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盖世 > 第九百七十三章 死而复生
呼!

化魂池突然出现于井中,坐落在虞渊脚下,刻印于池壁上的古老纹路,流转着墨色魂能,开始疯狂运转。

众多极寒凶兽的残魂,被池子瞬间扯入。

刚在井水凝形的阮釜,看到化魂池轻易破开“暗域寒井”的重重限制,逸入井内世界时,脸色忽然一沉。

“极寒冰冻。”

一块块冰魄寒晶,从他袖口飞出,虚空排布为阵列。

虞渊的思维意识,因此而变得迟钝,他的识海小天地,弥漫出寒雾来,似在渗透其魂魄和念头。

就连化魂池池壁之上,流转墨色魂能的神秘图印,内中墨色魂能的运转也受限。

“这样还不够。”

虞渊抬头,仰望着漆黑如墨的井口,看着被黑暗隔绝的天。

冥冥中,他感受到整个陨月禁地,许多隐藏极深的禁制结界,已被化魂池触动。

池壁的古老纹路,在墨色魂能注入时,其实调转的是禁地的潜隐力量!

哗啦!

一道混杂着极度动荡的光芒,由一处地底深坑,众多碎裂陨石中的一块传来。先笔直冲天,将三位云水宗的魂游修行者袭杀,再在虚空调整了一下方向,又斜斜地垂落。

垂落于,同样悬停半空的那口“暗域寒井”。

寒阴宗的大长老阮釜,此刻已从外面踏入井内,只剩下一口奇怪的井,被厚厚岩冰裹着,停在空中。

喀!喀喀!

井口的岩冰,被那道极度动荡的光芒,瞬间凿碎。

光芒顺势破开极寒防御,如一柄锋芒毕露的剑,从头到脚,刺穿了阮釜的躯体。

阮釜那具在井内,才凝炼出来的,和寒妃相似的冰莹躯体,被穿透之后炸开。

炸裂为,一地的晶莹冰块。

然后在落入井水内,阮釜闷哼一声,再次借助井水重铸。

新的阮釜,又一次从井水内“站”起来,重新以“暗域寒井”的井水,以自身的气血和极寒灵能聚涌。

蓬!

又有一道磅礴浩荡的魂能光柱,同样从井口内飞泄而来,宛如狂暴瀑布,将刚凝形的阮釜撞的魂飞魄散。

阮釜的魂魄,如一片片碎裂的幕布,落入到井水。

井水下,其魂魄又在聚涌,又在通过“暗域寒井”的井水,继续死而复生。

第三道,第四道,第五道!

接连又有三道奇特的异能光流,从外面的禁地灌泄下来,把每每凝炼出形体的阮釜,轰击的血肉爆裂,魂飞魄散。

寒阴宗的大长老,自在境合道“暗域寒井”的大修,就在他井中天地,死去,再复活,周而复始。

“这是我合道的器物,是我器物内的天地,在这儿,我不会死!”

阮釜的厉啸声,从井中的一簇簇幽寒魂魄传来,有七八个阮釜的身影,在井水下面移动着,彼此融合为一。

凌空悬浮在井水上,虞渊眼神冷漠,没深入井水中进行攻击。

“你很聪明呀。”

明光族的灿莉,如一轮放光的小太阳,在他的头顶,轻声说道:“这口暗域寒井,既然被他炼化了,你只要身体全部浸没,就有极大可能性,被他以一定代价,送往恐怖的极寒暗域。”

“是的,主人。”寒妃附和一句。

虞渊道:“我知道。”

阴神内炸开的记忆光烁,让他意识到了井底的危险性,合道这口“暗域寒井”的阮釜,即使没有冲出浩漭天地,只要肯付出一些代价,也能让深入井水的自己,直接送达修罗族都视为恐怖禁地的极寒暗域。

极寒暗域,是阮釜想去,现在都不够资格,不敢去探索的地界。

“因为浩漭天地的界壁,不再是固如金汤,已经有众多裂缝。”灿莉又悄声解释了一句,“有裂缝在,这口暗域寒井,就能和极寒暗域形成隐秘连接。”

虞渊又点了点头。

“还有,他说的没错,在这口暗域寒井中,他极难被杀死。”灿莉再道。

虞渊暗暗皱眉。

他也看出来了,阮釜的灵魂意识,一缕缕精炼气血,纯净的极寒灵能,其实已和这口“暗域寒井”融为一体。

甚至可以说,这口“暗域寒井”已经成了他另外的一具身体。

阮釜合道这口井的时候,整个人完成了神奇蜕变,他的阴神魂灵,他的阳神体魄,他的主魂,都寄托在“暗域寒井”。

只要是在井内天地,魂魄碎灭,身躯爆裂,都能通过井水重铸。

同样的,如果这口“暗域寒井”被重创,被摧毁,合道这口井的他,即使在千万里之外,在别的域界,也会瞬间重创。

甚至,有死亡的可能性。

“他的强大,他的生死,都和一样器物紧密联系起来。”虞渊嘀咕了一句,

说道:“与其想着,在井内格杀他,不如……”

“你很难出去的。”灿莉又道。

“我不出去,我就在井内天地,破坏这口井。”虞渊轻轻眯眼。

他的魂念意识,尝试着,去沟通斩龙台中的虞依依。

“我在的。”

“去,那头埋藏冰霜巨龙的斩龙台。”

“好。”

简单交流后,他能感应出鼎魂虞依依,乖巧地,从那块黄金巨龙死亡的斩龙台,去了另外一块,小一点的,死了冰霜巨龙的斩龙台。

虞依依进入的那一霎,一道智慧之光,如在虞渊识海内划过。

忽然,以龙颉为首的,一头头冲入禁地的巨龙,嗅到一股能够令他们族群灭亡的恐怖气息。

所有巨龙的龙血,龙魂,都因此而颤栗。

龙颉金黄色的庞大龙身,率先匍匐在地,蜷曲着,贴紧了斩龙台之上的大地,不断地颤抖。

其余的,一头头巨龙,也有模有样地匍匐着,大气不敢出。

地下,那块埋藏冰霜巨龙的斩龙台,轻轻碰撞了一下,另外一块埋着时空之龙的斩龙台。

两块斩龙台碰触霎那,空间异能随着爆发。

旋即,埋着冰霜巨龙的那块斩龙台,忽然神秘消失。

井中小天地。

虞渊摊开手,掌心一团时空异能流转,显出一块破裂的,棱角锋利的灰白石头。

“斩龙台!”

明光族的灿莉,深吸一口气,看着那块传说中的异物,心情顿时沉重起来。

井水中,再一次凝炼出躯体的阮釜,茫然地,望着虞渊手心的那块奇石,突然感觉他参悟的寒冰道决,他寒阴宗的众多法典秘术,如一下子失灵了。

他那带着极寒气息的魂魄,竟在他凝望那块奇石时,充满了恐惧。

这种恐惧,似乎是本能,根深蒂固。

“寒阴宗修炼的道决,参悟的种种极寒力量真谛,最初,源自于一头十级的龙神。”虞渊和阮釜说着话,眼睛却一瞬不移地,看着手中的那块奇石,如看到奇石内,那头不知死了多少年的冰霜巨龙。

“我倒是想看看,这口被你炼化的暗域寒井,能否承载他的力量。”

巴掌大小的灰白石头,在虞渊手中自行变幻,成了一头银霜覆盖浑身,鳞甲透出莹白寒光的巨龙。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