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诡秘之主 > 第五十四章 报假账(求月票)
乔伍德区,希望路22号,帽子戏法旅店。

前台负责接待的侍者正想喝一口水,却看见门口进来了位女士。

这女士一米六五的样子,穿着有荷叶边的浅色长裙,褐发微卷披下,鼻梁上架着一副采用了有色玻璃的眼镜,给人一种刚从迪西海湾回来的休闲感觉。

她手里提着一个深棕色的皮制行李箱,步伐不快不慢地走向了前台。

气质很出众的女士……这身打扮真不错……真想看看她摘下有色眼镜的样子……身为一名女性,前台侍者习惯性地先打量了对方的衣着和饰品。

她旋即听见那位女士用带着点慵懒韵味的嗓音道:

“住一晚,单人房。”

“2苏勒8便士。”侍者先报出了今天的房价,接着才询问道,“您有身份证明文件吗?”

对于登记身份这个程序,她并不热衷,因为旅馆本身完全无法确认证明文件的真假。

“有。”那位女士放下深棕色的行李箱,从拿着的手提袋内,取出了一叠身份证明文件,递给了对方。

“玛格丽特.泰勒……”侍者一边低语,一边做着登记,然后找出一串钥匙道,“2012号房间。”

“谢谢。”对面打扮时髦的女士接过钥匙,提起深棕色的行李箱,往楼梯口行去。

这时,一位穿红马甲的侍者靠拢过来,鞠躬行礼道:

“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吗?”

他的视线随即落在了对方提着的深棕色行李箱上。

那位女士嘴唇勾勒出笑的弧度,摇了摇头道:

“不用,它很轻。”

说完之后,她没有停留,沿着一层层楼梯往上,进入了2012号房间。

等关好房门,放下行李箱,她突然抬起右手,按住胸口,长长地舒了口气:

“怎么感觉自己像是变态杀人犯……”

她正是伪装过后的佛尔思,她的那个行李箱内什么都没有,只装了一个被报纸裹住的x先生脑袋!

刚才那两位侍者肯定想不到,一位时髦女郎提着的行李箱内,没有衣物,没有护肤品,没有化妆品,只有一个裂得快变成碎片的,满是血污的死人脑袋……要是被发现,整个旅馆的人都会被吓到……这就是侦探小说的素材啊!佛尔思平复了下紧张的心情,重新提起行李箱,拉开了房门。

她观察了下走廊,见无人来往,忙快步出去,走至2016号房间前,屈指敲响了木门。

她的老师,多里安.格雷.亚伯拉罕就住在这上次使用过的房间内。

察觉到猫眼处有视线打量自己后,佛尔思听见了把手拧动,锁芯运转的声音。

多里安.格雷穿着黑色的正装,肩膀很是宽阔,他警惕地向左右扫了一眼,让开位置,示意学生可以进来。

“没被人注意吧?”接着,他关上房门,谨慎问道。

佛尔思放下行李箱,取掉遮住了小半张脸孔的有色眼镜道:

“没有,我用的是假身份。”

作为混迹于贝克兰德的,底层经验还算丰富的非凡者,几套假身份证明文件是必不可少的。

而且,她还有这方面的专家休帮忙。

唯一的问题在于,假的始终是假的,经不起警察部门的对比检查。

不过,佛尔思听说,有些渠道能弄到真的身份证明,也就是说,那是在警察部门内有备案和登记的身份证明文件,而且还能更替照片,当然,价格肯定会贵不少。

多里安轻轻颔首,无声吐了口气,一边让佛尔思坐下,一边拉过椅子道:

“你在信里说,贝克兰德的一个非凡者聚会里,有人悬赏寻找亚伯拉罕家族的直系后裔,目标是获得‘门’先生的情报?”

“是的,老师。”佛尔思说着毫无疑问的真话,“我本身并不了解那个家族,所以想着询问您,看您是否清楚。”

她只隐瞒了两点,一是那个非凡者聚会叫塔罗会,二是自己早就知道老师是亚伯拉罕家族的一员。

多里安坐了下去,端起白釉瓷茶杯喝了一口,表面很是平静地问道:

“悬赏者是谁?”

“我不知道,只确定是一位女士,她有遮掩容貌,呃,她实力应该很强,背后势力也不弱。”佛尔思描述着自己心里的“隐者”女士。

她没说的是,对方和“神秘女王”贝尔纳黛关系不浅。

多里安.格雷沉吟了几秒道:

“我了解的情况也不多,只知道‘门’先生应该是亚伯拉罕家族的先祖,在‘四皇之战’里失踪,你可以用这个消息换取一些赏金。”

“门”先生是亚伯拉罕家族的先祖?让亚伯拉罕家族受到满月诅咒,这么多年来失控了数不清成员的“门”先生竟然是亚伯拉罕家族的先祖?佛尔思听得震惊不已。

早就从“愚者”先生那里了解到一点亚伯拉罕家族问题的她不敢相信造成这一切的竟然是血脉的源头!

