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无耻术士 > 第二十一章 你为什么这么熟练啊!?
拜血教徒们的脚步很缓慢,他们一边走,一边在低声吟唱着什么。手机端

徐楠不知道他们念什么鬼故事,反正他自己在随口念三字经,看去有模有样的是。

他跟着这群拜血教徒走了很久,足足一小时,才抵达目的地。

徐楠这会儿才看出来,这些信徒是绕着丛林走的,似乎按照固定的轨迹踩踏,这里面可能有玄机。

在丛林深处,他发现了大量的简陋民居。

这些民居大约都是拜血教徒们徒手构筑的,大多数用石头和木材磊成,居住条件非常之差,连个厕所都没有!

难道信了古七神,不需要拉粑粑啦?

徐楠脑洞大开。

根据他的观察,这些拜血教徒大部分都是普通人,只有少数牧师、祭司算是职业者,但等级不是很高,应该是他还没有接触到真正的核心圈子。

“古七神虽然同气连枝,但他们之所以被称为拜血教徒,还是因为他们的老大是柒血之神!”

“次的埃莫兰,只不过是古七神里的小角色而已,柒血之神据说才是古神的大敌,可惜后来还是邪不胜正,被人分尸的厉害……”

“这些拜血教徒的衣服的徽记很明显!都是柒血之神的信徒!”

同为拜血教徒,因为七神的关系,也是有区别的,毕竟事关信仰大事,亲兄弟也得明算账啊。

是以,七神的神术徽章都是不一样的,祷辞、教义也会有一些区别。

徐楠之前和埃莫兰打过交道,多少对拜血教徒有点了解,这群人绝对不会无的放矢,他们聚集在这里,一定是想要搞一件大事情!

可惜这些信徒沿着丛林走了一圈,貌似各回各窝了。

他也没能找到之前偶然看到的姜苑迟。

从徐楠的直觉来判断,她一定是混到了更高层,说不定正在研究怎么破坏古七神的计划!

徐楠有些心痒难耐,但他还是告诫自己要沉住气,邪教徒虽然是类dnd世界里最常见的经验小怪,但也是颇为凶险的对手。

他假装和其他人一样,找了个小窝钻了进去,然后悄然披隐形斗篷,开始在营地里侦察。

之前的观察,已经让他确定了这附近没有神术之眼之类的侦查法术。

更何况,隐形斗篷自带反侦察效果,徐楠对斯蒂芬桑的工匠还是非常信任的!

他在营地里溜达了一会儿,忽然看到一群明显是高级一些的信徒正在集结。

他们走的方向,好像是一个低矮的洞穴里。

徐楠屏住呼吸,丢了点技能点在潜行,增加自己的隐蔽程度,然后他跟了过去。

没多久,便到达了地点。

那是一处开阔的地穴,一个穿着血红色衣袍的绿头发女子站在最央,她的胸脯高高隆起,然脸蛋却异常狰狞——一道道血肉模糊的痕迹自她两腮划过,似乎是受到了很多折磨。

她的画风有点诡异,更诡异的是,她下面还穿着黑丝袜,鬼知道她是从哪里买的。

这玩意儿只有地球有,普罗世界可没有。

……

“今天的仪式结束了吗?”

绿毛妞的声音倒是蛮好听的。

红袍祭祀们纷纷点头。

“神对你们的进度很不满意!”

“我们需要更多的信徒!”

“他已经被囚禁了太久了,他渴望回归!”

她的声音,带着令人难以言喻的魅惑之力,当然,对于拥有【无耻之徒】天赋的徐楠来说不过是毛毛雨。

“我们都是神的子民,我们都是他的血肉,终有一日,鲜血将染红大地,吾等便能迎来救赎。”

绿毛妞还在继续传教,徐楠已经听得差点打哈欠起来了。

他听了一会儿,大致明白了,这活尸沼泽里,似乎是封印着柒血之神的一个……部件。

也不知道是什么部件,但这引起了拜血教徒的重视。

他们花费了千辛万苦,在这里建立了根据地,集结了信徒,准备将这个部件给释放出来。

当然,无论是什么部件,但凡是柒血之神真身的一部分,一旦出现在普罗世界,必定引起一番浩劫。

徐楠甚至怀疑,塞巴隆家族的种植园里的异状,都和柒血之神有些关系。

毕竟这些古神整天被封印着,闲得无聊找人唠唠嗑,随便一个普通人都得被他们的逼逼叨给弄疯……从那个监工的反应来看,八成是受不了柒血之神的唠叨,直接歇菜了。

不过这种事情,必定是经年累月的,想要释放出来也没那么容易。

徐楠知道,北地多英雄,不知道多少正义之士盯着这些邪教徒刷经验呢,一般来说,不必自己担心。他更在乎的是如何找到姜苑迟。

结果在这个时候,他突然意识到,距离自己不远处的一块石头有些怪!

徐楠心一动:

“难不成,学姐也在偷听?”

“她用的和我是同款斗篷?那应该有感应功能的!”

徐楠轻轻抚摸着斗篷的领口,不多时,不远处的那块石头在徐楠眼里自动现身,变成了一个蹲伏着身子的女子!

那女子的面孔精致美艳,不是姜学姐又是谁?

