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明尊 > 第二百零八章三位天师入建康,你修魔很有潜质
一线曙光从天边绽放,黎明的天光映着海面。

清晨的大潮拍打的东海郡的岸边,潮水带着浪花,一波又一波的冲击着滩涂,远远望去,但见天水相连之间一片金色,浪涛卷上沙滩,有如无数串细碎的珍珠一般。

忽然间,一只脚踏破了无数珍珠,泡沫‘啪’的一声细碎的破裂,浪头落下时,海面之上一位黝黑干瘦,犹如渔民一般的老者,穿着宽松的道袍负手而立,等到第二个浪头卷起、落下,他已经完全踏上了沙滩。

这似乎涉海而来的老者,脚上却连麻底布鞋都没有沾湿,他有一双丹凤眼,下颌一缕长须,风骨不同寻常。

在他身后,曾经与钱晨照过面的徐道覆恭敬的跟老人在后面,低声道:“天师……”

孙恩微微沉吟,神情无波道:“沿着大江而上七千里,便是建康了!想来我已有一甲子未曾踏足此地……此去,只怕又会生出许多波澜,这天下何时能安?”

他注视着建康方向,元神真人的神念足以在东海之滨,俯视到建康,震慑着那里的一切。

孙恩幽幽叹息道:“昔年我道业初成,又向来看不起世家那群蝇营狗苟的无能之辈,便想着北上建康,称量世家年轻一代的分量,那时在会稽山下,却遇到了一群年轻人……”

“彼时世家之中唯有王羲之能与我争锋,小辈里,却有两人很是有趣,堪入我眼。一位是王导,所以后来我成就元神之后?便收下了他的侄子王献之为徒。另一位?如今都没有成就元神,却是令人意外!”

徐道覆迟疑道:“师尊所说?是谢安石吗?”

“是啊!”孙恩仰天感叹道:“不过?他离那个境界,应该也不远了!”

…………

玄武湖!

钱晨留下的小舟空空荡荡?水鸟掠过湖面,留下一串倒映的残影?此刻横在湖上的残破乌篷船?突然多了一个人影矗立!

陶天师负手立身于船上,凝视着湖面的水气渺渺。

他立身于玄武湖水眼上,目光似乎能穿透湖面,直视在其下镇压水眼的天师剑上?阴阳山水两条龙?在天师剑下纠缠,如龟蛇盘结,势成玄武。陶弘景嘴角勾勒出一丝浅笑,像在耐心等待着谁。

少顷,岸边有悠扬的道歌声传来。

“铁笛双吹破晓烟?相逢又隔几多年。曾将物外无为事,付在毫端不尽传。白发数茎君已老?青云几度我当先?世间穷究只如此,何若同游归洞天。”

陶天师闻声回头笑道:“张老道?你可是要拿回天师剑呢?”

来人笑道:“既已许他五百年,老道又何必食言!只是天师剑依旧在?故人却要没了!”

…………

祭神台?人憎鬼厌的妖僧驻足石台之下?摸着脑袋嘿嘿怪笑,他凝视着高大耸立的石台,眼中神色莫名。

“走了三位吗?”

妖僧喃喃道。

透过他的眼睛,看到的却是另一幅画面——此地劫气低沉,在楼观道秘传的望气法眼之中,冲天的劫气在头顶孕育一片厚重乌云。

劫云之中,各色的气运光华冲天而起,其中最为强盛的一股,十分惨烈,那股气运犹如紫色的真龙一般,却又伤痕累累,伤口不断滴落玄黄的污血,缠绕着血色的煞气。

受创的气运之龙,爪牙张狂。

哪里还有一丝真龙的威严,只有无尽的戾气,直欲绞杀所有冒犯者。

“果然,他并没有闭死关开始冲击元神!”

钱晨又看了其他形形色色的气运一眼,除了一道清气暗藏杀机,纵横三百丈,犹如绞死人的青索一般,其他……

青黑之气,犹如六十丈高,气运化形为脖子上绕着骷髅头的青色邪神;根根黑丝犹如发丝一般,密密麻麻缠绕在一起,不知是多少死人气运汇聚在一起,邪气凛然;阴森寒冷,气息生死混杂的阴气中沉浮着一口玉棺;另外还有滚滚血黄死雾自一口石棺之中冲天而起……

这些魔头虽然未曾将神魔不死之躯修炼大成,但也是修成本命神魔的难缠人物。

“司马炎、不死道人!不得不说,魔道还真是赌对了!我这里并没有两位阳神战力……”

“司马炎没有闭关冲击元神,祭神台便拿不下来。好在这般情形,我也不是没得预料!”

