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诡秘之主 > 第二百零一章 混乱
对于置身真实梦境的情况,克莱恩装作没有发现,一边中止维持“死亡执政官”那边的自我投影,一边又试图从历史孔隙里召唤一个“我”出来,蒙蔽这处图铎遗迹的看守者,让本体能够悄然摆脱梦境,潜向秘密陵寝,完成破坏。

他目前只能维持三个历史孔隙里的影像,“死亡执政官”阿兹克.艾格斯是一个,隐秘状态的他是一个,苦修士首领阿里安娜无法确定算不算一个,为求保险,克莱恩再次召唤前,只能先行散去其中一个。

对于阿里安娜的状态,克莱恩除了怀疑是真人降临,还有另外的猜测,那就是这位黑夜修道院的院长在安曼达山脉察觉到自己过去的影像被召唤后,刻意进入隐秘状态,消失于现实世界里,让投影获得意识。这是完全可行的操作,尤其“隐秘”领域的权柄对自身在历史孔隙里的影像多半有一定的把握。

而对于这么一位隐秘天使,克莱恩无法通过“古代学者”维持历史投影的反馈确认祂的真实情况,只好不做变动,防止意外。

就在克莱恩即将召唤出过去的自己时,他置身于的真实梦境无声无息消失了,周围的一切回归了正常。

他正处于入口处的崖壁上,下方是耸立的深黑的雄伟的陵寝。

一位外表平平无奇的老者浮于半空,在地底苔藓发出的微光和崖壁内部石柱灯火的照耀下,平静地看着克莱恩,叹息着用古弗萨克语说道:

“你竟然不被我编织的梦境迷惑。”

这位老者头发已是全白,但足够茂密,脸上皱纹不多,长相没什么特色。

“观众”途径序列3的“织梦人”?不,至少是位天使……克莱恩精神一紧,没做回应,当即掏出银白的冒险家口琴,凑至嘴边,吹了一下。

这没有任何声音传出,但克莱恩的身侧,穿着阴沉繁复长裙的蕾妮特.缇尼科尔走了出来。

祂提着的其中一个金发红眼脑袋随即吐出了一个长方形钻石般的符咒,另外一个脑袋则用古赫密斯语诵念道:

“昨日!”

昨日重现!

这位信使小姐要从过去的自己处借取力量!

而相比序列1的“命运之蛇”,祂借来的力量能维持更久。

然而,那片符咒没发生任何变化。

浮在半空,套着灰白长袍的老者轻轻笑了一声,和蔼提醒道:

“不要在我面前用古赫密斯语。”

……赫密斯……这是第二纪存活下来,创造了古赫密斯语的那位赫密斯?“观众”途径的天使……心理炼金会的源头……克莱恩先是一惊,旋即品出了一点问题:

赫密斯参与战斗,阻止自己的意愿不是太高!

不,也许是祂故意表现出来的,为了麻痹我们……“观众”途径的非凡者最擅于玩弄人心……克莱恩脑海内刚闪过这么一个念头,蕾妮特.缇尼科尔另外两个脑袋已分别用巨人语和精灵语诵念道:

“昨日!”

那长方形钻石般的符咒瞬间被透明的火焰点燃,融入了虚空。

蕾妮特.缇尼科尔的身体开始急速膨胀,手中的四个脑袋同时飞起,落在了祂的脖子上。

这四个脑袋相继变得虚幻,重叠于一。

刹那之后,蕾妮特.缇尼科尔变成了一个巨大如城堡的布娃娃,身穿有着无数神秘符号,缠绕邪异藤蔓的黑色哥特式长裙,眼眸鲜红如血。

祂的目光扫过了来自古老年代的赫密斯,紧闭的嘴巴张开,却没发出一点声音。

那位“观众”途径的天使腾地闪过一阵微光,直接变成了一只白白胖胖的兔子。

“古代邪物”,“变形诅咒”!

那兔子一点也没惊慌,身体开始膨胀,变得足有半个山峰大小,一脚就能踩死克莱恩。

对于“观众”途径的天使来说,我认为自己足够强大就会足够强大,不会被外在的形象约束!

而随着兔子变成怪物,遗迹内部发现了微妙的变化,真实与虚幻交织,让蕾妮特.缇尼科尔有点分不清哪里是梦境,哪里是现实。

克莱恩能够分清,并注意到不仅信使小姐处在神话生物状态,那只兔子体表也布满了灰白的鳞片,各种花纹交织出一个个仿佛能连通心灵的立体符号。

天使真是可怕,一开场就用完整的神话生物形态……克莱恩感叹之余,甚至没敢多看,窥视知识,这一是时间上不允许,二是他的位格还不够高,看见完整的神话生物形态必然会受到影响,获得一定的负面状态,这在危险的战场里是必须规避的。

趁着信使小姐和巨龙化的兔子战斗,克莱恩一边借助狂风,往秘密陵寝落去,一边在心里用巨人语默念某个尊名,并探手往空气里抓去。

第一次,失败;第二次,失败;第三次,还是失败!

