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无耻术士 > 第三十一章 坟头华尔兹?
在那个头颅出现的那一瞬间,大地仿佛轻微颤抖了一下。手机端

徐楠甚至依稀看见,那个狰狞的头颅略微调整了一下角度,以一种邪异而空洞的目光注视着他们所有人。

哪怕那个头颅在他们的脚下,他们也有一种被神明俯瞰的感觉!

“这是……”

徐楠的话还没有问完,耳旁忽然传来一阵喧嚣无的念叨声!

这些念叨声宛如诵经似的,充满着邪念和恶意,对徐楠的精神意志发起了潮水般的攻击!

如同有数百人在他耳旁倾诉着不同的情绪,那些负面的故事、那些艰苦的历程、那些令人绝望的歌声……

徐楠沉默了一会儿。

下一秒,他下意识地捂了捂耳朵,猛然破口大骂:

“你特么逼逼叨什么呢?”

“再在老子耳边碎碎念,信不信我找百万水军喷死你?!”

“靠……是真的烦啊……不过你们古七神的手段也太low了吧?这是你们用来扭曲生灵的办法?传教全靠碎碎念?”

他的表情有点烦躁,又有点无奈。

这会儿徐楠也看出来了,这个狰狞的头颅,多本和柒血之神有关系,否则拜血教徒和畸变体也不会出现在这里!

艾玛或者斯蒂芬桑,他们一定是知道的。

徐楠之所以怒骂出声,一方面的确是被这种强大的意志入侵弄的有些心烦意燥,另外一方面却是在试探柒血之神的意志。

一般来说,辱骂神明都会被其感知到,大部分神明都会在力所能及的范围内给予一定的惩戒——神明不可辱,这是普罗世界的铁则。

如果这个头颅真的是柒血之神的脑袋,那么徐楠这么做,必定会遭遇一定的惩罚。

他倒不是真的不怕死,而是有大佬罩着才不怕!

因为在刚刚那一瞬间,柒血之神的碎碎念引发了罗恩术士的血脉检定,不仅失乐园保护措施出现了,罗芒也瞬间得知了这里的情况;另外一方面,徐楠意外地发现,自己居然能轻易豁免柒血之神的【逼逼叨大法】!

【你遭遇了神明领域的本能威吓……】

【意志检定通过,你不会受到任何损伤。】

【是否激活天赋-萝莉控-领域-勇气?】

连续三行信息出现在了徐楠眼前。

他仔细看了下,发现自己遇到的异常情况,应该只是柒血之神神威的本能体现,任何进入这个范围内的生灵,都会受到它的精神污染和意志攻击!

此时此刻,除了艾玛和徐楠之外的所有人,都露出了痛苦的神色,他们半跪在地,艰难地凭借着自己的意志力,抵抗着来自古邪神的恐吓。

哪怕是强大的葛雷,也变得冷汗连连、面色苍白如纸。

柒血之神的强大,可见一斑。

即便是安然无事的艾玛,也在一个劲儿地给自己加持豁免类的法术,而且她身闪烁起各种亮晶晶的物品,面有强大的奥术气息,估计都是来自斯蒂芬桑的好东西。

徐楠琢磨了一下,自己能轻易豁免掉柒血之神的恐吓,大概有两方面的原因:第一,自然是罗恩术士强大的血脉效果。

罗恩术士最容易被人注意的,其实是各种怪的特质和一定的炼金学能力;但术士几乎最顶尖的豁免效果却很容易被人忘记。然而徐楠明白,在实战,强大的豁免能力价值千金。

别说和神明斗智斗勇这个层次了,哪怕是最简单的冒险生涯里,强大的血脉韧性可以大大降低你在各种震慑、迷幻类法术丧命的可能性!

