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禁欲系神豪 > 第266章 还有更巧的事,你信不?
“小伙子你站稳!你站稳咯......别摔着了。”老奶奶见有点像脑充血的赵灿要晕倒,赶忙伸手拉住他,“年轻人还好吧?”

“失礼了。”

赵灿刚才听到鱼幼薇这个名字脑子翁的一声响起,差点惊吓得摔倒。

鱼幼薇是滨海人,这个赵灿是知道的,但是不知道她就是这个海螺村的人,而且你说巧不巧,敲了那么多家人的院门,就鱼家的大门为自己敞开了。

这难道就是传说当中的缘分吗?

呃......在女朋友不知道的情况下去他家是什么体验?

首先,赵灿有点慌,毫无准备的慌张。

其次,难以置信,这太巧了吧,这就是鱼幼薇从小长大的院子?

最后,我赵灿为什么有点慌啊,我慌什么?

“小伙子你女朋友认识我孙女鱼幼薇吗?”

“这个.....我回去问问,问问再说。咳咳咳.....老奶奶我还有事,我先出去了。”

赵灿刚跨出客厅房门,老年机播放着[酒醉的蝴蝶]来电铃声响起:怎么也飞不出,花花的世界,原来我只是酒醉的蝴蝶.....

“喂!薇薇安啊,放学了吗?今天这么早就给我打电话了。”老奶奶和电话那头的孙女鱼幼薇聊起天来。

确认过老年机强悍的声音,这家的鱼幼薇的确是赵灿的那个鱼幼薇。

赵灿莫名的有些怯场,加快脚步。

“喂,等等,小伙子等等,你忘了拿锯子。”老奶奶朝院子里匆匆离去的赵灿喊话。

赵灿硬着头皮转身回来拿锯子。

“奶奶家里有客人吗?”

“哦,是一个来做公益活动的小伙子,遭遇了雪灾和台风,有人组织来我们村做公益,刚才这个年轻人来借锯子帮我们把巷子口的刮倒的树子给锯了。”老奶奶看着回来的赵灿说着,“对了,这个小伙子的女朋友也在魔都戏剧学院,说不定你也认识。”

“是吗?那就太巧了,奶奶你问问他女朋友叫什么名字。”

“小伙子你女朋友叫什么名字?”

“呃......”赵灿欲言又止,万一我说我女朋友是你孙女,这老太婆会不会吓出心脏病?

“喂,你弄啥呢,借个柴刀借半天,有完没完?”曹沃在门口大声嚷嚷。

“老奶奶我同学在门口催了,我先过去忙了,待会再把锯子还给你。”转身就走,走到门口回头瞄了瞄墙上的小鱼幼薇,就大步跑出去了。

“弄啥呢,一脸紧张兮兮的。”

“此地不宜久留,先走再说。”拽着曹沃就走,弄的曹沃一头雾水。

几分钟后。

“卧槽!还有这种事?没那么巧吧。”曹沃一脸不可思议的表情。

“是真的挺巧的。”

“不对,你不对劲,你慌什么慌啊,至于慌成这个样子吗?”

“呃?对啊,我慌什么慌,大概是被惊吓到了吧。你说这个大个地儿,就偏偏敲开了女朋友家的门,是你的话你也应该会惊吓到吧?......不过,这还真有缘分。”

“那说明你和那条鱼的确有缘,不过话说回来,你是不是该去相认一下,毕竟女朋友的奶奶也是你奶奶对不对?”

“呃......不太合适吧。人家都没说我是他男朋友,我人丑拿不出台面,算了算了。”

“哎.....”曹沃意味深长的叹息,也不多话,终究是看出来孰轻孰重了。想到某些人的家长,赵灿那就走的一个勤字。

“给,树锯完了,把锯子给你奶奶还回去,我去找清运车。”曹沃一副看好戏的样子。

“行吧。”赵灿接过锯子,折返回鱼幼薇家。

门是开着的,屋子里多了一男一女的中年人,不出意外应该是鱼幼薇的父母。

赵灿和鱼幼薇交往半年,赵灿也从未问过鱼幼薇家里是什么情况,父母是刚什么的。

“你找谁?”鱼幼薇的父亲望向门口的赵灿。

“那个小伙子是借锯子的,让他进来吧。”老奶奶在厨房说。

“快请进。”鱼幼薇的父亲热情邀请公益活动的年轻人赵灿进院。

厨房正在烧火煮饭,闻起来很香,应该烧的是海鲜之类的菜肴,刚才的客厅已经摆放着大圆桌,上面有几个熟食品以及一瓶鲜橙多和老村长白酒。

“这事有人过生日?”

“呵呵呵.....见笑了,我母亲67岁的生日,小伙子中午要不留下一起吃点。”鱼幼薇的父亲笑呵呵的说。

“不了不了,我把锯子放在这里,我先走了。”

滴滴滴——曹沃打电话过来。

[你不用回来了,我已经跟周总说了你中午要在亲戚家吃饭,不来吃村支书的招待宴]

[曹沃你丫岂可如此鲁莽行事?]

