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我能吃秘笈 > 第五百四十五章 病重的夏院长
陆少曦带着凛匆匆赶到雷霆学院时,天色已经昏暗下来,守门的卫士认出猎鹰,再一看开车的居然是陆少曦,马上恭敬行礼,证件也没验便让他进了去。

这时刚好是下课吃晚饭的时候,学生们多数都去了吃晚饭,校道上没什么人。陆少曦惦记着夏院长,不想浪费时与学生们寒暄,便让猎鹰自行找停车位停车,自己拉着凛展开身法,如轻烟般掠过无数树林,很快便来到了夏院长住的小院前。

夏院长无儿无女,与老伴一起住在学院分配的联排宿舍楼里。这联排宿舍楼颇有年头,外面看来已有些破旧的迹象,只是夏院长一向不计较生活条件,也没让人翻新。

联排宿舍楼分为左右两幢,共用一个院子,左边住的是夏院长夫妇,右边住的是沈教授一家,陆少曦以前在雷霆学院做兼职老师时经常来拜访蹭饭,对这个小院并不陌生。

他还没走进院子,便敏锐地嗅到空气中弥漫着的淡淡中药味,不由心中一紧,知道师父说得没错,义父夏院长怕是真病得不轻。

下午他和凛在八阵图里吸纳完真气内丹里的真气、实力都有了飞跃。离开八阵图后,陆少曦想起燕帅的事,决定还是亲自再问问夏院长,结果一打电话给夏院长,发现夏院长居然没接电话,陆少曦大为奇怪,又想起昨晚郑海向夏院长求援,夏院长却没亲自到来,只是派了副院长带十几名实力出众的老师赶来相助……按理来说,以夏院长和他的关系,陆家在远州出了这么一件大事,应该会亲自到场才对呀?

陆少曦放心不下,又打到沈教授那里,一问才知道夏院长卧病在床已经两天了,陆少曦急忙带着凛赶来雷霆学院……

陆少曦按捺住焦急的心情,按响门铃,很快沈教授便亲自过来开门,一见陆少曦便说道:“少曦,吃过晚饭没?走,去我家吃饭。”

陆少曦哭笑不得,自己义父正病着呢,我怎能过门而不入?

“师父,我想先看看义父……”

沈教授摇摇头:“不用去了,你义父让你回去,他只是感染了风寒,睡两天就没事了。”

感染风寒?以夏院长半步化神境的实力,修炼的又是炎系功法,就算埋在冰山里几天几夜也不会被半点寒气入侵!

陆少曦隐约有种不祥之兆,特别是见师父故左右而言他,说话不尽不实,猜到多半是义父不让他告诉自己实情。

“师父,正好我擅长治风寒,我先去看看义父了,呆会再拜访您。”陆少曦身形一晃,已从沈教授身边掠过。凛朝沈教授躬了躬身,小身影加速,追在陆少曦身后。

沈教授叹道:“老夏啊老夏,不是我不想拦下陆小子,是我拦不住啊,你可别怪我。”

他缓步走向夏家,脚步却有些沉重。

夏家的房门虚掩,也不知道是沈教授故意留门还是忘记了关门,陆少曦推门进去换上拖鞋,便见到夏院长的老伴颜馨端着药碗正走向卧室。

“干妈!”陆少曦连忙过去接过药碗。

颜馨满脸憔悴,见是陆少曦和凛,勉强挤出笑容道:“是少曦和凛,你们来了?”

“干妈,我先去看看义父。”陆少曦顾不上寒暄,快步走进了卧室。

卧室里的药味更浓了,可能是怕影响夏院长的休息,只亮着昏黄的小台灯,但陆少曦有透视眼在,开不开灯毫无差别。

他一看到夏院长,顿时心头剧震。

只见夏院长脸如白纸,脸颊深陷,皱纹深深,满头白发,较之一个月前就像老了十岁。

“义父!”陆少曦的眼眶一下子便红了,他放下药碗,走到夏院长的床前,握住其干枯的手掌。

“少曦,不是说我只是感染了风寒么?你家里刚刚出了大事,快回去照顾你爸妈……”夏院长平时说话中气极足,这时竟有些声音发颤。

陆少曦见义父病成这样还不忘自己的事,不由热泪盈眶。他强忍泪水道:“义父,我先替你诊治一下。”说话间已伸指搭上了夏院长的手腕脉门。

只觉得夏院长的脉搏虚弱缓滞,竟明显是元气耗尽的样子。

这时沈教授和颜馨也进来了,见陆少曦正在诊脉,都紧张不安地盯着他。

陆少曦这时的医术几乎可以说是天下无双,他缓缓传入真气,又借助透视眼观察夏院长的五脏六腑,一看之下倒抽了口凉气。

夏院长的心脉竟断成了两截,看断裂面,这伤势怕早已有二十多年了,心脉一断便断绝生机,可夏院长居然活下来了,而且还活到现在,这简直是奇迹。估计是因为是夏院长服用过某种千年难得的药物,又有独特的内功心法本身深厚的真气,才产生出神奇的效果。

可惜这时奇迹即将消失,夏院长的生命之火也愈发微弱。

陆少曦眉头紧皱,夏院长因为心脉断裂,这些年来不但武功无法寸尽,每次动武都会消耗真元,最近这两三个月,那二十年前服下的药效消失殆尽,夏院长又接连出手数次,使得真元几近耗光,才会变得如此苍老虚弱,甚至还染上了风寒。

“少曦,老夏怎样了?你有没有法子治?”沈教授听闻过陆少曦会医术,但省部找来的四品丹师都表示无能为力,这陆小子又能有什么法子?但现在见老朋友病成这样,沈教授还是不放弃地多问了一句。

夏院长却打断沈教授的话:“别为难少曦了,我这不是病,是陈年旧伤。少曦,我多休息两天就没事了,你不用担心……”

“义父,你放心,有我在,我一定会想到法子的。”陆少曦紧握他的手,问道:“义父,当年可是曾有化神境以一指冰寒之劲刺穿你的心脉?”

夏院长和沈教授对视一眼,惊讶道:“你怎会知道?”

沈教授插口道:“没错,二十多年前老夏在边境抵抗外敌,被外国一个化神境偷袭,以凌空指劲击穿了他的心脉,幸而当时有个八品丹师路过,给老夏喂了半片千年灵芝,才保住了他的性命。”