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明尊 > 第二百一十一章红莲业火镇不死,七星续命祭神台
五指挑起雷音弦,只听铮铮的琴音大作,滚滚的无音神雷交错虚空,琴音碰撞之中,一道道明亮的电光在黑暗中闪烁,嗞滋啦啦的电光环绕钱晨周身。

钱晨一手竖抱大圣雷音琴,一手横刀直指不死道人。

不死道人沐浴琴音,阴损的雷光在他体内爆开,每一道琴音的威力都足以炸碎神金精铁打造的身躯。

但不死道人在无数雷音交织之中,却只是皮肉抖动,他身后的魔躯法相千手千眼,不少魔眼中都有毁灭的雷光闪烁,而这幅身躯早已被雷法摧毁无数次,早已经修成了雷魔,他的肉身在雷光之中也在向着雷魔之躯蜕变。

很快,无音神雷的伤害,便对他毫发无损!

“无音神雷已经是相当偏门的雷法,更已经是神通境界……不死道人这么短时间便适应了此雷,他身后千手千眼的魔神法相,应该是遍遮一切日月罗睺法相!如此修成的魔躯,已经可以称为万法魔躯——万法不灭!”

“难道真的只有施展大神通境界的天府雷法吗?”

钱晨自己便否决掉了这个想法:“我虽然修成了紫霄天府雷,但这一大神通始终只是雏形,未曾金丹一转之前,难以完全成型。如此正好在其物质不变大神通承受的极限范围之内。”

“以才炼成雏形的大神通杀他,只怕将其轻伤,便让他有了借此将万法魔躯更进一步的机会!”

“万法不侵,物质不灭!果然难缠!”

不死道人只为求道,但他对大道理解从一开始便有了偏差,这条路是否能参见大道钱晨不知道,但他知道不死道人在一意孤行,几乎入魔的状态下,这条道路被他走到了一个分外恐怖的地步!

万法不侵,物质不灭!

这几乎是逆修变化之术,另类成就大神通‘胎化易形’几乎大乘的状态。

‘胎化易形’,乃是变化之术修到极致的大神通,位列三十六天罡之一,修至小成者,便可以元神离体化为婴儿,或让身躯变化为各种状态,可老可少,或为男,或为女,一旦大成,更能变化为神禽异兽,又能变化天地万物ꓹ可谓尽得周天变化之妙!

而不死道人以不变为根ꓹ借助事物毁灭的魔相ꓹ毁去自身之伪,自身未曾修炼变化之术ꓹ却另类把握了不变之根。

因此这条道路修到大成境界ꓹ便是‘胎化易形’的相反道路。

大神通——‘万法不侵ꓹ物质不灭!’

不死道人伸出了拢在袖中的右手ꓹ朝着琴音最为激烈之处ꓹ轻轻一按。

那只在琴音之中褪去死灰之色ꓹ洁白如玉ꓹ肌肤如脂ꓹ犹如新生的手掌ꓹ凝滞了所有琴音。钱晨五指轮拨,激荡发出的无音神雷,犹如撞在了一座无形的墙壁之上,道道琴音被这一掌压住,在不死道人的手掌前,交缠成一片电光的海洋。

不死道人第二击紧随其后,下一掌往前拍出去,杂乱的琴音倒卷而回,钱晨弹奏的大圣雷音琴七根琴弦赫然断裂回弹,在他手背留下道道深可见骨的伤口……

“无用的反抗……除了你掌中的大毁灭魔刀,无论是你这琴音也好,之前的天魔化血神刀也罢,都破不去我的不死魔躯!”

不死道人低声劝说道:“你的境界本就不如我,如今还想不用唯一能伤到我的手段,未免太天真了一些!”

“你应该知道,我不会挡那一刀,一刀之下,能否借此摸到那一丝大道,是对我的考验,如今算来,我也只有三分把握能从那一刀之下蜕变!你何不去赌那七分?”

“你有三分把握,借我一刀成道,但我却有十分把握,那一刀砍下去,太上天魔会夺你根基重生!”

钱晨脸色难看,心中暗道:“我花了多少心力,才把魔道之身分尸镇压?”

“其中有祥佑点化,趁着魔道根基未曾稳定之机,斩去根基;又有原始天魔之躯成就,太上天魔李哪吒降世,被我借妙空回归轮回之地的机会破去魔躯;最后还要借助魔穴的机缘,才将其彻底分尸!我辛辛苦苦走在正道的大路上,好好的做我的楼观祖师!”

“你为什么要陷害我!“(声嘶力竭)

不死道人松开太上化魔尺,小小的木尺灵光坠落在一旁,看他坦然张开双手,迎着钱晨,笑道:“来吧!”

钱晨脸色通红,扔下手中琴弦崩断的大圣雷音琴,骂道:“疯子,疯子,疯子!你再逼我……”

“杀了我!”

不死道人身体前倾,张开双臂闭上了眼睛,露出一丝期待的笑容。

钱晨眼中凶光迸射,终于抬起手中的祝融血刃,他身形翻转,右脚在前方的岩石上猛然一踏,长刀扯动,血色的刀气呈无匹之势,牵动了周围残余的毁灭气息。

一道道刀痕显化,凑成一朵血色红莲,在刀刃之上,于焉绽放!

