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诡秘之主 > 第一百三十九章 理事
发生了什么?突如其来的变化让欠缺经历的海柔尔短暂竟不知该怎么应对,愣在那里好几秒钟,才推开房门,冲了进去。

当她来到焦黑老鼠旁边时,这自称半神半人的存在已翻身立起,口吻平静地说道:

“你忘记关门了。”

“啊……”海柔尔先是一脸茫然,接着才发现自己急于弄清楚状况,没像往常一样随手关门,防止女仆窥视内里。

见老鼠似乎没什么大事,海柔尔抿着嘴唇,转过身体,走回了门边。

这个过程中,她没忘记往全身镜方向望上一眼,只见那里一切正常,没有任何问题,清晰地映照着房间内的景象,不多一人,不少一物。

喀嚓的声音里,海柔尔主动问道:

“老师,刚才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

那皮毛焦黑的老鼠侧对着她,目光投向窗外道:

“在神秘学的世界里,在任何涉及超自然力量的地方,都充满危险,不能大意。

“我刚才试图借助镜子,做一次占卜,结果引来了未知存在的注视,经过激烈的对抗,终于解决了问题,没让危险蔓延至整个街区。”

这老鼠话语流畅,没有一点结巴和断续,似乎刚才的雷劈只是一件小事。

这样啊……为什么你之前没提醒过我这方面的事情……海柔尔难以遏制地皱起了眉头,隐约闻到空气里弥漫着毛发烧焦和油脂分解的混杂气味。

不等她开口回应,那老鼠转而朝向阳台,近乎背对着她道:

“我的身体状态因此出了点问题,不再适合留在这里,否则很容易被黑夜教会发现。

“嗯,你找机会将我送去你家位于郊区的那个庄园。”

望着老鼠一片焦黑的皮毛,闻着烤肉般的香味,海柔尔沉默几秒,压住疑惑,点了下头道:

“好的。”

…………

伯克伦德街160号。

坐在安乐椅上的克莱恩看见全身镜表面又洋溢出水波般的涟漪,蹿升起一道道银芒。

银色的单词相继成形,组成了一个句子:

“伟大的主人,您渺小的仆役阿罗德斯已遵照您的吩咐,警告了那个‘偷盗者’途径的半神,并给了她一个小小的惩戒。”

她?克莱恩正咀嚼阿罗德斯使用的人称代词时,镜面波光粼粼,映照出了一幕场景:

银白的闪电凶猛劈落,灰色的老鼠抽搐着倒下。

这也……太弱了吧?克莱恩突然明悟这位半神的状态或许比自己想象得更差。

“您满意我的处理吗?”银色的线条快速蠕动,变成了一个问句。

“不错。”克莱恩轻轻颔首道。

考虑到那位半神的状态,他顿了一秒,试探着询问:

“你为什么不直接杀掉她?”

阿罗德斯在镜子表面勾勒出了一个又一个银色的单词:

“如果不能确保一定可以杀掉半神目标,那最好不让将他们逼到绝境。

“一旦他们不再压制,彻底放弃自我,那就会异变为不完整的失去理智的神话生物。

“很多时候,他们状态不对,难以发挥力量,就是因为在对抗失控的倾向。

“我,我本体不在这里,只能做个小小的惩罚。”

最后一行话语凸显的同时,全身镜上的水光闪烁了两下,克莱恩霍然有了某种生物正眼巴巴看着自己的感觉。

他未做这方面的回应,点了点头道:

“今天就到这里,如果有什么事情,我再召唤你。”

“好的,主人~”镜面顿时映出了一个挥手的简笔画表情。

收拾了下房间,克莱恩结束午睡,开门走出了主卧室。

没过多久,戴着白手套的管家瓦尔特来到三楼,进入有大阳台的半开放房间,对雇主道恩.唐泰斯道:

