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北,某秘密基地内。

一身睡袍的张云亦一边捏着身边正在专心对付鸡腿的胖丫头的脸蛋,一边望向极寒地狱的方向。

“算算时间,他应该也差不多到了吧?

也不知道会是一个什么样的结果。”

呢喃着的同时,张云亦的脸上少见的出现一抹淡淡的紧张。

她很讨厌这一种无能为力,只能赌命的感觉。

但她没有办法。

选择权不在她,她也无力反抗。

张云亦的忧愁引起边上胖丫头的注意,她犹豫了一下,最终把自己啃了一半的鸡腿从嘴里拔出来递给张云亦。

“姨,不哭、吃!”

张云亦也不嫌脏,嫣然一笑之后嗷呜一口,直接咬下去,这一口好大,直接把鸡腿吃得只剩下骨头了。

傻乎乎的胖丫头被这一口整懵了,呆呆的看着鸡腿好久,大大的眼睛蓄满了水终于是‘哇’的一下哭了出来。

恶趣味的张云亦看着哭起来的胖丫头,不仅不安慰反倒是得意的笑个不停。

笑着笑着,张云亦突然沉重起来。

伸手抚摸着胖丫头的脑瓜子。

“丫头,你知道吗?一个不小心,你对象就要没了!”

胖丫头愣了愣,停止了哭泣,歪头看了张云亦一眼,似乎是在可。

啥是对象?好吃吗?

“不好吃,很臭!”

…………

极寒地狱。

陆无所在的那一块区域。

随着柳川龙一郎一剑刺出去,伊利亚和王亚瑟这边脸上露出复杂的表情。

完了。

陆无完了!

他不可能在这一剑之下活下来的。

别说是陆无了,就是元老山那十二个老人,也不会有人在这一种状态之下能接下这一剑。

而伊利亚和王亚瑟这边还好。

他们只是情绪有些复杂。

有的人在这一剑之下情绪已经失控了。

当然,这不是皮思密,虽然这一位一直在找一个属于他的王者,但陆无明显不是他的菜。

他对陆无没啥感觉,看到陆无要被杀,他不紧张,他就是有点想跑。

情绪失控的,是一直藏在暗处的某人。

他在柳川龙一郎那一剑刺出的时候准备爆发,却发现自己和憨憨一样动弹不得。

急切之下的他,紧急催动【门扉碎片】想要依靠【门扉碎片】的力量救下陆无。

如果他能够成功催动门扉碎片的话,这是有可能的。

门扉碎片能够爆发出足以拯救陆无的力量,但它不是随便什么人就可以催动的。

它也是挑人的。

嘟嘟可以,现在掌控门扉碎片的这一个不行。

碎片对他的催动毫无反应,所以这一位拼尽全力依旧无法拯救陆无。

这让他都绝望了,以为陆无算是彻底没救了的时候。

陆无突然睁开眼睛,直视着眼前要刺过来的这一把剑。

在陆无睁开双眼的那一个瞬间,柳川龙一郎的剑仿佛刺在了看不见的钢板一样停了下来。

同一时间,所有人的注意力都被陆无的那一双眼睛吸引了过去。

那是一种看似平静,但却藏着惊涛骇浪,带着极度偏执却有拥有令人难以想象的吸引力的眼睛。

同时也是一双陆无不可能拥有的眼睛。

望着这一双眼睛,伊利亚王亚瑟皮思密甚至连暗中的那一个都说不出话来,显然被惊住了。

然而直面他的柳川龙一郎苍老的脸上却没有流露出任何意外的表情。

“果然是你吗?这一个少年是你选中的人吗?”

‘陆无’这边没有回应,而是缓缓伸出手来,在他伸出手的瞬间,一道难以想象难以言喻的恐怖虚影从陆无的身后出现,无尽的压抑感和恐惧感笼罩在在场所有人的心头。

会被捏死的!

站在他面前的话,一定会被捏死的!

