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旧日之箓 > 第144章 带病主持发布会
当天夜里,一名木匠暗中出城,来到城外一座驿站。

一名行脚商人和他在墙根下碰头,冷笑道:“怎么了?你想好了?”

木匠犹豫了一下,咬咬牙说道:“我有一个消息能卖给你们,保证你们有用。”

那行脚商人好奇道:“什么消息?”

木匠说道:“你们要给一千两,还要送我们一家离开青阳县。”

那商人皱眉道:“一千两太贵了。”

木匠呵呵笑道:“这个消息,绝对让楚齐光死无葬身之地,也让吴家要倾家荡产都不一定。一千两卖给你们,都算是你们走运了。”

喵~~

就在两人说话的时候,一声猫叫声响起,吓了他们一跳,抬头望去……却是一只白猫正幽幽地看着他们。

这是楚齐光安排了猫妖监视工坊里的工匠。

……

当天夜里,行脚商人的尸体便被运到码头,沉入了江底。

白米看着被江水缓缓没过的脑袋,张开嘴打了个哈欠:“沉完收工,大家散了吧。”

身后跟着的一群猫妖们四散了出去。

不久之后,伴随着咕咚咕咚的声音,一个毛绒绒、竖着两只耳朵的脑袋浮出水面来……

同样的夜里,工坊内却是闹了妖怪。

工匠们大晚上的被惨叫声吵醒,他们顺着声音找过去,才发现木匠变成了半人半妖的模样。

那张畸形、诡异的面孔,每每深夜都浮现在他们的心头,让他们胆颤不已。

事后有传说木匠是想着出卖工坊,才遭了玄元道尊的天谴。

原本工匠们经过道观的驱魔仪轨还有天妖筑基法后,就以为是玄元道尊显灵。

这一次木匠的妖化更是大大刺激了他们,再无一人敢想着出卖工坊的事情,甚至接下来一段时间里……干活效率都大大提升。

与此同时,在吴家和道观的串联下,县内的一个个乡绅乡宦、豪门大族都收到了邀请,在十天后参加一次吴家的大会。

……

厉阳县,陈家的纺织工坊内。

一名老师傅指着眼前的织物得意道:“这双面绣是我们苏家祖传的功夫,就算是在江南,能绣出这麒麟献宝图的,也不出五指之数。就算是我,也花了足足半年的时间才完成。”

陈月白看着眼前的刺绣作品,满意地点了点头?就决定用这件刺绣来当他们店铺的镇店之宝了。

这段时间的陈家凭借着财大气粗,在棉花市场上几乎是一路压着吴家的脸打?几乎将棉商们手里积攒的棉花大半都收到了手上?只留下一小半给了吴家。

陈月白心中暗道:“光是收棉花?就花了快五万两银子,不过吴家花的不比我们少太多。哼哼,就这一下,差不多就把他们的本钱榨了个七七八八,接下来还怎么跟我们斗?”

除了收棉花之外?陈家还从江南地区招了大量人手。

比如眼前这名双面绣的苏师傅就是陈家专门从江南请来的师傅之一?除了他之外还有十多名刺绣厉害的大师傅,以及两百多名织工?全都是经验丰富,技艺娴熟的老纺织人了。

除了他们之外,陈家还专门从江南进了最新式的脚踏式纺车、手摇式织机?并且还请了当地的工匠结合北方的环境进行了革新。

陈月白跟着一名工匠师傅来到一处地窖之中?看着正在里面调试织机的?听工匠师傅说道:“北方气候干燥,棉绒断续,不能成缕?虽也能成布,但质量欠佳。”

“这几个月来我们反复研究,最后做地窖,深数尺,作屋其上?檐高地二尺许,作窗以通日光,人居其中。就湿地纺绩,便得紧密,与南土无异。”

说话间,工匠拿起一匹布说道:“公子请看,此布缜密细白,布幅宽大,制衣耐久,染色亦佳,不在江南中品布之下。”

