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网瘾少年刘禅之崛起 > 第204章 马曹之交(为落夜加更3/12)
曹丕恼火曹彰是应该的。

曹彰不仅在雒阳搞来搞去,还大张旗鼓地收容了敌国的使者马谡、周群。

更将两人待为上宾。

曹丕本来不想让曹彰来邺城,但又找不到合适的理由,也只能看着曹彰带着马谡周群跟在曹操的灵柩后面,一步步朝邺城接近。

最初的几天,曹彰确实一直心情低落,

但马谡发挥了他的天赋技能,很快就哄得曹彰开心。

两人这几日一直畅谈军务,详解和胡人作战的兵法,

曹彰没想到马谡居然有这样的见识,简直惊为天人,

这几日赶路甚至和马谡睡在一起,醒来随便对付几口饭,两人便继续在地图上兴致勃勃地谈天。

纸上谈兵,马谡可是专业的,

专业到诸葛亮都佩服,专业到向朗都能把他当做圣人,

折服曹彰,实在不是什么太难的问题。

胡骑来去如风,分散出击,很难找到他们主力的位置。

他们一旦发现汉军的主力,就会立刻撤退,逃到茫茫大漠戈壁之中,

等待汉军主力退去,再重复杀来。

而汉军因为对地形不熟悉,找不到敌人的主力所在,一直无法全歼敌人有生力量,

大部队行军还容易遭到敌人的分散袭扰和埋伏,这是曹彰和羌胡激战时最上头的一点。

马谡针对这种办法,向曹彰提出攻心为上的战策。

他认为羌胡虽然好斗好杀,但他们屡屡进犯,仍是为了抢劫粮食、金银而来。

曹彰驻扎边境,可以打开边市,了解胡地内情,用重金和高官培养些胡奸传递情报。

待敌军大举突袭时,一部固守城寨示弱,另一部则在胡奸的率领下突袭羌胡老巢,屠杀其牛羊,焚毁其草场营寨,把抓获的羌胡积极迁往中原分散为奴。

只要不是把他们几个部族迁在一起,就能最大限度遏制他们坐反为乱,充实中原的劳动力。

虽然马谡的主意依然存在很大的问题(比如还是没有解决在边境大规模驻军的被动局面),

但这种方法已经比之前曹彰惯用的战术巧妙太多。

马谡见曹彰欢喜,又趁机提出了种种以胡制胡,放火烧边的战法。

曹彰听得拍案叫绝,紧紧拉住马谡的手,热情地道:

“先生休要返回蜀地,就留在此处,与我并肩杀敌,

有先生襄助,十年之内,北地可平,

愿与先生饮马北海,共图大事!”

来了。

马谡一直等的就是这个机会。

他装作豪迈地一笑,道:

“好,将军若是能领大军出塞,马谡愿为将军牵马!”

曹彰哈哈大笑,可很快,他的笑容在脸上凝固了。

领大军出塞……

我平生,还有这个机会吗?

曹彰虽是武夫,但他好歹是曹操的儿子,基本的判断还是有的。

当年曹丕曹植相争,自己大力支持曹植,

现在曹丕即位,就算不杀他,也肯定不会再给他统领千军万马的权力。

最多封他为公(曹丕现在还是魏王),让他一辈子清闲散漫,偶尔兄弟见面聊聊往事,这一辈子也就过去了。

好不甘心啊。

马谡看出曹彰脸上的落寞,心中一阵狂喜。

果然,世子让我用心战,原来就是用在此处。

他见曹彰落寞,愈发向曹彰表忠,

马谡说经过这些天的交往,已经发现曹彰胸怀广大,乃经世之才。

只要曹彰愿意,马谡可以去荆州为曹彰招揽人才,共赴塞外,为扫平羌胡做出自己应有的贡献。

曹彰越听,心中越不是滋味。

许久,他仰天长叹一声:

“算了算了,先生千里之才,

我……哎……我就不耽误先生的一身才学了。”

马谡假装听不出曹彰想说什么,惊讶地道:

“这是何故?”

曹彰沮丧地道:

“以先生之才,在蜀国已经做到郡守,

假以时日,必能位列三公九卿,镇守一方。

我……

我与子建交好,与曹丕多有争执,此番又问先王玺绶,

曹丕听闻此事,必然对我多多提防,

难道还会再用我为将?”

马谡听闻此事,装出一副怅然若失的模样。

他哀叹一声,诚恳地道:

“此乃将军家事,我若是说多了,就是离间将军兄弟。

但请将军记得,在荆州有马谡这个朋友,

若是他日将军还有领军讨伐羌胡之时,莫要忘了召唤马谡啊!”

