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诡秘之主 > 第二百一十二章 第四幕(求月票)
已布满焦痕和裂缝的复活广场上,环境陡然变暗,多了宛若实质的阴沉与森冷,就连刺目的银白闪电都无法将这种感觉驱散。

戴莉.西蒙妮敏锐地察觉到有未知的生物正穿梭灵界,靠近这片区域,心中一下涌现出不好的预感,似乎已然看见因斯.赞格威尔借助这意外的变化轻松逃离,不知去向。

她身体难以遏制地一阵冰凉,就像回到了刚成为非凡者那会。

那个时候,因为某个意外事件,19岁的她失去了家人,误服了魔药,成为了“收尸人”,被放入“值夜者”小队。

魔药带来的影响和失去家人的创伤让她开始喜欢阴冷,忍不住靠近尸体,总是去墓园徘徊,在坟前睡觉。

这让她显得怪异,受到了别人本能的排斥,使得她不仅体温在降低,就连心灵都仿佛在慢慢冻结,变得冰冷。

她害怕这种感觉,依旧希望自己是一个活生生的人,于是本能地利用男士们对她容貌和身体的觊觎,交了一个又一个男朋友,想依靠身体的温暖对抗灵魂的变冷。

这样迷离堕落的生活中,她遇到了那个男人,总是温和倾听自己说话的男人,一直守在旁边,沉稳给予帮助的男人,面对涉及两性关系的玩笑时,会不好意思的男人,以诚恳的态度包容着队友所有缺点的男人,在自己调侃下一次又一次手足无措的男人,喜欢将痛苦和悲伤藏在心里以至于发际线早早后退的男人,遭遇危险时,绝对第一个站出来,将队友挡在身后的男人。

她变了,开始喜欢画老气的妆容,不再与别的男人靠近,只剩下嘴上的一点玩笑刻意表明自己没有明显改变。

可是,她依旧没来得及,没来得及见证那个男人熟练扮演法,消化魔药,晋升到序列6,没来得及看见他主动向自己伸出手掌,邀请自己跳一支开场舞,没来及参与他人生最后的那场战斗,没来得及告诉他自己内心的情感。

上一次,我错过了,什么都没来得及做,今天,我不想再这样……戴莉神情变得哀伤,嘴角一点点翘了起来,温柔,甜蜜。

紧闭着眼睛的她猛地从衣物暗袋内拔出了一个金属小瓶,丢掉塞子,咕噜喝掉了里面的液体。

她蓝色的眼影和腮红一下变得鲜艳,就连皮肤都透明了几分,她盘起的头发刹那崩解,将兜帽推开,向着四周飘散。

“遨游于虚空的灵,令人畏惧的上界生物,不可预知的到访者。”戴莉用简短有力的古赫密斯语快速诵念道,“我,我以我的名义,与您签订契约,祈求您离开这里!”

八“腿”白羽的因斯.赞格威尔身后,一道身影勾勒出来,这是一个血色的肉块,上面长着数不清的眼睛,插在一条又一条不同种族的手臂。

它要抓住因斯.赞格威尔的身体,将他拖入灵界,突然停顿了下来,将一道又一道目光投向了戴莉.西蒙妮所在的地方。

戴莉皮肤表面,一下凸显出了漆黑的蛇类鳞片,鳞片的缝隙里,白色的绒毛相继生长。

她双膝一软,痛苦地跪下去,可始终保持着通灵的姿态。

因斯.赞格威尔身上,那支羽毛笔自行书写了起来:

“未知的存在降临到了复活广场上,即将带走因斯.赞格威尔,不,它被戴莉.西蒙妮吸引了,它的审美竟然偏向人类,哎呀,它放弃了因斯.赞格威尔,它决定听从戴莉.西蒙妮的建议离开这里。

“真是让人意想不到,在通灵这件事情上,身为半神的因斯.赞格威尔竟然输给了只有序列5的戴莉.西蒙妮,虽然这位女士服食了‘灵之花’药剂,付出了极大的代价,但也没什么概率能赢勉强使用着‘阿勒苏霍德之笔’的因斯.赞格威尔啊。

“因斯.赞格威尔实在是太倒霉了,遇上了近乎0概率的事情!”

雷击之中,因斯.赞格威尔被神秘符号簇拥的漆黑眼眸内,一点血红的光芒亮起,又平息了下去,他握着羽毛笔的“手”再次于体表写道:

“又有个未知存在受到吸引,来到附近,试图进入现实世界……”

写到这里,羽毛笔霍然顿了一下,自行往下写道:

“来了,来了,它,是蕾妮特.缇尼科尔!不,蕾妮特.缇尼科尔在驱赶着周围灵界的所有生物,看了因斯.赞格威尔一眼,收回了视线,离开了这里,继续于附近游荡。

“因斯.赞格威尔太不走运了,太不走运了!”

