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无耻术士 > 第三章 喝完这杯,还有三杯!
破空声突兀响起,刀光借着雪堆的反射刺伤了年轻人的眼睛,锋锐的刀刃轻而易举地破开他那毫无防护的咽喉,鲜血静静地流了下来。

葛雷高大的身影依旧坐在马,手里提着年轻人的脑袋。

顿的一声,年轻人的冰原人手里的长矛砸在地,发出沉闷的声响。

城门口顿时变得混乱而紧张起来,卫兵们倾巢而出,将徐楠和葛雷包围在里面。

他们愤怒而紧张地用长枪指着这两名外来者。

然而葛雷却做足了姿态,他高傲地俯瞰这些卫兵:

“没有人可以对王国的贵族不敬。”

“更何况,这个人将武器指向了野火城的城主,你们……的城主!”

他的声音陡然变得高亢了起来:

“难道野火城不是东部王国的疆域了吗?”

“难道冰原人忘记了曾经的誓约?”

“又或者是,有人别有用心,试图阻碍新任城主的进城?!”

“你们想要战争吗?”

这家伙明显是个大忽悠,这种走南闯北的雇佣兵见多了大场面,瞬间把握住了卫兵们眼的犹豫和紧张,将事情闹得有些不可收拾起来。

徐楠知道,葛雷只有这么做,才能尽可能地保证自己和他的安全!

野火城很乱,但名义,这里依旧是东部王国的领地!

刚刚那名年轻人的行为的确构成了挑衅和威胁,作为城主的保镖,他有权处置!

城门附近的冰原人们非常愤慨。

这个以蓝色眼眸和棕色胡须著称的民族本来非常排外,年轻人的横死,瞬间激发了民愤!

不少人围了过来,试图对徐楠二人出手,但他们被卫兵拦住了。

卫兵也很难办。

他们也是冰原人,但他们要考虑的远普通的平民们要多。

关于野火城城主的消息,这几个月一直在冰原流传。

这一次,和东部王国强行指派的城主不太一样,据说这位新城主是有信物的!

野火城的各大家族、帮派和势力,都曾经对着那件信物发下效忠的誓言。

冰原人们很混蛋,但他们很重视誓言。

听说最近城内最大的家族——塞巴隆家族里一直有游荡的斥候进进出出,这足以让卫兵心里的矛盾更加纠结了。

他们不能也不敢对徐楠二人出手。

他们真是流沙地的贵族,杀了他们麻烦会很大,可能不至于会有战争,但他们几个,肯定变成替罪羊。

卫兵们面面相觑,不知所措,只是围着徐楠和葛雷。

葛雷趾高气扬地咒骂着,徐楠则是假装不屑和平民废话,一身演技只能全靠轻飘的眼神来支撑了。

“乡下人到底见识少啊。”

看着卫兵们不知所措的样子,徐楠都有点心疼了。

城门口的局势越来越紧张,在很多平民按捺不住,扬言要惩罚杀人凶手的时候,忽然有人喊道:

“巴内斯少爷到了。”

众人忽然齐齐地让开了一条路。

“快让开,别挡着少爷的马车!”

“巴内斯少爷一定狠狠地教训这两个外乡人的。”

“那可不一定,如果这个人真的有信物的话……”

众人议论纷纷。

徐楠心微微一动。

一架马车疾驰而来,在城门内侧停下,马车里走下来一个高大的年轻人。

和其他冰原人不一样,他并没有蓄须,所以看去很年轻。

他的长相很方正,表情温和,给人一种如沐春风的感觉,看得出来,这个巴内斯在野火城的威望很高!

“这是巴内斯.塞巴隆……”

“野火城里最大的家族的长子!塞巴隆家族把持着塞隆酒的配方,是野火城的土皇帝。”

“此人听说在野火城里很受欢迎,理由是经常接济穷人,而且平易近人。一会儿和他接触的时候,你最好小心些,不要露出马脚。”

葛雷低声告诫。

巴内斯大步流星地走了过来,笑容温和:

“我来迟了。”

“我早听说,流沙地的二小姐已经动身前往冰原,却没想到会这么早赶到。”

“您和画像里的一样美丽。”

他挥挥手,让卫兵们散去,态度恭敬的不得了。

“我代表塞巴隆家族和野火城的所有居民们,欢迎苏小姐的到来。”

他弯腰躬身,全是东部王国的礼仪姿态,没有半点冰原人的野蛮。

徐楠沉默了片刻,假装傲娇了一下,然后才从马背粗鲁地跳下来。

他压根没看巴内斯,而是自顾自地走向了城门里。

“是苏先生!”

他纠正说。

整个动作一气呵成,完美符合了资料里流沙地二小姐性别认知障碍的特征。

巴内斯愣了一下,似乎想起了什么,忽然满脸堆笑,陪着徐楠往里面走。

“我已经准备好了宴席,请您务必赏光。”

“对了,您的仆人们?”