曹彰感动的热泪盈眶,紧紧抱住马谡双肩,认真地道:

“好,好,幼常,

到了邺城,你尽管放心便是。

谁敢与汝为难,尽管报上我曹彰的名号,

谁敢欺辱先生,先问问我曹彰的宝刀!”

·

不管未来曹彰如何,现在的曹彰还是曹魏的重要力量。

他率领一军去邺城安葬曹操,所有的魏臣都不敢说半个不字。

到了邺城,夏侯尚一脸苦涩地上前迎候曹彰,也迎候马谡和周群,

虽然两国是敌国,但夏侯尚还是谈吐自如,跟马谡、周群好好寒暄一番,

又表示引他们先去驿馆暂歇,等曹操安葬,再叫他们去陵前惺惺作态。

到此,本来曹彰就可以和马谡告别,该忙啥忙啥。

可曹彰非常热情,他不顾夏侯尚一个劲给自己使眼色,非得跟马谡周群等人一起来到驿馆,

见驿馆颇为简陋,他背着手四下转了几圈,冷笑道:

“此处如此破败,休要让蜀国嘲笑我国无礼。

伯仁,你告诉子桓,我请蜀国使者住在我府上,就不用他操心了。”

夏侯尚尴尬地道:

“子文,呃,不,君侯,此事……此事不合规矩啊!”

夏侯尚虽然是曹丕的忠实支持者,但他也不愿让曹家争斗,起了内乱。

曹彰本就得罪了曹丕,现在又不顾命令,强行收容敌国使者,简直就是找死。

马谡和周群也觉得曹彰这次用力过猛,纷纷口称不敢再给将军生事。

可曹彰牛脾气上来,一把拖住马谡的手,像拖死狗一样把他直接拉出驿馆,

周群无奈,也只好跟了上去。

夏侯尚非常无语。

见曹彰的护卫各个膀大腰圆,他也不敢提兵与曹彰为难,只好回去向曹丕通传。

马谡也不想真把曹彰弄死,

他苦笑着连声劝道:

“曹将军何必如此,曹丕哪有将军这般心胸,

若是恼了曹丕,只怕不妙。”

“不必再说,住在我府上,我怕他作甚!”

马谡和周群面面相觑,心道曹丕该不会盛怒之下把我等围了出气。

若是真如此,那就真是倒大霉了。

邺城是魏国现在的国都,曹彰虽然不是经常回到这里,但也有奢华的府宅。

曹彰叫手下找来最豪华的马车,先载马谡和周群回府歇息,自己则雄赳赳气昂昂的去找曹丕谈谈人生。

马谡和周群无奈,也只好压住心中的恐惧,坐在车上向曹彰府驶去。

驾驶这辆马车的是一个面容颇为英俊的年轻人,

他一身仆役服色,气质到是颇为不凡。

他见马谡和周群一脸忧郁,情不自禁地转头道:

“诸公何必惊慌,

子文将军性情豪烈,素为魏王所知,

先王未葬,天下不安,魏王绝不会手足相残,更不会戮杀公等。”

周群翻了个白眼,心道你这赶车的知道个屁,还敢纵论天下事。

马谡见此人谈吐不俗,倒是露出一丝微笑:

“那就多谢这位小友吉言了。”

赶车之人点点头,不在说话,他驾车稳重,倒是颇有章法。

周群坐在车中,一会儿便沉沉欲睡,无聊地叹息道:

“再过几日,我等就要返回,

此番拜了曹公,倒是能圆满回归了。”

马谡心道刘禅交代的任务只完成了一半。

出发前,世子说那个叫邓艾的人在汝南,自己这一路出差,去的离汝南最近的地方就是雒阳,

在雒阳城里没有打听到邓艾的消息,回程的时候走汝南并不顺道,

要是偷偷跑去那里四下打听,非得被曹魏抓起来。

更别说邓艾还不一定会跟他们一起走。

周群看出了马谡的念头,宽慰道:

“算了,世子一开始也没叫我等一定要成功。

这人海茫茫,找个人属实不易,何况那邓艾籍籍无名,

若是随便就让人找到了,那我倒有些惊奇了。”

二人心道这赶车的少年不过是个仆役,也没有过多避讳,

不曾想那少年听见邓艾的名字,居然把头探进来,惊奇地道:

“可是荆州人邓艾邓士载?

若是此人,我倒是认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