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重回80当大佬 > 第797章 智商不够冷静凑
“问题是经济,蠢货!”

“问题是经济,蠢货!!”

随着历史的车轮迈入1992年5月份,大洋彼岸的美国,一句新的口号开始响彻。

最近十几年来,人们从来没觉得这种空洞的口号也能如此朗朗上口,喷得挺带感的。

dc每况愈下,新秀崛起似乎指日可待,就等11月份了。

隔洋观火的顾骜,在看到了众生百态的下场,看到风口渐渐转变,觉得差不多是时候低调地回美国跑一趟了。

时机确实很不错。

因为在大洋彼岸,顾骜的wps-book已经上市卖了一个半月了。

竞争对手苹果公司的首款笔记型电脑,也几乎是前后脚上市。

这一次顾骜没有资源再在供应链上坑乔布斯一把,再说乔布斯也不傻,就算顾骜资源充足,人家也会提防的,不可能在同一个坑里栽倒两次。

所以美国那边的生意,似乎确实非常需要顾骜亲自坐镇指挥一下,目前王安和苹果的竞争显得非常激烈。

另一方面,中国这边短期内爆发的政策红利,也即将释放得差不多了。过阵子股市涨价高峰涨过了再回美国,也很符合他“嗅到哪儿钱味重就去哪儿佔便宜”的人设。

……

随着五月过半,沪交所即将放开涨跌停板限制的风声也越来越紧,大家都纷纷传说股票将会迎来普遍猛涨。

小道消息作用之下,吸筹变得非常困难,新股认购证也从两个月前想买就能买的状态,变成了现在有很多黄牛在黑市上倒卖认购证。

3月中旬、京城那边政策还不明朗的时候,一张可以认购30块钱新股的认购证,黑市价格才7毛钱。

到了3月底,国家确定了市场经济的提法后,认购证的黑市价立刻就跳涨到了1块8.

如今5月过半,随着涨停板解禁的风声,黑市认购证已经涨到了9块钱一张。相当于平摊到30块钱的新股认购价上之后,实际售价是39块——也就是说买新股的人实际付出的成本,比新股票面价溢价了30%。

未来听说要开放摇号,可这个时代的防转让监控机制太落后,摇号了也没法确保实名制,所以注定很多摇到的人也不会真买新股,而是转手就把自己摇到的认购资格在黑市上转让了,落袋为安。

这就注定了沪上市民,稍微消息灵通一点的,谁特么不想参加摇号?反正不买股票也能直接卖号,那就全民摇号吧。

当然比20年后沪江汽车限牌时候的摇号,还是要冷清很多倍。因为92年消息不灵通,胆子小的人还是佔了大多数的,投机倒把罪也还没废除,不像20年后人人胆子肥。

……

5月20日,一个星期三。

当天下午休市之后,晚间的新闻上就播报了第二天将正式放开股票涨幅限价,一时之间,沪江全市兴奋。

只可惜如今还没有网路,没有线上的聊天室和群供大家起鬨,所以大多数人都是围在证交所外面,一群群地打探。

整个证交所外围几个街口都是人潮攒动,怕不得有几万人。

“听说了么,股票放开限涨了!现在这么难买,明天肯定是要疯涨啊!”

“可不是么,老哥你这消息还是不够灵通啊,我听说是前几个月,顾爷就被市里面和国家金融监管的人请去喝茶摆脱过了,让他托盘的。顾爷都进去几个亿美金的资金了,相当于几十亿人民币!

现在买股票的,都是第一波响应国家号召的,肯定要给你点甜头树立威信,这就跟古代的商鞅徙木立信差不多,咱都是要被千金买马骨的。”

天地良心,顾骜总共就进场了15亿资金,还没张扬。

可是到了市民阶层,就被越传越玄乎了。这位造谣说有几十亿资金的,还算是收敛的。

有些想要哄抬别人当韭菜进场的,直接就宣扬说顾骜奉命入场百亿托盘。

一时谣言满天飞。

顾骜成了看涨股市的一方用来鼓动人心的最大利好消息。

“这些股票顾爷的资金也有买”,一时之间成了让中国人相信这些股票必定要暴涨的最大心理保障。

顾爷都看好的东西,怎么会不涨?怎么会没得赚?

