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重回80当大佬 > 感言799 在商言商
王安公司的wps-book,是4月1日愚人节当天正式发售的。

天鲲的pb2掌机,则是还要早两个星期,315就开卖了。

所以截止到顾骜重返美国时,这两款产品已经分别卖了一个半月和两个月,局势已经有些明朗。

pb2是play-box-ii的缩写。

众所周知,其实天鲲娱乐早在10年前,就已经推出过初代的掌机,当时就叫play-box,只不过那时候的掌机是不支援插卡带的,靠降低系统的不确定性来提升运行稳定。

因此那时候的机器只能玩玩《美国方块》、《贪吃蛇》、《炸弹人》等几款游戏。

此后10年里,天鲲在家用机方面都出了两代了,第一代83年第二代88年,而掌机方面天鲲并未发力,始终卖那种旧货。

充其量是后来晶片和存储器先进了不少,把游戏机预设的游戏做成了4合1、8合1,让性价比看起来更高。同时机器做得更轻薄、电池更小。

还别说,这条自从83年后、起码有七八年没被重视过的产品线,销量方面还是不错的,一直扮演着公司忠实的现金奶牛。

不管行情好歹,在全球範围内每年至少卖出200万个,十年下来竟然也累计有了3000万的销量。

只不过这玩意儿没有后续卖卡带的收益,所以也就每台赚个几美元纯利润,这么多年累积下来也不过才两三亿美元纯赚,只能算是细水长流不无小补。

这个成绩或许很多后世玩家不能理解:一个那么落后的机器,居然能卖上10年都有人买……

但当时携带型娱乐设备确实少,经历过国内90年代的应该都知道,别说92年了,哪怕再往后五六年,你拿一个只能玩俄罗斯方块的游戏机,还是有人会玩的。美国人曰本人虽然比国内丰富超前至少一代,如今差不多也是这个样子。

本时空,任天堂的携带型竞品game-boy,倒也如期在1990年问世了,过去两年里颇抢走了一些生意,但也无伤大雅。

任天堂game-boy上的游戏制作水平和硬体要求,无非也就跟83年的fc差不多,一般来说根据摩尔定律,四五年前能在家用机上运行的游戏,过个四五年之后,掌机也能胜任。

而因为任天堂的新机器太过厚重,所以即使游戏确实更丰富更好玩一些,玩家看在天鲲的初代掌机厚度和重量都只有任天堂gb一半的份上,还是会给天鲲捧场的。

携带型就该有便携的分量和续航力。又不只是为了放在自家书房里、躲避家长“不许打游戏”的检查、以便偷偷玩的。

play-box有了初代那么好的成绩,系列名称当然要沿用下去了。这一次的pb2不但有十六色液晶屏,在支援的游戏品类方面,也基本上满足了86版天鲲学习机可以支援的游戏,以及部分1988年ps1刚出现时的低端游戏。

……

到旧金山的第一站,顾骜先视察了天鲲这边的情况,做出一些指导,也算是先易后难——游戏机市场上面临的竞争,肯定比个人电脑领域要小很多,顾骜的历史优势积累也更明显。

“这是天鲲公司今年的营销数据,ps今年前5个月的总销量是1300万台,其中北美市场550万台,曰本市场180万台,中国本土市场50万台。

加上此前1988~1991年度的累计出货量7900余万台,目前预估的全球ps保有存量已经达到9200万台,今年三季度暑期档结束后,肯定可以突破1亿。

pb2刚上市两个月,受限于各国经销商的反馈速度,目前只有北美和曰本的5月份销量统计上来了,其他国家只能给个预估。两个月总共卖出了大约270万台,销量非常喜人。

任天堂的gb,原本全球月销量保持在60万左右,美国20万,曰本30万。在我们的pb2发售后,任天堂gb的4月销量立刻下跌到了50万,本月更是跌到了35万。也就是说我们的进场,直接让竞争对手至少损失了四成的潜在购买者。”

历史上,任天堂的gb系列自从上市后,虽然没有短期内爆炸的销售表现,但也是一直细水长流,平稳卖到了21世纪前10年,包括后续的gbc和gba,常青树了近20年。累计总销量大约有2亿多台,平均一年1000多万、每个月100万。

如今这一世,从90年到92年一季度,没有天鲲跟它抢,能在相对蓝海的市场跑马圈地,任天堂活得倒也还算滋润,不过天鲲进场后,立刻就被压到了历史同期数据的三分之一,后续恐怕还会继续恶化。

为了应对天鲲的竞争,任天堂不得不把gb的售价从两年前刚上市时候的12500日元降低到9800日元,不过因为90年代初日元的汇率还没跌回去,所以1990年时12500日元的售价要对应美版的90美元,如今降价后美版依然要75美元。