唯一让徐楠有些疑惑的是,姜学姐是戴了美瞳么?怎么眼神这么犀利来着……

他刚想打招呼来着,但对方也很显然发现了徐楠!

同款的隐形斗篷确实有相互破隐的效果,鬼知道斯蒂芬桑的那位工匠大师设计这个功能是干嘛,但徐楠现在觉着倒是蛮实用的。

姜苑迟歪过脑袋,看着徐楠,露出了疑惑之色。

她的眼里,充满了警惕!

徐楠先是诧异,旋即恍然大悟!

自己戴着欺诈者面具呢。

他刚想摘下面具打招呼,谁知道对方犹豫了一下,居然在脖子下摸索了一会儿,生生掀掉了“姜苑迟”的脸!

面具底下,是另外一张熟悉的面孔。

徐楠一阵无语。

原来特么的是个冒牌货,亏自己这么心!

有那么一瞬间,他甚至想拍拍屁股走人了。

反正不是姜学姐,那么这里的一切和他无关了。

结果对方却穿着斗篷跑过来了,拉着徐楠到了一个无人之地,低声道:

“你是皮罗斯?”

“之前是你向【红风车】写的信?我是安苏丽女士的弟子,六使徒之一的艾玛。”

“这些拜血教徒确实在图谋一些更大的活动,我会阻止这一切的,我现在需要……”

这小妞一阵逼逼叨,徐楠的头瞬间大了。

冤家路窄啊。

本以为是遇到了姜苑迟,没想到是她的追求者之一假扮的!

这个艾玛,徐楠可记得清清楚楚;次见面的时候,还是因为黑女巫、疑似被囚禁的先知巴贝拉预言出徐楠和姜苑迟的未来,因而搞得艾玛杀心大动,想要把身为失乐园大使的徐楠给阉割了的情况呢……

没想到自己刚来异界,交情好点的撞不,净撞妖魔鬼怪了。

幸好,他还没摘欺诈者面具。

当下他很淡定地说:

“没错,我是皮罗斯……”

然而他的声音被一个阴冷的嗓音打断了。

“没错,我是皮罗斯!”

一个身材瘦小的男人从洞穴后面走了出来。

跟随他一起的,还有许许多多的高阶祭司,以及那个绿头发的女人!

那可是个货真价实的神术师,估计受到柒血之神的独宠,实力强劲的很!

毫无疑问,他们的隐身戏法失效了。

“你背叛了斯蒂芬桑……”

艾玛掀掉了斗篷,露出一丝冷峻之色:“你想要设计杀我?难道不怕我老师的怒火吗?”

与此同时,她有些疑惑地看着徐楠:

“既然他是皮罗斯,那么你又是谁?”

徐楠干笑一声:“我是个无名小卒而已。”

“难道现在不应该优先考虑怎么跑吗?”

拜血教徒将此地围住了。

“安苏丽忙着和罗芒谈恋爱,或许一年半载都没时间管你。”

皮罗斯放声大笑,他脸的血纹很深,看去受到柒血之神的腐蚀很严重。

根据徐楠的推测,这家伙多半是斯蒂芬桑在外游走的法师,偶然发现了活尸沼泽里的情况,便向斯蒂芬桑发出警告。可惜在这个过程,他很快被柒血之神注意到并腐蚀了。

于是艾玛和徐楠便遇到了很大的危险!

不过徐楠倒不是很担心,艾玛作为安苏丽的弟子,又是红风车的六使徒之一,怎么说都有底牌的吧?

至于皮罗斯的说辞——也只有被邪恶能量腐蚀的脑袋坏掉的拜血教徒才会相信安苏丽会因为忙着谈恋爱而不问世事。

于是他很自信地对艾玛说:“拿出你的底牌吧。”

艾玛诧异地看着徐楠:“什么底牌?”

徐楠一脸纳闷:“难道你出来浪,安苏丽女士没有交给你什么保命的东西吗?”

艾玛露出一丝痛心疾首的神色:

“我已经很久没有联系导师了!”

“都是那个可恶的老头,把导师不知道拐到哪里去了!”

“失乐园的人,果然还是那么可恶,要不是老娘还领着他们的津贴,我非把他们都赶出斯蒂芬桑不可!”

徐楠默然无语。

“那我们现在岂不是很危险?”他有点蛋疼。

安苏丽真的没有给艾玛保命卷轴什么的?

这特么不科学啊!

“哈哈哈哈!”

拜血教徒们笑的很尬,典型的反派笑声。

他们宛如黑暗的毒蛇,从四面八方包抄了过来。

“没事,我自己也是非常优秀的空间系施法者!”

艾玛犹豫了一下,还是拉住了徐楠的手,猛地开始施展法术!

拜血教徒布置的魔法隔绝领域并没有阻止艾玛的空间法术。

嗖的一下,徐楠和她离开了洞穴,来到了丛林深处的一个空地。

不远处,是艾玛的单人飞行器!

“快跑!”艾玛话音刚落,便看到徐楠冲了过去,一头扎进了飞行器里。

“怪,你对我的飞行器的构造很熟悉吗?”

艾玛一边坐驾驶员的位置,一边诧异道:

“你来的动作……”

“为什么会这么熟练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