“先生,教会那边送来了一封信,邀请您担任‘鲁恩慈善助学基金’的理事会理事,您可以选择直接在里面任职,有一份不算微薄的薪水,或者只是将这当做名誉头衔,只在有重大事务时才参与讨论和投票。”

教会效率很高嘛,已经把架子搭起来了……克莱恩想了想,觉得既然已经捐了一万多镑,那也没必要再去领薪水,做事做得彻底一点比较好,遂斟酌着开口道:

“当做名誉头衔,但我希望能偶尔参与基金的实际运作,为它的推广为帮助到更多的人贡献额外的力量。”

“我会将您的想法转达给教会的。”瓦尔特认真回应道,“如果您没有别的问题没有别的事情,那周三上午最好去见证一下这个基金的正式成立。”

克莱恩端起骨瓷杯,喝了红茶道:

“好。”

…………

“黄金梦想号”上,达尼兹站在甲板前方,忧郁地望着前方波涛起伏的蔚蓝大海。

被格尔曼.斯帕罗又一次催促后,他觉得不能再拖延了,要不然说不定什么时候就会变成赏金。

我可不想睡着睡着就成为一堆钞票……被怀疑就被怀疑吧!达尼兹龇牙咧嘴了一阵,鼓起勇气,通过舱门,直奔船长室而去。

在短时间内找不到安德森.胡德的情况下,他只能去面对“冰山中将”艾德雯娜.爱德华兹。

抵达目的地后,达尼兹连做了三次深呼吸才举起右手,准备敲门。

就在这时,“冰山中将”的声音从里面传了出来:

“请进。”

“……”达尼兹顿住右手,挤出笑容,开门而入。

他随即看见自家船长坐于书桌后,拿着深红色的吸水钢笔,不知在写些什么。

“船长,我有事情想请教你。”达尼兹靠拢过去,微微弯腰,笑着说道。

艾德雯娜放下钢笔,拉了拉蕾丝结成花朵般领结的衬衣袖口,望了达尼兹一眼道:

“你想问西拜朗的情况?”

“啊?”达尼兹的表情一下变得呆滞。

船长已经知道了?

肯定是“铁皮”“狗屎”这些混蛋这些狗屎,将事情告诉了船长!

我就知道,在这艘船,没什么秘密能够保守,对船长而言,更是如此!

心中一番怒骂后,达尼兹重新堆出笑容:

“是的,你知道的,我对历史和地理都非常感兴趣。”

艾德雯娜清澈如同泉水的眼眸略有转动,看向窗外道:

“这是国际政治。”

不等霍然僵硬的达尼兹寻找别的借口,她自顾自说道:

“在西拜朗,有鲁恩人管理的城市,有属于因蒂斯的谷地,有被鲁恩支持的土著将军,有遵从因蒂斯吩咐的部落,也有借助两个大国平衡需要,相对独立的邦一级势力,他们暗中与灵教团不同派系联络,争夺或自称死神后裔,另外,玫瑰学派和弗萨克帝国在西拜朗也有着很强的影响力,表面上没有哪个势力属于他们,但实际上,很多将军很多酋长都臣服于他们。

“其中……”

达尼兹怔怔听着,忽然干笑着抬了下手:

“船长,我,我需要做个笔记。”

要不然根本记不住!

被打断的艾德雯娜没有生气,指了指桌上的钢笔和纸张:

“这是个好习惯。

“我想格尔曼.斯帕罗也不希望得到错误的情报。”

“啊?”达尼兹又一次呆在了那里。

…………

“西拜朗真是混乱啊,即使只是一个不大不小的军阀,表面上有时也很难看出他究竟属于哪个势力,被谁支持着……玫瑰学派在这里有很强的影响力?那对我来说,危险性是陡然上升……”克莱恩从信使小姐蕾妮特.缇尼科尔那里拿过了达尼兹的来信,当场拆开,快速浏览了一遍。

这让他觉得自己不应该亲自前往西拜朗,除非跟随阿兹克先生过去。

ps:先更后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