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我能吃秘笈 > 第七百三十三章 一触即发的战火
文洛答道:“有效,上个月燕帅那边还派人送来了钱粮。不过,我们也探听到不时有燕帅那边的人马在分部四周出没,对我们虎视眈眈。要不是陆少督你这援兵之计,怕这个月我们就会面临燕帅那边的入侵了。”

陆少曦眉头微锁。从资料来看,西南分部与燕帅的势力合作可谓是紧密。

双方约定,燕帅那边为西南分部提供钱粮和枪械武器,一旦沙德入侵,他们也会参与到抵抗外敌的战斗中来,合作退敌,同时保证不侵害西南边境的普通龙夏民众。相对的,西南分部不能干涉限制他们在西南的发展,而且每年燕帅有权要求西南分部这边派人协助办一件事,西南分部这边不可拒绝,但可以保留不伤人命的自主权——这也是今年年初,园小镇外七豪八杰现身拦截夏院长、周耿青上典的原因,不过七豪八杰看在燕天北的份上,丝毫都没伤到夏院长。

从根据合作纪录来看,双方联手对付沙德入侵的次数超过了百次,难怪燕帅与燕天北经常被不熟悉情况的人搞混,不提两人相似的外貌体型与父子关系,光是这合作对敌的次数就足以让人误解了,也难怪燕帅可以在西南扎根崛起,而且声势越来越大。

再加上七豪八杰曾联手抵挡夏院长,义父夏院长会认为燕天北与燕帅狼狈为奸也不足为奇了。

不过双方的合作既紧密又松散。除了联手对付沙德、接受钱粮供应外,双方并无交集,也各自划分了“势力范围”,对方不得擅进,比如燕帅在雁落山中的秘密山谷,燕天北的西南分部驻地都是禁区,不许对方任何人进入。在对付沙德入侵时,双方人马也是保留着各自的建制,哪怕有一定的配合,也决不会有近距离接触。

这让陆少曦暗暗松了口气。

燕师兄虽然为了让西南分部生存下去对燕帅作了让步,却在最大程度上保护了边民、保住了西南分部的独立。

这份集合了西南分部十年来搜集的燕帅势力资料,也让陆少曦对燕帅势力的警惕提高到一个新的高度。

燕帅的势力以有数百年底蕴的魔门为基础,触手伸入到与西南边境接壤的几个小国,甚至在沙德都发展扶植了一些小势力。光是越北,他扶植的势力每年都能为他带来大批的金钱、天材地宝和灵兽。

充沛的财源,魔门的名声,使得投奔燕帅的强者越来越多。现在燕帅麾下可谓是猛将如云,谋士如雨,不但有国际武林中凶名赫赫的食人魔、白骨鬼、矮魔王、媚狐娘等化神境大魔头,谋士中更有鬼谋士这样的智者。资料显示,这鬼谋士据闻是“血色骷髅”里十二巡回使之一的“军师”同门,精通行军布阵、心计过人、诡毒谨慎,燕帅有这些人作为爪牙,再加上手握魔门,实在不容易对付。

而且燕帅本身也是实力深不可测的化神境宗师,智谋也是一等一,光看他与西南分部的合作就窥见一斑。众所周知,西南分部之所以厉害,是因为时刻有战火压力,而燕帅同样借助沙德的入侵来磨砾自己的手下,练就精兵强将。

再说陆少曦听罢文洛的回答,沉思道:“与燕帅的合作迟早都会结束,燕帅要进军境内,第一个目标就是我们。我们想在西南过上好日子,必须收拾掉燕帅。现在形势对我们很有利,燕帅以为我们还在内斗,我们正好趁这个机会来布局,剪除掉其羽翼……”

当天下午,连沈梦瑶在内,几人又详细地对原计划进行了修正完善。

接下来的几天,陆少曦早上亲自培训五十名守夜者精锐,下午则在西南分部四处巡视。不过西南分部的上下人等显然并不待见他,表面客气,实际上保持着距离,对他的命令也是阳奉阴违,以种种借口推托拒不执行。比如陆少曦要进行演习,文洛与盖正逍却将两队人马拉到荒漠上拉练。

而且为了向陆少曦“示威”,文洛与盖正逍的不少训练方式还作了变更,比如加强夜间训练、进行小阵法、大阵法的合击训练等。

在外人甚至西南分部的人眼里,陆少曦完全被“架空”,手中半点权力都没,哪想到这些训练方式的变更全是陆少曦的安排与布置。

双方的矛盾越来越激化,听说盖正逍还曾当众与陆少曦顶撞起来,气得陆少曦差点要动手教训他。

七天后,从东尼迁回龙夏的八百侨民武师精壮带着大批物资浩浩荡荡地进驻西南分部,收编为西南分部第三战团,由陆少曦直辖指挥和训练。

这更是极明显的对立信号,显示西南分部已出现了分裂的迹象,陆少曦控制不住西南分部的人,才要靠嫡系来维系权威。

以上所有的消息,或简单或详细地传了出去,各大关注西南分部的势力都看在眼里,有人冷眼旁观,有人摇头叹息,有人幸灾乐祸,有人哈哈大乐……除了史凌霄、秦墨守、秦墨虞、鬼谋士等人还保持着对陆少曦的几分警惕外,其余势力都已开始将目光从西南分部转移开了。在他们眼里,这个年轻得过份的青年宗师,怕呆不了半年就会灰溜溜地从西南分部卸任了。

但谁也没想到,一张无形的大网正悄然地在西南边境里展开……

这一天,八百侨民武师正式进驻西南分部,陆少曦亲自带着凛和项超出迎,武师的头领是那姓徐的老武师,全名叫徐建祯,出身形意门,已经五十二岁了,实力通脉六重,算是这批武师中的佼佼者。其余武师多数都是年轻力壮之人,实力有强有弱,最弱的是聚气境,多数是凝丹境,通脉境的不超过三十人。

但这些人无一不对陆少曦表达了誓死追随的意志。对于他们来说,在东尼受尽白眼欺辱时,是陆少曦将他们救了回国,又安排他们的亲人食宿、解决工作就业与孩子读书问题,可谓是恩同再造,再加上陆少曦这最年轻的宗师、最年轻的少督双重身份,更是让那些有志气、有理想的侨胞青年们愿意随他创造一番事业。

收编了这八百名武师后,再加上在边境里特训的五百守夜者,陆少曦的西南分部看似分裂在即,实际上却是实力大增。

时间匆匆过去了半个多月,这一天,边境传来警报,一批沙德的武者精锐迈过了边境线,准备非法越境进入龙夏。

西南边境的战火,一触即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