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乱三国之君汉 > 第0114章 死也无法解脱
这一系列突如其来的变故,让整个后花园都乱了套。

好在,禁卫从池子里打捞起来的,并不是皇子刘唯的尸体,众人才稍微安心了一点点。

但皇子在后花园莫名失踪,至今还没有找到,这也是要人命的大事了。

势不容缓,隐瞒不得,有内侍赶紧就跑了出去,将事情禀告给陛下刘志。

此时,正往漪兰殿而来的刘志,忽然收到了内侍的禀报,说是皇子刘唯在后花园玩耍的时候出事了,不知所踪,身边的近侍也被害,田贵人更是晕了过去。

这一刹那间,刘志险些也站立不住。

实在是不敢相信这残酷又荒唐的事实,刘志在中常侍赵忠的搀扶下,加快了脚步,往后花园赶去。

上天既然给他开了恩,让他得了一个皇子,不会这么残忍地又收回去了吧?

刘志只希望,这个内侍是在说谎,皇子是在跟他们耍闹,这一切都不是真的。

那可是他盼了这么多年才有的皇子啊,怎么可以出事?

未央宫的守备这么严密,又有什么人胆敢在这里对皇子出手的?

他不信,这一切一定是假的。

怀着这般想法,刘志的速度却是一点也不敢慢下来。

就连扶着刘志的赵忠,也是同样的不敢置信。

方才还好好的皇子,怎么可能说不见就不见了呢?

在这未央宫中,皇子身边跟了不少的近侍禁卫,后花园也是有不少禁卫守着,皇子怎么可能在后花园出事的?

一切,都太不寻常了。

何人竟然敢对皇子下毒手?

在宫中居然发生了这样的事情,这实在是太可怕了。

心下也是担忧,赵忠看着陛下的速度不慢,也不得不加快脚步跟着,以免陛下出现什么意外,那可就更乱了。

等刘志一行人匆匆地赶到了后花园,只见内侍宫女跪了一地,还有禁卫在四处搜寻着,连水池子里也有人在搜索。

整个后花园,全部乱成了一团。

而田圣,被宫女扶着,掐了人中,正在悠悠醒转。

在不远处,刘唯身边的几个近侍都已经被害,皇子刘唯却是不知所踪。

见状,刘志更是差点坚持不住。

颤颤巍巍地走近了些,当他问明白了情况,确定已经寻找了许久,并未见到皇子刘唯的踪迹时,刘志再也坚持不住,也晕了过去。

他的皇儿,难道真的出事了吗?

上天,竟真的是对他这般残忍吗?

刘志晕倒,这下子,更是引得众人慌乱不已。

赵忠还好些,很快便冷静了下来,赶紧安排人将陛下扶到附近亭子的软垫上去,又差人速速去请太医过来医治,特别是去请太医王让过来。

这一切的变故,让整个未央宫都忙乱了起来。

只是在随后,即便是将整个未央宫都给翻了个遍,却依然没有寻到刘唯的丝毫线索。

在众人的严密守卫之下,皇子刘唯,真的就这么失去了踪迹。

而就在众人乱成一团之时,在冷宫中,等搜查的禁卫离开,被废的前皇后邓猛女,确定了刘唯被送出了皇宫,刘志与田圣都无法再见到刘唯,当即疯狂地哈哈大笑起来。

笑着笑着,她又不停地咳嗽,咳出了不少的血痰。

既然她已是命不久矣,报复了刘志,又报复了田圣,她也可以安心地走了。

虽然觉得对不住那个孩子,可那是刘志与田圣的儿子,邓猛女瞬间就抛掉了所有的自责与愧疚。

邓家没了,她也废了,快要死了,这世间,还有什么值得她留恋的。

她为了刘志,付出了所有的青春与精力,到头来,却是被刘志直接给弃之如敝履。

刘志,就是这般的无情。

想一想,其实在梁皇后那一事上,她便已经察觉到了这些的。

可当她陷入了刘志编织的美好之中,她已经失了心。

对一个冷心无情的人动心,这便注定了她的悲剧。

没想到,刘志倒是能够把事情做得那么绝。

她的外家,全都毁了……

报复了刘志,邓猛女此时却心如止水,没有想象中的快意。

心死了,她到底再难对那个男人有什么情义了。

只是,她这次恐怕会连累到女儿了……

无力地躺下,邓猛女感到身上越来越无力,双眼的焦距渐渐消失。

手指头碰了碰身边的绝笔书,邓猛女在弥留之际,无力地想着,若是可以,她不愿对刘志付出那么多的真情。

若是可以,她不想进宫。

若是可以,她更不想碰到刘志。

只是这一切,都晚了。

……

而另一边,送走了皇子刘唯,邓博悄悄回到冷宫,却是看到邓猛女已经气绝。

这下子,邓博仿似完全被抽掉了所有的生机,整个人都颓废了下来。

有关系的人都死了,他活着,似乎也是多余的了。

更何况,他做下了这等的坏事,陛下又岂会饶了他?

与其被陛下抽筋扒皮,碎骨剁肉,他不如先行了结了自己的好。

趁着禁卫刚刚搜查后离开,邓博回到了自己的住处。

环视了一周,邓博眼中已是毫无波澜。

他本就是邓家的暗卫,性命对于他来说,早已不是掌握在自己手中的。

当时主人问他的那些话,他又岂会不懂呢?

可是,他的命本就是邓家给的,又是邓家的暗卫,听命行事早就刻在了他的骨子里。

主人有命,无论是什么事情,他都只有听命,办好的份。

自己的情感,根本就不应该有的。

想到了昏迷后被自己送走的皇子刘唯,邓博的眼神黯了黯。

他对得起邓家,对得起主人,却是对不住皇子刘唯。

想到了那个纯真的孩子,邓博默默垂下了眼皮。

朝着宫门的方向跪下,邓博恭恭敬敬地磕了几个响头。

直到鲜血模糊,邓博才停了下来。

跪在那里,邓博倒出了那一颗毒药,看了看,便决绝地仰头服下。

好了,一切都结束了。

再次看向了宫门的方向,邓博嘴角沁着血,嘴唇开始发黑,心情却是难以平静。

死亡,或许也是难以消除他的罪孽。

那个孩子,本该会是登上皇位的刘唯,一生,只怕都被他给毁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