红莲业火熊熊燃烧,毁灭了一切,这一刻九幽的黑暗从远方的一线降临,滔天的九幽魔气狂涌而来,融入红莲刀气之中。

“声势固然浩大,但这些不过无用的花俏,还不如你先前朴实的一刀!”

不死道人睁开了眼,冷笑道。

他任由红莲刀气,落在了自己身上,却看刀气突然一转化为一朵业火红莲出现在他身周,一股无形的禁锢之力,突然锁住了他。钱晨这才露出了一丝微笑,道:“你说的没错……”

“所以这一刀搅动那么大声势,都是为了隐藏我真正的用意!”

不死道人正要挣脱禁锢,破去那红莲刀气,但外面一层刀气散去之后,虚虚消散的血红刀气下面,却显露出一朵真正火红,有着生命力一般鲜艳绽放的红莲!

却看到一朵真正的业火红莲,半开着将他含在了莲蓬内……他悚然抬头,目光之中无悲无喜,低声道:“业火红莲!”

“我从来不将赌注,放在别人的手中!”钱晨荡起长刀。

业火红莲!

半成品的灵宝,大唐之中滔天劫运孕育出的灵宝雏形——业火红莲!

不死道人自己放弃了太上化魔尺护身,只身迎接毁灭,却未想到钱晨在大毁灭魔刀之下,隐藏了一件不逊于太上化魔尺的顶尖法宝。

而这一刀假作声势,只是为了骗开他所有护身法器。

钱晨显露一丝笑意,什么叫多宝道人!业火红莲和大毁灭魔刀的意蕴同出一源,即便是元神真人来了都未必能分辨的出两者的气息区别……

早在钱晨窥破不死道人的根基之际,他便早早定下了这一刀。

既然杀了你后患无穷,那我便将你封印起来便是,业火红莲在钱晨的几件法宝之中,本质最高,之前的种种很大程度都是骗不死道人放弃抵抗,他以为自己能拥抱毁灭?其实只是为了方便业火红莲的镇压!

钱晨平平抬起右手,身后五色轮转,反掌下压。

五色神光犹如华盖一般浩瀚覆盖了半边天际,祭神台微微颤动,无数光华绽放,石台之中一个隐藏至深的身影猛然怒喝出声,他张手打出一道玄光,以势如破竹之势,要钻入业火红莲中,救出不死道人。

但,这已经晚了一步!

五色神光随着钱晨一掌,碾压而下,带着禁锢一切,五行轮转的大威能,犹如开辟了一个世界一般,将不死道人打入了业火红莲之中。

红莲封闭,五色神光更先一步将其刷入青光之中,来袭的大手只能无功而返!

钱晨还未止步,他奋起一刀,祝融血刃劈开虚空,朝着那人影的藏身之处而去。

祭神台之上的重重小世界被这一刀斩开,钱晨的身影随之踏入其中,耳道神抱着太上化魔尺,紧随而来,被钱晨随手一笼收入袖中。

这件法宝失去了主人之后,竟然和钱晨分外配合,不见半点反抗,便半推半就认了钱晨的真元。

而祭神台处,原本便有诸神开辟的重重神土,如今虽然废弃大半,却有一个隐蔽的世界,藏于其中。

直到那人出手,方才暴露。

此刻那个小世界中,也只是一片虚空,唯有头顶星光莹莹,如水荡漾,光辉遍洒世界。

钱晨微微抬头,头顶的星光璀璨,却都从七枚星辰之中发出,那七枚星辰都是天界星辰的投影,但星力之盛,还要远胜钱晨昔日炼丹之时,周天星现的那一刻。

而且这并非神通法术,或是神箓请神短暂的接引星力,以此地的浓郁星辰元气,这七点星光至少照耀了千年……

如此手笔……已经堪比建康的四象周天大阵,等若一国镇压气运的底蕴!

“我可算知道,金陵洞天之中的龙脉,被用在了何处了!”

钱晨的眼神骤然紧缩,上方的星辰排列如斗,他能轻易的分辨出这些星辰的真名来——“天枢”、“天璇”、“天玑”、“天权”、“玉衡”、“开阳”、“摇光”!

“不!应该是司命、司禄、禄存、延寿、益算、度厄、上生七星!”

钱晨低头凝视着身前的七座巍峨石台,每一座石台,都在重重禁法的守护之中,石台之上七盏古朴的青灯在四面白纱的环绕之下,透出一点烛火摇曳。

那火光乃是气运之火,上借星辰之光,下引金陵龙脉,中间更有一点性命之火在燃烧!

而之前出手的黑影,便在一座石台之上,冷冷的俯视着钱晨。

“原来如此!”钱晨凝视着那七盏青灯,他恍然重复道:“原来如此!”

“禳星延命——七星灯!”

“难怪那双头狒狒说那两人来过,难怪你要对刘裕动手,难怪你有十足的把握冲击元神!你们好狠啊!司马炎!”

钱晨得语气越发漠然,他终于搞清楚了魔道和司马家最核心的谋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