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诡秘之主 > 第十六章 人设
对峙的壮汉一个穿着海军特有的蓝白条纹衫,在接近零度的寒冷天气里依然裸着膀子。

他手拿匕首,抵住了对面男子的喉咙,但自身却被一把能进入博物馆的陈旧手铳正正指着眉心。

手铳的主人同样是个超过一米八,肌肉结实,脸现油光的壮汉,他剃掉了头发,纹着海雕,嘴里骂骂咧咧道:

“狗屎海军!

“在达米尔港还没有人敢诬蔑我是海盗的线人!”

那海军毫不示弱地与他对骂,双方尽情展示着海上丰富的脏话用词。

克莱恩旁观了几秒,沿着边缘绕过,来到腰佩直剑,暗藏手铳的艾尔兰船长身边,冷静而随意地问道:

“发生了什么事情?”

“两个醉鬼的争吵,在达米尔港,在周围海域,一直有这样的传闻,‘海雕’洛根服务于‘黑色郁金香号’的主人。刚才那位海军提到了这点,却正巧被‘海雕’遇上。”

“黑色郁金香号”的主人?不就是“地狱上将”路德维尔吗?克莱恩转身坐至吧台前的高脚椅上,轻敲了下木制台面:

“一杯南威尔啤酒。”

“6便士。”肤色古铜,牙齿洁白的酒保擦着杯子,一点也不热情地说道。

在陆地特产上,物价比贝克兰德和廷根高不少……克莱恩掏出一把铜币,数了6便士给对方。

这个时候,洛根和海军的冲突被酒吧的守卫阻止,各自说着狠话,向不同角落退去。

也许是丢了面子的关系,那海军隔了十几秒就匆匆离去,酒吧内的氛围重新变得热烈。

“要玩牌吗?”艾尔兰船长指着酒吧侧面的楼梯道。

“不。”克莱恩主要目的是来搜集情报。

艾尔兰下意识想拍他的肩膀,但却被他冷峻锐利的气质阻止,只能顺势整理暗红色的外套,提醒了一句:

“不要在这里找女人。”

克莱恩点了下头,拿起装有南威尔啤酒的杯子,咕噜喝了一口。

“还有,不要相信这里任何人,他们只有很少一部分话语是真的。”艾尔兰端着属于自己的烈朗齐,踏上了通往二楼的阶梯。

克莱恩侧头望了他一眼,表情不变地反问道:

“包括你吗?”

“……也许。”艾尔兰先是一愣,旋即哈哈大笑,“至少我刚才的提醒是真的,嗯,我是个男人也是真的!”

那可不一定……这个“世界”上有种魔药叫“女巫”……克莱恩收回视线,边慢悠悠喝酒,边听着周围的酒客们吹牛。

过了两三分钟,一个矮小瘦削的男子端着自己的酒,坐到了克莱恩身边。

“伙计,你像是个冒险家。”他微微侧头,露出笑容道。

这打招呼的男子黑发蓝眸,五官显老,气质颇为猥琐。

“可以这么说。”克莱恩冷淡地回应道。

“看得出来,你是一个猎人,追逐赏金和财富的猎人。”矮小男子左右看了一眼,低下脑袋,压着嗓音道,“听说过‘幽灵帝国’吗?”

我听说过安利,也听说过被封印在海底的天父与救主……克莱恩利用“无面人”的能力,散发出不要靠近我的信号:

“知道,一艘巨大的,古老的,装满宝藏的幽灵船。”

“我们有它的线索!”那矮小男子用富有感染力的口吻道,“我们找到了一些资料,知道了它下次会出现在哪里!我们不想便宜海盗和海军,不想被别人抢夺财富,所以,决定自己租用武装商船去那个海域等待,这大概需要1000镑,我已经找到15位同伴,筹集了720镑,你有兴趣参与吗?”

不等克莱恩开口,他摸索着拿出了一叠黄褐色的书信:

“我知道你不会轻易相信,事实上,没人会相信,但前面那15位朋友,在看完这些资料后,都决定加入我们的计划。”

……我长了张容易被骗的脸?还是说,只要外乡人,都逃不掉这种事情?克莱恩正考虑着要不要鉴定下那些书信,眼角余光却看到刚才和人争执的“海雕”洛根走了过来。

“伍迪,你又在骗人了!你这个该死在污水里的老鼠!”洛根一把提起矮小男子,将他扔到了酒吧中央的空地上,摔得四脚朝天。

这个头部有青色纹身的壮汉顺势坐到了伍迪刚才的位置,豪爽笑道:

“不好意思,这是我们达米尔港的老鼠,总是做一些破坏我们声誉的事情。

“事实上,我们都很友善,你有什么事情想打听,尽管找我。

“呵呵,不要相信那些家伙的诬蔑,我是一个正直的人,和‘地狱上将’没有一点关系!”