妖僧已经在石台下站了许久,按理来说应该引起了其他魔头的注意,但要么是他窥视的太过光明正大,让魔道这边产生了误解——此人窥探的如此嚣张,莫不是无相禅师再撑腰?我等还是不要轻易招惹为好!

要么是魔道这边作风古怪者甚多,向他这般臭名昭著的,干脆就没有人敢招惹。

钱晨暗叹一声,用这个身份作弄人挺有趣的,但要是和自己沾上关系——会不会让师妹误会?要是让几位道友知道了,他也会被恶心的不清……果然这种事情伤人伤己,为了避免以后被几位同道无情嘲笑,成为楼观道祖师光辉形象背后的黑历史……

所有能猜出此事的,都要死!

收回对身外化身的神念支持,真身全力以赴对上两位阳神,钱晨还算有些把握。

那只双头狒狒,应该是魔道的一个底牌,但此魔神和祭神台关系极深,自己完全可以利用罗天世界和烛九阴来限制它,此地还有一些其他布置,不过也都不入钱晨的法眼。

那么,是时候看看,祭神台中究竟藏了什么了!

感应到那边的身外化身已经开始动手,钱晨也操纵着这副身躯,开始迈上祭神台的石阶……

“随喜菩萨!”

石阶之上,一位面目都笼罩在黑纱之下的魔头突然起身拦住了他,平静道:“傅长老吩咐过,任何人都不得登上葬魔石台!”

“嘻嘻……”

妖僧的脸上露出一个诡秘的笑意道:“只要没有人知道,老衲不就没上去过吗?”

看守石台的魔头露出一丝冷笑:“随喜和尚!你愿意能付出何等代价,才能让我等冒着天大的风险,装作没看见你?放你上去是万万不可能的!这样,你若肯拿出那件你祭炼许久的十八尸姬来,我可以答应不把今日看见的事情说出去,不然,你是不是有某些嫌疑?比如勾结正道……”

一身红色僧袍的妖僧微微侧身,用宽大的袖袍遮住了自己的双手,道:“想要让你们没看见我,岂不简单!”

他微微低头,对面的魔头也露出一丝沉凝之色,将手悄悄背在了身后。

今日这妖僧实在诡异的很,魔道中人做出什么都有可能,不得不防……

妖僧裂嘴一笑,露出两颊的利齿,宽大的袖袍一翻,一柄通体血红,散发着诡异气息的魔刃出现在他手中。

“杀了你们,不就没有人知道老衲上去过吗?”

“妖僧你好大胆子!”魔头一声厉喝。

他披散头发,祭出一面满是刺身男女的黑幡招摇,随即朝着黑幡一拜,其上扭曲的刺身男女化为魔头冲了下来,左近的魔阵布置赫然发动。

滚滚黑气冲出,贯穿了那几只七情神魔,六欲阴魔,化为一柄柄骷髅魔剑,朝着钱晨斩去。

那十三口魔剑,或是缠绕各色粉红欲念,或是沉浮无穷魔光,或是伴随着琳琅各色魔音,或是散发着种种无法言喻的香气……

七情神魔,六欲阴魔化为魔剑,直诛修道人的根本破绽,斩向钱晨附体之人的根基。

一身笼罩在黑纱之下的魔头以为,似妖僧这般沉沦尸姬和小和尚苟且的欲念者,对上七情神魔所化的魔剑,必然勾动内火,五阴焚心,根基动摇。内外发作之下,不是自己一合之敌。

但岂料他斩出十三把魔剑的时候,妖僧脸上的轻浮堕落顿时消失的无影无踪,神色漠然无情,断绝七情六欲,这一刻,他就像是为手中的血红长刀所控的尸体。

“你……”魔头还未来得及再次开口。

祝融血刃便已经扯动血红刀气,贯穿了他的胸膛。

瞬息之间,他的阴神便被一道无法想象的凶残刀气掠夺一空,血红的刀气破开躯壳,融入那柄长刀之中。

妖僧抬起血刃,凝视周围寂静的石阶,点头赞许道:“果然是完美的潜入!”

头顶的劫云里,一道道魔头的气运赫然惊动,朝着这具躯壳扑了下来,与妖僧头顶那柄血色长刀一般的气运,纠缠在一起。

顿时间,人劫发动!

一尊尊老魔头在各个魔阵之中豁然惊醒,确认了方才异动的气息所在,皆面露狞笑。

有人冷声道:“居然还真有人敢杀上门来!”