这是皮思密他们内心这时候涌现出来的感觉。

几乎是被压抑和恐惧吞噬了。

而在他面前的柳川龙一郎则更加凄惨。

随着那一道恐怖的虚影的出现,柳川龙一郎苍老的身体开始龟裂。

一朵朵妖娆的血花不断绽放。

随着这些血花的绽放,柳川龙一郎的生命在飞速流逝。

所有人都能够感觉到,这一位传奇一般的存在就要在这一刻,这般莫名其妙的死在‘陆无’的面前了。

然而此时的他,苍老的脸上却绽放出一丝艰难的笑容。

“无意识分身,只有反击和灭杀的本能是吗?

她赌对了!

那接下来该我赌了!”

随着柳川龙一郎这话落地,柳川龙一郎的身体瞬间爆炸,而那一把被拦住的剑却在柳川龙一郎的身体爆炸的瞬间绽放出让人难以想象的光芒。

原本寸步难行的长剑,在这一刻往前又突进了几公分,却再次拦下来。

而长剑在被拦下的瞬间龟裂,长剑内部一道充满精气的剑意穿透防护刺进了陆无的头颅。

不过,陆无的脑瓜子并没有在这一剑之下碎裂。

那道剑意之所以能够触碰到陆无的主要原因之一,就是因为它对陆无没有威胁。

这不是一剑用来灭杀陆无的剑,而是一剑用来帮助陆无的剑。

随着这一剑刺入陆无的头颅,沉睡当中的陆无感觉好像什么东西被击碎了一般,陆无那剧烈的头疼突然消失了了,紧接着,陆无发现自己被拉进了一个奇妙的空间。

这是一个粉色的充满樱花的空间。

在这一个空间的正中央有一颗巨大无比的樱花树。

此时此刻,满树的樱花绽放。

微风吹来,粉色的花瓣随风缓慢的飘落,画面唯美让人沉醉。

其中一片花瓣飘在陆无的面前,他下意识的伸出手来,花瓣落在他的手中。

当花瓣落下,让陆无意想不到的一幕发生了。

眼前的空间再次发生变化,世界天旋地转。

等陆无回过神来的时候,他发现周围的环境发生了变化,自己似乎出现在大灾变之前的世界里,而他也变成了一个少年。

嗯,说是变成一个少年或者有些不恰当,应该说是进入了这一个少年的身体,以第三视角存在着。

这一个少年似乎叫柳川龙一郎,听名字就知道,是11区的人。

这时候所处的时间线,似乎是在大灾变之前。

这一个世界还没有召唤兽之类的,这一个柳川龙一郎的梦想也不是什么召唤师。

这一个孩子有些皮,虽然他是剑道馆馆主的孩子,但他的梦想不是成为剑道大师舞蹈大师什么的。

陆无过来的时候,这一个少年正在偷偷的学漫画。

他想要成为一个漫画家。

因为他最崇拜的偶像,就是某一位漫画家。

在陆无的注视下,这一个少年开始以漫画家为目标而奋斗着。

少年并不是天赋型选手。

他一开始的时候,那画工陆无都没眼看,剧情方面更是不用说了,一塌糊涂,跟陆无认识的某个姓怒的扑街有的一比。

不过这少年比姓怒的那一个努力。

天赋不够就努力来凑,研究大师的漫画,模仿大师的画风、分析大师的剧情设计,经常一个人偷偷画到凌晨。

这一种努力还是有成果的。

在陆无关注之下,他进步很快。

仅仅用了一年半的时间,他就创作出了他的处女作,一本主角是猴子的少年热血漫画。

怎么说呢,虽然是挺一般的,但毕竟是在陆无的眼皮子地下完成的。

陆无很清楚这一个少年为了这漫画付出的努力,所以当处女作出来,并且得到出版社认可的时候,陆无的心情跟这一个少年一样美丽。

觉得这下,这少年终于是可以扬眉吐气了。

终于是可以光明正大的跟他的父亲说,他想要学漫画了。

然而就在这一位少年带着这样的心情走在回家的路上时,原本是黄昏的天空突然被点亮了,陆无和少年一道抬头看向天空。

抬头的那一个瞬间,陆无和少年一般仍在了原地。

只见天空中出现了一道巨大到难以想象的光柱。

那光柱似乎把大地和天空都链接到了一起。

在陆无看向那光柱的瞬间,那光柱轰然粉碎,一股无形的力量在那一刻推开。

