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无耻术士 > 第二十八章 要不要给你一把伞?
小雨淅淅沥沥地下着,突变的气候并没有影响临时结盟的二人在活尸沼泽里的前进和探索。

葛雷穿着短款的斗篷,大部分注意力都在探索前方的道路,小部分则是在盘算自己到底吃了多少亏。

没办法,在刚刚谈判的时候,他彻底被小城宋的气势给压住了。

当时对方手里拿着那本魔法书,召唤着自己的追随者,一副自己不答应就开干的样子,葛雷怂了;因为在他的认知里,法师都是很谨慎的。

对方敢这么嚣张,一定是有所依仗。

“应该不亏……”

这么想着,他心里就平衡了;再往细里想一想,他反而觉得自己血赚,毕竟这么强大的法师在冰原上特别是野火城打着灯笼都难找。

“我肯定是赚了!”高阶雇佣兵继续安慰自己。

他用余光瞥了小城宋一眼,嘴角微微抽搐——画面之中,小城宋并没有使用任何法术避雨,他也不知道从哪里变出来一个改装的担架,他一个人坐在上面,底下四个星界哥布林抬着……

至于淅淅沥沥的小雨,自然有另外一只星界哥布林负责亦步亦趋地打伞,根本淋不着他!

“腐朽的施法者!”

葛雷心里很嫉妒。

这种场面,哪里是出去冒险,根本就是官老爷出去游玩好不好?

不过他也没有因此而忽视小城宋的强大。

废话,那十二只星界哥布林出现到现在已经三四个小时了,他都没有重新召唤的打算,这已经突破召唤术的上限了!

要知道,普罗世界大部分召唤法术的数量上限是六,小城宋能召唤十二只,说明他的专长里至少有法术翻倍的效果!

而现在又这么持久,证明他的魔力深不可测,奢侈到可以在冒险里随意挥霍的地步。

“很持久……不愧是伊芙琳公主看中的男人。”

葛雷心里默默叹息,敬畏之心更甚。

“还要多久?”小城宋的声音从身后传来。

葛雷转身,有些扎心地抹了抹眉毛上的雨水:

“应该就在附近了。”

“虽然没有准确的地图,但我手中的情报显示,那座法师塔不会距离这里太远……”

小城宋挑了挑眉毛:

“哦?”

“要不要给你一把伞?”

shit!老子像是买不起伞的人吗?

我们现在是在探险,活尸沼泽里到处隐藏着危险,你有这么多保镖当然敢光明正大地打伞,我还不想成为第一集火目标!

“不用了……”葛雷下意识地回答,结果他看到了小城宋严厉的眼神!

“好的,谢谢。”

行吧,这位法师先生看上去是面冷内热……

葛雷接过了小城宋递过去的一把雨伞,心里默默修改了对这位法师的判断——他是怕我淋雨感冒!

结果下一秒,一只星界哥布林跑了过来,跟他瞎比划。

葛雷有点懵逼。

“十枚金龙令。”小城宋言简意赅地说:“你拿了我的雨伞,不打算给钱吗?”

葛雷彻底傻了。

妈的,还有这种操作?

不是你硬要塞给我的吗?

这把破雨伞,值十枚金龙令?要不是在探险途中,老子不抽你……

雇佣兵的内心戏异常丰富,最终,他还是乖乖地掏出了四枚金龙令:

“我身上只有这些……剩下能打个欠条不?”

他看上去小心翼翼。

小城宋打了个哈欠,似乎是很不耐烦:“可以。”

旁边那只星界哥布林不知道从哪里掏出了纸笔,递到了葛雷手里,后者无奈之下,只能打了欠条;他仔细一看,这厮强买强卖,用的还是冰风领的名义!自己以后想要不认账都得掂量掂量了!

这个小城宋,不简单啊!

似乎是生怕遇到更多剥削,他在签完欠条之后,立马说:

“我去前面看看。”

然后人影便消失在徐楠的视界里。

徐楠坐在担架上,眯起了眼睛。

真卖出去了啊……这原价几十块一把的天堂伞,还是徐楠从地球带来的呢。

他本来是想试试葛雷的弹性,效果还行,看来自己这个小城宋的身份维护的不错。

至少在找到蛮荒开拓令之前,葛雷不会对自己起什么异样的心思。

至于找到之后,就另说了。

徐楠挥挥手,示意哥布林们停下休息。

施法者就要有施法者的做派,虽说哥布林抬椅子多少有点影响形象,但厉害的法师都有点独门的癖好,说不定这也能成为葛雷他们心里脑补的依据呢?