[少废话了,你回来我就瞧不起你,挂了]

[......]

此时。

又有摩托上开了进来,也是一男一女的中年人,男的模样和鱼幼薇的父亲很像,他们家人相互招呼之后才知道是鱼幼薇的大爸。

提着买来的大袋保健品回来庆生。

赵灿基本上了解了个大概,鱼幼薇的大爸两口子是滨海市买了房定居。

鱼幼薇的父亲还住在这个老宅,老太婆也是跟着鱼幼薇一家的。

至于是干什么的,未知。

赵灿礼貌的笑了笑,待他把摩托车送门口推进来之后,准备离开。

刚走到门口,又有人来了,是一个30岁多一点的人,这是鱼幼薇的幺爸。

不对劲了。

赵灿看看鱼幼薇的幺爸。

鱼幼薇的幺爸也看着赵灿。

确认过眼神,是见过的人。

哪里见过呢?赵灿快速回忆,终于还是想不起来。

“你是.....”幺爸走过来指着赵灿。

“我不是。”

“哦!我想起来了,你就是那晚上为了哄女朋友打飞的来海湾的那个,对吧?”

“呃......是有那么一回事,不过你是哪位,我没印象啊?”

“我啊,就是当晚给你和你女朋友的法式烛光晚餐点蜡烛的那位,还记得吗?”

我去——

“小伙子你站稳,你站稳,别摔着了。”

“失礼了。”

冷汗都出来了,老天爷不带这样玩的啊,要玩死人啊。

鱼幼薇的父亲走过来,递给赵灿一支烟,赵灿没接,“不要意思,我不抽烟。”

“年轻人不抽烟是好事。老幺你认识这位小伙子?”

“认识认识。”

鱼幼薇的父亲笑呵呵说:“既然都认识,那就一起吃饭吧,你也是为我们村做公益的好人,这中午的你要走,我们村个没那个习俗。”

这饭,赵灿是真不敢吃了,他怕吃了不消化。

万一这幺爸冒失鬼似的抖出那晚上的事情,你让我如何面对鱼家父母?难道不尴尬吗?虽然我赵灿和楼酥婉是兄妹,很多人终究是误会我们的关系的,赵灿努力的麻痹自己。

哎!果然啊,出来混迟早是要还的。

“谢谢你们的好意,我实在是不敢打扰你们一家人聚餐。”赵灿依旧礼貌的笑着婉拒鱼幼薇父亲的盛情邀请。

“喂,国华,你女儿打微信视频过来了,要跟你说话。”鱼幼薇的母亲举着手机就这样过来了。

赵灿冷汗都出来了,微微转过头,看着堵在门口的幺爸,你倒是让条缝隙给我出去啊。

鱼幼薇母亲笑着把手机拿过来,赵灿被手机强大的气场逼退的两步,退出视频可见的范围。

“喂,女儿啊。”鱼幼薇的父亲举着手机对着自己,一脸的宠溺。

那头的鱼幼薇在家人面前,倒是很喜欢撒娇,“爸,妈刚才说了你昨晚又喝醉了是不是?都跟你说了,要少喝酒,你哪天给我看你男朋友,我哪天开始就戒酒。对了,你哪个男朋友到底长什么样啊,我跟你说现在外面的骗子多得很,别上当了。”

“我知道,他不是骗子。”

“不是骗子就好,要是骗子,我砍死他丫的。”

赵灿:“......”

鱼幼薇笑着说:“嗯,以后要是他欺负我,我就跟爸爸你说,你帮我修理他。”

“.......”赵灿心说用得着你父亲亲自修理我吗?就你鱼幼薇跆拳道黑带,又是真动真格,赵灿还真斗不过。

“爸,我刚才给奶奶说了,我现在在横店,回不回,等我过段时间空下来了,我就回来看她。好久没看到奶奶了,我好想她。”

“嗯,工作要紧,学习也不可能耽误啊,这个你奶奶虽然年纪大,但是理解的,有空了再回来看她也一样的。”

家长里短的聊着。

赵灿很想走,那个幺爸一直赌在门口,凑在鱼幼薇父亲面前和鱼幼薇说话。

鱼幼薇撒娇道:“好想吃妈妈做得海鲜面。”

赵灿心说哪那么多话啊,赶紧挂断电话进去吃饭,我好走人。

赵灿待在旁边,低着头倒是想笑,还没见过鱼幼薇如此撒娇的样子。

“幺爸我幺妈没来吗?”

“她在上班请不到假,要晚上才能回来。”幺爸把手机拿过来。

视频晃动中,鱼幼薇敏锐的看到视频那头还有个年轻熟悉的人在幺爸身边,那人好像想溜走,还是被鱼幼薇逮着了。

“等等!”鱼幼薇凑近手机:“幺爸你把手机往左边一点。”

“怎么呢?”

“你把手机往左边移一下,你旁边那个人我好像认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