这时候如果站在数十万米的高空往底下看的话,就能看到世界第一高峰那边涌出一股神秘的波浪。

这一股波浪瞬息间将整个世界覆盖住了。

而被波浪扫过的地方都在开始发生不可思议的变化。

原本的地形地貌被无形的大手修改这,一个又一个的秘境出入口凭空出现,世界像是被重启被从根本上改写了一般。

而在陆无身边,他亲眼看着身边原本人畜无害的各种动物瞬间发生狰狞的变化。

整个世界开始变得群魔乱舞了起来。

同一时间,陆无面前,或者说是柳川龙一郎面前不远处的剑道馆凭空的被斩成两半。

再然后,陆无面前的景象再次扭曲,没等陆无反应过来,他就再次回到那一个充满樱花的空间。

陆无一愣,下意识的再次触碰了眼前的一片花瓣。

随着陆无的再次触碰花瓣眼前的世界再次发生变化,陆无再一次回到了柳川龙一郎的身体里。

但这时候并不是续在道馆被劈开的那一刻的。

时间跨度有点远,这时候的柳川龙一郎已经从十六七岁的少年成长到了二十二三岁了。

多年过去,他没有能够成为漫画家。

因为这时候的世界已经没有漫画家这一个职业了。

从那一道光柱开始,这一个世界就变了。

整个世界进入大灾变的纪元。

人类原本的社会被破坏,召唤兽主导了这一个世界。

为了在这一个世界活下去,柳川龙一郎也被迫握住了他原本不喜欢的剑成为了一名比他父亲更加出色的剑士。

毕竟,在现在这一个世界里,漫画家不仅救不了世界更不能让他活下去。

但尽管他握住了剑,成为了比他父亲更加出色的剑士,柳川龙一郎的安全也没有能够得到保障。

人类的剑士和召唤兽相比相差太多了。

尽管他在握住了剑之后展现出惊人的天赋,短短几年就成为最出色的剑士,可他依旧没有办法击败【头目】级别的召唤兽。

他辛辛苦苦建立起来的庇护所,也在一只头目级别的召唤兽袭击之下被攻破。

他所珍视的人在他面前一个又一个的被杀。

在那一个可怕的夜晚,他失去了几乎所有的一切。

那一夜过后,他还剩下的,就只有他手中的剑,和被他抱在手中的女儿。

对女儿,在陆无没有看到的那几年里,他多了一个女儿。

陆无不清楚这一个女儿怎么来的。

不过,陆无知道,那一夜之后这一个不到三岁的女儿似乎成了柳川龙一郎的全部了。

他开始带着女儿流浪,挣扎着想要在这一个可怕而充满绝望的世界活下去。

但是他太弱小了。

还带着一个拖油瓶,想要在这一个世界活下去太难太难了。

但不管有多难,他都抱着那孩子不放手。

因为那已经是他唯一活下去的动力的。

如果没有那一个孩子,他可能一天也活不下去。

而命运也没有一只抓着他虐,有时候也会垂怜他。

在这一片樱花中,陆无看到的最后景象是,柳川龙一郎捡到了一把神器,一把在陆无眼中在普通不过的神器。

……

随后是第三片樱花。

这一片樱花的时间线已经跳到了十年后了。

这一年柳川龙一郎三十三岁,他的女儿也十三岁了。

他的实力也有了长足的长进,十年的时间他来到了领主3星的级别。

这一份实力在陆无面前什么也不是,但在当时柳川龙一郎所处的环境里,他似乎是最强的存在,他再次建立起了一座庇护所。

他一人一剑庇护着这一个庇护所,成为这一个庇护所以及他女儿得守护神。

他甚至又在这十年里邂逅了一个爱人,虽然碍于女儿两人没有在一起,但他们平日里的互动让陆无吃足了口粮。

陆无看得出来,这时候的他过得很快乐。

他对未来,对生活充满了希望。

然而命运并没有放过他。

就在这一段记忆里,一个人来到他的庇护所。

那是一个神秘强大的人。

一直到后来很久,柳川龙一郎才知道,这一个人创建了一个名叫【零】的组织,他就是【零】组织的首领。

这一个人的出现,毁掉了柳川龙一郎的所有希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