没多久,丛林里传来稀稀落落的声音。

葛雷有些沮丧地跑了回来。

“没找到?”徐楠的声音变了音色,更加清冷,和宋小城不是一个路子,倒是更像他老妈宋英的风格。

“遇到了点麻烦。”

葛雷看了一眼徐楠,下定决心似的说道:“其实我也不知道法师塔的具体位置,我的所有信息,都源自于我在秘银堡的朋友。”

“你是我见过的准备最不充分的冒险者。”

徐楠居高临下地说:“你能活到现在,真的是个奇迹。”

“告诉我更多信息,我试着用占卜法术。”

其实他压根不会占卜法术,最多跑去失乐园发帖问……

“法师塔的主人,名为儒勒.爱默生。”

“他的实力大约在三阶左右,最多四阶。据秘银堡的法师塔备忘录记载,这位儒勒法师曾经因为买不起昂贵的魔法池和观星台,选择了【下沉式】的法师塔设计;与其说是一座法师塔,不如说是一栋带好几层地下室的小房子。”

“因为下沉式的设计缘故,我朋友估算,这座法师塔其实早就沉到了地底下——这种推断合乎情理,毕竟这里是沼泽地带;而且这么多年来,大量冒险者潜入此地都没能发现法师塔的存在,也从侧面佐证了这一点。”

葛雷缓缓说道,右手打着伞。

这会儿他也不怕什么集火目标了,这可是四枚金龙令呢,不用岂不是血亏?!

徐楠露出了沉思的神色:“很正确的推断,你的朋友并非泛泛之辈。”

“居然是个用下沉式设计的穷鬼,早知道就不搀和了,估计他的法师塔里也没什么好东西。”

“这样吧,我用法术侦察一下沼泽下有没有建筑。”

葛雷点点头,他希望和对方结盟,目的就是借助对方的法术,发现自己找不到的盲区。

他静静地等候着。

徐楠假装低声吟唱法术——其实他哪里懂什么侦察法术嘛!

他不动声色地摸着大腿内侧。

别误会,他是在和刚刚苏醒的流火沟通,问她有没有在地下发现什么。

还真别说,流火误入活尸沼泽,的确利用金属仓附带的侦查能力,绘制了一副相对完整的地图,比哥布林们给的草图有用多了。

可惜流火本人被电的七晕八素,给出地图之后,又晕过去了,徐楠估摸着这和她穿越异界消耗了太多能量也有关系。

地图上,有一个巨大的红叉叉点,这说明在流火的侦查中,这是非常危险的地方。

“距离这里不远的地方……”

“的确在地下,但非常危险……我能感觉到,非常非常危险!”

徐楠故弄玄虚。

他认真严肃地看着葛雷:“按理说,这里不应该有这么多危险才对。”

葛雷也露出一丝惊异之色。

能让这位施法者说非常危险,那么事情就严重了。

难道是因为塞巴隆的人?

葛雷知道,这会儿再隐瞒也没有什么意义了,便开口说:

“事实上,除了我之外,还有一队人马正在搜寻法师塔的下落,他们来自野火城的地头蛇——塞巴隆家族。我观察过,他们之中最强的人约有准传奇的实力!”

“但他们应该威胁不到我们,因为我听说,他们搜寻法师塔很多年了,一直一无所获,这次进来,也只是每年的例行搜索而已……”

徐楠摇摇头:“不是他们。”

“而是法师塔本身。”

这一会儿,葛雷是真的懵了。

不是说那个儒勒法师很弱的么?他的法师塔,居然能给小城宋这么大的威胁感?难不成是自己的情报有误?

他的心思开始活络起来。

“不过无所谓,既然来了,总要过去看看。”

徐楠挥挥手:“你自己注意安全,一旦爆发战斗,我可未必能照顾的了你。”

葛雷愣了一下,很快打着伞跟了上去。

只不过远远看上去,他看上去就像是徐楠的跟班,基本上就是一只大号的星界哥布林。

……

活尸沼泽深处,一处凹陷的泥潭里,水滴正在缓缓聚集。

但所有人都能看到,泥潭底下,有一个圆形的石板,上面绘画着晦涩的奥术符文!

此时此刻,徐楠和葛雷站在泥潭的东边。

而西边,恰好也出现了一群人。

塞巴隆家族的五个冒险者!

徐楠皱起了眉头。葛雷也是觉得有点蹊跷。

“他们怎么找过来了?”

“为什么他们之前那么多次都失败了,但这一次,却能和我们撞上?”

“难道是他们一直在跟踪我们?”

葛雷心中思绪万千,但手中的兵器,已经握紧。

双方的气氛有点僵硬。

似乎随时可能爆发战斗。

对面的五个冒险者,也是满脸紧张的样子。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一个高傲而淡漠的声音响了起来:

“要不要给你们几把伞?”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