陈月白满意地点了点头,有了新式脚踏纺车、手摇织机还有江南招来的熟练工人,织布的质量、数量都提升了,人工花费却便宜了,总成本便降低了。

“到时候吴家卖多少,我们都能比他卖得更便宜。他们买来的棉花织布越多亏得越多。几万两收的棉花要不想砸在手里,就只有来求我们了。”

“等干掉了吴家,北岳府内做棉纺织的谁不以我们陈家马首是瞻,到时候互市一开,便是日进斗金。”

“虽然来来回回花了十多万两银子,但都是值得的。”

想到这里,陈月白忍不住笑了起来。就在这时远处的小厮跑了过来说了些什么。

陈月白皱着眉头,看向一旁的工匠师傅说道:“那楚齐光说是发明了一种不用人力,只用水力、马力,产量可二十倍于传统织布机的新机具,蔡师傅你觉得可能吗?”

蔡师傅哈哈一笑道:“绝无可能,公子可听说过江南布衣被天下?我在江南都没听说过有什么机具不用人力,还可有二十倍产力,这简直是闻所未闻,公子可千万不要被哄骗了。”

……

关于新的水力纺纱机、水力织布机的传闻已经在青阳县闹得轰轰烈烈。

时间也终于到了楚齐光要召开发布会的这一天。

这一天青阳县的大族、富户们都被邀请到了纺织工坊之中。

一个个老爷、公子再加上小厮、护院,一共来了足足四五百人,显得工坊又小又挤。如果不是吴家和道观的面子,恐怕在场好些人都懒得待下去了。

在他们面前的是两台被幕布笼罩的机器,而楚齐光便站在幕布之前,伴随着双手一拍,两边的小厮便用力将一副巨大的画卷落给转了下来。

上面是丁家每年卖给北方妖族的棉布数量。

看着下方的四五百名观众,楚齐光额头的青筋微微跳着,忍耐着想要冲下去打死几个人的戾气,心中无奈叹道:‘果然人一多就来了……’

他无奈忍耐着心底的病魔,开始说道:“众所周知,北方妖族之中,除了狼妖、牛妖、羊妖之外,其他族类都需要大量御寒衣物,而妖族如果要维持人形,同样需要衣物御寒。”

“更不用说他们掳掠过去的包括人族在内的各族奴隶,也同样需要衣物御寒。”

说话间,他又是拍了拍手,背后便是第二张巨大的画卷被放了下来,上面是开放互市后妖族的棉布需求量。

“100万匹,这是妖族每年需要的棉布数量。”

伴随着一张张画卷的落下,还有楚齐光的讲解,在场众人都渐渐被吸引了注意力,看着灵州人口的估测,棉布需求量的估测,南方每年运过来的棉布数量估测……以及作为对比的,灵州本土每年产布之少。

给在场所有人的感觉就是……棉布作为刚需,在整个北方和妖族中都有着巨大的市场,让人垂涎欲滴。

而楚齐光在台上也是越说越舒坦,脑海中的精神似乎都在不断升华,让他说得越来越畅快:“这些年来,北方多地都被朝廷责令种植棉花,多个州府甚至都将棉花作为税赋征收之项。”

“棉花种植如今已经在灵州普及过半之府县,但多数府县还是寡于纺织,便是因为北方的布始终不及南方。”

“所以一直以来都是北棉南运,南布北运,我们北方自己种的棉花,却要绕一圈在江南织成了布,在卖给我们。”

“但今天……”

伴随着楚齐光一拉幕布,露出后面两台正在不断运作,不断产出棉纱、棉布的机器,楚齐光缓缓道:“……我们要重新定义纺织!”

陈刚说道:“听懂掌声。”说完带头就鼓起掌来。

伴随着下方掌声阵阵,楚齐光就感觉到自己的精神似乎一下子冲出了肉身,好似直上云霄,来到了星空的尽头,看到了超越一切生命能够想象得深渊,看到了那无穷无尽……无法被理解、无法被描述的幽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