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无耻术士 > 第二百七十八章 愿效犬马之劳!
在黄吾之前,蔚蓝梦境诞生的图腾神净是些土鸡瓦狗,如鸟村的那群家伙,又如徐楠这样的,都是只有虚拟神格,没有真正神格的菜鸡。手机端

严格意义来说,这和星灵梦境的寿命是息息相关的。

一开始孕育的神明,都是没有神格的,后来才会拥有真神的象征。

在恐惧之神的认知,这个时间段的蔚蓝梦境,是不应该孕育出拥有神格的神明的!

他能从对方身感受到新生神明充沛的活力和源源不断的信仰之力!

黄吾的神职是……勇气!

这刚好是他的克星!

“该死,费尔兰多在搞什么?没把地球人的事情搞下去,反而把他们的勇气凝聚起来了?”

修依.葛来马头疼的厉害。

面对黄吾的真身,他不敢多做停留,化为幽灵形态立刻开溜。

黄吾伸出毛茸茸的爪子,轻飘飘地抓了一下,将恐惧之神抓成了重伤!

他狼狈逃走。

凯恩斯犹豫了一下,也追了过去,他对黄吾同样感到不适。

顾晓萌则是傻傻地站在那里。

她的脑海里,还回荡着黄吾的刚刚那句话。

“吾父,徐楠也!”

嗯,这是新生的神明在向世界宣告自己的存在和来历,再正常也不过的操作。

对于其他人来说没什么,但对于顾晓萌来说,不啻于晴天霹雳。

她原本对黄吾坚定的信仰,忽然开始有些松动起来。

她刚想问些什么,黄吾的身影缓缓消失了。

刚刚晋升真神的他,也无法长期在现实世界维持体型。

其余神术师却是很兴奋。

他们能感受到,体内汹涌澎湃的神力。这是荒野之神黄吾赐予他们的!

因为他的神职是勇气,所以这些堕落神术师们都跟打了鸡血似的,忽然觉得自己无往不胜了!

……

大楼外,凯恩斯在努力追踪。

他依然没有放弃从受伤的恐惧之神口询问身世的打算。

可惜他受伤太重。

冲到外面的时候,他只看到幽灵的影子闪过巷口不见了。

“可恶?去了哪里?”

凯恩斯眉头皱起,有些失落地站在那里。

过了很久,他才悻悻地离开,他终究是没有找到自己是谁。

漆黑色的街道,一道幕布徐徐被拉开。

“你是谁,为什么要帮我?”

恐惧之神阴测测地询问旁边那个青年。

他早知道,这家伙跟随自己很久了。

但是被黄吾重创之后,他的情况很糟糕,别说凯恩斯了,算是普通的职业者,他都有点怂,所以没有立马翻脸。

那人相貌清秀英俊,面对恐惧之神的质问,他微微一笑:

“咱们先离开这儿,这不太安全,千芒社的管制很严。”

恐惧之神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点点头。

……

“老师,这是怎么回事?”

宋白拉过徐楠,看着那只悠然自得啃蛋壳的生物,震惊之色仍然还没褪去。

徐楠心道你想问怎么回事我也想问呢!

本来想煮个狮鹫蛋,谁知道直接给他来了个真神!

而且还不是白羽鸡那种大路货,是货真价实的真神!

或许是因为天启术士的关系,黄吾和徐楠异常亲密,认贼作父也顺理成章——可惜他并不知道,自己这个爸爸在几分钟之前还想把他吃掉。

“不管怎么样,蔚蓝梦境总算有了一名真正的神明镇守。”

“我以后总算解放了啊,不用整天盯着北方的恐惧兽,或者天装太阳了。”

徐楠觉得无轻松。

勇气之泉事件虽然有些离,但是徐楠多少也有心理准备,很快接受了。

值得一提的是,黄吾居然是雌性生物,按照神明的年龄来看,还属于萝莉保质期内。

徐楠看着正在啃蛋壳的黄吾,忽然心一动。

“反正苏茜还没醒,要不,试试这个?”

“萝莉控天赋可以提供一种契约,获得契约者的一部分能力,黄吾作为蔚蓝梦境第一尊真神,神职领域和神力肯定都是一等一的啊!提亚马斯那种转生的强了不知道多少吧!”

“反正她对我的依赖程度蛮高的,不如试试看?”

想到做是徐楠的风格。

他支开了宋白,悄然对黄吾展开了萝莉控契约的签订流程。

黄吾配合的很。

【萝莉控契约签订完毕!】

【一阶段的萝莉控只能签订一名萝莉,如果想获取更多能力,请多多努力!】

【你获得了黄吾的领域-勇气!】

徐楠一脸懵逼。

“啊哈?这没有了?”

“不是说能分点神职能力之类的过来的吗?”

“怎么只有一个破领域?”

徐楠瞬间不淡定了。

勇气领域固然不错,但是这玩意儿除了打仗的时候和搞传-销好像也用处不大啊!

有时候,无谓的勇气,是鸡血而已。

签完契约徐楠后悔了。

虽然是真神,拥有真实神格,但图腾神和法则神还是不一样的。

在黄吾成长为古神之前,她能给徐楠提供的领域共享着实很有限。

在这一点,远远不如苏茜啊!

“血亏!血亏!”

徐楠忍不住疯狂拍大腿。

幸好苏茜不知道萝莉控的事情,否则等她醒过来,怕是会质问徐楠:明明是我先来的……呸呸呸,先打死再说!

“爸爸!”

黄吾终于吃光了蛋壳,身材魁梧的她声音却宛如天籁:

“有人过来了!”

徐楠微微一愣,很快的,宋白从山道传来信息:

情报显示,有大量恐惧兽绕开了阿尔索克大峡谷,正在往勇气之泉方向包围过来。

他们的目标,好像是勇气之泉山下的那些村庄。

徐楠挥挥手:

“去吧,孩儿,向他们展示一下你的实力!”

黄吾欢快地起飞,忽然间,她回头问道:

“爸爸我一个孩子嘛?”

徐楠想了想:

“我曾经还有一个儿子……”

“但现在不是了。”

……

h市郊外,一个荒凉的地点。

“这里很安全。”

恐惧之神满意的点点头:“现在你可以说你是谁了吧?”

那英俊青年微微一笑,忽然单膝跪地,卑躬屈膝道:

“在下早听闻恐惧之神殿下的赫赫威名,特意赶来,愿效犬马之劳!”

这一段话说的抑扬顿挫,把修依.葛来马说的一愣一愣的。

他沉吟片刻,总不好暴露出没听懂的事实:

“嗯……你想要什么……”

那人陈恳无地大声道:

“我想做您的儿子!”

修依.葛来马彻底懵逼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