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无耻术士 > 第十二章 从未见过如此奇怪的要求!
那种悸动转瞬即逝。请百度搜索()进本站。

徐楠有些诧异地看了看巴内斯身后的那个人影,对方的面孔隐藏在斗篷里,他什么也看不清。

“苏先生,这边请……”

因为流沙地二小姐没有爵位,本身又有性别认知障碍,称呼起来实在是别扭的很。

所以会有不太好相处的传言。

但巴内斯算是个人精了,待人接物给人一种如沐春风的感觉,简直不像野火城的冰原人,倒像是东部王国的贵族。

徐楠点点头,在一群人的簇拥下,进了晚宴的大厅。

今天的晚宴当然不是为他单独准备的,而是塞巴隆家族每月例行的族内聚会。

塞巴隆家族太过庞大,分支也多,参加这些聚会的都是年轻人,说是族内聚会,其实是相互寻找配偶的交际场所;他们秉承了冰原人的豪迈和直接,在这种场合,一般看谁会去表白;更直接的是,表白成功后,大厅后面有为年轻男女准备的空置房间……

正因为如此,塞巴隆家族的香火才会这么旺盛。

徐楠的到来,自然而然地成为了众人的焦点。

有些人对他的态度很和善,应该是受到了巴内斯的授意;有些人则是冷漠和敌视,似乎是冰原人对东部王国的人天然的敌视;也有的态度暧昧。

这种社交场合,徐楠实在是应付的蛋疼,找了个借口说要厕所溜了。

只是很快的,他站在厕所面前,表情阴晴不定。

自己扮演的苏小姐,是女的,按理应该进女厕;但自己本身是个男的,进女厕不太好吧。

“对了,苏小姐认为自己是个男的,进男厕所,问题也不大!”

想到这里,徐楠欣然往男厕所里迈步。

“苏先生请留步!”

突然间,那名名为马丁的侍者不知道从哪个角落里里冒了出来。

“干嘛!”徐楠一脸不爽。

“咳咳,巴内斯少爷为您专门准备了客房,在二楼。”

“那里,有专用的盥洗室……”

马丁咳嗽了一声,表情也有点蛋疼。

此时此刻应该有不少男性塞巴隆家族成员在男厕所,你一个女的闯进去……很怪啊!

徐楠想了想,放弃“强闯男厕”的诡异行为,冷哼一声,便在马丁的带领下,顺着旋转楼梯往走。

巴内斯给徐楠准备的房间的确是贵客套房,位于走廊的尽头,有一个大大的阳台,刚好可以眺望野火城和整座庄园——可惜现在已经被冰雪覆盖。

房间里的壁炉早点燃了,里面燃烧着熊熊的柴火,给这深寒的北地带来了温馨的暖意。

这里的装饰和野火城的风格不太一样,倒是更接近流沙地的风格。

“这家伙,算是面面俱到了啊。”

徐楠心感慨无,他扪心自己,自己换到巴内斯的位置,未必能做到这么细。

此子必成大器!

是不知道实力方面怎么样。

在盥洗室里解完手,徐楠一身轻松,准备到处走走,打听打听塞巴隆的内部情况。

谁知道在这个时候,巴内斯托着两倍红酒,出现在门口,显然是准备多时了。

“有事吗?”徐楠的态度不冷不热。

“当然有。”巴内斯温和一笑:

“而且是关于城主大人的事情。”

他在“城主大人”四个字,咬的特别重。

徐楠沉默片刻,退回了房间。

……

失乐园,低阶术士交流版块。

在这里,如果肯花费一定恒金币,是可以单独建立一个私聊的小群的。

一个只有三个人的小群里,正在激烈地交流着——

【格林:我遇到徐楠大佬了!是真的!他的野火城,是我们塞巴隆家族控制的那座野火城!】

【费德勒:你确定?你们那里不是说是穷乡僻壤吗?野火城的评分有那么高?】

【雷克塞:徐楠大佬的老师是罗芒先生,有名师指导,眼光肯定不一样;话说他是怎么当野火城的城主的?】

【格林:他是流沙地的二小姐,拿到了蛮荒开拓令……总之,一言难尽!】

此言一出,费德勒和雷克塞两名术士顿时懵逼了。

流沙地的二小姐?那徐楠大佬居然是个女的!?

这不科学啊!

来自失乐园的内部消息都认为,徐楠的性别是男性!

除非失乐园的消息有误,又或者……他在扮演女性?

总而言之,这个消息,让小群的三人组彻底兴奋了!

他们三个,都是在北地的罗恩术士,等级很低,彼此之间偶遇了之后,便决定组成相互帮助小组。后来这个小组改了名,但依然没有改变初衷,只是多了一项日常而已。

很快的,小群里的激烈讨论缓和下来。

三名罗恩术士,暗暗下了决定。

“野火城,我来了!”居住在三叉戟城的费德勒毅然开始收拾行囊。

“野火城,我来了!”居住在德鲁伊之家的雷克塞也开始收拾东西。

“徐楠大佬,我带着我老婆来了!”

城堡内,激动不已的格林拉着自己的妻子去了。

小群里渐渐停止了消息的跃动,只剩下那个更改之后的群名——

【徐楠大佬北地粉丝团】

……

徐楠自然不知道,自己已经被狂热的粉丝盯了。

房间里的篝火熊熊燃烧,木柴发出噼里啪啦的声音。

巴内斯颇为绅士地递红酒,却被徐楠摆手拒绝;他也不介意,自顾自地拿着高脚杯来到了阳台附近,俯瞰野火城,悠然道:

“苏先生觉得,塞隆酒怎样?”