“门”先生不清楚自己行为的后果吗?佛尔思无声自语,眉头不自觉皱了起来。

多里安.格雷注意到学生的异常反应,略感疑惑地问道:

“这有什么问题吗?”

糟糕,刚才没能掩饰住表情……佛尔思斟酌了下道:

“我只是不理解,上千年过去,除了亚伯拉罕家族的直系后裔,还有谁会想获得‘门’先生的情报,又有什么目的。”

也许是想找回“门”先生?啊对,“神秘女王”是罗塞尔大帝的女儿,而罗塞尔大帝的日记里有出现“门”先生,所以,这位女王想找到“门”先生,探求当年的真相,很正常……不过,“门”先生失踪于“四皇之战”,与罗塞尔大帝时期隔了一千多年,怎么会联系在一起……难道罗塞尔大帝也能听见满月呓语……额,我记得“愚者”先生曾经调侃过“门”先生,说祂也许是在呼救……如果这是真的,真是,真是……作为一名作家,佛尔思一时竟找不到语言来形容自己现在的感受。

多里安则露出一抹苦笑道:

“很显然,我也在疑惑这个问题,如果你能找到答案,记得告诉我。”

佛尔思没再纠结这件事情,害怕被多里安.格雷发现疑点,转而问道:

“老师,您怎么突然来贝克兰德了?”

多里安笑了笑,拿出根香烟,凑到鼻端嗅了一口却未点燃道:

“刚好有些事情需要到贝克兰德处理,顺便检查下你消化的进度。”

其实,他是被佛尔思信里转述的消息惊到了,不敢相信这个世界上还会有人打听“门”先生的事情,要知道,亚伯拉罕家族内部都基本放弃了这方面的尝试,只有他自己还在坚持,主动地教导学生。

而这也让他想起了家族内部流传的一个预言,说亚伯拉罕们会越来越接近毁灭。

他将这两件事情联系在了一起,忙赶来贝克兰德,确认学生的情况,希望她能尽快获得晋升,为亚伯拉罕家族保留一丝希望。

“刚掌握星相学的各种知识。”佛尔思有点心虚地回应道。

因为前段时间缺钱,她还没有买“占星人”需要的高级水晶球。

为了不继续这个话题,佛尔思转而向多里安.格雷请教起“占星人”的扮演守则,获得了“占星并非万能”等提点。

临到末尾,佛尔思望了眼旁边的深棕色行李箱道:

“老师,还有件事情。”

“什么事情?”多里安向后靠住椅背,悠闲地喝了口红茶。

佛尔思按照早已打好的腹稿道:

“知道路易斯.维恩曾经背叛过组织,给你们造成了很大伤害后,我就一直想找到他,为你们报仇。”

“放弃这个想法!”多里安一下坐直,“哪怕你有‘莱曼诺的旅行笔记’,也肯定赢不了他,更别说击杀他了!你的心意让我很欣慰,但你没有必要冒险。”

单纯靠我肯定不行……佛尔思无声嘀咕了一句,直接说道:

“我认识一位非常厉害的赏金猎人,之前花了差不多1万金镑的代价请他帮忙。”

她没法估算自己付出的究竟值多少,所以用了之前奥黛丽小姐委托刺杀因蒂斯大使的开价。

那可能是骗子……路易斯.维恩大概率是“旅行家”,而且还有极光会势力的支撑……多里安正要指出没哪位赏金猎人会是路易斯.维恩的对手,就听见学生说道:

“他已经成功了。”

咳!咳!咳!多里安一下被自己的唾液呛到,咳得仿佛要撕裂肺部。

他手中的茶杯猛地掉落,直奔地面,但却变戏法一样弹了起来,稳稳“坐”到了茶几上。

“他把路易斯.维恩的脑袋给我了。”佛尔思提过深棕色行李箱,将它打开,取出了里面包裹着报纸的球状事物。

随着报纸一点点展开,多里安看见了那张自己永远也不会忘记的面孔,与袭击亚伯拉罕家族总部时相比,路易斯.维恩脸上的得意笑容已消失不见,头部布满裂缝,似乎由一块块碎片粘连而成,狰狞,痛苦,绝望。

作为一名“占星人”,多里安.格雷的灵性直觉毫无疑问地告诉他,这就是路易斯.维恩的脑袋。

“好,很好……”多里安略显激动地低声自语了几句,抬头望向学生,“那位赏金猎人是谁?我无法想象贝克兰德的赏金猎人里藏着这么厉害的强者。”

佛尔思斟酌了下道:

“格尔曼.斯帕罗。”

ps:双倍期间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