这其实是罗恩术士血脉,相当宝贵的一点。

而第二点,大概和徐楠是个地球人有关系。

在真知灼见的帮助下,徐楠解析出了一点柒血之神的神威威吓的原理。

所谓的逼逼叨大法,不外乎将大量带有扭曲精神和意志效果的超额信息,直接灌注入你的脑海之。

人类并非是没办法消化这些情绪或者故事,只是在压力过大的情况下,终究还是更容易垮掉。而一旦精神崩溃,你的潜意识会寻求最近的避风港——自然是柒血之神本人。

然后你会成为一名合格的拜血教徒。

这种办法对普罗世界的生灵来说,简直是屡试不爽——他们生活在一个信息量偏少的时代,同时处理这么多信息对他们的大脑来说负担太夸张了。

但对于地球人来说,是另外一种情况了。

二十一世纪的地球人早习惯在信息大爆炸的时代生活了,他们处理信息的能力更强更迅速,承受能力也要好得多。

在这种情况下,徐楠才能在被柒血之神的逼逼叨大法先手的情况下,反手开喷一波……

可惜后续的反馈结果表明,柒血之神估计真的是快挂掉了,面对徐楠这种侮辱,他居然一点惩罚都给不出,让徐楠想搞个大新闻的心思彻底破灭。

罗芒那边没有出手,他也不敢继续浪了,而是选择开启了勇气领域!

当初徐楠控了黄吾,唯一获得的好处,是勇气领域的共享!

来自蔚蓝梦境的神明领域到了普罗世界,已经弱的微乎其微,大概只能起到一个准传法术的抵抗效果,但在勇气光环的笼罩下,那些冒险者们,也出现快速的好转。

他们耳旁的低语声逐渐消失。

不过想要真正缓过来,还需要一些时间。

“舒服了……”

徐楠掏了掏耳朵,发觉柒血之神的神威已经彻底被隔绝在勇气领域之外。

“你对你的小弟们很好嘛……”

艾玛看向徐楠的目光带着一丝惊讶:“你居然还会神术,难道你们罗恩术士的间谍大军已经打入天界神国内部了吗?还是说,这是属于你自己的底牌?”

徐楠耸了耸肩,今天才知道老子多牛逼吗?

难道【我妹妹是星灵,我兄弟是奥术帝国钦定的接班人,我女儿是蔚蓝梦境第一真神,我儿子拿了恐惧王座准备封神……】这种事也要告诉你吗?

当然,为了从艾玛口掏出更多关于此地的隐秘,徐楠还是故作神秘地说道:

“既然来了,总要多做些准备。”

艾玛露出果然如此的神色:

“我知道你对儒勒大法师的法师塔以及此地封印的柒血之神的头颅有所了解。”

“作为柒血之神的头颅的封印物之一,儒勒先生的珍珠塔一直起着非常关键的作用;斯蒂芬桑也一直观察着这里的异动。可惜从最近反馈的迹象来看,他的封印已经被破除了一部分。”

“既然如此,《古代封印公约》也不必遵守,是时候打开这座法师塔,看看儒勒先生给我们留下了什么了。”

徐楠心头一跳。

儒勒的法师塔,居然是用来封印柒血之神的头颅的?

这家伙也太生猛了吧?似乎没有罗芒说的那么坑爹啊!

作为斯蒂芬桑的前任首席,这位儒勒法师到底是抱着怎样怪的目的,给当初年轻的罗芒那种指点的啊?难不成是用预言术预见了罗芒会试图泡他的女徒弟,所以……

徐楠恶意满满地揣测着。

“看起来,我们被卷进了了不得的事件里……”

来自塞巴隆家族的冒险者小队队长泽波拉剧烈地咳嗽着,他的眼睛充满了血丝。

葛雷也有些忐忑地看着两名施法者:

“现在离开还来得及么?”

他现在后悔的肠子都青了。

在所有冒险者里,他素质最好,清醒的最早,听到了徐楠和艾玛的对话;他倒是没有觉得两人的谈话方式有多么不妥,毕竟施法者们都是古怪的。

令他在意的是,这座法师塔貌似和古七神有关系!

这种和神明有关的东西,在葛雷冒险的生涯里,没有一次不出幺蛾子的;幸好他向来对此敬而远之,这才能活到今天。

然而艾玛的回答却让他如坠冰窟:

“来不及了。”

“柒血之神的沉眠意志进入了活跃期,别说沼泽里潜在的威胁了,连地下那头狂躁的畸变体都能要了你们的命。”

“儒勒先生的法师塔,反而是最安全的。”

葛雷露出头疼的神色,他的反应看去有些迟钝:“儒勒先生?你对那位低阶法师用了尊称?”

在他得到的秘银堡的情报里,只是一个穷的揭不开锅盖的法师啊!

艾玛皱眉:“对斯蒂芬桑前任首席法师用尊称有问题吗?”