天鲲的机器性能和画面表现都强得多,采用了如今算是黑科技级别的新式彩色液晶屏,卖得贵一点当然有贵的道理,每台裸机要188美元,比任天堂的贵了一倍都不止,可销量依然碾压对方,可见着实是贵得有道理,品牌也让消费者卖账。

“看来任天堂指望靠价格战略作抵挡的尝试,非常失败呀,这点做得不错,你有什么神来之笔的布局么?”看到这个结果时,顾骜也是忍不住讚赏了一句。

他凭自己的经验和直觉,认为任天堂虽然处于劣势,但也不该输得这么惨。

舒尔霍夫肯定是超额完成任务了。

舒尔霍夫内心很是得意,不过也没有在老闆面前显摆,他已经很适应东方式的含蓄职场表达了。

“其实也没做什么,我们当初定价的时候也考虑到过昂贵导致的销量下降问题。可是,我们的pb1也还在销售,并没有停产,如今售价是30美元。我觉得,消费者如果只是需要一个趁手的消磨时间玩意儿,完全可以去买pb1,如果追求高端游戏体验,那就来pb2,没必要入任天堂那种不上不下的坑。”

顾骜一听,觉得很有道理。

pb1已经10年了,10年前刚上市的时候也是要卖100美元左右的高档货,现在已经跌到30块了,真要图便宜的人,肯定入手这个啊。

同时这箇旧货再怎么降价,也不会有损二代机的定位逼格,这种高低配实在是很完美。

任天堂这边,应该是翻不起任何新的浪来。第一方游戏库衰竭,硬体上也没优势,雪球只会越滚差距越大。

……

鼓舞了一番舒尔霍夫及天鲲上下其他骨乾的士气、作出一番指示后,次日顾骜就马不停蹄赶去了王安电脑。

约翰.钱伯斯的业绩看起来没有舒尔霍夫那么耀眼,但他见到顾骜时的那股掩饰不住的喜悦和感恩姿态,却是比前者更甚。

一见面,他就恰到好处地向老闆彙报:

“老闆,我……近日得到了一些邀请,是目前的参选者之一,比尔先生髮来的,说是希望我能拨冗加入他的筹委办公室,担任新经济战略方面的顾问……当然我肯定会以工作为重的,我只是告知您一下,听听您的吩咐。”

顾骜一听就知道是怎么回事儿,但他哪怕在自己手下也是装作完全不知道,而且非常自然而然:

“那你自己希不希望在影响国家产业战略方面有所建树呢?如果你只想安心赚钱,那就专心赚钱。当然你要是有抱负,我也不拦你,公共关係也是要维护的,比尔先生邀请的是你,你自己决定。”

这下轮到钱伯斯略感懵逼了:难道比尔先生的邀请真的跟老闆毫无关係?

“对不起,我还以为您和比尔先生一贯关係不错,我会尽量两边都维护好的。”钱伯斯只能这样应对。

“当然,我跟比尔学长关係是不错,他这些年来也确实请教过我一些产业战略和高新科技方面经济发展的窍门。说不定他就是觉得我这边的人挺可靠,而他现在毕竟身份高贵了,不好再找外国人当顾问吧。”顾骜脸色如常,就跟聊起跟一个老同学的交情差不多。

他去年和今年以来,跟比尔学长新加深的交情,当然是绝对不能说半句的。

但他过去那些年来的交情,又是应该大大方方承认的。

他跟索尼、摩托罗拉一起,为当年比尔争夺美南经发政策委员会位置时,就是有交情的,而且那个是堂堂正正的纯招商引资,凭什么不能说?

有所认有所不认,这才是最自然的演技。

钱伯斯也是大致知道那段过往的,他咂摸了一会儿之后,约莫是回过味来了:“难怪,那应该就是比尔先生比较念旧吧——这就好解释了,当时我听说摩托罗拉公司的克里斯.高尔文先生也被比尔先生引为新经济战略顾问之一了呢,跟我平起平坐。”

顾骜心说:不愧是老狐狸,做事儿就是滴水不漏,一碗水端平。

摩托罗拉的人也得到了同等待遇,那就更加不着行迹了。

毕竟当年顾骜、盛田昭夫和高尔文家族,在美南经发和州联会的两拨操作上,对比尔的帮助是一个级别上的。但索尼全部是曰本人,比尔不能请一个曰本人当顾问,就剩下顾骜和摩托罗拉两边各请一个。

“这么说,索尼应该没有什么人得到谘议方面的好处吧?”顾骜以反问地语气确认。

钱伯斯懂老闆的意思:“没有曰本人直接介入,但是好莱坞方面,传媒经济的顾问专家,似乎是一个哥伦比亚系的——虽然是美国人,但您知道的,哥伦比亚四年前就被索尼收购了。”

“我知道了,不谈这个了,先聊聊wps-book的业绩吧。”顾骜心里有数,就把楼歪了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