徐楠耸耸肩:“卖的便宜了,你们冰原人不会做生意,换我来,起码定价翻十倍!”

“好!”

巴内斯忽然大呼一声,露出欣喜之色:“只要您一直是这么认为的,从今往后,您是野火城的城主!”

徐楠露出不解的神色。

“塞隆酒的定价以及销售策略,是我们先祖定下来的,代代相传,从未变更过。”

巴恩斯露出一丝伤感之色:“多么愚昧的盲从啊。到了我父亲这一代,仍然是如此。”

“他知道南方的商人在偷偷笑我们的无知,但他依然顽固无。”

“我知道,他在遵守先祖的训言。”

“可是先祖的话,一定是对的么?以前,我也和父亲一样,对祖训言听计从,但后来,我梦到了一些东西,我恍然大悟……”

巴内斯将高脚杯里红酒一饮而尽,嘴角的殷红宛如血渍。

“是时候做出改变了。”

“无论是无主的野火城,还是塞隆酒愚蠢的定价和销售策略!”

徐楠看着他,问道:

“你想让我当野火城主之后,干涉塞隆酒的定价?”

巴内斯点点头:

“城主有这个资格。塞巴隆家族必须对城主效忠。你可以将塞隆酒定为野火城的特产品,我们联手,可以将定价翻好几倍,并且不再对南方进行供应……我们直接卖给北地的贵族们!”

“那些法师想买,尽管来野火城,来流沙地好了!”

“班陀港依然是我们的运输道路,只不过方向要改一改,为什么不近卖呢?”

徐楠心微微一动。

“之前的塞隆酒,是卖到哪里去的?”

巴内斯冷笑道:“我也不知道为什么祖先们要定下这种策略!”

“之前的塞隆酒,是卖到东部王国以南的林地诸国去的!”

“他甚至不允许我们在野火城出售!”

“哪怕我父亲松动了部分限制,但野火城和东部王国的配额也很有限。”

“东部王国的人对我们很不满,也有这个原因在里面。”

徐楠默然。

塞巴隆的先祖为什么会要制定出这么怪的销售限制?

他一直以为卖往南方的意思是野火城的南方,也是东部王国的腹地,没想到还要更远一些!

林地诸国,再往南,都接近风暴海峡了——度过风暴海峡是南大陆。

北地如此辽阔,塞隆酒也深受喜爱,为什么不近卖?

单纯的是因为无知吗?

徐楠不觉得。

他看着巴内斯,只觉得此人的状态有些不太对劲——他看去非常冷静,但眼神里,带着一种不可名状的疯狂。

这种眼神,他在那天的艾琳身看到过。

“我今天过来,是向你确认这个情况的。”

“野火城,穷了太多年了;塞隆酒,是我们唯一的资源。我不想在我的手,这项资源也继续被浪费下去!”

巴内斯张开双手,似乎想要拥抱远方的那座偏僻而冷酷的城市。

“我还得小时候,爷爷告诉我野火城曾经的盛况,那个时候,战争还没有结束,很多冒险者来到这里,旅店和酒馆的生意源源不断……不像现在,连做个妓-女,都凑不够镖客……”

“我想改变这一切。”

他的眼神宁静下来。

徐楠没有接话,巴内斯已经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或许他的演讲很有感染力,但徐楠却有着自己的判断。

房间里安静了一会儿,没多久。

巴内斯笑呵呵地说:“我会解决蛮荒开拓令的问题,希望城主大人能遵守和我的承诺。”

徐楠含糊其辞:“我只是想混个城主当当。”

巴内斯深深地看了他一眼,以为自己的演讲起到了效果,便从容退去。

徐楠却陷入了深思:

“这家伙,看去对他父亲很不满啊;搞不好要演父子相残的戏码?”

“他让我当城主,只是为了更好的卖酒?这理由虽然有点扯淡,但为了利益也说的过去。”

“但这塞隆酒……”

他眉头紧皱,正在思索间,忽然有人敲门。

“徐楠先生!徐楠先生!是你吗?”

那是一个有些激动的声音!

徐楠猛然大惊。

有人知道了我的名字?地球人?天界神国的人?

他刚想做些什么,那种源自于血脉之间的悸动再次出现!

那一瞬间,徐楠明白了。

罗恩术士!

是自己人啊。

徐楠沉吟着开了门。

门口站着一个颇为帅气的男人,和巴内斯有几分相似。

他手里居然还抱着一个昏迷的女人!

那女人很漂亮,在冰原人里也算是顶尖的姿色了。

“徐楠先生,我知道是您!”

“我是格林,我、我、我实在是太激动了。”

“这是我的妻子……请尽情地享用吧。”

“这是为了表达我对您的敬意和爱慕……”

说着,他抱着那个女人往徐楠的床丢。

徐楠当时懵了。

啥?

“你这是什么意思?”徐楠拉了拉格林的西装,满脸不解。

格林满面春风地冲着他鞠躬:

“拜托了!”

“请务必要她!”

“这是我最卑微的恳求!”

“祝您愉快!”

说罢,他调头跑,顺便把门给带了。

下一秒,他背靠着套房的大门,满脸欢喜的脸,却流下了绵长的泪水。

……

房间里。

徐楠一脸懵逼地看着床身材火爆的金发女郎,陷入了沉思。

这该不会是传说的……仙人跳吧?

从未见过如此怪的要求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