一时之间,愿意进场股市的资金规模,竟比历史同期更加汹涌了好几成。原本可能全国也就七八十亿新钱想涌入沪交所,这一世直接破了百亿。

5月21日如期而至。

当天一开盘,就有规模以十亿计的资金,直接按照比昨日收盘价至少涨20%的幅度,封了天量买单。

少数人选择了在这个价格关口位试探性出货,但全部被成交扫货扫空。

还不到上午10点,心理价位在涨20%以内的保守者,就出局得差不多了——这些人毫无疑问都是3月份以前就进场的老股民,甚至有部分是当初被摊派认购股票的国有工作人员。

这些人当初拿股的成本比较低,意愿也不强,能稍微赚一点就离手,小富即安的,也属于正常。

不过那些5月份才拿认购证的人,肯定是不肯卖的——因为他们当初在黑市上弄认购证和其他资质相关的花费,就已经超出新股票面价格的30%了,对他们来说不涨至少三成再离场,就摊不平场外的隐性黑市成本。

这就注定了暴涨必须超过这个幅度。

当然了,也有一些其实良心比较平的小股民,本来是愿意在只涨20%价位就卖出的,但因为交易速度的缓慢、要排队等候,所以来不及卖出,股价就又涨了——

1992年,交易的电子化程度是很低的,沪交所今年刚设立了少数大户室,可以快速电话交割,而大多数小股民,都是要在大厅排队的。至于远程委託遥控交易,更是毫不存在。

沪交所的窗口数量又不够多,成交量一旦大了就要排队,甚至轮到你的时候股价已经变了好多。

上午10点半,想吸筹的场外巨量资金忍不住了,纷纷把全市股价拉高到超出昨日收盘价30%~40%——是那种不分个股,直接全局所有股票都涨40%的扫货巨单,后世人想想都很恐怖。

也就中国股市总流通值才百亿级别的年代,会发生这种事情了。要是按照后世万亿乃至十万亿级的资金规模,谁也无法做到全盘扫货了。

顾骜只是看看,根本没动。一个上午,全沪市成交额并不高,也才3亿多人民币,也就是说放开限价的第一个上午,换手的股票才佔到全国股市总流通股的2%。

吃过午饭,下午重新开盘之后不久,大约是2点钟不到吧,顾骜看到全局扫货的单子已经比昨天收盘价普涨了60%了。

抛售的人反而开始越来越少了。

这个跟炒房很相似,越是疯涨的时候大家越不急着出手,总想再捂着看看。尤其是那些上午因为排队慢、来不及交易掉的胆小股民,反而开始庆幸了:

幸好交易所成交慢,不然就亏了,低价的时候就卖掉了。现在多捏了几个钟头,又多赚了30%……

没有更刺激的事情了。

不过,在普涨达到60%以后,顾骜就注意到后续的资金追捧开始出现了分化——那些进场资金已经无力采取“全面横扫整个中国股市”的策略吸筹了,而是重点追捧绩优股和此前内幕消息比较热捧的股票。

兴业房产、豫园商场、申华电工等几只领头股票,出现了100%以上的涨幅,其他几只第二梯队的绩优股达到了80%多,而表现平庸的大盘股在60%涨幅后就开始随波逐流。

“按照目前市面上买单的30%规模,先放出抛单,试探一下买方的决心。”顾骜一个大哥大吩咐了他在沪江的马仔。

作为十几亿资金进场的大佬,他在沪交所当然是有最vip的快速通道的,连大户室都已经不足以形容。

所以仅仅15分钟后,其他各大庄家就开始收到交割成功的电话通知。

成交其实五分钟内就成交了,但成交后通知压买单的一方,还需要时间。92年节奏就是这么慢,有时候甚至仅仅是因为沪交所所有备线都佔线而延误通知。

仅仅这一波,成交量就达到了5亿多人民币,将近上午全市总成交额的两倍。

当最新的成交量数据放出去的时候,都颇为吓住了一些庄家,还以为有天量大庄要跑路了。

不过幸好“全市只涨60%”也还在他们的心理预期价位之内,倒也没人退缩。

那顾骜就不客气了。

熬到两点半,又是那么大规模的抛单丢了出来,最后尾盘在收盘前放出,消化掉了全日买盘的九成之多。好几只垃圾股的股价在冲到涨幅60%以上之后,重新略微回落跌破了60%大关。

买方资金开始集中在绩优股上,与卖盘再战。

最终收盘时统计,顾骜全天抛出套现了16亿人民币,占其总股本的一半左右,那些相对辣鸡的股票基本上都抛完了。

顾骜就当是给股民们上一课:别太狂热,股票不是什么买啥都涨买啥都赚的生意。买啥都赚是不健康的。

剩下的一半多筹码,集中在绩优股上,后续到月底,都能慢慢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