因斯.赞格威尔高速移动的身体突地顿了一下,似乎受到了很大的打击。

轰隆!

粗大的银白闪电落下,重重劈在了八条腿的“怪物”身上,劈得因斯.赞格威尔往前腾起,发出不属于人类般的嘶叫。

他漆黑的眼眸中,血红的辉芒爆炸般扩散了开来,化作两个嗜血、残忍、疯狂的光团。

“因斯.赞格威尔再也难以控制住自己的情绪,保持住良好的状态,失去了大部分理智……”略显残破的羽毛笔越是书写,越是黯淡,渐渐停止了下来。

让人起了层鸡皮似疙瘩的嘶吼声里,无尽的黑暗扩散开来,将戴莉.西蒙妮和伦纳德.米切尔同时拉入了梦境。

但旋即而来的雷鸣和闪电,惊醒了沉眠者们。

因斯.赞格威尔八条腿一个后踩,于原地留下残影,极速奔向了正处于半失控状态的戴莉.西蒙妮,要将这个破坏了自己逃跑的值夜者残忍撕碎。

轰隆!轰隆!

一道道夸张的闪电下落,阻止了他的行动。

轰隆!轰隆!

八条覆盖白色羽毛,多有焦黑痕迹的怪异之“腿”连续迈动,半趴于地的因斯.赞格威尔绕着广场游走,躲避着雷击,寻找着杀死伦纳德和戴莉的机会。

渐渐的,还有一定理智的他发现了一个问题,那就是闪电的频率在变慢!

制造雷击找不到踪迹的那个人似乎已接近极限,灵性即将消耗殆尽!

因斯.赞格威尔心中一动,脸上露出了残忍的笑容,边高速奔跑,边用古弗萨克语低沉说道:

“你们都要死!”

他似乎已忘记了要逃离。

你们都要死……伦纳德.米切尔听到了这句话,却没有一点办法,因为他根本不敢睁开眼睛,无法确定因斯.赞格威尔的位置,无法用灵性锁住对方。

这一刻,他仿佛又回到了廷根市,回到了黑荆棘安保公司,回到了与梅高欧丝激战的那一天,变回了那个软弱无力,什么都阻止不了的自己。

那个时候,他明明想要帮队长和克莱恩,明明克服了恐惧,明明有老头可以提供辅助,却因为序列太低,实力不够,很快就被击晕过去,无法参与后续的战斗,只能在醒来时看见两具尸体,只能用直面亲属们的痛苦来化解内心的自责。

廷根市悠闲的生活,自认为戏剧主角却又不用承担责任的感觉,让伦纳德一直怀念,可越是怀念,他越是痛恨那样的自己,越是懊恼为什么不早点努力。

紧闭的眼前,光影晃动,伦纳德双手死死握成了拳头,急促地低喊道:

“老头!

“老头!”

这一次,他脑海内没有声音回荡,无人给予辅助,帕列斯.索罗亚斯德依旧在沉睡。

伦纳德的呼吸一下变得粗重,脑袋忍不住跟随光芒的闪现左右移动,然后嗓音略显嘶哑,语气明显慌乱地喊道:

“老头!

“老头!

“老头!!”

声音逐渐变低,消失在了雷鸣之声里,伦纳德的脑袋一点点垂落,脸上又一次充满自责和痛苦。

他嘴唇一阵翕动,双手松开又握紧,整个人凝固了好几秒钟。

突然,他表情一下变得决绝,脸部扭曲地张开了嘴巴,用古赫密斯语低沉念道:

“不属于这个时代的愚者;

“灰雾之上的神秘主宰;

“执掌好运的黄黑之王!”

祈祷声刚有落下,他脑海内就奇异地多出了一副画面:

似乎变成了蜘蛛或畸形羽狼的因斯.赞格威尔正快速奔走,躲避雷击,时不时想要袭击自己或戴莉.西蒙妮。

而与正常不同,这幅画面里,因斯.赞格威尔的身影相当模糊,几乎是用一片红光来代替,只能用来确认位置。

伦纳德先是一怔,旋即笑了起来,笑得眼泪一滴滴滑落。

他毫不犹豫抬起左掌,将那只手套抵在了额角,然后用右手,紧紧握住了“窃运者”符咒。

“命运!”

艰涩神秘的古赫密斯语单词回荡之中,伦纳德一边让身前有透明书册凝聚而出,于“我来到,我看见,我记录”的飘渺吟唱里翻至其中一页,一边锁定了那长着不少白色羽毛的八条“腿”怪物。

银白的闪电猛地爆发而出,伦纳德.米切尔表情狰狞地扔出了那枚符咒,纵声喊道:

“去死吧!因斯.赞格威尔!”

这一声,他等待了好久好久,在内心反复演练了不知多少遍。

ps:先更后改,晚上还有一章,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