你越是这么强调,越是让人怀疑……克莱恩略一思索,表情不变,语气平淡地说道:

“我想知道最近的传闻。”

“没有问题。”“海雕”洛根拍了下吧台桌面,对酒保道,“来一盘特制腌肉,我请这位伙计品尝下我们达米尔最著名的美食。”

酒保还是那副冷淡的脸,推门进入后面的厨房,很快端出来一盘红白分明,纹理细腻的切片腌肉。

“5镑。”他没有看“海雕”洛根,直接望向了克莱恩。

“5镑。”“海雕”洛根侧过头,边和煦微笑,边抬了下胳膊,显示自己的肌肉,“刚才所有人都听到了,你为了感谢我,要请我享用特制腌肉。”

克莱恩一时竟没反应过来遭遇了什么,等酒保第二次催促,才明白自己被人讹诈了,而且对方的套路相当深。

先用一个很容易识破的骗局让“海雕”洛根出场,顺利获得目标的好感,接着以请客为由,点一份标价昂贵的特制腌肉,最后翻脸不认人,颠倒黑白,强买强卖……难怪“老鼠”伍迪被扔出去的时候,那些醉鬼没一个起哄……他们都很害怕据说服务于“地狱上将”的洛根……该怎么应对呢?我现在的人设是格尔曼.斯帕罗,一个略显疯狂的冒险家和赏金猎人……克莱恩端起杯子,喝了口麦香浓郁的啤酒,语气如常地问道:

“为什么不直接抢?”

“为什么不直接抢?”洛根被问的有点愣住。

紧跟着,他看到一个拳头越来越大。

咚!

克莱恩左手挥拳,砸中了“海雕”洛根的下巴,打得他往吧台位置翻倒。

右掌一撑,克莱恩敏捷离椅,靠近了洛根正要倒下的身体。

他大腿绷紧,膝盖猛地往上一提,直直撞在了洛根的下腹部。

噗!洛根向后扬起,眼睛凸出,嘴巴半张。

克莱恩顺势拔枪,将左轮塞进了对方的嘴里,往后拉起击发锤。

“我……我是……”洛根含含糊糊地喊道。

克莱恩注视着他的眼睛,忽然抽出左轮,一个猛挥,连枪把带拳头打在了洛根的侧脸上。

洛根的牙齿当即一颗颗脱落,满嘴都是血污。

面对这样的重击和超过极限的疼痛,他眼睛一翻,直接晕了过去。

克莱恩撑住他的身体,从衣兜内找出了一把零碎的钞票和硬币。

因为目测没有超过5镑,克莱恩直接将它们丢到了吧台上,冷静说道:

“不用找。”

酒保古铜色的脸庞有些泛白,慌张喊道:

“我老板是‘白鲨’!”

克莱恩看都没看他一眼,松开手,任由“海雕”洛根倒地,然后,他重新坐下,叉起一片腌肉,塞入口中品尝,只觉风味还算独特,香料的味道丝丝缕缕外扩,抓挠着胃部和喉咙。

连吃了两片,他才抬头问道:

“你老板知道你和‘海雕’勾结吗?”

“不,他,不……”酒保嗫嚅着回答。

见克莱恩没有继续攻击的倾向,且爽快付了钱,靠拢过来的几名守卫又默默退开了。

克莱恩喝了口酒,瞄了眼地上的“海雕”洛根,平静地对酒保道:

“他是路德维尔的线人,可以领取多少悬赏?”

“不,他不是。”酒保摇头道,“这都是他自己散布出去的消息,刚才那个海军就是他花钱请来的!只有这样,才能让这里的人害怕他……”

听到这个答案,吧台喝酒的人们都愕然放下了杯子,甚至有醉鬼踉跄着走到洛根身旁,往他的脸上吐了口唾沫。

呸!呸!呸!许多酒客相继仿效。

克莱恩重新低头,边吃特制腌肉边说道:

“讲一下最近的传闻。”

酒保松了口气,边擦杯子边断断续续地介绍着这两个月内的传闻,里面有克莱恩听说过的,也有他刚才知道的。

皇家海军的“普利兹号”铁甲舰在常规训练里,摧毁了一只路过的海盗团……对巨舰大炮的恐慌开始传播于一些中小海盗势力里……他们有的想趁铁甲舰队还未成形的机会,疯狂作案,拿一笔钱退出这个行当……未来半年到一年,海上不平静啊……“血之上将”塞尼奥尔和“黄昏中将”布拉托夫.伊万在苏尼亚岛南部海域发生冲突,大战了一场,各自沉了两条船……克莱恩只听不问,逐渐填饱了肚子。

他见装特制腌肉的盘子被清空,于是喝掉剩余的啤酒,缓缓站了起来。

“记住今天的教训。”克莱恩将盘子递给了酒保。

酒保刚要伸手,突然被他探掌抓住了脑后的头发。

砰!

克莱恩用力一按,将酒保的脑袋砸在了吧台上,砸得木屑纷飞,鲜血外流,砸得酒客纷纷躲避,守卫高速赶来。

做完这一切,克莱恩拍了下手,拿起自己的酒杯,试图将里面剩余的残酒倒在酒保的头上。

一滴,两滴,三滴……

克莱恩默默放弃,转身弯腰,抓起“海雕”洛根,将他丢向了赶来的守卫们。

趁着守卫躲避,酒吧混乱的机会,克莱恩快速奔跑,敏捷绕行,轻松离开了“飞鱼与酒”。

他按了下帽子,快步前行,转入了旁边的街道。

连续变向后,他突然放缓脚步,手中多了枚金币。

那金币不断在指间跳跃,似乎在侦查着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