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仙界赢家 > 第2956章 忘了其他
“你知道原来的守护者去哪了?”

“不是大人主持把他们赶走的么,还说不走就有悬铃宗的人过来。”

“你傻了?我没问你怎么赶走的,是问你知不知道他们去了哪里!就那个叫何太平的,前段时间仙捕还来找过的那个,这位云顶城的修行者明显是想把那人找出来帮他建宫殿,你要知道就告诉他。”

“我哪里知道,走了都一百年了,仙捕都没找到,不如随便说个位置糊弄过去好了。”

“那么好糊弄的么……”

两人传了几句音,却看见周舒的脸色越来越黑,连忙打住了。

周舒的确动了怒,何太平虽然在天水界经营多年,但再怎么也不可能比得上仙界宗门,他又固执,若是起了冲突,结果多半是不好,甚至已经殒命也不一定,想到这里哪里能不生气。

“前辈。”

典远举了举手,“那守护者,叫何太平,在百年前已经离开了。”

周舒冷冷的道,“离开,不是被你们杀了吧?”

“怎么赶?”

典远惊了下,连忙道,“海元门只是帮仙界收回归属仙界的散界,怎么会杀原来的主人,那不是违反了仙界规矩么?我们都是……好言相劝,将他给劝走的,走的时候,还许他把界里的修行者带走了许多,现在界里还荒凉得很,几乎没多少修行者在。”

周舒轻哼一声,“去了哪里,找得到么?”

典远犹豫了一下,“我会通知宗门帮前辈找找,但希望可能不大,前段时间仙界也来找过他,都没有找到。”

周舒颇显不屑的道,“仙界也想建这种宫殿?管得倒是远!”

“这倒不是,仙界说他和一个凶人有关系,想找他了解。”

典远摇头,看着边上的金仙,目光发狠。

金仙连忙跟着道,“对对,那凶人叫做周舒,曾经也来过天水界,据说才是金仙就杀了不少人,连蜀山的长老都杀了,仙界追他追得很紧,前段时间都在这边找消息,几年前才离开的。”

周舒嘿然一笑,“金仙而已,让我遇上,一下结果了性命,原来仙界这般无用!”

两人互相看了一眼,颇感无奈,却也不好反驳,能当着别人面指摘仙界的,也只有掌管宗门的人了,他们可是万万不敢开口的。

金仙犹豫着了一会,小声道,“前辈对仙界的事情好像不太了解,那个……”

“修炼紧要,谁关心其他事情,别再提了。”

周舒一脸厌烦的挥了挥袖,大步往下走去,天水界的气风层他很熟悉,毫不费力,而海元门布置的阵法则是形同虚设,眨眼间就到了界上。

“这个云顶城的修行者,好强!”

“废话,云顶城不比悬铃宗差,万魂宗都没法比,唉。”

“他不会把宫殿抢走吧,里面还有好多宝物。”

“应该不会吧,不过就算抢了,我们也没有任何办法,叫长老来都没用的。”

两人面色惊愕的嘀咕了几句,赶忙跟了上去。

宫殿之中。

周舒负手而行,似是在观摩其中景致,但谁会知道,这里的周舒已经不是本体了。

在界外他就知道天水界里没有混元金仙,也很快发现了那股舒之力的来源,下来就是为此。

满是熔岩的火山里。

一位年轻修行者正在专心修炼,却突然发现身前多了一个人。

心神一震,却也保持着平静,起身行了一礼,“前辈,擅闯他人修炼地,是大忌。”

周舒冷冷的道,“这里是仙界,我身为仙界掌管宗门弟子,哪里去不得,倒是你一个人鬼鬼祟祟的躲在这里,很可疑啊,莫不是仙界要捉拿的凶犯?”

“掌管宗门……”

年轻人面色微变,“你们不是来过好几次了么,又来做什么?我说过了,我只是在这里修炼火行法则而已,并不认识什么周舒,我从来没离开过天水界,怎么可能认识万凶榜上的人。”

周舒顿了顿,“你修炼的火行法则有点奇怪啊。”

“晚辈自己随便练的,粗鄙不堪,和前辈大宗门弟子自是不同。”

年轻人很是镇定,只心里却是一紧,他何尝不知道周舒是舒心经的作者,他修炼的就是舒之道,但这种事怎么可能说出去,他从一个苦小子到成为金仙全都因为舒心经,对周舒自是景仰到了极点,前几次来人追问,他都用火行法则搪塞了过去,现在又来一个,他也只能继续这么做。

本来舒之道就有兼容万道的特性在,说成什么都不奇怪,而他于火雾中得道悟道,日夜都在火中修行,舒之道被他炼得和火行法则更像了,转化自如,倒也掩饰得过去。

只是在正主周舒面前,当然不可能掩饰得了。

“的确粗鄙,但练得倒也还行。”

周舒冷哼了一声,“你在这里修炼多少年了?”

年轻人想了想,“有四百多年了。”

周舒淡淡的道,“现在天水界成了仙界的一部分,从散界变成仙界所属,你应该很高兴吧?”

年轻人面色微变,很快露出一丝笑容,“前辈说的是,晚辈很高兴。”

“但终究是个小界,没什么价值,”周舒缓缓道,“我看你悟性不错,离太乙好像也不远了,有没有想过去真正的仙界看看,若是有意,我可以带你出去看看,在大宗门混个差使,不比在这里好?你那天水界上原来的人,可不是都走了么。”

“他们不是……”

年轻人立时就想反驳,却又顿住了,平静的道,“多谢前辈好意,晚辈在这里住习惯了,委实不想离开。”

“朽木不可雕也。”

周舒眼神一冷,拂袖转身,很快没了踪影。

年轻人注视着天空,好一会才放松下来,自言自语的闷声道,“走?我还要夺回天水界,怎么能走?”

正要继续修炼,忽而身躯一震,一股不知从何而来的力量灌了进来,径直冲入了丹田识海经脉等,四肢五骸如被电击了一般,全身都苏麻了,像是有人用热水在里面一遍遍的冲刷,难以言喻的奇妙感觉。

来不及去享受这畅快,他心神猛然一震,“这是……舒之力!”

他完全感知出来,这就是极其纯粹而浩瀚的舒之力,但比自己修炼出来的大了何止十倍,如果说他的舒之力是小溪,这一股就是江河。

他立刻沉浸其中,忘了其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