钱晨步上石阶,妖异的邪僧如今面无表情,目光之中,是最为无情的阴冷,手中的血色魔刀斜斜的指着地面,一尊魔女的幻象出现在他身侧,扶着他的肩头道:“大师……”

无穷杂念已经幻化成万象,开始取代妖僧的各种感知。

但妖僧只是缓缓转头,他的目光,五感和一切知觉早已被手中的魔刀斩杀,如今才显露出真面目。

魔女只见一道刀痕贯穿了他的双眼,划破了他的眼皮,斑斑血迹沿着面颊流淌而下,他的口舌,他的耳中,他的鼻孔,都有一道道扭曲的血色刀痕贯穿,七窍之中,触目惊心的污血流淌而下。

魔女这才知道,这个东西,早已经被魔刀所控,行走的只是一个承载魔刀的躯壳。

不知道多久之前,这东西就混到了她们中间,相比之下,她们的手段竟如此可笑。

魔刀翻转,刀光闪过之后,一切幻象消失,几具魔女的尸体跌落在石阶上,妖僧步伐依旧不紧不慢,往上而去。

钱晨心念操控着魔刀,真身穿过重重阴风,无声无息的跟在妖僧随喜后面,妖僧身化血色刀气,重重叠叠的血影从石阶之上一掠而过。几名魔道内门弟子前来阻拦,都一声不吭,栽倒在地,头颅咕噜噜的顺着石阶滚了下去。

一道魔阵竖立而起,妖僧脚下一根发丝骤然暴起,化为一只恶蛟一般贯穿了他的心口。

妖僧面不改色,挥刀斩断了那根扎入心口的长发……

“原来你早就为人所控,不,应该说是为魔刀所控!”

被斩断的长发飞入了魔阵之中的一人手中,钻入了他的毛孔,那人的指尖细腻洁白,皮肤下面一道黑线却在扭曲,蠕动,深入,不一会就消失的无影无踪。

妖僧拔刀去斩,刀光于电光火石之间,斩出数十道变化,于一线之即,从容不迫的将那人拦腰斩断。

被腰斩的男人下半身瘫软在地,上半身依旧从容的笑道:“化血魔刀有什么用?我早就不是人了!”

他上半身整齐平滑的伤口骤然冒出无数黑线,那根根或长或短,或粗或细,但都极其相似发丝的黑线往下缠绕,与下半身重新接合在一起,恢复如初。

他身后的魔阵更是已经完全立下,九道宛若黑铁铸就的大门竖立在妖僧之前。

“三千世界鸦杀尽!”

密密麻麻的发丝,都是代表誓言的咒怨……苗疆习俗,男女钟情立血誓于青丝之上,一旦男方绝情,女方有应誓者,寄托怨念于与男子交换的青丝之上,青丝必将咒杀男子。如此应下三千血誓,方可修成——红尘青丝三千丈,秀手织成应魔身。

那九重魔阵,更是九幽道秘传神通——九层地狱九重门。

若不能一瞬间打穿九门,只会陷入到无穷无尽的门户之中……

如此难缠的不死魔躯,加上重重叠叠,虚实不定的魔阵,难怪化血神刀无功而返,这般魔身以发丝编织而成,没有一滴鲜血,也最难被化血魔刀克制……

妖僧持刀矗立在魔阵之前,漠视修成青丝魔身的魔头。

九幽道真传华青云拼凑着自己的身体,冷然道:“三位阳神真人离开之前,早有布置,就等你落入瓮中!”

“九重地狱门已经封锁你前路退路,而你的天魔化血神刀,也绝对无法斩杀门后修成青丝魔身的我!”

华青云残酷一笑,他不必冒险绞杀此人,只要拖延到三位阳神真人归来,便是大功一件。

但他话音未落,一口寒芒闪烁的飞剑便在不可思议的瞬间划破百步,贯穿了他的心口。

根根青丝刚要散开,便看见妖僧再次抬起血红的魔刀,此刻刀气宛若长河,血河翻转之下,将所有青丝拖入了河中。

剑光定住了所有门户的变化,姬眕的身影缓缓走出,这一刻,华青云残留的魔识怨毒之意,犹如实质。

“是你!”华青云看着与自己同列真传的姬眕。

被血河淹没到脖颈,只余一个头颅还露在外面的他,目光之中怨毒无穷。

“你背叛我道,一定会被长老魔火焚魂,天魔施刑万万年不得好死!”

妖僧一刀便斩开了魔阵,踏着碎裂得九重门户,将那颗头颅沉入血河中,才施施然对姬眕道:“你破坏了我完美的潜入!”

姬眕面目阴沉道:“别废话,我已经在九幽道混不下去了!杀光他们……一个都不要留!”

果然够狠……我欣赏!

妖僧点点头,说出了钱晨借他之口要说的话:“你于魔道之上,很有潜质,要不要随我修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