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我能吃秘笈 > 第六百六十七章 神秘的老头子
距离那场惊世大决斗已过去了几个小时,傍晚时分,雨还在淅淅沥沥地下个不停。

陆少曦带着秦如绚来到了一处荒山野岭里极为隐蔽的小山洞中。

这个小山洞是两人昨晚休息的地方,陆少曦背着燕天北走进山洞时,身上早被雨水淋得湿漉漉。

陆少曦微一凝神,三人全身上下立时腾起浓浓的水蒸气,衣服眨眼间便干了。他走到山洞最里面,先在地上铺了件披风,才小心翼翼地将燕天北的遗体放在上面。

他轻轻握了握秦如绚的小手,低声道:“如绚,我要替燕师兄换上干净的衣服。”

秦如绚抱住他,眼眸温柔似水:“别太难过了。我去外面了解一下情况。”

陆少曦点点头,秦如绚这才走到外面洞口,联系秦家在东尼的人手获取情报。陆少曦找来毛巾,替燕天北拭擦干净身体,又将他身上大大小小的伤口尽数包扎好,换上最好的衣服。两人的体型相差太大,陆少曦只能给燕天北穿上最宽松的袍子。

燕天北面目如生,仿佛只是睡着了。

“燕师兄……”陆少曦的眼圈又再次红了,好一会才平复下情绪,走到外面,见秦如绚刚借助手表与外面联系完毕,便问道:“如绚,外面怎样了?”

“如我们所料,外面已乱成一团了,整个东尼正掘地三尺在找我们,回龙夏的方面已布下天罗地网,海岸线甚至出动了海军的舰队,所有通向龙夏的货船客般、飞机航班都已停了。看样子他们不杀死我们‘三个’是不肯死心,甚至宁肯承受巨大的经济损失,当真是不惜一切手段。”

现在燕天北的死讯只有他们二人知道,外人都只是猜测燕天北身受重伤,无法确定他是否活着。

秦如绚忧道:“龙夏那边也有些混乱,精武联盟也在加强海岸的戒备,怕也不欢迎我们带燕师兄回去。西南局势最为紧张,燕帅那边人手集结蠢蠢欲动,西南分部的两千人马也出现了骚动,怕燕师兄逝世的消息传出去的话,局面立时就会失控。”

这也是两人最不愿意看到的局面,无论是燕帅有大动作,还是西南分部按捺不住与总部的人马起冲突,西南就会陷入大动乱,西南分部那两千多号人不知道还有多少能活下来。

燕天北将西南分部托负给两人,两人又怎能看到这血流成河的局面出现?

为了避免走漏消息,陆少曦和秦如绚不得不改变了计划,既没去与西南分部在东尼的秘密据点,也没与秦家接应的人员会合——秦墨守怕同样关注着燕天北的生死,秦家目前在东尼的人手一个都不能用。

何况现在东尼举国都是敌人,无论是西南分部的情报人员还是秦家的接应人员,卷进来都只会是徒增伤亡,起不到什么作用,还不如已迈入宗师境的陆少曦带着秦如绚二人行动方便。

燕天北的目标太大太明显,想带着燕天北的遗体在不走漏任何消息的情况下回到龙夏,抵达西南,近乎不可能。而无论是陆少曦的乾坤套还是秦如绚的储物锦囊,空间都无法完整地放入燕天北的遗体。

陆少曦握紧拳头,沉声道:“不管怎样,我都要带燕师兄的遗体回去入土为安。”

忽然听到一个苍老的声音从两人身边响起:“凡胎肉身不过是破皮囊、一具束缚神魂的躯壳罢了,何必在意。”

陆少曦与秦如绚同时大吃一惊,以两人的实力,特别是已迈上化神境一重的陆少曦来说,居然有人能悄无声息地摸到他们身边?

那起码得是燕天北与武田胜这样的级别!

“谁!”陆少曦声落劲出,无形的气劲八爪鱼的触手般朝着声音发出处缠去。

“哎哟,你这小子,一点都不懂得尊老爱幼。”一个瘦削的身影应声而倒,被陆少曦的无形气劲缠得紧紧的。

陆少曦和秦如绚马上回头,这才发现一个八十有余的老头子倒在地上,正“哎哟哎哟”地叫嚷个不停,看他的相貌倒平平无奇,白发短须,扁鼻子小眼睛,毫无特色让人极难记住,但身材较高,是龙夏人无疑。

陆少曦却感觉到自己气劲缠着的仿若空气,偏偏又能缠住,实在诡异。

陆少曦知道自己遇着高人了,向秦如绚递了个眼色,收回气劲,抱拳道:“不知前辈高姓大名,为何会来到这里?”

老头子哎哟了半天,却没能坐起来,没好气道:“小子,丫头,你们快来扶我一把!摔坏了老头子你们赔得起吗?”样子就像是街边碰瓷的无赖老头子。

陆少曦忽然想起那送黑皮书给自己的老人家,不由仔细观察,他记性好,这一仔细分辨,终于还是认出来了,惊喜道:“老爷爷,是你?”

这老头子赫然是那“讹诈”了他五元钱,送他黑皮书的神秘老人!

他连忙和秦如绚一起上前扶起老头子道:“老爷爷,您没伤着吧?我不是故意的。”这回与老头子接触,却又感觉是真实的血肉之躯。

“哼,不是故意的?不是故意的就不用赔了么?”老头子一脸的无赖泼皮相。

陆少曦摸出一坛好酒递过去,恭敬道:“老爷爷,这坛好酒就作为赔罪了,可否?”

“这还差不多。”老头子半点不客气地收下了。

陆少曦问道:“老爷爷,你怎会在这里?”

“刚好路过。”老头子一指山洞里面:“燕小子的臭皮囊,烧掉吧。”..

陆少曦一怔,这老头子不会是特意为燕师兄而来的吧?

他一直怀疑这老头子就是千古奇侠陆天扬,连忙问道:“老爷爷,你有没有法子救回燕师兄?”

“人死哪有复生的。不过烧了这臭皮囊,或许还有万一的超脱机会,看那燕小子的造化了。言尽于此,你小子爱烧不烧,老头子要回去喝酒了。”

老头子转身要走。

“这位老前辈,我们是不是见过?”秦如绚忽然拦住他问了句。

老头子瞟了她一眼:“小丫头,你记性倒比这小子要好得多啊。”

秦如绚眼珠儿狡黠地一转,笑盈盈地行礼道:“还没谢过陆老前辈在我小时候的相救之恩呢。”

“我可没救过你。”

陆少曦见老头子居然没否认秦如绚那试探的“陆老前辈”称呼,不由心头急跳。

这老头子,不会真是千古奇侠陆天扬吧?

秦如绚眨眨眼:“难道那次不是陆老前辈救了我?”

老头子一指陆少曦:“明明是这小子救的你,关我什么事?走了。”

说罢化为轻烟,消失在雨雾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