就在克莱恩的心灵岛屿上出现了一只又一只白胖兔子,让他必须拔高意识,做出对抗,无力再思考更多事情时,他本能前伸的右手,终于在历史孔隙里,触碰到了某个影像。

随着他手臂回拉,那影像飞快勾勒了出来,她是位女性,穿着深色的长袍,戴着宽大的兜帽,有一张秀美的脸孔和略显呆滞的幽黑双眼。

这是克莱恩曾经遇到的黑夜教会隐秘天使。

后来,他在迷雾小镇知道,这是“夜之国”的“天之母亲”,古神弗雷格拉的女儿,并怀疑对方成为了女神降临的容器。

既然苦修士首领阿里安娜的历史孔隙影像能一次就召唤成功,克莱恩肯定会试一试能否召唤这位。

他刚才一直诵念的是“黑夜女神”的尊名!

古代学者利用历史孔隙里的影像有一个难以克服的限制,那就是无法召唤涉及“唯一性”的事物,不过,类似这种“神降容器”,得看对应的历史孔隙影像承载有多少来自神灵的力量,有没有牵涉“唯一性”,同样的,如果想召唤阿蒙,本体不行,分身可以。

克莱恩为求保险,召唤的是贝克兰德大雾霾时对自己笑了笑的那位,结果三次就成功了!

当然,克莱恩相信如果不是女神默许,甚至提供了一定的帮助,现在的自己召唤一百次,一千次,甚至一万次都不可能成功。

那位秀美的女士没去看召唤自己的“古代学者”,直接转过脑袋,望向了下方的秘密陵寝。

整个地底遗迹猛然震动了起来,那座深黑雄伟的陵寝开始摇晃,出现波纹,似乎快要被移入隐秘的世界中。

就在这个时候,两条手臂直接从外界探了进来,一条按向巨大化的布娃娃蕾妮特.缇尼科尔,一条张开五指,抓向克莱恩。

这两条手臂都超过十米长,表面漆黑,流淌着黏答的液体,有一个个奇怪的凸起,它们或是骷髅的脑袋,或是立体的眼睛,或是带着倒刺的舌头。

“神孽”,斯厄阿!

地下遗迹内剩余不多的守卫们直接就疯了,或提剑砍杀同伴,或抬起枪口,瞄准自己,扣动了扳机。

克莱恩的皮肤开始干裂,意识被某种疯狂的感觉侵扰,竟无法做出有效应对。

他召唤出来的那位隐秘天使,依循着本能,收回目光,抬头望向了那两条仿佛来自噩梦深处的手臂。

巨大的恐惧让“神孽”斯厄阿的手臂轻轻一抖,既没能抓住克莱恩,还被蕾妮特.缇尼科尔趁机诅咒,长满了绿色的短毛。

紧接着,它们开始淡化,努力挣扎起来,试图摆脱隐秘状态。

而这个时候,这片地下遗迹的半空,又出现了三道人影,他们分别是罗塞尔大帝、鲁恩初代国王威廉.奥古斯都一世和由纯粹光芒组成的抽象天使。

查拉图召唤的历史孔隙影像追了过来!

这么多位天使同时降临于此处,仅是气息的影响,就让整个空间发生了震荡,更别提祂们还在激烈的战斗。

一时之间,那座深黑的陵寝晃动得更加激烈了,表面甚至出现了一道道不太明显的裂缝。

克莱恩对此一点也不意外,因为这正是他最后的预案:

当敌人太强,且有足够准备,没法创造机会,破坏陵寝时,就将大家引到一起,制造混乱!

这是当初拜亚姆城外那场遭遇给克莱恩的灵感。

当时有“神孽”斯厄阿和“人造死神”副产物远程出手,有“海王”考特曼、信使小姐蕾妮特.缇尼科尔和玫瑰学派一位半神参与,结果就是,一座无辜的山峰坍塌了。

此时此刻,克莱恩要让这片遗迹内的秘密陵寝像那山峰一样。

他就不信天使战斗到激烈处时,还能控制得住不破坏周围环境!

而这次的阵容远超当初!

还不够……那就再混乱一点……克莱恩一边控制自己的“灵体之线”,不让他们向上飘起,一边做出躲避,并感应灰雾之上的那片神秘空间,借助初步的掌握,让它轻轻颤动。

半空之中,灰白的雾气浮现了出来,雄伟的宫殿若隐若现。

“源堡”!

刹那间,贝克兰德城内,圣风大教堂高处的天空深沉了下来,似有风暴在酝酿。

一只正在眺望塔索克河下游,长着黑眼圈的鸟改变了目光的方向。

…………

贝克兰德郊外的“一号遗迹”内,魔女特莉丝被剥夺了好几种能力,遭受了重创,随时可能死亡。

砰的一声!

她倒撞在了崖壁上,几乎镶嵌进去,身上到处都是鲜血。

这个时候,她拿出了一件物品,那是长方形钻石状的符咒。

“昨日重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