徐楠露出气愤的表情:“都死了,一群废物。”

“我们在苏曼达荒野和鬼母森林的南部,遭遇了足足五次的袭击。”

葛雷表情阴沉地说:“我怀疑袭击和野火城的人有关系,希望巴内斯先生能帮忙查清楚。”

“查!”

巴内斯大义凛然道:“一定要查清楚!在野火城的领地内,居然有人敢袭击我塞巴隆家族的贵客,简直是不知所谓!”这句话带了些弦外之音,意思是,野火城是塞巴隆的地盘,不是什么城主的。

“苏先生,您放心,我一定会找到试图刺杀您的人!”

巴内斯只喊苏先生,不提城主的事儿,一副信誓旦旦的样子。

太浮夸了啊。

徐楠心暗叹。这个巴内斯,估计在野火城里也算是最顶尖的人才了。

演技还行,是用力过度了些,还不如葛雷这个高阶雇佣兵了。

“那拜托你了。”

徐楠冷淡地说:“我饿了。”

“请随我来!”

巴内斯颇为绅士地带路,旁边,自然有塞巴隆家族的仆人负责安抚平民们。

卫兵们松了一口气,纷纷让开。

到了宴会地点,葛雷找了个借口开溜,说是要去照顾马匹,其实是去寻找那件信物的线索了。

徐楠也不担心他会真的逃走,毕竟自己才刚到野火城,如果立马出事,他的酬金能拿到有鬼了。

……

宴会的食物很丰盛。

是气氛有点尴尬。

听闻“新城主”赶到,除了塞巴隆家族之外,其余的在野火城里颇有影响力的家族代表以及帮派头目都到了。

他们对那位“苏先生”的事迹略有耳闻,纷纷觉得有些棘手。

首先,这一次不同于以往。

以前王国指派的城主,基本都是没什么背景的倒霉蛋,死了死了,也没人替他们伸冤。

苏作为流沙地领主的掌明珠,如果不是因为特立独行的话,怕是受尽宠爱;即便如此,流沙地领主也不会完全不管苏的死活。

流沙地是实权封地,有自己的军队,是东部王国和大冰原的连接之地,一旦流沙地的领主真的怒了,派兵攻打野火城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

其次,是信物的问题了。

连卫兵们和平民们都知道的消息,他们这些人怎么会不知道?

最近几个月,野火城里,一直有传言说,有人拿到了信物,即将名正言顺地登临野火城的城主。他们一直在暗调查,包括塞巴隆家族。

当他们查到,信物落到了流沙地的人手里的时候,他们像吃了苍蝇一样难受;而当苏出发的消息传来,野火城的高层们更是炸了锅。

冰原人最重承诺和誓约,所以他们商量了很久,最终相互约定:如果对方真的有信物,让她当野火城的城主又何妨?

但,这只是表面的说法。鬼知道有没有个别冰原人违背了自己的民族秉性,暗行事呢?

苏被刺杀便说明了一切,别说葛雷怀疑敌人来自野火城内部了,连野火城内部势力都在相互怀疑呢!

于是宴会呈现出了两个极端。

一方面,是巴内斯陪着徐楠吃喝聊天,更多的都是巴内斯在介绍冰原的风土人情。

另外一方面,是其他大佬们的各自试探。

徐楠表面冷淡,其实将一切尽收眼底。

“看起来,每个人都可能是刺杀者,其以塞巴隆家族的嫌疑最重。”

“这特么简直是鸿门宴啊,幸亏老师给了枚卷轴,随时能召唤他的投影保护。”

徐楠这么想着,忽然,有仆人送来一壶香醇无的酒来。

巴内斯笑着介绍说:

“这是野火城最著名的塞隆酒!在南方,千金难求,在我们这儿,却可以尽情地喝!”

“来来来,苏先生请尝尝。”

徐楠点点头。

塞隆酒是为数不多的施法者们钟爱的酒类饮料,因为这玩意儿可以集注意力,在研究的时候,大幅度提高专注程度,对智力的提升也有一定的帮助。

在东部王国的南方,的确是有市无价。

他接过酒杯,颇为粗鲁地抿了抿,刚想评价——

【你服用了塞隆酒,你的专注有所提升】

【你服用了翠绿之灵,饕餮本色自动发动,翠绿之灵已被分解吸收】

徐楠眼睛微微一眯。

翠绿之灵,可是游荡者最爱的剧毒啊!

可惜徐楠有饕餮本色,除了带神术性质或者带诅咒性质的剧毒之外,他基本已经百毒不侵了!

这些人居然想要在宴会毒杀自己?也太搞笑了吧?

妈蛋,太欺负人了,徐楠随时准备掀桌子了——也是召唤罗芒的投影!

“好酒!”

他突然大声道。

“大家一起喝!所有人必须跟我一起干!”

“喝完这杯,还有三杯!”

他举起酒杯,对着巴内斯和其他人说道。

气氛忽然变得有些怪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