这一下,别说葛雷了,其余冒险者们也变得大惊失色。

斯蒂芬桑、首席法师。

这些信息便足以令他们动容。

这特么和情报以及传说根本不相符啊。

此时此刻,葛雷不仅想要将秘银堡的那个坑爹的朋友揍一顿,更想打开那些施法者的脑袋看看他们到底是怎么想的——

明明是斯蒂芬桑的首席法师,结果却跟在巴顿爵士这种很普通的领主身边晃荡,自称低阶法师;当初在申请法师塔地基的时候,秘银堡还有那位儒勒法师试图骗取高额补贴的记录;既然是首席法师,那么自然家财万贯,偏偏用的半沉式设计……

这特么不是误导人是什么?

葛雷心里一万头草泥马奔腾而过。

只是在这个时候,他忽然看到了小城宋嘴角微微的笑意。

不知道为什么,他心里忽然安定了不少。

“大人,您看……那位儒勒法师……”

他凑过去,低声咨询。

徐楠淡定一笑:

“一个不知所谓的老头罢了。”

他说的是真心话,那个儒勒法师不管如何厉害,坑了罗芒总归是事实;作为罗芒的弟子,徐楠当然对他没啥好感,没直接开喷已经是为维护失乐园形象而着想了!

葛雷顿时虎躯一震,只觉得小城宋先生的形象瞬间更加光芒万丈起来。

“我果然没有猜错。”

“这位小城宋可能是真正的传……否则,他不会对斯蒂芬桑的首席法师没有一丁点敬畏之心。”

“我这次大腿抱得……不对,是这次合作伙伴选的很正确!”

他沉思片刻,忽然从口袋里掏出六枚金龙令,悄悄递给小城宋:

“这是雨伞的钱,之外有所疏漏,忘记了身还有现金的……”

徐楠似笑非笑地收下了葛雷的钱,这位高级雇佣兵的小心思,他是看得明明白白。

真知灼见果然是好东西啊!

这是正常智商的感觉吗!

好爽好爽!

其余几个冒险者看到了这一幕,似乎也是恍然大悟。

泽波拉低声和他们讨论了几句,忽然跑过来,轻轻拉了拉徐楠的袖子:

“小城宋大人,不知道,您还有多少把雨伞……”

徐楠假装愤怒道:

“我是那种人吗?你们已经买过了雨伞,不需要再买第二次!”

泽波拉露出了忐忑和为难的神色。

下一秒,徐楠微微一笑:

“不过我看你们都被柒血之神的神威吓坏了,这样吧,我给你们弄点护身符……”

然后他不动神色地收下了泽波拉的钱。

大约有六七十金龙令的样子。

泽波拉不怒反喜,拿着徐楠随手掏出来的小卡片美滋滋地跑了。

“当初宣传饕餮的时候,该多印刷点小卡片,以后当护身符卖也不错……”

徐楠心里略有遗憾。

他其实也不想再收保护费的嘛!但是他知道,自己不收,泽波拉他们反而不安心,为了让小弟们安心,他也只好勉为其难啦!

金龙令在口袋里滚动的声音还是令人愉悦啊!

……

“学习了,还有这种收费方式……”

艾玛在旁边看的叹为观止。

“不过我想,我们该走了。”

她提醒说:“那只畸变体随时可能冲来。”

“进法师塔的方式,我猜你应该也知道了,那是在法师塔的大门前,跳一段斯蒂芬桑独有的华尔兹舞……”

“跟着我的节拍,我们只有一次机会!”

徐楠有些惊讶地看着艾玛:“你……你是在邀请我跳舞吗?”

旋即他反应过来,这儒勒大法师也太恶趣味了吧,把法师塔压在柒血之神的脑袋,还要跳华尔兹才能进,这特么岂不是是传说的坟头华尔兹?

艾玛露出了嫌弃的神色:

“抱歉,你误会了。”

“我这辈子,只会和心爱的女人跳舞。”

说罢,她不知道从哪里逃出来一个人偶,制作颇为粗糙,脸贴了一张艾玛手工画的姜苑迟的画像!

徐楠有些无语地看着那人偶,艾玛有些警惕地看着他:

“你想干嘛?”

徐楠摇摇头。

其实他想说的是,这种充气玩偶,我们失乐园能做的更精致逼真来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