻地点了点头。

通过他这些天的调查和检索,基本可以确定,巴内斯和艾琳,两人就是幕后黑手选中的最重要的棋子。通常来说,这样的人,在承受了邪神过多的压力之后,死亡是不可避免的。

除非,现在就有人杀了那个邪神。

但显然,徐楠做不到,连多年前斯蒂芬桑的执法队都做不到的事情,这世上也没有多少人敢打包票说能做到。

毕竟,当时可是出动了斯蒂芬桑八叶级别的人物——八叶几乎个个都是传奇强者,不是艾玛这种水货六使徒可以比拟的。

“那就有些遗憾了。”

“不过我真的没有退路了,我已经做好决定了。”

艾琳站了起来,在夕阳下伸了个懒腰:“我要去完成那部作品。”

“没有人可以阻止我。”

“最后,谢谢你的小饼干。城主大人。”

说到这里,她俏皮地眨了眨眼睛,缓缓地消失在了楼梯上。

“格林那个蠢货不可能会烘焙。”

这是她说的最后一句话。

徐楠坐在客厅里,无声地笑了笑。

他忽然很想强行阻止艾琳书写那所谓的结尾——因为他已经猜到,这部,这台歌舞剧,这所谓的精彩结尾,应该就是那幕后黑手计划最重要的一环。

它可能是邪神本尊的复活仪式,可能是邪恶的献祭仪式,也可能是降临仪式。

“这操蛋的异界!”

徐楠忍不住吐槽了一句:“怎么我跑到哪儿,邪神就跑到哪儿?”

埃莫兰、柒血之神、塞隆酒的幕后黑手……徐楠甚至怀疑自己接下来能把普罗世界的邪神们刷个遍。

他控制住自己的冲动,告诫自己:明天,就是那幕后黑手水落石出的日子了。

他必须做好一切准备,来对抗那可能降临的黑暗。

毕竟此事关乎的,不仅仅是艾琳或者巴内斯一人的性命,而是整座野火城的安危!

过了一会儿,徐楠总算控制住了自己的情绪。

他打算默默离开艾琳曾经的屋子。

只是他在离开的时候,忽然在小巷口,看到一个熟悉的人影。

那人穿着燕尾服,仪态很端正。

他站在月光下,浅笑着看着徐楠:

“跟我去参观一场晚会吧。”

“苏先生。”

徐楠看着巴内斯,心里忽然涌现不好的预感:

“我记得明天才是慕冬节。”

巴内斯呵呵一笑:

“的确如此。”

“可是,任何精彩的晚会,都需要提前的彩排,不是么?”

徐楠瞳孔一缩。

幕后黑手的动作,居然提前了!

……()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