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我能吃秘笈 > 第七百三十八章 措不及防
于是陆少曦随手放下茶杯,双手同时探出,轻松便擒住了燕珏楠的一双手腕,再微微发力,顿时将她的身子扭得转了个弯,背朝着自己,双手更是被扭到了后背,再也动弹不得,才说道:“好了,别再闹了,这可是燕师兄给你建的竹楼,打坏了多可惜。请百度搜索()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

燕珏楠被他的大手捏住皓腕,又羞又气又急,想也不想强行弯腰后靠,使出一招“鲤鱼拱背”来撞开陆少曦。她临敌经验还是太少了,所以潜意识地使出这招练到滚瓜烂熟的招式,完全没来得及想起次是因为这招吃了陆少曦大亏的。

陆少曦同样也没想到这姑娘居然会犯次同样的错误,措不及防之下被她撞入怀,两人同时向后摔倒。

幸而他反应极快,马步沉稳,腰身力度也强,身形刚后仰一半稳住了身形,差点压到茶几。

他怕燕珏楠再加劲,连忙伸手搂住她的纤腰,食指在她腰间的麻穴一点。

燕珏楠全身发麻,软绵绵地倒在他身。

两人便以一个怪的姿势抱在一起,看起来像燕珏楠压在陆少曦身,而陆少曦则被压得腰身后仰。

燕珏楠的身材高挑,大概只一米七的秦如绚稍矮那么一两厘米,在这个姿势下她的翘臀自然不可避免地与陆少曦的关键位置紧紧地贴在一起。

燕珏楠哪曾试过与男子这般亲密过,不提那搂住自己纤腰的手臂,光是后腰那古怪的触感足以让她脸红耳赤。她虽然单纯少与外人接触,可博览群书,男女之间的差异还是清楚的。

她全身如同触电般,潜意识要跳开,但被点了麻穴浑身发软,只能勉强挣扎一二,反倒使得这触感更明显了。

“喂,你这无耻之徒……你快放开我!”燕珏楠脸红得几乎要冒烟,羞恼到了极点。

陆少曦也发现这姿势太那啥了,被人家姑娘这么扭动几下纤腰,差点让他产生反应。这可是燕师兄最疼爱的妹妹,陆少曦可没半点冒犯之意,他连忙推开燕珏楠,可燕珏楠还没恢复力气,被他一推,脚下踉跄,一个站立不稳身子前扑,额头便向着墙磕了过去。

虽说以她化神境的防御力,力气消失也不至于磕一下便受伤,但陆少曦可不敢让这姑奶奶的额头真磕到墙——燕天北如此疼爱这妹妹,从心底里敬重燕天北的陆少曦自然也对她多了几分的呵护。别的不说,燕天北可是将家人和手下的兄弟们都托负给他了,要是燕珏楠反倒因为他而撞破了皮破了相,自己哪对得起为国捐躯的燕师兄?而且陆少曦也知道这姑娘本性单纯,又有侠义之风,更不想与她结怨。

陆少曦腰身刚刚回直,便如闪电般移动身形,刹那间已挡在墙前,燕珏楠这一扑,正正扑入他的怀。

这回温香满怀,陆少曦怕她还没恢复力气滑倒,只得再伸手搂住她,低声道:“燕小姐,不要再闹了,呆会你力气恢复我自然会松开你。我是有女朋友的人,沈梦瑶知道吧?我可没半点想占你便宜的意思。”说着他松开手,只以无形的气劲轻轻扶住燕珏楠。

燕珏楠也不是不懂事胡搞蛮缠之人,见他怕自己磕着飞身抢过来当“肉垫”,又没动手动脚,心的羞恼之意稍减。哼,起码这人还算是个君子。但听他提起那句“我可是有女朋友的人”,立时又想起了半个月前被他在大庭广众之下诬陷之事,顿时心又腾起一团怒火。

这简直是她的耻大辱。

燕珏楠这时力气已稍稍恢复,心想不好好教训一下这家伙,实在难消她心头之恨,只是她不习惯偷袭,在出手前还是光明正大地低声喝道:“呸,无耻之徒,看招!”说着便退开两步,伸手向着陆少曦的肩井穴点去。

陆少曦被这姑娘的举动逗得哭笑不得。明明她力气还没恢复,出手速度大减,偏还要喊出来,这岂不是让自己有了提防?

不过他也知道这姑娘自己妹妹潆泓还要不谙世事,这估计多半是从武侠小说看来的什么武林规矩,便摇摇头,随便一探手扣住了燕珏楠的纤腕:“好了好了,我们好好说会话,有什么误会说清楚是了,何必打打杀杀?”

他怕这姑娘还要动手,手在她纤腕的内关穴运劲一捏,燕珏楠立时半边身子发麻发软,又倒回他的怀。

在这时,院子外传来一阵脚步声,听到有个女声道:“梦瑶,我们家那丫头年纪与你相仿,性子也温婉,你们应该可以成为好朋友。咦,这门怎么关起来?”

是徐夫人的声音!

陆少曦和燕珏楠目光对视,同时暗叫不妙。现在两人孤男寡女独处一室,还关门闭窗的,传出去可不好听,更别说现在半搂半抱,陆少曦还握住人家姑娘的纤腕。

最最最关键是,同行的显然还有沈大小姐,陆少曦公开的正牌女朋友,这情景被她看到还得了?

燕珏楠也被这情况吓了一大跳。半个月前那次事件已让流言满天飞了,要是被人发现眼前这状况更是跳入黄河也洗不清了。

“你应付下,我躲起来。”陆少曦炎系真气传入燕珏楠体内,立时助她恢复回体力,自己左瞄右瞄,想看看哪里能藏人。这里布局倒也简单,一个客厅,一个小饭厅,还有个小厨房和卫生间,二楼则是两个房间和一间小书房。

这时二楼已来不及了,燕珏楠也有些慌了,急忙一指卫生间,陆少曦立时如灵活的豹子般闪了进去。

他刚躲进去没两秒钟,徐夫人便推开了竹楼的大门,问道:“丫头,在不在?”

燕珏楠连忙平复心情,迎出去道:“在。”她一看,来的不但有徐夫人,连魏夫人和唐夫人也来了,还有一大两小三个美貌少女。

燕珏楠极少见徐夫人带客人过来,忍不住仔细打量着眼前这三名少女。

年纪大些的少女估计二十出头,五官秀美,又黑又直的秀发直垂到纤腰,身材窈窕,一身略显保守的白色长裙穿着她身,恍如出尘的仙子般,极具古典美感。

另外两个小小少女的年纪却是差不多,估计顶多十四岁左右,左边一个身着漂亮的洋装裙子,白色丝袜红色靴子,一头栗子色的披肩秀发,相貌秀丽可爱。右边那个却是全身披着黑斗篷,肤色有些苍白,相貌不前面两个少女,但也极是漂亮,怕不逊色于自己。

“大白天的,怎么门窗都关了起来?得多通风透气对身体才好。”徐夫人照顾了燕珏楠十几年,习惯了她那体弱多病的状态,哪怕现在燕珏楠已成为化神境,体质过人,却还是习惯地唠叨起来。

陆少曦在卫生间里用透视眼看得清清楚楚,不由暗暗叫苦,这回一来来齐人了,要是被发现自己躲在卫生间,那更没法子解释清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